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第五節問詢墨瑤意志

“唉,我已經很多年沒有見到鏡柳了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”墨瑤意志口中感嘆,撫摸著眼前唯一一株鏡柳,滿懷感慨,似乎回憶起了昔年往事。
  而方源的意志,則站在她的身旁,靜靜地看著,沒有開口打擾。
  這片天地,晦暗腐朽,正是方源已死的仙竅福地。
  方源自哄騙了墨瑤意志進入自家仙竅,便將其鎮壓住。
  墨瑤乃是煉道宗師,曾經的傳奇蠱仙。在中洲歷史上,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  她的意志,自然大有價值。
  雖然方源被墨瑤意志陷害,在北原之行時幾乎九死一生,但方源并不痛恨墨瑤意志。反而很是欣賞,甚至贊嘆。
  換做他來施計,未必能比墨瑤意志做得更好。
  他原本準備拷問墨瑤,結果墨瑤意志卻是非常配合。對于方源在煉道上的提問,不僅知無不言,而且還延伸類比,叫方源大有收益。
  但是當方源詢問有關靈緣齋的情報時,墨瑤意志卻提出了一個要求:“我離開中洲太多年來,這些年,我越來越想念那里的人和物。請給我尋來一株鏡柳罷,讓我稍稍抒發心中郁結的思鄉之情。”
  鏡柳只是普通植物,尋常柳樹大小,但柳葉似一片片鏡片。這種柳樹的葉子,正是乞丐蛾的食物。
  之前石人貿易,方源從仙鶴門處收購了一批鏡柳,如今栽種在狐仙福地。
  于是他隨手選取一株,放進自家仙竅。
  “想當年,我的本體和薄青哥哥就在這鏡柳下第一次相識。紅塵滾滾,風流成空……”墨瑤意志感嘆一聲。
  旋即,她轉過頭來,看向方源意志:“謝謝你滿足了我這個小小的要求。你既然想知道靈緣齋的事情,那我就告訴你罷。只是我知道的情報,早已經過時,你要注意這一點。”
  方源意志點點頭。
  墨瑤意志站在鏡柳下開口,說出了很多靈緣齋的內幕情報。
  方源一邊聆聽,一邊和前世五百年經歷做比較,對靈緣齋的了解大大加深。
  “你這仙竅已死,鏡柳種在這里,不出三天,就會被死氣侵蝕,化為枯死朽木。可惜了……”說完靈緣齋的情報,墨瑤又嘆息一聲。
  只是不知道她口中的“可惜”,是說的鏡柳,還是方源的仙竅。
  “下一次來,請帶給我一杯青浦茶好么?這是靈緣齋特有的茶,并不珍稀。我雖然品不出茶味,但卻想再看一眼。”墨瑤道。
  方源意志冷哼一聲:“看起來你毫無作為俘虜的自覺嗎?居然要這要那,你該不會還在打什么主意吧?”
  墨瑤意志嫵媚一笑:“方源,你太謹慎啦。我的計謀自被你揭穿,又被你哄騙到仙竅中鎮壓,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,每時每刻都受你監視,任你拿捏處置。就算打了什么主意,又有什么辦法實施呢?”
  “不過,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。我雖然徹底失敗,無法翻身,但你若用強,恐怕得到的東西會十分殘缺,畢竟搜魂簡單,搜意困難。你若是智道宗師還行,可惜你的智道底蘊等若沒有,都是從市面上胡亂收購的蠱蟲。智道和其他流派可不一樣,神秘艱深,你現在還未入門呢。”
  墨瑤意志批評方源起來,可是毫不客氣。皆因她知道方源心胸寬廣,乃不世梟魔。
  果然下一刻,方源意志哈哈一笑:“你說的不錯。我智道造詣是淺薄,但也虧你主動配合,今后你就在我的仙竅中生活吧。青浦茶我會帶給你的。”
  說完,意志沖天而起。
  仙竅恰好打開一絲縫隙,任由這股意志一路飛升,到達方源的腦海。
  轉瞬之間,方源就洞悉了這股意志在仙竅中收獲到的所有情報。
  他的確缺乏手段,去正確地搜索意志。
  搜魂容易,搜意艱難,這很正常。
  若非如此,智道蠱師常用意志對敵,這些意志一旦被擒,就是授人以柄,把自己的秘密坦露給敵人看了。
  正是因為搜意艱難,才會被智道蠱師用來對敵。
  至于墨瑤……
  “的確是個人物,難怪能青史留名啊。”方源暗中也贊嘆。
  墨瑤意志的計謀被識破,徹底失敗了。連自毀都不可能,被方源關押在仙竅中,死死鎮壓。
  但就這樣的絕境,她仍舊沒有放棄。
  她主動配合方源,為方源解惑,就是展現自己的價值,盡量地拖延時間。
  萬一哪天方源遇到變故,仙竅破裂,或者被人擒拿,或者戰死沙場,墨瑤意志就有了逃生的希望。
  墨瑤意志毫不氣餒,依舊堅持的氣度,讓方源也暗自欽佩。
  當然,方源若是有正確手法,能夠搜意,一定在第一時間動手。只是現在,墨瑤意志的主動配合,更符合他的利益。
  “若是真的能尋到一個智道傳承,就好辦多了。可惜智道神秘艱深,現世的蠱師、蠱仙數量極少。記憶中更沒有什么無主的智道傳承。”
  之前方源還屢次在寶黃天中,收購一些零散的智道蠱蟲。算是智道方面的些微進展。
  可惜現在,他已然破產,購買力降至谷底,連這些細微的進展都沒有了。
  至于紅蓮魔尊的傳承信息,他沒有問。因為墨瑤意志知道:方源暫時還沒有手段來對付她。
  雙方都是聰明人,強問是毫無結果的。
  “主人,仙鶴門的回信。”這時,小狐仙出現在身邊,手捧著一只五轉信蠱。
  仙鶴門忽然終止了石人貿易,不久前方源試探性地發出一封信箋詢問。
  仙鶴門回信得很快。
  方源信手取來信蠱,心神探入。
  信箋內容措辭強硬,要求方源即日開放膽識蠱貿易,否則仙鶴門將宣布方源為門派叛徒,調動蠱仙攻打狐仙福地!
