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25 磐石氣運

整個西漠,幾乎都是茫茫沙漠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而綠洲如顆顆繁星,點綴其中。
  人族在這里生存,基本上都依憑綠洲。
  西漠,沙井綠洲。
  黃家作為一個上等勢力,坐落在這里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,霸占著綠洲最中心的精華資源。
  綠洲外部,則是一些小型勢力,作為附庸依附這黃家。
  更外部,在沙井綠洲的邊緣,則圍繞著凡人村莊。這些凡人生活困苦,人口眾多,受到黃家等蠱師勢力的掌控。
  在這些村莊中,有一座韓家村。韓家村邊,有一處微型的天然草場。
  說是草場,比北原荒涼數倍。這里黃沙遍地,一株株的紅色匕首草相互間隔,草葉尖銳如劍,草根死死地扎進黃沙深處,汲取著微薄的水分。
  一群孩童正彎著腰,拿著鐮刀,辛苦地割著這些草。
  這些孩子連十歲都不到,就必須出來干活,填補家用。這是凡人家的常情。
  匕首草草葉邊緣鋒利,孩童們幾乎都帶著皮質手套,唯有一個赤著雙手。
  這赤手孩童,拖著鼻涕,一手拿著鐮刀,一手熟練地拽住匕首草,麻利地割下一片片葉子,然后放入身旁的小背簍。
  殘陽的余暉仍舊灼熱,映照得孩童們個個大喘粗氣,汗流浹背。
  終于,暮色漸濃,太陽沉落地平線,只剩下小半殘留,孩童們停下了手中的工作。
  “快走吧,入夜了,小鬼豺要出來覓食了。”一個體格最大的小孩開口道,好像是孩子王。
  “你割了多少?哇,好多!”按照慣例,他們開始相互攀比。
  “今天吃飽了,所以力氣足,嘿嘿。”
  “不過你割的草,還是沒有韓立多啊。”
  “喂,韓立,你好厲害啊,不帶手套都能割草,也沒見你手上出現傷口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一個小丫頭,扎著沖天辮,問道。
  韓立呵呵傻笑。
  小孩子們結伴歸村,一路上興奮地交談著。到了村口,相繼散去,各自歸家。
  韓立也回到家,他推開破爛的木門,發現父母都沒有回來。
  他的父親是個農民,在村西頭的農田里耕種鋼絲棉花,這些天一直在犁地,早出晚歸。
  他的母親則有一份令村民都羨慕的活兒。每天都會進入綠洲外部,給一個小型勢力的蠱師家幫傭,做雜活。
  韓立站到一個石臼邊上,將背簍中的匕首草葉都傾倒進去。隨后,他拿起木杵搗碎這些草葉。
  他很賣力,不一會兒,就滿頭大汗。
  草葉被搗成漿糊狀后,他取出一個麻袋,將里面的稻殼也往石臼里,倒了小部分。
  他將這些攪拌,最終形成糊糊狀的食料。
  他將這些食料挖出來,放到一個木盆里。
  隨后,他端著木盆,來到旁屋。
  旁屋是一間簡陋的獸欄,獸欄中豢養了三頭肥肉沙蝎。
  這些沙蝎肥胖如豬,螯足完全不具有威脅,聽到韓立的腳步聲后,這三頭肥肉沙蝎迅速地從獸欄的陰影中鉆出來。
  “吃吧!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割來的。”韓立將木盆顛倒,里面的糊糊食料便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三頭肥碩的沙蝎圍在一起,大口吃著,發出哼哼的聲音。
  “吃吧,吃吧,多吃點,快長大……”韓立小小的身子,扒在柵欄上,望著這些沙蝎,口中喃喃自語。
  這肥肉沙蝎,不算是蠱,只是普通的蟲子。
  但蝎肉肥嫩鮮美,宰殺之后賣肉所得,對于一個凡人之家乃是一筆巨款。
  對于韓立一家而言,這三頭肥肉沙蝎是最重要的財產。因此韓立自己不吃晚飯,也得先把這三頭肥肉沙蝎喂飽。
  咕咕咕……
  這個時候,韓立的肚子里忽然傳出饑餓的叫喚。
  韓立跳下柵欄,揉了揉肚子,立即趕回屋里,開始煮飯。
  他每天都要為父母煮飯。
  他們吃的飯,是西漠最常見的沙米。這種米口感極差,很難下咽,但卻易栽種,是凡人的主糧。
  韓立在灶臺旁忙活著,不知道自己早已經被人關注,視察了半天。
  黑色降臨,韓家村外數里的亂葬崗中,方源靜靜地盤坐著,宛若一尊雕塑。
  之所以選擇這里,是因為這里人跡罕至。
  方源在傍晚時分,來到這里后,便催動上千只偵察蠱,將整個韓家村都籠罩在自己的監控之下。
  蠱仙真元無限,只要蠱蟲足夠,因此做起事來,是凡人的百倍千倍。
  在黑暗中,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,暗道:“年齡似乎也吻合,應該就是這小子吧。”
  一邊想著,他一邊催動五轉察運蠱。
  遙遙望去,只見韓家村上空,有一團氣運之云。氣運之云體積不大,呈現灰白色,且分外淡薄。
  這是集體的氣運。這些村民都有了歸屬感,認為彼此是一個整體,因此氣運就匯聚一起了。
  方源再看氣運之云的下端。
  一道道的氣運煙氣,從村民的身上裊裊上升,達到空中五六十丈的高度后,一頭扎入到氣運之云里。
  在這些氣運煙氣之間,有一道特別顯眼的運氣。
  這道運氣宛若一塊巨石,懸浮在韓立家的上空,距離地面僅百步之遙。巨石表面有裂痕,從裂痕中散發出一絲氣運煙氣,呈現金黃色澤,一直往上,煙氣頂端也同樣融入到集體的氣運之云里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運氣?”方源嘖嘖稱奇。
  他沒有得到運道真傳,對運氣形態代表的意義,也是懵懂無知。
  他姑且將其命名為磐石氣運。
  韓立家中只有韓立一人,看到這里,方源已經確信此韓立就是日后成就七轉蠱仙,奇遇連連的那個人!
