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第七節我要大義滅親

“老白你提醒的是,只是我沒有辦法直接聯系到瑯琊地靈。塵×緣?文?學?網我上次用了兩次機會,從瑯琊地靈那老頭手中得了兩只仙蠱,幾乎是被老頭子趕出來的。呵呵呵,所以還沒有方法直接聯系到他。”方源苦笑起來。
  “是這樣……”太白云生臉上喜色一滯。
  兩個福地之間直接聯系的方法,就是用洞地蠱,直接溝通兩地。方源之前和仙鶴門交易石人,就是用此方法。
  但方源顯然和瑯琊地靈的關系,還沒有好到這種程度。
  更關鍵的,狐仙福地在中洲,瑯琊福地在北原,就算洞底蠱也不好使。要直接聯系,只有星門蠱。
  星門蠱是一對兩只,可惜現在方源手中的星門蠱,只剩下其中一只。另一只,已經被大同風幕損毀了。
  “看來我們只有回去北原,親自見到瑯琊地靈,才能展開合作了。”太白云生嘆息一聲。
  “不,還有一個看運氣的法子。”方源沉吟道,“那地靈老頭酷愛煉蠱,自己又不能出去搜尋煉蠱材料,瑯琊福地地貌單一,產出有限,因此他總會去寶黃天收購。咱們可以守株待兔,盯著寶黃天,等候瑯琊老仙的神念。”
  “對,還有這個法子!”太白云生雙眼一亮。
  “所以接下來,就要靠老白你幫忙了。”方源很自然地道。
  “沒問題,包在我身上。我這就回去,打開通天蠱,聯通寶黃天!”太白云生拍了拍胸脯,他迫不及待,被地靈帶回了住處。
  他選擇在福地西部,搭建了一處小屋。
  那就是他的臨時住處。
  狐仙福地地貌,極為類似北原,太白云生住在這里,沒有任何不慣,反而有一種安寧的家的感覺。
  他在北原漂泊流蕩了大半生,如今終于找到組織,定居下來,因此分外珍惜這處家園。
  打發了太白云生,方源陷入沉思。
  他早已經想到去與瑯琊地靈合作。事實上,幾天前他就叫小狐仙關注寶黃天,等候瑯琊老仙的神念。
  但這些天一直沒有收獲。
  他現在思考的,不是瑯琊地靈這件事,而是太白云生。
  北原之行匆忙混亂,在狐仙福地的這些天,方源重點考察了太白云生,對他加深了很多認識。
  “太白云生這個人,的確是個好人。能力有,野心沒有。聰明程度只算是正常人,更多的是一生經驗積累出的智慧。他沒有大局觀,難怪曾經是少族長,流浪了這么多年,名望有了,實力也有,卻仍舊建立不出勢力來。”方源在心中評價。
  這樣的人,最好是跟隨自己左右,不能放任一方,領導能力堪憂。因為心性、理念不合,放得太遠,不僅配合不了自己,甚至還可能會壞事。
  這些天,方源和太白云生朝夕相處,關系更有進展。
  幾次秉燭夜談,方源將自己重生的經歷,都說出來,只是添加了一個不存在的“紫山真君”。
  而太白云生也將自己的一生經歷,也都基本上告知了方源。
  好幾次,盡管方源自己心中已有定計,也把太白云生叫過來商議事情。
  看似浪費時間,卻是方源御下之道。
  其一,是考察太白云生才華和內心,發現他的關心的確情真意切,發自內心。
  其二,毫不保留地告知他目前的困境,增加他的歸屬感、責任感。
  其三,是對太白云生的無形打壓。基本上每次的決策結果,都是方源的方法,否決太白云生的方案。這樣的次數多了,潛移默化,讓太白云生漸漸依賴方源,重視方源的意見,潛意識否定自己的想法。關鍵時刻,方源就能一語而決,一錘定音。不會出現雙方意見相左,爭執誤事的情況。
  方源不是黑樓蘭,黑樓蘭手中有六轉奴隸蠱,可以直接奴隸蠱仙。
  方源手中沒有。但太白云生不是白凝冰,也不是黑樓蘭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,方源有自己的手段,并且相信:就算沒有奴隸仙蠱,照樣可以收服太白云生,壓榨出他的最大價值,為自己所用。
  這是魔道巨擘的自信!
  中洲,飛鶴山。
  云海廣闊,千鶴飛舞。
  大山青蔥,風卷松濤。方正坐在山崖上,凝神望著數千頭鐵喙飛鶴盤旋,不斷按照他的心意變化陣型。時而俯沖,時而兵分兩路包抄,時而化圓陣防守。
  大風吹拂他的長發,明亮的雙眸閃爍著堅定的光。
  磨難使人成長。對方正而言,一年多前的狐仙福地之爭,無疑是一次重大的挫折。
  經過開解,他走出困境,越加刻苦用功,幾乎是每天都在拼著命去修行!
