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1 雪山立盟

窗外的雪,靜靜地下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靜室中,茶香彌漫。
  朱紅色的窗欞旁,坐著一位女子。
  她身著北原女子特有的錦緞皮裙,皮裙上繡有紫紅花蕾,邊角銀光燦爛。她頭上戴著寶藍色的絲帶,絲帶中央鑲嵌著一顆潔白珍珠。
  她低垂眼簾,睫毛濃密,輕聲呼吸,雙手欺霜賽雪,動作輕緩,正全神貫注地煮茶。
  靜室不大,只有她一人。但正茶幾上,卻擺著四個人的杯盞。
  忽然,濃郁的碧光陡然出現在靜室當中。
  光芒消散之后,露出一位老者的身形。
  老者身材高大,相貌奇古,鬢發蒼蒼如雪,滿臉皺紋深皺。一雙眼睛,飽經滄桑,溫和堅韌,蘊藏著歲月積淀下來的人生智慧。
  見到老者,煮茶的女子抬起頭來,感興趣地淡笑一聲:“你便是太白云生罷。”
  老者正是太白云生,他迅速掃視周圍一眼,旋即對女子行禮道:“晚輩見過黎山仙子前輩。”
  女子含笑點頭。她正是北原蠱仙中的風云人物,七轉蠱仙,驪山仙子。
  她青春貌美,但實際年齡,卻是比太白云生要大得多。
  太白云生確認周圍安全后,打開自家仙竅,旋即便有兩道人影躍出。
  一個化作黑樓蘭,一個是八臂仙僵,高達兩丈,青面獠牙,正是古月方源。
  “小姨媽,我回來了。”黑樓蘭主動坐到黎山仙子的身旁,神情仍舊清冷,但目光中卻透露出一絲親昵。
  黎山仙子先是溫柔地看了黑樓蘭一眼,嘆了一口氣,隨后目光轉向方白二人:“我和小蘭的關系,一直秘而不宣,甚至外人都不知道我們倆相互認識。今天她主動叫破,可見對二位客人是誠心合作。尤其是你,方源,最近這些天小蘭多次向我提起了你。你做了好大的事,居然將八十八角真陽樓都弄塌了。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用僵尸特有的沙啞喉嚨道:“仙子謬贊,事情鬧到這個地步,其實并非我愿。實話實說,我對黑樓蘭的合作提議,一直抱有疑慮。但沒想到,仙子你居然和黑樓蘭的關系如此緊密。這樣最好,有了仙子你的仙蠱山盟,我們的聯合才會牢靠。”
  不久前,在狐仙福地中,黑樓蘭袒露了自己的復仇秘密。隨后,她又告訴方源她和黎山仙子的關系。
  方源既意外又不意外。
  黑樓蘭處于蠱仙黑城的嚴密監控之下,單靠自己努力絕難有如今的成就。除了她本身的努力之外,一定還有外力幫襯。
  “二位請坐,這是剛沏好的雪油茶。”黎山仙子伸手示意,招呼方白二人坐下。
  方源擺手,拒絕道:“還是先起誓建盟,茶水之后再喝也不遲。”
  “方賢侄雷厲風行。”黎山仙子輕贊一句,旋即喚出一只仙蠱來。
  這只仙蠱,乃是一頭兜蟲,體型粗壯,比成年人巴掌還大。渾身宛若灰色石質,頭部長有一對巨大的鉗子,背部并不光滑,宛若山壁嶙峋,足肢的關節處長了青苔似的點點斑紋。
  黎山仙子適時地解釋道:“此乃六轉信道仙蠱,和海誓蠱齊名。只要選取一座高山發誓,只要這座高山健存,所發的誓言便不可違背。方賢侄,不知道你想要選取哪座高山起誓?”
  方源微微一揚眉頭,手指窗外,嘶啞地笑道:“還有什么地步,能比這座大山更好?”
  太白云生不明就里,懵懂問道:“這是什么山?”
  “此山名為大雪山。”黎山仙子笑著道。
  “大雪山,好像從哪里聽說過,等一等,莫非這里是北原魔道蠱仙的老巢——大雪山福地?!”太白云生失聲驚呼。
  “要不然你以為是哪里?”黑樓蘭冷哂一聲。
  方源接著為太白云生介紹道:“仙凡有別,老白你剛剛晉升,北原蠱仙界的消息你也只是聽我提過一些。這位黎山仙子,便是大雪山福地第三支峰的主人,你也可以稱呼她為三當家。”
  “三……當家。”太白云生瞪眼看向黎山仙子,萬料不到如此溫柔文靜的女子,竟然是魔道蠱仙,而且還是北原最大的魔道老巢中的第三首腦!
