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第八節東方長凡方寸山

智慧光暈,照得洞穴石壁五顏六色。
  方源靜靜地站立期間,良久,他睜開雙眼,緩步退出光暈的范圍。
  腦海中的意志,又幾乎消耗一空。凡蠱催生出來的意志,有限得很,難以和智道仙蠱比拼。
  “不過我這次推算仙鶴門圖謀失敗,卻非意志不足,而是線索不夠。”方源在心中反思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多次蹭用智慧之光,也總結出了經驗。
  智慧蠱和師法自然不同。
  智慧蠱是散發智慧之光,給予蠱師無窮無盡的靈感。但思考的結果,是基于使用者的底蘊,以及推算的證據因素。
  方源剛剛推算仙鶴門對狐仙福地的圖謀,失敗了,就是因為收集的證據太少。
  總結下來,使用者底蘊越深,收集的證據越多,推算就越能得到正確的結果。
  當然證據越多,需要參考的因素越多,消耗的念頭、意志也會越大。尤其是推算仙蠱方,考慮的因素過多,消耗的意志便會極其巨大。
  而師法自然呢,它是蠱師升仙時的珍貴經歷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蠱師詢問天地,天地就直接給出答案,不需要蠱師思考。
  拿地球上的數學難題舉例,譬如要求解一個多元方程式。
  蠱師若用智慧蠱,就是念頭極速消耗,靈感勃發,推導出許多解題途徑。這些途徑,有些是死胡同,有些只能推算出錯誤結果。少數則是正確途徑,能推算出正確結果。
  而師法自然,則相當于直接給出正確答案。
  使用者得到正確答案,但不知道是怎么求解出來的。
  因此,師法自然時,不能詢問天地太過高深的問題。方源不會直接詢問如何永生,也許天地會給出答案,但他絕對理解不了。
  就好像是還未學數學的幼兒,看到了一個線性方程式,當然不會理解這個答案。
  要理解這個答案,幼兒得學習每一個數字,未知數,正負數等等。但這僅僅只是基礎中的基礎。
  對于蠱師而言,太過高深的問題,哪怕得到了答案,也無法理解,無法利用。
  就算接著師法自然,詢問關于這個難題答案的方方面面,學習能幫助理解的基礎,那這樣一來,耗時太多,信息量也會極為龐大,腦海都可能承受不住。
  所以,最充分利用師法自然的方法,就是根據自身實際,穩扎根基,層層遞進。
  “不過,智道當中,也有直接能令蠱仙直接得到答案的仙蠱。那便是天機蠱。蠱師無須念頭碰撞,不用推導,就能夠抓住一縷天機,直接得到答案。歷史記載,此蠱乃是樂土仙尊開創,他曾經擁有過八轉的天機仙蠱,死后天機仙蠱就消失無蹤了,再沒聽說過相關的消息。”
  方源忽然想到了天機仙蠱。
  蠱蟲效用單一,就算是九轉智慧蠱也不例外。蠱蟲轉數越高,威能便越大,智慧蠱若真催動起來,效能一定恐怖。但就算再強,也達不到天機蠱的效果。
  “傳聞樂土仙尊,是最能順天應命的九轉蠱師。天機蠱,便是他為了感應天地而創,也是他一直企圖再次師法自然的嘗試成果。若是我有天機蠱,就能和智慧蠱形成絕妙的配合。若是他人用天機蠱測我,恐怕我的一切秘密都會暴露……”
  天機蠱是令蠱師直接詢問天地。
  只要是在天地中發生的事情,就沒有天地不知道的。
  正所謂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
  至于其他智道蠱蟲,方源倒是暫時無憂。皆因大同風同化一切,方源在王庭福地的一切作案痕跡,都被抹除得干干凈凈。
  沒有天機蠱,智道蠱師按部就班地去推算,就要收集證據,且證據越多越好。
  他們無法從王庭福地搜刮關鍵證據,就只能從王庭之爭入手。如此一來,要推算出方源的真正身份,也不是不可能,只是概率小,需要的時間也多。
  北原,碧潭福地。
  從高空鳥瞰,福地中布滿大大小小的深潭,青碧交接,成千上萬。
  以單于部族的蠱仙童祖為首,北原正道的近十位蠱仙,從高空處悠然而落。
  “貴族的碧潭福地,果然別致清新。這萬千碧潭,宛若天空繁星,美不勝收。”一位女蠱仙,此刻漫步長空,有感而發。她長發如披風,往后拖出兩三丈之長,引人矚目。
  “這碧潭中,皆是不同水質,孕養無數水族。東方部族的魚群、水草,在寶黃天中都是出了名的。”一位男蠱仙,額頭上睜著第三只豎眼,此刻眼蘊奇光,不斷掃視碧潭。
