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3 墨人王

瑯琊地靈心疼地看著自己的泥沼蟹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這頭泥沼蟹,癱倒在地上,爬不起身來。九對螯足被卸了七七八八,甚至就連最大的鋼鉗螯足,都被打碎一只。
  這樣的戰果,讓墨人蠱仙,以及太白云生都心底發涼。
  方源打出上萬力道虛影,所剩三千有余。他好整以暇,將剩余的虛影收入仙竅。
  這虛影只能存一段時間,過了時限,拳氣就會消散,虛影便隨之消失。但能利用方源便利用,不會有一絲浪費。
  他自從北原回歸狐仙福地,兩袖清風,一塊仙元石都沒有,因此就再也沒有補充過大量的凡蠱。
  他剛開始交戰時已經試探出:單憑八臂仙僵之軀,難以對一身硬甲的泥沼蟹造成什么威脅。
  因此,唯一的選擇就是殺招萬我。
  這殺招的核心,乃是方源手中的一只魂道仙蠱,因此需要消耗青提仙元。
  之前情況不明,方源毅然舍棄一顆青提仙元,掌控局面。
  殺招萬我,不愧是奴道合流,威力果然非同凡響。曾經帶給方源巨大麻煩,令方源費盡渾身力氣才堪堪應付的泥沼蟹,在萬我之下,打得連頭都抬不起來,一直處于下風,就沒有翻身的希望。
  “臭小子,跑到我家不說,還打傷了我的荒獸。你該拿什么賠償我?!”瑯琊地靈對方源吹胡子瞪眼,怒氣沖沖。
  太白云生則站在方源身后,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地靈。
  瑯琊地靈身形瘦長,白發如雪,胡須垂胸,面目似嬰兒般紅潤,身穿一身寬大的衣袍,兩袖飄飄浮動。若非此刻怒氣勃發,對方源瞪圓了雙眼,否則會賣相無疑更佳,更為仙風道骨。
  方源早已經熟悉瑯琊地靈,他盯著瑯琊地靈身上的五花大綁,皺了皺眉頭:“你這是中了封禁,難怪我在寶黃天一直等不到你的神念。按照北原時間,我們也不過大半年未見,你怎么搞成這種樣子?”
  瑯琊地靈眼睛瞪得更大了,立即反唇相譏道:“你又怎么搞成這種樣子?人不人,鬼不鬼的!晉升成仙,又墮落成僵,嘿嘿,你應該壽元很充裕的啊。”
  “哼,瑯琊地靈,你活了這么長年歲,連最簡單的取舍之道都不懂么?有舍才有得,我若不轉化成僵,又怎么能再次出現在你的面前,又如何掌握如此強大的戰力呢?倒是你,越活越回去了,現在都不能煉蠱了吧,”真是給你的本體丟臉吶。方源冷笑,故意激將地靈道。
  瑯琊地靈被說到痛處,氣得當場跳腳。
  不久前,瑯琊福地遭受神秘勢力的進攻,瑯琊地靈雖然擊退了來犯強敵,但本身卻遭受了氣道殺招封印。
  因此,他才請來他的至交好友,來未他解除封印。
  瑯琊地靈對方源破口大罵:“臭小子,你還好意思說我?真陽樓倒塌,一定是你做的吧!嘿嘿,那么多人死了,兩大超級勢力的族人都喪命,整個北原的蠱仙都在找你這個罪魁禍首。你現在已經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,日子很不好過吧!”
  墨人蠱仙、太白云生齊齊變色。
  墨人蠱仙瞳孔微縮,心中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沖動,要去捂住地靈的嘴巴。
  但地靈已經脫口而出,一切都晚了。
  “這種事情,怎么能說出口?不怕被眼前二人殺人滅口嗎?!”墨人蠱仙不由地心驚膽戰起來,對面二人居然就是攪得北原天翻地覆,連巨陽仙尊布置都能破壞的兇犯!太危險了!這個局面要糟!
  下一刻,方源和太白云生二人,皆目光冰冷地看向墨人蠱仙。
  繞是墨人蠱仙平素時位高權重,實力不凡,此刻被這兩大兇人盯住,也感覺心中發涼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,怎么不給我們介紹一下這位呢?”方源呵呵輕笑兩聲,他聲音沙啞難聽至極,讓人聽著很不舒服。
  不想瑯琊地靈回答,誰知道心直口快的地靈會說出什么話來?
