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6 死了

方源哈哈怪笑,八只巨手或成拳轟砸搗擊,或成掌橫切豎拍,或成指,或成爪,展現出精湛勇悍的格斗造詣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肥娘子平日里仗著演武沙鎧皮糙肉厚,悍勇性格,欺負欺負其他蠱仙。但在方源面前,卻漸漸落于下風。
  方源拳影如飛,動作敏捷,打得肥娘子疲于應付,只有招架之功,沒有還手之力。
  忽然間,方源覷得破綻,猛地貼身上去,雙臂如怪蟒攀附,帶動兩只怪爪如鉆頭,一下子攪碎沙巨人的兩只手臂。
  沙巨人嘶吼一聲,挺起肥大的肚子,向他撞去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,他早有預料,此刻身影騰挪,轉瞬間來到沙巨人的上空。
  他左膝蓋狠狠撞去,砰的一聲,就將沙巨人的頭顱撞散。
  不待黃沙恢復,方源右腳如戰斧狠狠劈下。
  轟!
  黃沙爆散,防御殺招被直接打碎,肥娘子大吐鮮血,如流星般墜落下地。
  方源一把撕開黃沙,仿佛一頭覓食的蒼鷹,從高空俯沖而下,夾裹兇殘的狂風,要將肥娘子置于死地。
  墜落中的肥娘子,看到方源追來,臉上露出驚惶的神色。
  她企圖拉開和方源的距離,但方源速度更快!
  轟!!
  一聲劇烈的爆響,方源一路從高空沖擊下來,直接將肥娘子狠狠地撞進沙漠深處。
  大量的黃沙飛濺,巨大的沖擊力瞬間造成一個巨大的圓坑,半徑有上千步,深達十丈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站在坑底,目光詫異,只見手中“肥娘子”的尸體,忽然化作一團靈沙自行潰散。
  與此同時,頭頂的天空傳來咯咯的嬌笑聲:“莽夫,讓你再嘗嘗老娘的攻伐殺招——葬龍沙柩!”
  話音剛落,圓坑周圍的黃沙,宛若奔瀉的洪水猛沖下來,將整個圓坑瞬間推平。
  方源躲閃不及,被埋葬其中。
  沙漠像鏡面一樣平,肥娘子口溢鮮血,坐在一團黃沙之上,雙手合十,雙目圓瞪,瘋狂催動殺招。
  鏡面一般的沙漠表面,漸漸浮現出一頭蜿蜒的虬龍沙雕。
  這頭虬龍沙雕,環繞一圈,龍頭咬住龍尾,結合周圍的沙碩,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,將方源鎮壓在沙地之下。
  原本激烈的戰場,此刻恢復了平靜。
  “呼!”肥娘子大吐出一口濁氣,擦了擦滿頭的汗滴,心神放松下來,“結束了。我的藏龍沙柩,能形成無以倫比的巨大壓力,從四面八方頭上腳下而來,敵人只要被困住,就動彈不得,最終壓成一團肉泥。曾經連一頭荒獸惡龍,都被我硬生生鎮壓死,更何況一個人?”
  肥娘子喃喃自語,這番話效果很好,她很快就緩解了自己的情緒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忽然從地底深處傳來一聲巨響——
  咚!
  “什么聲音?”肥娘子渾身一個激靈,再次緊張起來。
  咚!
  巨響再次響起,宛若地底有巨人敲打戰鼓。
  “該死,是葬龍沙柩!”肥娘子心中提起十二分的警惕,她猛地站起,但旋即眼前一黑,身形趔趄,差點從漂浮的黃沙上栽倒下來。
  她的確受傷了。
  方源撕開演武沙鎧,巨大的拳力重創了她。
  在危險的關頭,她動用殺招替身,吸引了方源的注意,而真身則藏在漫天飛散的黃沙之中。
  隨后,肥娘子動用殺招葬龍沙柩,將方源困殺在地底。
  “不可能的!就算是荒獸惡龍,也在我這個殺招下飲恨。這個殺招若放在寶黃天中,至少能賣三塊仙元石!”肥娘子開口自語。
  咚!
  就在這時,又一聲巨響。
  原本威武的惡龍沙雕,也隨之狠狠一抖,裂痕滿布,細微的黃沙從沙雕上灑下。
  肥娘子心頭也跟著狠狠一顫,她雙目圓瞪,死死盯住腳下的沙漠。
  咚!咚!咚!
  巨響再次降臨,頻率越來越密集。大地也跟著震顫。
  肥娘子口干舌燥,心驚膽戰,她感覺自己的這個殺招困的不是一個人,而是比荒獸惡龍還要兇惡的猛獸!
  轟!
  巨龍沙雕再也鎮壓不住,徹底崩潰。
  沙漠高高鼓起,流沙如流水一般往下灑落,一個龐大的身軀,再次呈現在肥娘子的眼前。
  黑夜無月,風聲激蕩,幽幽戚戚。
  身高三丈,八只怪臂,青面獠牙的方源,直如魔神一般出世,將噩夢帶給人間。
  與之前不同的是,他身上罩著一層黑甲。甲胄猙獰,邊角處倒刺嶙峋。甲胄厚實無比,把方源原本就高壯的天尸之軀,更襯托得威武霸氣,魔氣四溢。
  這是方源的防御殺招!
