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8 八臂仙人春星雨

“你這團星螢蠱怎么賣?”方源神念探過去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“請問閣下如何稱呼,又需要多少星螢蠱呢?”萬象星君人雖不在,但還遺留了一段意志在貨物旁邊。
  只見這段意志其賣相極佳,星光燦爛,煞是好看。方源智道底蘊淺薄,并沒有認出跟腳來。
  “你可以稱呼我為八臂仙人,這團星螢蠱我全都要了。”方源傳念道。
  方源用自家福地溝通寶黃天,又換了一套神念蠱、通天蠱,因此萬象星君意志并未認出方源就是曾經的“狐仙”,只當方源是個陌生人物。
  不過聽方源的語氣,像是一個大主顧,萬象星君的意志頓時顯得熱切起來:“星螢蠱,乃是上古蠱蟲,如今幾乎絕跡。我這團星螢蠱,品相極佳,足有一千兩百多只。這樣吧,你出四塊仙元石,我都賣給你。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你在蒙我啊,別以為我不知道正常的賣價。我也是經人介紹,才找到你這里的。星螢蠱也不是只有你家售賣,還有瑤光仙子,還有帝淵等等,他們那里都可買到星螢蠱。”
  方源曾經命小狐仙,和這三位蠱仙都有過交易。不僅買了十萬多只星螢蟲群,還有星屑草籽,之后又分別買下了三人栽種星屑草的心得文書,花費不少。
  萬象星君意志微微一驚,知道方源是個懂行的人,立即話鋒一變:“呵呵呵,剛剛是句玩笑話,請八臂大仙閣下不要當真。”
  方源打斷他的話,直接道:“我出兩塊仙元石,買你一千五百只星螢蠱。”
  萬象星君意志立即拒絕,叫道:“閣下壓價太狠,這萬萬賣不了的。”
  一番討價還價,最終雙方各退一步,以三塊仙元,一千兩百只星螢蠱的價格成交。
  方源買了星螢蠱,卻未立即離開,而是問:“你這里可出售星道殺招么?”
  “閣下難道也是星道蠱仙?呵呵呵,當然出售了,你可以瞧瞧。我這里有三件星道殺招。”
  方源瀏覽一番。
  第一件星道殺招,為“燦爛星甲”,需要大量的星光蠱,少許克星蠱,一些星盾蠱等等組成。此乃防御殺招,催用出來,蠱仙身上就會形成一具全身甲胄,星光燦爛。
  第二件殺招,名為“春星雨”。需要大量的星雨蠱,少量春風蠱,少量星芽蠱等等,使用出來,會形成碧光小雨,窸窸窣窣,持續三天三夜。雨貴如油,能使作物營養充沛,增大產量。這是用來栽培植株,經營福地的殺招。
  第三件,則是螺旋鉆星槍。顧名思意,這是用于攻伐的殺招。需要少量的螺旋骨槍蠱,一些星河蠱,無數星鏢蠱,大量的流星蠱等。
  這鞋殺招的內容,很有意思。
  蠱蟲的數量,都以大量、許多、一些、少許這些詞來概括,并不寫明清楚的數量。同時,也不詳細涉及到如何構建殺招,按照什么次序催動蠱蟲,什么蠱蟲輔助什么蠱蟲的關系。
  只說明大概情況,需要多少五轉蠱蟲,殺招的效果又是什么。
  只有當殺招真正被購買之后,這些內容才會真正的詳細徹底。
  萬象星君意志適時開價道:“殺招燦爛星甲,售價半塊仙元石。春星雨殺招,乃是我本體獨創,目前只有幾位蠱仙購買,因此售價高些,需要一塊半的仙元石。而螺旋鉆星槍,則需要一塊仙元石。”
  殺招依照稀缺程度,威力大小,后遺癥,是否容易被針對,組合殺招的蠱蟲等各種情況,價格也各有區別。但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普遍都不便宜。
  在寶黃天中,通常凡道殺招的價格,還要高于相應層次的凡蠱秘方。但上升到六轉層次,仙道殺招的價格,則要大大低于仙蠱方。
  燦爛星甲這個殺招,方源即便不是星道蠱仙也知道,這是爛大街的貨色。半塊仙元石,要價太高。
  方源原本打算購買一件星道的攻伐殺招,他記得一種凡道殺招,叫做寒冰星塵。這殺招打擊范圍廣闊,組合的星道蠱蟲十分常見,對敵效果也很出色,發出的星塵,有鉆破防御的效果。就算鉆破不了防御,黏在敵人身上,散發的寒氣也會讓敵人行動遲緩。
  至于,萬象星君販賣的這個螺旋鉆星槍,方源還沒有聽過。
  這就表示,這件攻伐殺招的性價比不高。
  方源五百年前世,五域大混戰,戰爭淘汰了腐朽的機制,催化了更多更好的新生事物。
  方源記不住螺旋鉆星槍,說明它并不出色,甚至早早就被淘汰。被淘汰的殺招,一定弊端重重。
