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20 鶴風揚之謀

這處洞穴大若廣場,彌漫層層血光,血腥氣味濃郁撲鼻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洞穴中央,人為挖開一個圓坑,里面血液滾滾,不斷咕咕地冒著熱氣。
  方正深吸一口氣,輕車熟路地脫去衣服,赤身走入血池。滾燙的血液,一時間讓他不斷大口呼吸。
  他適應了血溫,在血池中央站定,血液漫過他的腰際,露出他的胸膛,和大半個手臂。
  “開始吧。咱們一個個來,不要著急。先是鐵血蠱。”天鶴上人提醒道。
  方正緩緩閉起雙眼,依言催動鐵血蠱。
  頓時,蠱蟲的力量轉變了他的血液。他原本鮮紅的血液,開始發黑變沉,血液流速變得十分緩慢。
  方正白皙的皮膚,也因而變得黑漆。
  “維持鐵血蠱,催動血刃蠱。”天鶴上人又道。
  方正催動血刃蠱,身軀一震,頓時他的皮膚破裂開來,瞬間形成上百道的傷口,一大群血刃綻射出去,均是漆黑的鐵血之刃!
  隨后傷口緩緩流出鐵液一般的血。
  方正面色冷酷,感受不到丁點的痛楚,反而有絲絲的強烈快感襲上心頭。這是鐵血蠱的效果,能將痛楚轉變成快感,幫助蠱師更加適應戰斗,能使一位懦弱的蠱師變成嗜戰如狂的硬漢。
  這是仙鶴門這么多年來,研究血道的成果之一。
  這些血緩緩流入鮮紅的血池中,漸漸將方正附近染黑。
  “下面是關鍵的一步,用混血蠱。”天鶴上人再道。
  方正咬了咬牙,催動混血蠱。
  頓時在蠱蟲的作用下,他渾身的上百道傷口爆發出猛烈的吸力。周圍大量的血液,不斷被傷口吸納進去。
  “啊……”方正低聲呻吟,強烈的痛楚轉變成強烈的快感。他狠狠咬牙,身軀顫抖不止。
  隨著血液被大量吸入體內,他渾身浮腫,成為一個畸形胖子。他的體型是原先的三倍有余,皮膚硬生生地被撐開,血管粗壯如蛇,在方正的體內扭動。
  翩翩的濁世佳公子,轉眼間變成了惡心丑陋的怪物。
  “別忘記了正事,對抗這種快感。方正,快,應該催動敗血妖花蠱了!”天鶴上人時刻監視著方正的情況,趕忙提醒道。
  敗血妖花蠱這個詞,讓方正心頭一顫,他艱難地從強烈的快感中掙脫出來,大口喘息著,催動敗血妖花蠱。
  方正握緊雙拳,渾身龐大的血液迅速敗壞,在蠱蟲的影響下,血液中生出一朵朵的藤蔓。
  這些細小的藤蔓,鉆破方正的皮膚,很快就纏繞他的全身。
  藤蔓中生出一朵朵的花蕾,花蕾迅速綻放,形成妖冶的藍色如菊的花朵。
  “呃——!”方正咬緊牙關,痛苦低喊。他滿臉發白,整個身體成為土壤,硬生生地長出這么多的妖花。這種強烈的痛楚,比孕婦分娩還要恐怖十倍以上!
  就算是鐵血蠱的效用,也抵不上這種痛楚。
  方正痛得幾乎要把一口白牙咬碎。他臉色發白,額頭青筋暴起,神色猙獰可怖。
  “快,你的全身血液滾燙,再這樣下去,你的五臟六腑、全身皮肉會被自己的血液煮熟。快用冷血蠱。”天鶴上人的聲音,透出絲絲緊張。
  方正艱難地催動冷血蠱。
  血液迅速冷卻,他打了個寒顫,終于脫離了死亡的危機。
  “可以了,妖花將大大增幅你手中的血道蠱蟲的效果。你離成功只差一步之遙,用血感蠱!”天鶴上人語氣急促。
  “血感應……”方正低著頭,痛得視野都開始模糊。他憑借多次訓練的慣性,始終堅持,催動了這只血道偵察蠱蟲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方正開口:“我,我感應……到了。在地底東南角,距離五千六百步。”
  “很好,你又做到了!你已經快成功了,接下來,就是最后一步,你要用血痕蠱將其定位。”
  “啊……”方正卻在這個時候,開始了無意識的呼喊。他視野完全模糊,單薄的身軀搖搖欲墜,他拼盡全力,壓榨出全部的生命潛力,試圖催動血痕蠱。
  他神志不清,明明五轉空竅中真元還相當充足,但他只能調動一小部分。真元如溪水,緩緩灌注到血痕蠱中。
  然而血痕蠱需要真元量十分龐大,方正堅持了八個呼吸,終于徹底崩潰,一頭栽倒在血池里,當場昏死過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香爐煙氣裊裊,這處靜室并無窗口,顯得昏暗無比。
  鶴風揚身著白袍,系著黑腰帶,大袖翩翩,盤坐在蒲團上。
