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8 一戰黑城

“樓蘭,你不要跑了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你是我的女兒,我怎么會加害于你?你切不可以聽信他人的挑撥啊。我們父女之間有著深深的誤會。的確,我承認,我手中有陰陽延壽法的傳承不假,但此法并不能害人性命。你的母親真的是因為地災而亡的。”黑城懸浮在半空中,一副委屈冤枉的口氣,對著地面上的黑樓蘭勸說著。
  他一身黑袍,更襯得皮膚白皙。眼若點漆,面冠如玉,豐神俊朗,不愧是北原蠱仙中有名的美男子。
  他勸說黑樓蘭的時候,言語懇切,情真意摯,搭配好相貌。若是不知內情的外人聽了,說不定真的就相信了。
  但黑樓蘭已經徹底認清對方的真面目,聞言咬牙切齒:“惡賊,你這虛偽的謊話還能騙得了誰?如果陰陽延壽法真的不傷人性命,大可以給我看看。呵呵,我相信你身邊的雪松子,也會很感興趣的。”
  雪松子身材高瘦,一身淡藍長衫,雪白的長發垂落到腳面。此刻他就站在黑城的身旁,沉默不語。
  他乃魔道蠱仙,掌管大雪山福地第七支峰。之前因為資助馬家,馬家在王庭之爭戰敗,他也因此遭到黑家的猛力打壓。
  而后,黑樓蘭為了借力取得力道仙蠱,便將黑城謀害蘇仙兒的秘密,暴露給他。
  雪松子因此有了制約黑城的秘密武器。
  黑樓蘭原本想借雪松子的口,來令黑城身敗名裂,但沒想到雪松子卻和黑城走到了一起。
  此刻,聽到黑樓蘭這么一說,雪松子藍眸一轉,感興趣地看向身邊的黑城:“也許我可以幫你的女兒鑒別一下?”
  黑城冷哼一聲,對雪松子的話充耳不聞。他真正變了態度,眼中閃爍寒光,慢條斯理地對黑樓蘭道:“女兒,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。”
  黑樓蘭呸的一聲,吐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她此刻已被打出原形,渾身浴血,身上衣甲破碎,狼狽不堪,目光卻更加兇狠,心中殺機沸騰。
  她臉上浮現出濃郁的嘲諷之色:“父親?呵呵。堂堂的正道七轉蠱仙黑城大人,居然帶著一位魔道蠱仙,如此脅迫自己的女兒。若是這個情形,被世人得知,不知道會有什么結果?”
  黑城被這般諷刺,卻不以為意,反而微笑,顯示出深不可測的城府:“樓蘭,你今天是跑不掉的。你是大力真武體,晉升蠱仙要比尋常人難上十倍。沒有我的幫忙,你也成不了力道蠱仙。”
  “哼,有種的你就殺了我啊!”黑樓蘭兇光畢露,扭曲猙獰,氣勢不降反升,“把我逼急了,大不了自爆!我讓你機關算盡,竹籃打水一場空,我看你能奈我何!”
  黑城哈哈一笑:“你若死了,怎么為你母親報仇?你偽裝潛藏這么多年,苦心孤詣,不就是為了殺我嗎?可惜你我仙凡有別,就算你是十絕體,欺負戰力墊底的六轉蠱仙還行。想要殺我七轉蠱仙,哼,天方夜譚!”
  不過話雖然這么說,黑城心中還是隱藏著煩躁。
  黑樓蘭說中了黑城的顧忌,他手中雖然有仙蠱暗箭,但這只仙蠱只是用來攻伐。
  黑城缺乏擒拿手段,若逼得太急,黑樓蘭真的自爆,他也沒有手段阻止。
  關鍵是,這種謀害自家女兒的事情,真的上不了臺面,決計不能傳言出去,只能秘密行動。
  否則,憑借黑城在北原正道中的號召力,怎么也能糾結五六位蠱仙。
  但現在,他卻只帶了雪松子一人。
  而雪松子這個人,乃是大雪山中魔道蠱仙,向來以利益為上,絕不可信。雖然看似盟友,但黑城一直防備著他。
  之前,黑樓蘭主動暴露秘密,雪松子得了黑城的把柄之后,想了想,卻沒有將其公之于眾。
  讓黑城聲名狼藉,的確可以減輕黑家蠱仙們對雪松子的打壓力度。但若是用來威脅黑城,雪松子卻能得到更大的利益。
  所以,在大同風幕出現之前,雪松子便單獨找到黑城,拿這個秘密要挾他。
  黑城當時大吃一驚,多年深藏的秘密被他人知曉,差點亂了方寸。
  但他也不愧是年老奸猾之輩,很快就強制鎮定下來,運用如簧的巧舌,答應了雪松子的一部分要挾。
  在之后,黑城更是勸說了雪松子聯合,并允諾他只要自己的計劃實施成功,就賦予更多的報酬。
  雪松子便獅子大開口,說自己對陰陽延壽法,特別感興趣。
  雪松子雖然還只是中年,手中也有壽蠱,但哪個蠱仙會對延壽法門不覬覦呢?