  若是肥娘子再過個四百年多年,一定就會認出:這是五域亂戰時期,普及最廣的防御殺招“發甲”。它以五轉不壞鋼鬃蠱為核心,其余數百只蠱蟲為輔,能讓蠱仙渾身毛發頃刻瘋長,結成甲胄。不僅物廉價美,防御不俗,而且蠱蟲戰損容易補充。
  方源成為仙僵,身上毛發堅硬如鐵,催動發甲的效果,更好過尋常仙人之體。
  方源靠著發甲和仙僵之軀,直接硬抗葬龍沙柩,毫發無傷!
  這個殺招提前面世了四百多年,肥娘子認不出來,但卻不妨礙她評估這個殺招的價值。
  “這個防御殺招,比我的演武沙鎧還要強大一籌。放到寶黃天中售賣,要有兩塊半仙元石的賣價!”
  念及于此,肥娘子斗志再降:“閣下,我乃莫家蠱仙,追殺一個賊子,結果誤會了你。我現在確信你一定不是令狐虛,這是一場誤會!正所謂不打不相識,我們……”
  方源冷笑道:“呵呵呵,有點意思了。莫家的蠱仙,殺了的話,一定別有快感罷。”
  這是交戰以來,方源首次開口。他的聲音沙啞難聽至極,肥娘子聽了不禁打了個冷顫。
  莫家乃是西漠超級勢力,橫霸一方的巨頭。
  但方源橫行無忌,絲毫不把莫家放在眼里。
  肥娘子一顆心沉入谷底:“這到底從哪里蹦出來的魔修?戰力強勁,乃是六轉一流,性情又如此兇惡囂張!”
  接著肥娘子便看到方源的身后,忽然浮現出一對翅膀幻影。這翅膀形如蝠翅,漆黑寬大,猛地一振!
  蝠翅幻影乍然消失,卻帶動方源的身軀如電射而來。
  “好快!這是專門用來移動的殺招!!”肥娘子瞳孔猛縮,下定逃跑的決心。
  她尖叫一聲,圓碩的肥臉上再也掩蓋不住驚惶之色。
  眼看著方源急速逼近,肥娘子渾身上下猛地爆發出刺眼的黃光。黃光帶動她的身形猛地爆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來的方向逃跑。
  方源再次催動移動殺招“輕虛蝠翼”,竟然也追之不及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時間,肥娘子就消失在天際。
  “肥娘子這下栽大了,連殺招光沙遁都用出來,必定底蘊大傷。這個家伙真是夸張,居然把肥娘子都給直接打跑了!”遠處,令狐虛小心翼翼地躲藏著沙土深處,屏氣凝神,不敢露出絲毫破綻。
  “逃的倒挺快。”方源冷哼一聲,停在戰場上,不斷用偵察蠱搜索。
  令狐虛大氣都不敢喘,感覺到偵察的波動三番五次的掃蕩他的藏身之地。
  方源搜索良久,沒有效果,這才離開這里。
  “終于走了。咦,不對勁!為什么我心里還是這么不安!”令狐虛剛想鉆出殺敵,忽然心中一悸,便又改變了主意。
  時間緩慢推移,已經到了后半夜。
  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,從高空中落下來,正是方源。
  他剛剛故意離開,繞了一個圈,飛到了云層上空,偷偷監視底下。但等了許久,沒見任何人影。
  他冷哼一聲,終于放棄搜索,重新向沙金綠洲趕去。
  “好險,好險!這魔頭真是陰險狡詐,幸虧小爺我謹慎啊,差點著了他的道兒。”令狐虛蜷縮在沙地深處,嚇得渾身冒了一層冷汗。
  黑暗中,他眼珠子又亂動起來:“這魔頭到底什么跟腳?從哪里冒出來的?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”
  令狐虛的好奇心大起:“不過這魔頭的偵察手段,顯然發現不了我的蹤跡。我要不要跟蹤他,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?”
  但他旋即想到剛剛方源去而復返之事,頓時萌動的念頭遭到一盆冷水潑下。
  “這魔頭不僅兇暴殘忍,而且狡詐陰險,我還是省省吧。反正仙元石已經到手了……”
  令狐虛打消了這層想法,不敢冒險鉆出沙漠,直接鉆地。
  他戰力不足,但移動殺招卻多。鉆地的速度,居然不比尋常蠱仙飛行的慢。
  他直接選擇和方源相反的方向,離開了這里。
  方源再次回到沙井綠洲。
  綠洲中燈火通明,充斥一片嘈雜之聲。
  盡管方源刻意遠離了這里,但蠱仙交戰動靜不小,引發了凡人們的恐慌。
  方源不管這些人,他通過察運蠱,再次找到韓立。
  他打起十二分警惕,一邊隱藏行跡,一邊暗暗催動連運蠱。這一次,他一帆風順,再無意外出現攪局。
  兩人的運氣連接在一起,方源就看到韓立的磐石運氣,以驚人的速度迅速萎縮。
  隨后,巨石氣運布滿裂痕,轟的崩散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韓立的運氣降至凡人一樣的裊裊煙氣。
  再接著,灰白單薄的煙氣迅速轉黑。
  “不好。”方源看到此處,心頭一沉。
  與此同時,韓立正和歸來的父母一起吃飯。
  他餓極了,正大肆往嘴里扒飯。
  “慢點吃,小子。”他的母親慈愛地笑著,關心著自己的兒子。
  “呃、呃呃!”忽然,韓立猛地抓住自己的脖子,雙眼圓瞪,他噎住了!
  “小崽子,快,快吐出來!”父母大驚失色,手忙腳亂。
  但最終韓立也沒有被他們搶救回來。
  他,死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