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第九節破局難黑樓蘭

地底洞穴,智慧之光明晦不定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方源身處其中,靜默而立。一直等到腦海中的意志消耗將盡,他這才睜開雙眼,退出智慧光暈。
  方才的推算,已經有了成果。但方源卻也因此,心中沉重。
  “要封印春秋蟬,所需凡蠱多達六千多只,其中五轉蠱蟲就將近一半,珍稀蠱蟲多達兩千,還涉及大約八百多只的古代蠱蟲。這些古代蠱蟲,有些瀕臨滅絕,有些或許已經滅絕。初步估算,若真的采取此法,需要仙元石二十三顆左右。”
  方源窮得叮當響,二十三顆仙元石對現在的他而言,是一個難以企及的數字。
  但方源必須硬著頭皮,去達成此事。
  皆因,春秋蟬恢復速度越來越快,對第一空竅施壓日趨嚴重。
  幸好方源轉為僵尸之軀,第一空竅成為死竅,才能支撐到現在。若是先前的空竅,恐怕早就被撐破了。
  “按照現在的情況估計,我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,可以籌劃。超過這個時限,就算是第一死竅也要被撐壞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頗為沉重。
  他現在是活死人,第一空竅就算毀掉,他也不會死。但失去第一空竅,無疑大損他未來的修行潛力,這是難以估量的慘重損失。
  方源處境艱難,要在短時間內,賺取二十三顆仙元石,唯一可行的方法,就是售賣仙蠱方。
  回到蕩魂行宮,方源便召見了太白云生。
  “這些天,我時刻不停地關注寶黃天,幾乎不眠不休。但瑯琊地靈的神念,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的答案令方源失望。
  瑯琊地靈催用神念蠱,在寶黃天中自稱“瑯琊老仙”,在寶黃天中相當資深和活躍。如今卻一直沒有露面,有點音信全無的意味。
  方源敏銳地感覺到,瑯琊地靈那邊可能出現了問題。他想到前世,瑯琊福地先后遭受過七波攻勢。
  “我之前在北原,已經有兩波強敵攻進瑯琊福地。難道說,第三波攻勢已經發生,使得瑯琊地靈無暇煉蠱,疲于應對嗎?”
  關于這點,前世的記憶也幫助不了方源。
  他只記得有七波攻勢,并不沒有記住這七波攻勢發生的詳細時間。
  就算記得詳細時間,這個世界已經被他影響、改變得十分巨大,說不定層層影響后,也會讓攻勢提前。
  “這些天,我可算是大開眼界了……一塊萬載玄冰,就要半塊仙元石!一斤颶風山椒,售價一塊仙元石。瓔珞神珠是什么玩意?居然十顆便能要價半塊仙元石。還有那個什么螺紋白絲鐵更加夸張,小拇指那么點大,居然就要三塊仙元石!天吶,我徹底發現,我真的是個窮光蛋吶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談到這些天的收獲,嘴上喋喋不休,大發感慨。
  這些天,方源和他朝夕相處,發現他漸漸暴漏出了一個毛病,那就是嘴太窮,羅里吧嗦。
  方源遞給他一只信蠱,打斷了他的嘮叨:“這是仙鶴門的來信,你看看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投入心神,眉頭擰成一個疙瘩。
  仙鶴門的再次來信,語氣更加嚴苛猛烈,攻擊狐仙福地的意圖已然分外明顯。仙鶴門甚至以勝利者的口吻,高高在上,要求方源投降。
  “這些家伙,看來是想蕩魂山想得瘋了。若換做我,至少得先穩住你,暗中實施進攻計劃。他們這樣做,就不怕我們事先有所防范嗎?”太白云生神情不悅地道。
  “這就是仙鶴門的強勢和底氣吧,他們可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底蘊深厚無比,矗立在飛鶴山已經有數十萬年的時間。除此之外,我想他們也有逼迫我,以及試探我的背景的心思。”方源分析道。
  “是啊,仙鶴門比北原的任一超級勢力,還要強盛三分。我們勢單力孤,他們就是一個龐然大物,越加咄咄逼人。在他們面前,我們要保住狐仙福地,恐怕很難……”太白云生斟酌著措辭,小心翼翼地看了方源幾眼。
  他已有退意,想放棄狐仙福地遠走,只是沒有明說。
  方源自然知道他的心思,太白云生是治療蠱師,性格仁慈亦可以說是軟弱,嚴重缺乏抗爭精神。
  方源沒有任何責怪太白云生的意思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也曾想過主動撤離,放棄狐仙福地的可能。
  畢竟蕩魂山代表的利益太大,仙鶴門等諸多超級勢力,必然得之而后快。
  但那是萬不得已的時候。
  只要還有希望,只要還有利益可言,方源就絕不會輕言放棄。
  所以方源安慰太白云生道:“仙鶴門雖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超級勢力、龐然大物,但他們也有他們的麻煩。他們能騰出多少手段,專門來對付我們?我敢擔保,絕對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夸張,尤其是在他們大大低估我們真正戰力的情況之下。”