  他面如少年,溫潤如玉。眉毛碧綠修長,眉間一直垂到腰間。幽深的雙眼盯著眼前的寄魂蚤。
  寄魂蚤懸浮在半空中,天鶴上人的魂魄正匯報著方正的這次訓練結果。
  鶴風揚語氣不滿:“果然,盡管讓他在伏虎福地生活,消耗了他八年生命,還用了許多舍利蠱,但終究是速成的五轉蠱師。哼,不過同時催動六七只蠱蟲,這點簡單的事情,都不能做到。”
  天鶴上人斟酌著詞句道:“方正的確年輕,一心幾用的基本功稍欠火候。但屬下覺得,他十分努力,進步很快很大。記得第一次的時候,剛用混血蠱才一個呼吸,他就痛得昏死過去了。”
  “所以,我才添了鐵血蠱給他,結果第二次他就因為快感太強烈,大肆泄精,泄得自己直接昏過去了,只支撐了三個呼吸。”鶴風揚不悅地打斷天鶴上人道。
  天鶴上人連忙道:“太上長老大人,實話實說,就算是屬下,在這種強烈的痛楚和快感中,也難以一心幾用的。方正已經離成功不遠了,他這一次堅持了八個呼吸。總共需要十個呼吸,就能催動血痕蠱,徹底成功。而他只差兩個呼吸而已。只要我們堅持訓練幾次,再給我們一點時間,就能……”
  “夠了!再多訓練幾次?你還要訓練多少次?時間,時間,你說說看,你的這個計劃總共耗費了多少時間。多長時間了?年多了!你還沒有一點起色,蕩魂山仍舊沒有掌握在我們的手里。你知不知道,門派中有多少不滿的聲音,底下又有多少的弟子,要求高層開放膽識蠱的貢獻兌換呢?”
  “屬下辦事不利,連累了太上長老大人,真是罪該萬死!”天鶴上人見發怒,連忙告饒。
  鶴風揚深呼吸幾口氣,揮袖:“你下去吧,距離門派大會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。我要在參加門派大會之前,聽到你訓練成功,可以發動奪回狐仙福地的好消息!”
  “可是大人,一個月的時間太短了,過度訓練,方正會吃不消的。他的身體我們可以用蠱蟲調理,但是強烈的快感和痛楚,會傷及魂魄,最終會令他的魂魄崩潰!”天鶴上人叫道。
  鶴風揚呵呵一笑:“他的魂魄崩潰了,不正是你想見到的嗎?這樣一來,你正好可以奪取他的身體重新復活了。這也是你當初的計劃,不是嗎?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的笑容越家溫和:“這個方正,不過是一個速成的五轉蠱師,心性幼稚得很,還很缺乏磨練,怎么及得上你天鶴呢?這一次利用他奪回狐仙福地之后,你就回來吧。唉,自從蘇三、周武二人被宋紫星那魔頭殺掉之后,我的身邊,像你這樣的得力下屬就越來越少了。”
  鶴風揚語氣越溫和,天鶴上人的心中卻越是發寒,他用感激涕零的語氣道:“得太上長老大人如此看重,屬下一定報效大人,肝腦涂地!”
  “很好,下去罷。”鶴風揚含笑,揮退天鶴上人。
  靜室中只剩下鶴風揚一人,他的笑容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凝重,目光中還有一些煩躁。
  從方源奪取狐仙福地之后,他就一直負責此事,一年的時間過去了,門派施加給他的壓力越來越大。尤其是他在門派中的對頭——蠱仙雷坦,更多次在公開場合中嘲笑他辦事無能。
  一個月之后的門派大會,就是一道難關。如果鶴風揚還沒有進展,會很難過。他仿佛已經聽到了,雷坦對他發出的響徹全場的嘲笑聲。
  “不過用不了多久了……只要我此行成功,就能讓雷坦這些小人都統統閉嘴。我就是門派這些年來,貢獻最大的大功臣!這一次攻略狐仙福地,我會親自出動。而且還邀請了蒼郁仙子,殘陽老君。蒼郁仙子戰力和我不相上下,掌握至少三道凡道殺招,殘陽老君更是七轉蠱仙,擁有攻伐仙蠱!”
  “唯一的麻煩,就是地靈會禁用一切凡蠱。我沒有仙蠱可用,難免束手束腳。唯一之法,就是用仙元對耗。所幸狐仙福地本來就貧瘠,經營不佳,積攢的青提仙元能有多少?我就不信方源能耗得過我方三大蠱仙合力!只要狐仙仙元耗光,地靈有心無力,再無法禁用凡蠱。到那時,哼!”
  鶴風揚口中喃喃,漸漸撫平心中的煩躁。
  與此同時,狐仙福地,地底洞窟。
  方源施施然退出智慧光暈,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。
  就在剛剛,寒冰星塵殺招,被他成功地推算出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