  倒是殺招春星雨,讓方源眼前一亮。
  這算是一個意外的收獲。
  方源想到星屑草,星屑草是星螢蟲群的食物,也是家園。而星螢蟲群越是壯大,便越能催生出星螢蠱來。方源對于星螢蠱的需求,必將持續很長時間。
  所以,他需要這個殺招。
  方源將這春星雨殺招,又反復看了兩遍。
  他發現一個問題。
  組合春星雨殺招的蠱蟲中,有一種星道蠱蟲,名為星芽蠱,這是一種一次性消耗蠱。
  方源從未聽說過這種蠱,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。
  方源琢磨了一下,很快明白:這是萬象星君的算計。
  蠱仙購買了殺招春星雨,以后每次使用春星雨,都要消耗星芽蠱。而這種星芽蠱只有萬象星君這里出售。
  萬象星君將一次性的殺招交易,變成了一場持續不斷的買賣。
  方源試探性地提道:“我出兩塊仙元石,買你的春星雨殺招,還有星芽蠱的蠱方。”
  星芽蠱不過三轉蠱蟲,這種凡蠱秘方,卻價值半塊仙元石,可以說價格已經極高了。但不出方源所料,萬象星君意志直接拒絕,沒有絲毫猶豫。他推脫為星芽蠱是其福地自然形成的,根本沒有煉制蠱方。
  這個理由,倒也找的好。
  有些福地,經營好了,因為環境奇特,自然會產生新蠱。
  不僅是蠱仙能煉制、創造出新的蠱蟲,大自然也有新蠱誕生。
  方源心知這十有**只是說辭借口,但他不可能要求進去萬象星君的福地驗證。
  福地是蠱仙的大本營,最大的個人**。除非關系極好,相互十分信任,才會邀請蠱仙進入福地參觀。
  方源見萬象星君意志不愿,便又提出新的提議:“這樣好了,我出兩塊仙元石,買下春星雨、燦爛星甲兩道殺招,以及一些星芽蠱。這些星芽蠱的數量,至少能夠我使用十次春星雨殺招。”
  萬象星君意志聽了,連連搖頭:“六次殺招所消耗的星芽蠱總量,就價值半塊仙元石。閣下只給兩塊仙元石,我卻還要搭上燦爛星甲這個殺招。這是虧本買賣,我可不做。”
  方源便冷笑:“星芽蠱不過三轉凡蠱,每次殺招消耗最多五百。六次殺招,也不過三、四千只。你居然賣半塊仙元石?”
  “閣下有所不知,星芽蠱是我福地自然催生,產量很低。外界也買不到,是我萬星福地的獨特資源。”萬象星君意志說的很客氣,但言下之意,就是你愛買不買。你不買,在別的地方休想買到。
  這就是壟斷生意的底氣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,繼續討價還價,對方寸步不讓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方源發現,對方的觀念中,燦爛星甲的價值還是很重的。
  “看來,五域大戰未至,燦爛星甲還沒有被各大勢力廣為傳播。殺招的價格,仍舊居高不下。”
  戰爭也是一種極有效率的交流方式。
  尤其在這個世界。
  和平時期,元石、仙元石自身具有極大價值,難以承擔貨幣角色,經濟并不發達。
  但到了戰爭時期,戰功,門派貢獻等等,取代了元石、仙元石的貨幣角色,反而促進了各反面的畸形繁榮。
  意識到這點之后,方源再不強求。最終他以兩塊仙元石,買下春星雨,以及足夠十次春星雨消耗的星芽蠱群。
  達成這筆交易之后,方源繼續搜索寶黃天。
  他發現寶黃天中,氣泡魚的價格,已經被蠱仙們炒到了原價的十倍多。
  方源打探了一下,情況果然和前世記憶一樣。在今年年底,氣泡海上兩位蠱仙相斗,導致劇毒侵蝕整個氣泡海,將其化為了絕境。
  物以稀為貴,氣泡魚產量降至谷底,價格自然而然就上去了。
  “五大域,各有界壁,隔絕內外,因此各成格局,相互之間影響很少。我重生之后,影響了南疆、中洲、北原。其中北原變化最大,已經一片混亂。中洲次之,南疆再次,畢竟南疆的改變只局限在凡人層次。至于西漠、東海,卻還是依循老樣子。”
  方源通過使用春秋蟬,總結出光陰長河的慣性和蝴蝶效應。這種不變和變化相互交織,正是方源對這個世界的時間法則的理解,越來越深刻的證明。
  至于氣泡魚,方源記得在今后的五域大戰中,這種魚群會更受蠱仙們歡迎,價格比現在的還要高。
  皆因,氣泡魚群能使蟲群中凡蠱的形成率提升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