  “慕容青絲、關神照二位大人謬贊,我族的碧潭福地只經營了六千多年,論盛景比不上慕容家的陰陽福地,論產生更不及關家的十荒福地。”在前領悟的蠱仙東方一空,微笑從容而答,帶著東方部族特有的謙虛語調。
  碧潭福地,乃是超級勢力,黃金部族東方家的大本營。
  一群蠱仙徐徐落地。
  這是萬千碧潭中,并不起眼的一處。
  碧潭旁,建有一棟小茅屋。
  茅屋前,一位老者正坐于潭邊垂釣。
  “這竟是冥鱔。”關神照額頭豎眼一掃,看清深潭中的景象,失聲喃喃。
  其余眾人聞言,一些人的臉色也不禁微微動容起來。
  “東方先生,我們已經有十多年沒有見了。想當年,我們共闖大雪山,并肩而戰,時光匆匆,一晃即逝啊……”眾人站定,修為最高的蠱仙童祖首先開口。
  “童祖大人,你仍舊是風采依舊。而老夫卻是行將就木,不敢和您媲美。”垂釣老者緩緩站起,正是東方長凡,北原第一智道蠱仙。
  東方一空站到長凡的身旁,后者道:“今日東方家蓬蓽生輝,能得諸位貴客光臨寒舍,不勝榮幸。諸位,里面請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將眾人引入茅屋。
  茅屋中空間廣闊,有廣場,有大殿。廣場上,有十六座石像,排列似有序似無序,相距不一,神情微妙,仿佛暗含某種奇妙規律。
  “這就是東方家的六轉仙蠱屋——凡草屋么?果然不同凡響。”當即便有人贊道。
  東方長凡將眾人引入議事殿,一一坐定。北原正道蠱仙,各方勢力代表,濟濟一堂。
  東方長凡坐在主位上,環視眾人,微笑道:“這一次老夫主動邀請諸位同道前來,是想和諸位做一個交易。”
  關神照等人相互對視幾眼,并不言語,仍舊是童祖開口回應道:“東方先生已經有數十年,不為他人測算。但在信中卻說可以為我等破例,推算真陽樓倒塌真兇,或者其他方面。不知道這場交易,我們又要付出些什么?”
  東方長凡咳嗽幾聲,嘆息道:“老夫壽元將盡,心知續命無望。但臨走之前,心有牽掛。一為部族大業,二為后人子孫,希望和諸位做一場交易。老夫為你們每一家推算一次,老夫死后,請諸位同道分別與我東方家結盟。”
  “結盟?”
  “是的,詳細的盟約老夫已經準備了大概,諸位可以瀏覽查看。有什么異議,便可當堂修改。”東方長凡取出兩只東窗蠱,交給眾蠱仙。
  蠱仙們接連瀏覽,結盟的條件十分寬松。東方長凡甚至沒有要求盟友之間守望相助,只是要求在他死后,保東方部族五十年太平。期間,各方勢力不得針對、打壓、攻伐東方部族。
  眾蠱仙不由地砰然心動。
  東方長凡乃是當代北原,公認第一的智道蠱仙。沒有誰會比他更有可能,推算出真陽樓倒塌的真兇!
  蠱仙修行,誰不會遇到一些修行上的難題,或者蠱仙殘方需要推導?有東方長凡出手,這些難題都有可能解決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王庭福地破滅,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之后,大量的蠱蟲被無相拳帶到北原各地,許多地方出現仙蠱氣息,引得各方蠱仙競相爭搶。
  這個時候,只要讓東方長凡推算仙蠱出現的位置,那么就很可能得到仙蠱!
  眾人心動之余,不禁也在贊嘆東方長凡的精明。
  若換做平時,東方長凡的付出就有些輕了。但現在,一次推算機會很可能代表著一只仙蠱。這讓眾蠱仙都為之心動不已。
  “好,東方先生,你的條件我們單于部族答應你了。”
  首先是童祖開口,其后黑家、慕容家代表,皆答應下來。
  這個情形,不出東方長凡的意料。他笑容更盛:“既如此,那就請黎山仙子出手。”
  “黎山仙子?”
  眾人訝異間,便見一位六轉女蠱仙從后堂走來,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  “黎山仙子,別來無恙乎?”當即就有人打招呼道。
  又有蠱仙笑道:“東方先生果然準備充分,連黎山仙子都請來了。只是這碧潭福地,可沒有什么山川,如何讓我們起誓啊?”
  這時,一直默不作聲,站在旁邊的蠱仙東方一空開口道:“諸位勿憂,且看這里。”
  說著,他展開手掌,掌心一陣流光溢彩,顯露出一座微型山峰。
  “這難道是——方寸山?!”慕容青絲瞪大秀眸,首先反應過來,不可思議地叫道。
  “正是。”東方一空謙虛而笑,骨子里的驕傲卻是掩藏不住。
  眾蠱仙一片嘩然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