  這時,從方正的空竅中傳來一道聲音:“好!你指揮鐵喙飛鶴,已經達到鶴隨意動,陣隨心轉的地步。現在已經可以回去門中參加飛鶴指揮使的考核,沖擊乙等評價。你有六成把握能夠成功,成功之后,就能得到考核獎勵——一只五轉的五孔玉簫蠱。一旦你有此蠱在手,指揮鶴群,就能達到奴道準大師的地步了。”
  這股聲音的源頭,來源于方正空竅中的一只寄魂蚤。
  方正的師傅——天鶴上人的魂魄,就寄居在蠱蟲里面。
  “五轉的五孔玉簫蠱?”眼中一亮,興奮之色溢于言表。“是,師傅,我這就去。”
  方正站起身來,心念一動,便有一只巨大的鐵喙飛鶴王,飛到他的面前。
  他縱身一跳,動作輕松地跳上一只鶴王背上。
  鶴王引吭長嘯,昂揚之意勃發。方正坐在鶴王背上,身邊群鶴緊隨盤繞,雪白一片,夾風裹云,飛向仙鶴門派駐地。
  不一會兒,他便飛到丁字號白玉廣場。
  鐵喙飛鶴紛紛落在廣場上,方正剛剛雙腳落地,便有仙鶴門弟子疾步而來,向他一禮道:“方正師兄。”
  方正點點頭:“這位師弟,我來參加飛鶴指揮使的考核。”
  “方正師兄請跟我來。”仙鶴門弟子在前引路。
  “你們快看,是方正師兄啊。他可是咱們此屆精英弟子之首!”
  “剛剛你們聽到沒有,方正師兄竟然是要參加飛鶴指揮使的考核了。”
  “方正師兄是奴道天才,想不到已經達到奴道準大師的地步,真是厲害啊……”
  路上,行人小聲的議論,傳入方正的耳中。
  方正聽了,不禁微微帶起了笑容。
  他如今已經完全長成,身材欣長,一頭烏黑的長發披肩,雙眼明亮清爽。雖然容貌普通了些,但氣質昂揚,生機勃發。一身青白相間的長袍,溫文爾雅,叫人看著就感覺舒服。
  “方正師兄雖然強大,但他哥哥更加厲害,乃是奪得狐仙福地的超絕人物呢。”
  “不錯,據可靠消息,他哥哥方源,一直是被某位太上長老秘密培養的真傳弟子。靈緣齋差點要奪得狐仙福地時,太上長老沒有辦法,只好派遣方源師兄出馬,果然不鳴則已一鳴驚人,一錘定音,搶到了狐仙福地!”
  “方正有個好哥哥啊,蕩魂山上的膽識蠱可以壯大魂魄。我敢肯定,方正一定是用了膽識蠱。否則單靠他個人的努力,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時間,就將修為提升到五轉?而且還在奴道上進步神速,竟然要參加飛鶴指揮使的考核了!”
  這些人的語氣,又酸又澀,方正聽在耳中,臉上的笑意消失了,縮在長袖中的雙手暗暗握緊。
  “哥哥!”方正眼中迅速閃過一絲陰霾。
  自從方源以不可思議的方式,奪得了狐仙福地,仙鶴門就主動向外宣布,方源乃是仙鶴門弟子。
  這一年多來,方正感覺自己就像活在從前,被方源蓋壓在下面。
  不論他取得多么好的成績,多么大的進步,旁人也只會在稍稍的贊嘆之后,便提及到更加優秀的古月方源。
  “平心靜氣,我的徒弟。”寄魂蚤中傳出天鶴上人的聲音。
  天鶴上人的閱歷,可比方正豐富多了。這些年朝夕相處,也讓他對方正了解得十分透徹。
  他安慰方正道:“這些年,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,你一點都不比你的哥哥差。別忘了,你現在已經是五轉蠱師,奴道準大師!你哥哥現在估計也不是你的對手了。而且再過不久,方源就要滅亡了。這一次計劃,門中將出動三位太上長老,務必回收狐仙福地,你哥哥絕無生還的希望。”
  三位太上長老……就是三位蠱仙戰力。
  方正聞言雙眸一亮,不禁舔了舔嘴唇,旋即目光又有些黯淡下去。
  天鶴上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笑了一聲道:“方正,你不要有任何的內疚感。你的哥哥已經步入歧途,走上了魔道。他竟然誅殺全部親族,這是豬狗都不如的畜生行徑!方源是地地道道的魔頭,你不能對他抱有同情心。殺了他,是為天下蒼生謀福利。你想想看,他若活著,不知還要禍害多少無辜的人。”
  “的確,哥哥他雙手沾滿了血腥,是屠夫!劊子手!我要為我的親族,為我的舅父舅母,為了沈翠兒報仇雪恨!”方正暗自吶喊,為自己鼓勁。
  “對,就是這樣。”天鶴上人顯然很滿意方正的態度,“想想看這些年,你在伏虎福地中的訓練,多么的艱難驚險!外界一年,伏虎福地中就是八年!你成為五轉蠱師,吃了這么多苦,遭了這么多罪,不就是為了回收狐仙福地的大計嗎?千萬不要掉鏈子,絕不能在這關鍵時刻失誤,讓大家對你失望啊。”
  “你放心,師傅!我懂的,我一定竭盡所能,為門派貢獻,斬奸除惡,大義滅親!絕對不會讓您失望!”方正斬釘截鐵地保證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