  ……
  “咳咳咳。”東方長凡躺在病榻之上,咳嗽不斷。隨著每一次咳嗽,他原本就蒼白的臉色,就增添一分灰敗。
  “大人……”病榻旁站著一位青年美男子,面容悲戚哀傷。
  他一身白衣,面冠如玉,雙眼深邃,透著從容淡定的成熟氣質,正是東方余亮。
  “無須悲傷,亮兒,咳咳,生老病死乃是天道至理。”東方長凡說了這句話,喘息了幾聲,恢復了點力氣,繼續道,“你的天資比我還好,整個部族中我最看中的便是你。東方一族再度興盛的重任,也只有你能挑得起。我東方長凡,不會看錯的。”
  “太上家老大人!”東方余亮雙眼通紅,哽咽無語。
  眼前瀕死的老人,是他的恩人!
  他東方余亮十一歲時喪失雙親,不僅要維持生計,還要照顧六歲大的妹妹東方晴雨。
  為了保命,他將雙親留下的遺產都被迫送人。
  不過也正因為這一點,被東方長凡一系看中,不僅自己成為心腹,而且妹妹也得到了很好的照料。
  之后,東方余亮甚至得到東方長凡的親自指點。后者不顧多方阻撓,欽定東方余亮為本代族長。
  東方余亮爭奪王庭失利,回到家族受到多方打壓排擠,又是東方長凡保護他,為他遮風擋雨,付出良多。
  東方長凡越來越虛弱,幾次張口都說不出話來,最終他開口,聲音十分輕微:“手來。”
  東方余亮便伸出手,握住老人的右手。
  老人的手中,捏著一只蠱。
  “這,這只蠱你拿著。”東方長凡臉上涌起紅暈,回光返照帶給他一股力氣。
  他緊緊盯著東方余亮,關照道:“雖然東方一族和其他正道部族都簽訂的盟約,但世事無常,難以預料。我死后,東方一族從盛轉衰,你是我的傳人,千萬要小心。這只蠱一旦催動,便會帶你去一處隱秘之地,那里有我為你準備的修行資源、升仙心得、部族秘史以及我一生智道修行的體悟。切記要以自身安全為先,不必急于一時。部族中,有……有魔道奸細。”
  說完,東方長凡神情凝滯,臉上紅暈淡去,目光中也終于失去最后一絲光彩。
  “大人!!”東方余亮早已淚流滿面,此刻不禁悲哭出聲。
  北原第一智道蠱仙,東方長凡,就此身亡。
  消息傳出,東方部族悲哭聲三天三夜不絕。而收到消息的各大北原勢力,正魔兩道蠱仙,卻是齊齊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東方長凡是一個傳奇人物。
  他剛剛出生時,東方家族已經是日薄西山,只有超級勢力之名,已無超級勢力之實。
  東方長凡成就蠱仙,領袖部族,多方謀劃,運用智道手段合縱連橫,結強友,斃弱鄰,更設計使得仇敵相互對掐,終令東方家族重振雄風。
  東方部族能夠崛起,大半功勞都在東方長凡一人身上。
  但也正因如此,使得北原蠱仙們都意識到東方長凡的厲害!智道蠱仙要對付敵人,往往不用自己親自動手,就能叫其好看。設計起來,絲絲入扣,一環接著一環,被算計者如沉入泥沼,就算意識到也無法自拔。
  蠱仙們皆忌憚東方長凡,暗自達成默契。禁止對東方長凡出售壽蠱,甚至暗中破壞東方部族搜刮壽蠱的計劃。
  東方長凡算計了他人,也終被他人算計。
  ……
  艷陽高照,月牙湖波光粼粼,時而有龍魚跳出湖面。
  湖畔堆砌著殘雪,這是十年暴風雪災的遺留。
  方源破壞了巨陽仙尊的布置,大雪災便灌溉到王庭福地,因此北原受災情況,比往屆小了許多倍。
  如今王庭福地不在,真陽樓也摧毀了,北原再無十年大雪災之說。
  殘雪在陽光下,慢慢消融。
  雪中,已經有冒出頭的青草。一塊塊的青色、白色,相互混雜著。
  方源和太白云生聯袂而行,路途中看到不少的水狼、形單影只的三角犀。原本這里有密集的馬蹄樹林,但現在大片的樹林都已經被積雪壓倒、凍死。
  景色的劇變,帶給方源一點小小的麻煩。
  他正在尋找前往瑯琊福地的通道——盜天魔尊布置的那片紫色石林。
  和黑樓蘭結盟,已經過去了三天。
  小狐仙留守在狐仙福地,一直對寶黃天保持關注,但仍舊沒有等到瑯琊老仙的神念。
  方源拿回了自己的定仙游,利用這只仙蠱,來到月牙湖畔。
  為了避免引發不必要的誤會,方源沒有直接傳送到瑯琊福地。他打算再次利用盜天魔尊的布置,中規中矩地進去。
  因為環境的變化,他無法直接傳送到紫色石林。能夠直接來到月牙湖畔,還是多虧了太白云生。
  他在北原游蕩的時候,曾經留宿在月牙湖邊,挖出一個地洞,做了簡單布置,生活了兩三個月。
  地洞沒有坍塌,方源先將定仙游借給太白云生,隨后鉆入他的仙竅中,來到了這里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