  黑城無奈且憤怒,但也只能先假意應允。
  因此,造成了黑城和雪松子貌合神離的聯盟。
  正當黑樓蘭和黑城、雪松子僵持之際,一道絢爛的碧芒陡然出現在黑樓蘭的身邊。
  碧芒很快消散,露出方源的龐大身軀。
  他三丈八臂,青面赤目,全身罩著一層烏黑發亮的甲胄,甲胄上長滿猙獰倒刺。
  面對強敵,方源不敢大意,因此他先催動了防御殺招發甲之后,才用定仙游趕了過來。
  定仙游雖然只能傳人,但蠱師運用蠱蟲,就能結成衣服鎧甲,并不至于次次落到裸奔的下場。
  方源之前從三王福地傳送到狐仙福地,也是時間緊迫,手中又沒相應蠱蟲。只好裸奔了一次,留給鳳金煌無比強烈的印象。
  “你終于來了。”黑樓蘭等到援兵,神情一振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仙蠱?你又是何人?!”雪松子大吃一驚,連忙喝問。
  方源迅速掃視空中二人,聲音沙啞,笑了一聲,殺機畢露地道:“將來殺你們的人。”
  他一邊答話敷衍,一邊對黑樓蘭傳音:“快!此地不可久留,你鉆入我仙竅,我帶你走。”
  聽方源要殺自己,雪松子大怒:“口氣不小。”
  他身邊的蠱仙黑城,比他反應更快:“動手!那是仙蠱定仙游,只需三息功夫,就能讓他脫逃。不能給他任何的機會!”
  說話間,黑樓蘭已經成功地鉆入方源的仙竅中去。
  雪松子神情一肅,長袖揮擺,頓時凝出一片馬車大小的彎月刀輪。
  刀輪呼嘯飛轉,向方源斬來。
  殺招——冰風刀輪!
  冰雪凝練的刀輪,邊緣鋒利至極,寒氣四溢,又得狂風助推,速度極快。
  刀輪還未斬至,方源就感到一股猛烈的寒風撲面而來。
  “這殺招兇猛,涵蓋冰風兩道精髓,至少價值三塊仙元石!”方源雙眼一瞇,明智地選擇避退。
  殺招——輕虛蝠翼!
  他身后閃現兩只巨大的黑色蝠翼虛影,虛影用力一扇后,便旋即消散于無形。
  方源因此速度暴漲,身形如電,向旁邊飛射而去,避過冰風刀輪。
  刀輪打在地面上,撲哧一聲,直接切進地面深處,如刀切豆腐一般。
  在草地上,刀輪瞬間造成一道寬大的溝壑,溝壑中迅速結滿硬如鐵石的寒冰。
  方源雖然避過冰風刀輪,但黑城的攻擊,也追至極他的面前。
  這是一只很不起眼的黑色小箭。
  箭身短小,不足成人半臂,通體烏黑晦暗,且無一絲危險的氣息散發。
  但正是這樣,反而讓方源心中警兆大起。
  這是仙蠱暗箭催發出來的攻擊!
  黑城久經戰陣,心狠手辣,一上來就動用了殺手锏!
  方源連忙催動殺招輕虛蝠翼,不斷躲閃。但黑色小箭如跗骨之蛆,緊緊跟隨。而且不斷靈活變向,認準了方源這個目標,不管怎么甩都甩不開。
  仙蠱暗箭催發出來的攻擊,能自動尋敵,靈活轉向,速度飛快。方源就算是飛行大師,也不好使。暗箭距離方源越來越近,好幾次險象環生!
  方源的防御殺招發甲,雖然性價比高,在五域亂戰流傳廣泛,但也只是凡道殺招,暗箭一戳就破。
  方源的仙僵之軀,縱然堅固,也不能抵擋暗箭之威。
  尤其是這暗箭,直接舍棄方源的身軀、心臟等部位,直指方源如今的唯一要害——頭腦。
  方源成為仙僵,心臟、咽喉、肛門等等位置,已經不算是要害弱點。這些位置就算被破,也不成傷害,照樣行動自如。
  但頭腦不一樣。
  頭腦被摧毀,腦海就毀于一旦。方源就不能思考,進而影響行動,任人宰割。
  定仙游完全催動起來,需要三息時間。但暗箭緊追不舍,根本不給方源充裕的時間。
  方源轉折騰挪,組成殺招輕虛蝠翼的眾多凡蠱,都快要支撐不住。
  “結束了。”黑城冷笑,長袖一揮,再發出一支暗箭。
  “我的暗箭仙蠱,還只是六轉,只能同時發三道暗箭。不管你是誰,能令我連續發出兩道暗箭對付,也算是你的榮幸了。”黑城俯視著方源,看著他在生死邊緣掙扎,傲然評價道。
  “哼,得意什么,陪你玩玩而已。”方源扯開沙啞的喉嚨,忽然大笑一聲。
  兩道暗箭齊齊逼來,他知道再不能節省青提仙元,于是催動仙蠱浪跡天涯。
  嘩!
  一波大浪,從方源腳下憑空而生。
  波浪滾滾,方源踏浪而行,迅速拉開他和暗箭的距離。
  仙蠱之威,果然不同凡響。
  先前方源頻繁動用輕虛蝠翼,短短時間不下百次,始終擺脫不了暗箭的追殺。現在一動用浪跡天涯,立即遠遁而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