  他再看自己頭頂上空,卻看不到任何東西。
  “可惜,自從我成為仙僵之后,就查看不了自己的氣運了,除非得到六轉察運蠱。也不知道我現在的運氣如何?是否還是黑棺氣運?”方源暗中嘀咕了幾句,對于運氣他一直抱有相當的好奇。
  不過,正當他要掏出連運蠱時,忽然一聲爆喝傳來:“令狐小賊,你躲在這里,當我堂堂的肥娘子發現不了嗎!老娘我追了你整整八萬里,快把我的仙元石還來!”
  方源暗吃一驚,連忙轉身,只見一股流沙凝聚人形,就在不遠處對著他怒喝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沉,低聲道:“肥娘子?你認錯人了,我可不是你要追殺的人。”
  “放屁!令狐小賊,誰不知道你擅長偽裝變化。你以為你變成這樣,老娘就認不出你來了!你膽子不小,偷東西都偷到老娘的身上。老娘這次要把你的屎都給你打出來!!”
  不只人形流沙咆哮著,于此同時,天空中也響起怒吼之聲。
  聲音如雷,響徹天地。整個綠洲都被瞬間驚動,一片混亂!
  方源眉頭深深皺起,沒想到自己偽裝成正常人,遮掩僵尸模樣,卻意外地被人認作是某個偷東西的小賊。
  他站起身來,仰頭望去。
  只見東北方向,黃沙漫天而來,狂風驟起,風聲宛若獸吼,不斷咆哮。
  地面上平靜的黃沙,此刻宛若沸騰的大海,掀起驚濤駭浪。
  黃沙巨浪,層層打來。
  方源回頭深深看了一眼磐石氣運,隨即動身,主動向前迎去。
  不一會兒,他就見到正主兒。
  這是一位肥碩至極的女蠱仙,膀大腰圓,宛若水缸一般,腳踩黃沙巨浪,憤怒傲慢地俯視方源。
  她伸出肥肥的手指,張口喝罵:“令狐小賊,你……”
  才剛剛開口,方源就動手了!
  “天尸變!”方源故意低喝一聲,撤掉偽裝蠱蟲,展露仙僵面貌。
  頓時,一頭高達三丈,青面獠牙,雙目赤紅如血,八臂巨爪,肌肉賁發的怪物,出現在女蠱仙肥娘子的面前。
  猙獰可怖,殺機彌漫。
  肥娘子大吃一驚,又開口:“你……”
  方源腳下一踏,轟的一聲,地面被他踩爆,他宛若一顆炮彈,直朝肥娘子砸去。
  肥娘子見方源來勢如此兇狠,心中一凜,忙將雙手抬起。
  嘩嘩嘩!
  三道巨大的沙浪,立即拔上高空,高達上百丈。
  巨浪兜頭打來,方源冷笑一聲,速度再催,直接撞去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頃刻間,他撞散三道滔天沙浪,出現在肥娘子的面前。
  肥娘子心里咯噔一下,到此處她終于知道自己認錯了人。不過她也是火爆脾氣,方源的猙獰兇惡,激發了她的怒火。
  “也讓你嘗嘗我肥娘子的殺招——演武沙鎧!”她大吼一聲,從耳朵里涌出兩股黃沙。黃沙迅速凝聚,將她身軀籠罩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功夫,她就化為一個不輸于方源體格的沙巨人,只是體型仍舊肥碩。
  方源沖殺近前,沙巨人大吼一聲,雙拳直搗,悍勇無雙。
  砰砰!
  兩聲巨響,八臂仙僵和沙巨人雙拳對擊。
  沙巨人的拳頭,爆散成黃沙散去。而方源的雙拳,則直接骨折。
  肥娘子后退一步,散去的黃沙再度吸附到沙巨人的拳頭上來。方源卻是大步一邁,他骨折的雙拳傷勢迅速復原著,剩余的六只怪手,朝著沙巨人猛打。
  砰砰砰砰……
  一時間雙方近身激斗,黃沙漫天飛舞,骨折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肥娘子越斗越是心驚:“眼前這人是什么來頭?怎么如瘋似魔,比我肥娘子還要悍勇張狂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