  一年多前,方源動用定仙游,在眾目睽睽之下,搶奪了狐仙福地,等若是虎口搶食。
  仙鶴門立即反應過來,借助方源和方正容貌相似的特征,對外宣布方源其實是仙鶴門秘密培養的弟子。其他九大派這才承認仙鶴門的勝利。
  仙鶴門打的主意,無非是先將其他九大競爭者排除出去,然后自己一人暗自對付方源,企圖私自占據狐仙福地。
  方源當時樂見其成。
  畢竟對付一個仙鶴門,和對付十大門派是兩個級別的難度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方源就等若默認了仙鶴門的謊言——自己是仙鶴門的弟子。
  “狐仙福地坐落在天梯山上,就算是十大派也不能隨意攻伐,會惹來中洲眾怒。但如果他們將我宣布為門派叛徒的話,再來大舉進犯,就占據大義了。”方源陰沉著臉,沉思著。
  但他并不驚惶,這一層算計,他早在一年多前,就已經料到。
  只是沒想到,仙鶴門的耐性這么快就被耗盡了。
  方源笑了一笑,對小狐仙道:“將太白云生請來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得知這個消息,臉上愁云滿布:“這可如何是好?仙鶴門乃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勢力之強,還要勝過北原的超級部族。他們真要來攻打,單憑我們兩個是絕對擋不住的!”
  方源便笑道:“老白啊老白,我叫你來,自然是向你請教這個難題。你見了面,倒反問我起來了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啊了一聲,臉色有些慚愧,他皺起眉頭,盡力思考。終于想到一個辦法:“我們不是和黑樓蘭結盟了嗎?我們可以請她幫助我們啊!”
  顯然,黑樓蘭的強盛戰力,已經深深地刻在太白云生的內心深處了。
  “黑樓蘭雖然是大力真武體,但就算她成功晉升蠱仙,單憑我們三人合力,也難以抵抗偌大的仙鶴門啊。”方源搖頭嘆息。
  “這可如何是好?這可如何是好?”太白云生來回踱步,苦思冥想。
  方源看著他,笑而不語。
  忽然太白云生停下腳步,一拍腦袋:“我想到了!恩師不是叫師弟你加入僵盟嗎?我們完全可以加入僵盟,利用僵盟的勢力來威脅仙鶴門啊。”
  但方源又搖頭,道:“僵盟結構松散,中洲的僵盟分部遠遠不如仙鶴門,毫無威脅可言。而且,我若是借力僵盟,我就要出讓利益。恐怕不是仙鶴門,而是僵盟第一個成為受益者了。”
  “這也不行啊,那我們該怎么辦?”太白云生抬頭看向方源,神情苦悶憂慮。
  但當他看到方源嘴角的笑意時,他愣了愣,終于反應過來,手指著方源笑罵道:“好你個師弟,竟然誆騙師兄,看師兄的好戲!你這樣胸有成竹,顯然是早有良謀啊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老白你法眼如炬,終究騙不過你。”方源大笑三聲,坦言承認。
  “你有什么好方法,還不趕緊說來?”
  方源便道:“這事情原委,我之前已經告訴你了。仙鶴門將我認作門派弟子,是因為他們害怕其他九大派插手。這是他們的軟肋。我正可以利用這點,進行突破。”
  “具體該怎么做呢?”
  方源也不瞞他:“我已打算,向靈緣齋遞交一封信,先初步建立聯系。”
  之前方源向墨瑤打聽靈緣齋的情報,便是用在此處。
  太白云生又擔憂起來:“現在才建立聯系,又單靠一封信,會不會太晚?而且十大派相互競爭,又相互合作。靈緣齋會不會拒絕你的信,將信交給仙鶴門示好呢?”
  “當然不會,因為我的這封信……會很特別。”方源顯得自信十足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