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27 人藥蠱

韓立躺在床上,悠悠醒轉,睜開一絲眼縫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在床榻旁邊,他的父母跪在地上,正對一位蠱師老者磕頭不止,連連感謝。
  “墨大夫,謝謝你救活了我的兒子!”
  “墨大夫,您的大恩大德我們兩口子會記掛一輩子的!”
  “爹、娘……”韓立艱難地張開口,輕聲呼喚道。
  “我兒,我的心肝唉!你終于醒了!”韓立之母聽到聲音,一把撲到床邊,喜極而泣。
  “小崽子,你終于醒了!快謝謝墨大夫,要不是他恰好走到這里,你就真的死了。”韓立的父親也是歡喜異常,走過來,趕忙提醒道。
  “墨、墨大夫,謝謝你救了我的命。”韓立見到墨大夫,眼中閃過一絲驚懼。
  “嗯,我是駐守在韓家村的蠱師,救下你也是應該。你今天運氣好,恰巧趕上我巡視村子的時候。”墨大夫笑了笑。
  隨后,他在韓立父母的千恩萬謝聲中,施施然離開了這里。
  “嗯?這倒是有趣。”方源并未走遠,潛藏在遠處,將這一幕經過看在眼里。
  他連運成功之后,韓立的氣運就急劇降低,迅速轉變成了淡薄的黑死運氣。
  韓立若是蠱師,實力強勁,可以無視這運氣。但他只是一個凡人,還是凡人中弱小的孩童,立即被黑死運氣反噬,吃飯的時候噎死了。
  方源當即想要動手,趕去救援。
  他手中有大量治療的凡蠱,區區噎死,只要死的時間不長,完全可以重新救活。
  只要人不死,運氣就會源源不斷。韓立若就這樣死了,方源的糟糕運氣也只是被緩解了許多,仍舊會再變壞,治標不治本。
  韓立若生還,每時每刻都會和方源連運,不斷地改善方源的壞運氣。
  但是他剛啟程時,忽然發現一道身影,從村中的一間大屋中跑出來,并且迅速向韓立家趕去。
  看他催動的移動蠱,很顯然,他是一位二轉蠱師。
  方源眼睛一瞇,悄悄接近村子,決定靜觀其變。
  這二轉蠱師來到韓立家門口,整頓了衣裳,故意裝作云淡風輕的樣子,隨后“意外”地發現了韓立噎死的情形。
  在韓立父母的懇求下,他當場出手救治,將韓立救活。
  “聽他們的談話,這個墨大夫應該就是駐村的一位治療蠱師。不過看樣子,韓立似乎和這個墨大夫有隱秘聯系。”方源心中一動。
  蠱師勢力為了控制凡人,都會派遣一位到兩位的蠱師,輪番駐守在村子里。
  像青茅山的古月江牙,就是一名這樣的駐守蠱師。
  待韓立一家三口沉沉睡去,方源悄悄潛入屋內。他來到韓立身旁,使了一只凡蠱,令其睡眠更沉。
  方源伸出八只大手,拿捏韓立身體的各個部位,不一會兒他就發現了端倪。
  韓立的身上,寄生著好些蠱蟲,渾身血肉也似乎被蠱蟲施加了影響。
  這些布置讓方源隱約感到很熟悉。
  僵尸的弊端,就是思維僵化,方源想不出關鍵,只得調動腦海中儲藏的意志幫助思考。
  他搜刮記憶,這一次很快發現真相:“原來這個所謂的墨大夫,是要煉人藥蠱啊。”
  這人藥蠱,是一種三轉蠱。用人類孩童當做煉蠱的主要材料,歷時數年,慢慢煉成。
  人藥蠱一旦煉成,就只能使用一次,能給人增添壽命,但后遺癥頗大。
  “那個墨大夫已經不年輕了,顯然是想借助人藥蠱增長壽命,于是把主意打到韓立的身上。難怪韓立割草的時候,可以直接徒手拿捏匕首草的草葉,這是因為他的身體已經被暗中改造。難怪韓立出事之后,墨大夫就飛一般的趕來,這是因為韓立身上的蠱蟲可以時刻監視他的動態。也難怪韓立噎死后,輕而易舉地被救活了,因為依照人藥蠱煉制步驟,會令人的身體機能大大提高。”方源恍然大悟。
  不過他雖然發現了墨大夫的陰謀,但卻暫時不想出手阻止。
  “墨大夫若神秘死亡,韓家村一定會遭到調查,途生變故。他若不死,為了煉制人藥蠱,肯定會多加照顧韓立。距離人藥蠱的煉成,還有三四年的時間,而我只是需要韓立活著罷了。”
  方源再次催動察運蠱,查看韓立的運氣。
  自從連運成功之后,韓立的運氣便一落千丈,再無先前特別氣象,而是仿佛周圍凡人一樣,整個運氣淡薄,宛若裊裊輕煙。
  方源仔細觀察,發現韓立之前氣運中的黑色,已經消失,呈現出灰白顏色。
  方源松了口氣。
  他總結經驗得出:黑色代表死運,沒有了黑色,韓立暫時也就沒有死亡的危險。
  正所謂否極泰來,大難不死必有后福,韓立經過這次死亡的危機后,氣運明顯的好轉了。
  “由此想來,我在北原,靠著自身實力和謀算,艱險地渡過了災劫。從大同風幕逃生后,原本的黑棺氣運也應當消散了大半。不過就算如此,韓立也險些被我克死。看來我還得再找一些目標,和他們一一連運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閃爍了幾下,終于還是在臨走前,在韓立的身上秘密布置了一些蠱蟲。
