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12 再面泥沼蟹

“找到了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”方源雙眼一亮,駐足在一根紫色的石柱之前。
  太白云生循聲望去,只見這根關鍵的石柱,卻也普通平凡。唯獨石柱根部,有一塊石頭,平滑如凳,看起來有些特別。
  “就是這里。”方源伸出粗壯的怪手,將石凳頂部的殘雪拂開,再次確認。
  待太白云生鉆入他的仙竅后,方源便坐在石凳上,動用蠱蟲割開自己的手臂,將血液涂在這根紫色石柱上。
  他的血液,已經不是正常人的鮮紅色,而是碧綠色,一點溫度都沒有,很冰寒。
  紫色石柱,曾經被盜天魔尊暗施了神秘蠱蟲,很快就將碧綠尸血吸收的點滴不剩。
  方源的腦海中,迅速閃過馬鴻運的身影。
  這份機緣,原本屬于馬鴻運,方源算是盜用之人。
  馬鴻運、趙憐云二人被與運道真傳帶出大同風幕后,就遭受到北原正魔兩道蠱仙的哄搶。當時的場面一片混亂。
  如今他們倆已經音訊全無,可以肯定是被某個蠱仙捉住。能否脫困,又遭受了什么,不為人知。
  比較起前世,這一世馬鴻運慘多了。
  可見縱然有齊天的鴻運,也不是萬能的。
  運氣只能提供機會,能否充分利用和抗衡,還得看蠱師個人的實力和手段。
  現在馬鴻運仍舊被瘋狂搜尋,不知道是哪個蠱仙藏起了他們。運道真傳的誘惑力,尤其對于北原蠱仙而言,十分巨大。
  “我的春秋蟬有削弱自身氣運的弊端,若是能夠利用運道真傳彌補這個缺陷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重生以來,我已經吃夠了壞運氣的苦。”方源心中感嘆一聲。
  不僅是馬鴻運懷璧有罪,更關鍵的是——北原一行,馬鴻運也是目擊證人、當事人,他很有可能將方源暴露出去。
  因此,馬鴻運同樣是黑樓蘭的死地。
  追殺馬鴻運,已經是雪山之盟的內容之一。
  再次進入瑯琊福地,方源卻沒有像前一次那樣,直接進入云閣中的靜室。
  瑯琊福地地貌獨特,乃是白茫茫的浩蕩云土。
  十二座樓閣,相互間隔,分別矗立在云土之上,號稱十二云閣。
  但方源看到的,卻是一片狼藉景象。
  肥沃的云土,到處都是坑洞。有些洞中結滿了寒冰,有些坑里還冒著裊裊黑煙。
  太白云生從方源仙竅中出來,看到這一幕,立即脫口而出道:“這里不久前發生過一場大戰。看來瑯琊地靈,真的有麻煩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說話,只是遙望遠方的十二云閣。
  這十二座樓臺,各有特色,有的仙鶴環繞,有的羽人寄居,有的彩霞漫空,有的檀香逸散。
  但現在這十二云閣,其中八座完好無缺,剩余三座卻是被攻打得破損不堪。雕梁畫棟,成了斷壁殘垣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我們已經來到瑯琊福地,怎么地靈還未出現?”太白云生眉頭皺起,心中更加警覺。
  “先進去看看罷。”方源沉吟道。
  兩人飛行過去,慢慢接近十二云閣。
  “快看那里,有一只荒獸尸體!”行了半道,太白云生忽然手指著某個方向,開口道。
  只見一只巨魚,躺在云土上,一動不動。
  它有正常鯨魚大小,卻形似鯉魚。背脊處,有骨刺長出體外,長長地延伸出去。
  它的鱗片都是汪藍色澤,一雙死魚眼大如馬車,殘留著些許星芒。
  “這是荒獸刺脊星龍魚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他知道,瑯琊地靈的手中有一只馭獸仙蠱,奴隸了十二頭荒獸,分別隱藏在十二云閣之下。
  這頭刺脊星龍魚,是否就是十二荒獸之一?
  “咦?有人進來了。”灰暗的密室中,瑯琊地靈忽然睜開雙眼,感應到方源和太白云生的存在。
  在他面前,坐著一位蠱仙。他中年模樣,頗有威勢,外貌易于常人,黑膚白發,赫然是一位墨人蠱仙。
  “怎么?又來強敵了?”墨人蠱仙聽到地靈這么說,頓時緊張起來。
  “原來是這個臭小子!呼,嚇我一大跳。沒事,這人我認識。大半年前,他來過我這里。”瑯琊地靈全神貫注地感應后,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墨人蠱仙訝異地揚起眉頭,沒有想到除了他之外,還有人能來到瑯琊福地做客。
  “既然來者是友非敵,那就好說。我們進入密室,已經三天三夜,再過片刻,就能揭開你身上的一層封禁。這個時候,萬不能受到干擾打攪。”墨人蠱仙心頭的巨石落下。
  “那也不能讓他們接近云閣。老友你不知道,這小子狡詐無比,是盜天魔尊的傳人,我吃過他的大虧。先讓我調動荒獸,暫時阻住他過來。”瑯琊地靈咬牙切齒地道。
  “我們進來這么久,瑯琊地靈仍舊沒有出現,看來這里真的發生了大事!進攻瑯琊福地的,絕非一人所為。這樣的勢力可不好惹,我們還是盡快搜索戰場,然后撤退為妙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正說著的時候,一塊巨大的“黃色金屬山石”,從云泥中緩緩鉆出來。
  “塊狀巨石”動作輕巧,攔截在二人面前。
  “荒獸!”太白云生如臨大敵。
  荒獸沒有眼睛,一對巨大的螯足,擺在它的最前方。這對猙獰的兇器,沒有人敢懷疑它的威力。
  隨后,另外的九對螯足,也相繼從塊狀巨石的身體兩側,延伸而出。
  螯足深深地插在云土中,將荒獸山一樣的雄闊身軀撐高起來。
  至此,太白云生終于認清這頭荒獸的來歷:“這是沼澤君王——泥沼蟹啊!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他對泥沼蟹再清楚不過。今生他奪得狐仙福地后,渡劫時就遭遇了一頭泥沼蟹。
  關鍵那頭泥沼蟹的身上,竟然還帶著和稀泥仙蠱,禍害了蕩魂山。
  為了拯救蕩魂山,方源才踏上北原,圖謀太白云生的江山如故仙蠱。如今,方源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,不僅成功救活了蕩魂山,而且還把太白云生都招攬到身邊,可謂人蠱兩得。
  泥沼蟹攔住了二人去路,太白云生停下身形,問方源道:“現在該怎么辦?”