  生活不易,仙鶴門也有仙鶴門的難處。
  當今中洲,新派層出不窮,不斷帶給十大古派巨大的沖擊。
  十大古派占據中洲最主要,最精華的修行資源,自然要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新銳沖擊。
  歷史上,仙鶴門有過好幾次鼎盛時期,但今時今日顯然和鼎盛時期,差距甚遠。
  仙鶴門已經有很多年沒有擴張過了——這就說明,他們也有他們的桎梏。
  “既然師弟你執意和仙鶴門打一場硬仗,那我就只有舍命陪君子了。你放心,不管情況多么艱險,我都會支持你到最后一刻的。”太白云生拍著胸脯,起誓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也請老白你放心,我古月方源也不是偏執之人。事不可為,見機不妙,我一定會主動撤退。打退仙鶴門的第一波攻勢,也許并不困難。但關鍵的難點,不在于此處。仙鶴門家大業大,咱們打退他們,很快他們就會再度來攻。這樣的次數越多,仙鶴門的攻勢就越強大,就越重視我們。要解決這個難題,還得依憑大勢,合縱連橫,借助其他古派之勢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聽得連連點頭,他十分贊同方源的話:“不過,師弟你早就給靈緣齋去信,但他們至今都未有回音。我們的信蠱是不是被仙鶴門截了,要不要再多發幾封過去?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,他聯系靈緣齋的信蠱,并非出自他手,而是鳳九歌所創的五轉報信青鳥蠱。
  當初,方源擊敗鳳金煌,得到狐仙福地。鳳金煌不忿,遣發了挑戰信,就是用的這只報信青鳥蠱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回應挑戰一事,而是直接將這只信蠱扣押下來。
  他曾推測,這只信蠱的主人極有可能就是鳳九歌。皆因當時的鳳金煌,修為還不到五轉。
  除了鳳九歌之外,還有可能是他的妻子,鳳金煌的母親——白晴仙子。
  不管主人是誰,這只信蠱早已經借給了方源,原本的用意是讓方源回應挑戰信的。
  這一次,聯系靈緣齋,方源就用的這只信蠱。
  方源原本對此信,是信心十足。但靈緣齋方面久未回應,方源心中也有點不大托底了。
  按照常理推測:報信青鳥蠱乃是鳳九歌獨創,一定程度上代表著這位強人的意志和顏面。寧愿冒犯他的威儀,還要去攔截青鳥蠱的可能性并不高。
  但這種可能性,也不能被排除。
  因此方源點點頭,采納了太白云生的建議,道:“也好,再等七天。若是等不到回應,就再去封信。”
  日子一天天過去,狐仙福地已成困局。
  外有強敵逼近,內則嚴重缺乏修行資源。縱然有利用僵尸軀體、智慧蠱,推算并販賣仙蠱方的上等取財之道,但很遺憾的是,方源沒有關鍵性的啟動資本,只能暫時擱置。
  瑯琊地靈,靈緣齋,都是突破困境的鑰匙。
  但很可惜,這兩把鑰匙都杳無音訊,不知道何時才能得到,亦或者終其一生也得不到。
  命運的刁難,前路的未知、迷茫,再一次籠罩方源。
  “看來我的運氣,仍舊不太好啊。”方源自嘲。
  沒辦法,有春秋蟬在身,他的運氣會越來越差。
  他試著向墨瑤詢問完善度高一點的仙蠱殘方,但墨瑤卻推說不知。
  她寄居在方源身上,一起度過北原最后決戰,知道方源擁有智慧蠱,因此不難推測方源的意圖。
  墨瑤是煉道宗師,她極有可能知道符合方源標準的仙蠱殘方。但她不說,方源智道手段缺乏,也奈何不了她。
  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黑樓蘭忽然來到了蕩魂山。
  方源失去了一只星門蠱,已經無法獨自回去北原。黑樓蘭能夠來到蕩魂山,當然是用的定仙游。
  至于她為什么知道這里的景象,那是方源曾主動傳給了她一股意志。
  這本是約定的計劃,但方源仍舊有些意外:“如果我沒有算錯,距離我們約定的時限,還有半個月之久吧?”
  “情況有變,我的朋友。”黑樓蘭語氣低沉,流露出一絲焦急的情緒。
  能讓這位梟雄焦急,看來北原那邊的情況,的確不容樂觀。
  但旋即,她也意識到不妥,將情緒盡數收斂,抱臂冷笑起來:“當然,我還有一個目的,就是打你一個措不及防。畢竟這里應該就是你的大本營,萬一你安排陷阱設計我,我提前來此,興許便可打亂你的計劃!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顯得從容淡定,仿佛困擾著他的難題一概都不存在:“北原之戰,你我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合則兩利,分則兩害。不過要我方全力合作的話,你之前的條件還不太夠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