  憑他的巧妙手段,可以確保二轉的墨大夫發覺不了。
  有朝一日,墨大夫若要向韓立動手,必然吃不了兜著走。
  “小子,我給了你三張護身符。今后的日子,就靠你自己了。嘿嘿……”
  方源悄無聲息地來,悄無聲息地走,人不知鬼不覺。
  他先遠離沙井綠洲,找到一個無人的角落,這才再次催動定仙游。
  下一刻,他出現在中洲。
  巨大的天河從蒼空而落,斜穿整個中洲,最終流出中洲東部,流向東海。
  在天河的中下游,由于天河的沖刷,形成大片的肥沃平原。
  平原上物產豐富,人杰地靈,無數的中小型門派在這里扎根。
  在這些門派當中,有一個很不起眼的小門派,名字卻極大氣,叫做眾生書院。
  方源隱藏在樹林中,遠遠視察著這座眾生書院。
  書院坐落在山谷之中,庭院房屋并不多,有一個小廣場。似乎正值門派內舉行大比,廣場上擺設了兩個擂臺,數百位蠱師站在擂臺下圍觀著。
  凡人蠱師的戰斗,持續時間很短,泛善可陳。不過在當事人眼中,卻是精彩無比。
  尤其是對于人群中的少年洪易而言,這場大比更是意義重大。
  “我身負牛力、虎力,又因奇遇得到蠱蟲‘過得去’,戰力已經達到二轉一流層次。這一次大比,我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,奪得書院首席位置。這樣一來,我就能讓父親低頭,將我娘的牌位放到宗族祠堂里去!”洪易捏緊雙拳,心中暗下決心。
  與此同時,遠處的方源也是雙眼驟然一亮,口中喃喃:“發現你了,洪易。”
  這洪易運氣不輸給韓立,也是五域大戰時期,涌現出來的七轉傳奇。他力道、魂道兼修,天資卓絕,極其擅長自創殺招。
  他奇遇極多,得到過上古石人王的軀殼,參悟了星宿仙尊流傳下來的一道傳承,還在機緣巧合之下,收服了一只上古荒獸白角麒麟,當做了坐騎。
  不過雖然發現了目標,方源卻沒有立即動手。
  “現在是晴天白晝,碧空萬里,我要連運,動靜不小,恐怕會被發現。”
  這里不比韓家村。
  韓家村中,只有一個二轉蠱師駐守。而這里,卻是蠱師的一個門派聚集地。
  不僅如此,山谷周圍就有中小勢力三四家。
  整個天河中下游的平原,門派林立,密密麻麻。在這些凡人蠱師當中,還潛藏著幾位散修蠱仙。這些蠱仙都開宗立派,方源若直接動用連運仙蠱,說不定就被其他人發現。
  “只有等到晚上,眾人熟睡。我再布置大量凡蠱,盡力遮掩氣息,方可一試……”
  方源年老成精,永遠不缺乏耐心。
  等到夜幕降臨,眾生書院寂靜下來,方源緩緩睜開雙眼:“很好,布置在山谷周圍的近萬只蠱蟲,也都準備就緒了。為了盡數掩蓋仙蠱氣息,這一次連運要持續大半夜的功夫……嗯?”
  就在這時,他的仙竅中傳來一陣空間的波動。
  一只推杯換盞蠱,在他的仙竅中憑空閃現而出。
  推杯換盞中,藏有一封信箋。
  “難道是太白云生出事了?”方源探入心神,很快發現來信的并非太白云生,而是黎山仙子。
  雪山立盟之后,方源就交給黎山仙子以及黑樓蘭,每人一只推杯換盞蠱,分別和自己手中的形成對應的一套。
  信中內容,讓方源眉頭頓皺。
  這是黎山仙子為黑樓蘭發出的求救信!
  黑樓蘭正在被他的父親率人追殺,危在旦夕。
  “怎會如此?可惡!”方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礙于誓言,他只得放下手中的事情,必須迅速趕往北原,幫助黑樓蘭。
  不過,短時間之內,洪易仍舊生活在這里,方源要再尋找也很方便。
  “這一次,就暫且放過你。”方源匆匆回收大部分的蠱蟲,盡量不留下痕跡。隨后,他鉆進一處山洞中,悄然動用定仙游。
  下一刻,他來到大雪山福地第三支峰的密室里。
  密室中,黎山仙子正急得踱步,見到方源后,她立即走近:“你終于來了!可把我急壞了,情況緊急,小蘭正受到那惡賊的追殺。”
  “你怎么不去幫她?”方源皺眉。
  “我原本準備現身,但小蘭卻強烈要求我繼續隱藏,不愿將我倆的關系公之于眾。只有你一個人來嗎?太白云生呢?”
  “他另有要務。”方源又問,“追殺她的蠱仙有幾位?”
  “只有兩位。一位是黑城,一位是雪松子。我在黑樓蘭的身上放了偵察蠱,她情況很危急。快,我把景象用念頭傳給你,你快去救她!”
  方源探查念頭,再次催動定仙游。下一刻,他便出現在黑樓蘭的身旁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