  因此,墨人蠱仙硬著頭皮搶先站出來,道:“鄙人墨坦桑,身居墨人城,乃是北原墨人之王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眉頭一挑,沒想到眼前這位頗有來頭,立即對墨人王刮目相看起來。
  當今五域,皆是人族的天下。異人在夾縫中生存,很多都被當做奴隸蓄養買賣,生活相當困難。
  但北原中,墨人卻是異人當中處境最好的一支。
  很多異人居無定所,只能流浪落魄。而墨人卻在北原建起了城池,擁有墨人蠱仙三位。
  眼前的墨坦桑,便是墨人城主。在他的領導之下,墨人能抵擋住各反面的壓力,抵御無數蠱仙貪婪的目光,維持著墨人的生存,這很不容易,足見墨人王的才華和手段。
  “墨人王墨坦桑……”方源則在心中嘀咕一聲。
  這個名字,他有印象。
  前世五域亂戰,墨人王趁著人族內斗,無暇顧及他時,抓住機遇,積極發展,將墨人勢力大大擴張。
  待北原人族勢力想要打壓他時,他居然不顧王者威儀,主動投靠了劉家。對劉家太上大長老行奴仆之禮,以奴仆身份自居。
  劉家乃超級勢力之一,因此力保墨人勢力。墨人勢力在這一層保護傘之下,穩步發展。
  而后劉家衰敗,墨人王立即舍棄劉家,和馬鴻運平等合作。
  方源自爆之前,墨人已經有用城池數百座,占據北原三分之一的江山。
  從此便可看出,墨人王墨坦桑乃是一位十足的雄主。不僅眼光獨到,果斷敢行,而且能屈能伸,不可小視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輕贊一聲:“原來是墨人之王,果然有一股威儀,超出尋常。”
  “豈敢,豈敢。”墨人王連忙謙虛。
  眼前之人,可是破壞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主犯,這樣的危險人物,他心中警惕至極。
  他主動解釋道:“我和瑯琊地靈是多年的至交好友。事實上,墨人城一直都和瑯琊福地,關系緊密。我們墨人城最擅氣道,恰好瑯琊地靈中了氣道封印。因此趕來幫忙。閣下是行于天下的龍蟒,攪動風云,動亂了整個北原。如此風采,叫墨某不得不佩服。我們墨人城,一直受到黃金部族的聯合打壓。昔年,巨陽仙尊更是過分要求墨人城,進貢了無數墨人女子。這樣說起來,你們破壞了王庭福地,也算是幫助我們墨人報了仇。你們又是地靈的朋友,那么就是我墨坦桑的朋友。若是今后有計劃的話,還請去墨人城做客。”
  不愧是墨人之主,口才了得,一番話就將自己示好的意圖完全展現,尤其還不卑不亢,十分難得。
  “誰跟這個臭小子是朋友?”瑯琊地靈不滿地叫出聲來。
  不過,剛剛聽到方源贊美他的朋友,他心底高興,之前的怒氣倒是削弱下去了。
  方源對墨人王點點頭,飽含深意地回道:“有機會,我一定去墨人城見識一番。”
  說完,他又看向瑯琊地靈,不買地靈的賬,繼續激將道:“地靈,我就算不是你的朋友,你也得歡迎我,為我煉蠱。你忘了,我還有一次叫你出手煉蠱的機會!我要讓你煉蠱,你不煉也得煉!”
  瑯琊地靈毫無城府,一點就著,怒氣再度升騰起來。
  平時,也有蠱仙請他煉蠱。都是態度客客氣氣,甚至討好諂媚。
  他什么時候,受到方源這樣的氣來?
  但偏偏方源說的是事實,他尚有最后一次煉蠱機會,瑯琊地靈乃是長毛老祖執念所化。本體當年答應下來的約定,他必須得遵守。
  “小賊可惡,氣煞我也,氣煞我也!”瑯琊地靈氣得臉紅脖子粗,哇哇大叫。
  忽然,他又喜笑顏開起來:“啊哈哈哈,我被困了,這氣道封印太麻煩,足有十七八層,層層封印。剛剛墨人王不過解開了第一層而已!哈哈哈,我現在真的不能幫你煉蠱了,我出不來手,真棒!”
  被封印以來,他無聊死了,不能煉蠱,最大的愛好被剝奪了。
  但這一次,他反倒覺得自己這樣子很開心。
  都是方源氣得。
  看著這奇葩的瑯琊地靈又叫又笑,老頑童一般活寶的樣子,太白云生覺得此行不虛,算是大開眼界了。
  墨人王沉默不語。他家大業大,不愿輕易得罪方源。
  方源咳嗽一聲,肅容道:“好了,說正經事罷。既然你不能煉蠱,那就算了。我這次來,還有一件事情,我要和你做一筆交易。”
  “交易,什么交易?”瑯琊地靈問道。
  墨人王心中立即警惕起來,瑯琊地靈雖然智商頗高,但性情率真,難保不被人坑騙。自己身為地靈的好友,若是方源真的圖謀不軌,他就要站出來為地靈偵破對方的詭計。
  “交易內容很簡單,你應該還記得我是智道蠱師的事情吧?我愿意為你推算仙蠱方,而你支出仙元石作為報酬。這是一場雙贏的交易啊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推算蠱方?”瑯琊地靈瞪大雙眼,愣了愣后,再度大笑起來。
  他笑得前仰后合,若是雙手不被綁著,估計早就笑得拍大腿了。
  瑯琊地靈嘲笑道:“方源啊方源,你現在都成了僵尸,居然還想推算蠱方?還是仙蠱方?我老人家勸你趁早絕了這個念想!”
  墨人王則道:“若是仙蠱方,即便是殘方,也是價值極大。交給閣下推算,若是閣下推算不出,那么仙蠱方的內容豈不是也被閣下所知嗎?”
  瑯琊地靈得到提醒,頓時炸毛喊道:“好小子,你居然想騙我老人家的仙蠱方!”
  方源早有準備,此時哈哈一笑,伸出手來,怪爪一攤,露出一只仙蠱蟲:“你們看,這是什么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