  方源目光鎖定眼前的荒獸,輕輕地吐出一個字:“打。”
  “你小心。”太白云生點頭,迅速后退,和方源拉開距離。他是治療蠱仙,一般情況下,并不親自冒險,這也是符合他性情的一貫打法。
  方源懸停在空中,靜靜地看著泥沼蟹。隨后,他深呼吸一口氣,腰桿挺拔,八臂伸張。
  他渾身的肌肉賁發,宛若鋼鐵怪像。血紅雙眼,青面獠牙,更添猙獰可怖之氣。
  下一刻,方源陡然發動,身形如流星一般,狠狠地朝泥沼蟹砸去。
  泥沼蟹體型龐大,卻有非同一般的靈活,九對螯足迅速挪移,帶動身軀往旁邊躲閃。
  但方源卻是飛行大師,看似難以轉向的沖撞,忽然一折,砸在泥沼蟹的背上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雷霆巨響,泥沼蟹被方源帶來的沖擊力壓得身形一低。
  方源高達兩丈的身軀,站立在一個凹坑當中。這就是他剛剛一擊,造成的傷害。
  “夠硬!”方源咧嘴一笑,回收自己的四只右拳。
  他的拳頭,無一例外,都是皮開肉綻,露出了白骨。
  但方源早已經失去了痛覺。裂開的拳骨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。幾個呼吸之后,他的四只右拳再度恢復如初。
  呼呼!
  兩道惡風猛烈襲來。
  方源背后羽翼打開,腳下一踏,身形閃電般拔升而起,躲過惡風。
  鏘鏘兩聲隨即傳來,方源回首一看,只見泥沼蟹擺在面前的那對巨碩螯足,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延伸程度,伸到自己的背上來,兇猛地鉗合在一起。
  剛剛方源若是躲閃得慢一點,恐怕就要遭殃了。
  荒獸的戰力,媲美六轉蠱仙。方源就算是防御暴漲的天尸軀殼,也不想品嘗一下被鋼鉗夾住的滋味。
  “泥沼蟹一身甲殼,剛硬超凡,防御幾乎毫無漏洞。我沒有斬斷、鉆破的手段,唯有以力破力,以暴制暴,才是正途。”方源腦海中念頭迅速碰撞。
  他身形繼續拔升,往下俯看。短短幾息功夫,泥沼蟹的身上就已經布滿了大量的螃蟹。
  這些螃蟹,有的大如虎,兇猛無畏。有的螯足尖銳,如同鋼針。有的肢節如八爪,速度奇快。
  這是泥沼蟹的特有能力——它能夠隨時隨地自我受孕,生產出龐大的蟹軍,忠誠無二地為自己驅使。
  “很好。”方源目光森冷,猛吸一口氣,悍然催動殺招萬我!
  一顆青提仙元消耗,首先催動了核心仙蠱。
  隨后大量的蠱蟲,以某種規律,也緊跟著相繼催動起來。
  方源八拳齊出,遙遙打向底下的泥沼蟹。
  嘭嘭嘭……
  每一拳,都爆發出一團無形無色的拳氣。拳影翻飛,拳氣如暴雨,傾盆而下!
  泥沼蟹發出尖銳的慘叫,身形被綿綿不斷的拳氣,越壓越低。
  萬千拳氣砸在泥沼蟹的背上,將它的硬殼砸的凹凸不平。崩散的拳氣,又再度相互匯聚,形成方源力道虛影。
  十個呼吸左右,泥沼蟹的背上,就佇立了一支力道虛影大軍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太白云生為之瞠目,他尚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個殺招。
  力道虛影圍剿泥沼蟹,螃蟹大軍一觸即潰,泥沼蟹很快支撐不住,連連慘叫,奮力抗爭,卻難掩敗局。
  無論它剿殺擊潰多少力道虛影,方源一刻不停的進攻,每時每刻都會有更多的力道虛影產生。
  “哎呀呀,我的荒獸!這臭小子使得什么殺招,我從未見過,威力居然這么強!這個殺招,絕對是仙道殺招!!”密室中,瑯琊地靈感應無差,再無鎮定,當即大呼小叫起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