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0 仙蠱喊餓

方源思考了一下,對黎山仙子道:“這份毒氣吐納殺招,還有上古力道蠱方我都要了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多少仙元石?”
  黎山仙子答道:“毒氣吐納需要兩塊仙元石,群力蠱的蠱方則也賣兩塊仙元石。一共四塊仙元石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認可了黎山仙子的報價。
  毒氣吐納殺招不俗,的確值兩塊仙元石的價。
  群力蠱雖然只是五轉的凡蠱,但早已經絕跡。物以稀為貴,其蠱方高達兩塊仙元石,也很正常。
  黎山仙子給出的這三件東西,還屬這個不起眼的群力蠱方對方源的吸引力最大。
  不過,報價雖然公允,但方源手頭緊張,仍舊想要還一還價錢,盡量節省手中的仙元石。
  于是,他開口道:“這群力蠱方雖然稀罕,但卻是上古蠱方,煉蠱材料涉及上古,到如今可不好找啊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便笑:“方源啊,我也早料到這點。這群力蠱的蠱方,我本來是給小蘭準備的。之所以現在賣給你,也是因為煉制這蠱的主要材料石猴毫毛,最近面世了。”
  黑樓蘭附和道:“不錯,最近寶黃天中的一位蠱仙石磊,人稱仙猴王,在自家的福地中研生出了石猴毫毛。這項煉蠱材料,已經滅絕了無數年,卻在他的手中得以重現,如今已經在寶黃天引發了不小的轟動。”
  “群力蠱蠱方中,最稀缺的就是石猴毫毛這項煉蠱材料,其余的材料雖然少見,但只要有心,總能買得到,尋得到。或者憑借你煉道底蘊,替換掉也行。”
  言下之意,就是不接受還價。
  方源并不氣餒:“石猴毫毛?這種上古煉蠱材料,現在雖然重現,又被仙猴王石磊一家壟斷,價錢應當不便宜吧。”
  “有句老話說得好,便宜無好貨。方源,我親眼目睹了你的仙道殺招萬我,威力真正驚人,直至現在也深入我心。明人不說暗話,群力蠱對方源你來講,價值比對尋常蠱仙要更大得多。兩塊仙元石,已經賣得很便宜了。”黑樓蘭說道,該爭取的利益,她寸步不讓。
  被對方明白了底細,的確不好。
  不過,黑樓蘭說的也沒錯。總共四塊仙元石的價格,并不高,很公道。
  黎山仙子沒有賺方源的仙元石,但也沒有虧本販賣。
  “也罷。”方源審時度勢,不再堅持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可不是瑯琊地靈,過分還價,就是侮辱對方的智慧。
  旋即,雙方便完成了這場交易。
  方源得到毒氣吐納殺招,以及上古群力蠱蠱方,還有四塊仙元石。
  至于移動殺招孔升天,并不適合方源。
  孔升天打開全身毛孔,從毛孔中噴吐氣流,帶動身軀行進。雖然這殺招速度不俗,且轉向極為靈活。
  但全身毛孔張開,卻讓方源防御力大降。
  同時,方源的防御殺招發甲,將渾身籠罩,沒有一絲縫隙。若用孔升天,就不能用發甲。若是用發甲,孔升天也就無用了。
  兩者并不兼容。
  綜上原因,方源放棄了殺招孔升天。
  他手頭上的仙元石增長到十九塊半,但一來要轉化成青提仙元,二來要擔負起喂養仙蠱的巨大壓力。
  方源手頭仍舊很緊,不能隨意亂花去購買相對無用的殺招。
  離開的時候,方源也沒有奢侈地動用定仙游,而是走的星門。
  他在臨走前,看了一眼黑樓蘭的運氣。
  黑樓蘭是五轉巔峰,她的運氣能夠被五轉察運蠱感知。
  黑樓蘭的運氣,已經從對付馬鴻運陷入低谷的狀態,回復過來了。她的氣運如一根巨柱,呈現青云之色,給人綿延悠長之感。
  “黑樓蘭的氣運,明顯也是韓立、洪易這等級數,以此推測她此次升仙,成功的可能較大。不過凡事也不能單看運氣,要不然的話,我的五百年前世中,為何黑樓蘭卻暴斃了?可見運氣雖好,也得看自己能不能把握。現在看來,也許黑樓蘭的暴斃,是黑城動的手腳?”
  黑樓蘭運氣雖強,但雪山盟約中有詳細條約:不能惡意加害盟友。
  方源霉運纏身,若要和她連運,的確有一種加害的意向。
  再者方源根據前世記憶,也不太看好黑樓蘭的未來。方源沒有斷運蠱,不能胡亂連運,必須得精心挑選目標,看準目標。
  回到狐仙福地,方源首先將仙元石提出八塊來,轉化成自己的青提仙元。
  他多次用定仙游,往回西漠、中洲、南海,和黑城交戰又用了浪跡天涯仙蠱,總共損耗了六顆青提仙元。
  原本十七顆的青提仙元,便剩下十一顆。
  鑒于最近戰斗頻繁,方源煉化八塊仙元石后,將青提仙元總數提升到十九顆。
  這樣一來,方源手中的仙元石也暴降到十一塊半。
  回顧和黑城的一戰,方源心底滿意。
  勝敗的結果,對方源來講,毫無關系。他不會單純的因為失敗,而氣惱憤怒,感到羞辱。也不會因為勝利,而感到高興驕傲。
  他更看重利益得失。
  此次參戰,方源消耗了四顆青提仙元,但得到了黑樓蘭、黎山仙子的更多信任,同時還有四塊仙元石,殺招毒氣吐納,以及群力蠱蠱方。
  很明顯,他賺了一筆。
  “不過,若說上損失,還得記上浪跡天涯仙蠱。”方源掏出仙蠱浪跡天涯。
  此時的仙蠱氣息,卻無往常那般穩定,透露出一股虛弱的感覺。
  蠱蟲身上也沒有健康的光澤,顯得晦暗無神采。
  方源心中了然:“浪跡天涯仙蠱,本來在王庭福地里頭,就是餓一頓飽一頓的。大同風幕下,墨瑤意志催動近水樓臺激戰,我得到后,也催動了這只仙蠱多次。它已經達到了某種底線,需要喂食了。再不喂食,又過分催用的話,恐怕就要被餓死。”
  浪跡天涯仙蠱,是方源手頭上第一只“喊餓”的仙蠱。
  完全可以預見,隨著時間推移,方源手中會有更多的仙蠱喊餓,需要喂養。
  然而,要喂養浪跡天涯蠱,需要數萬頭的幽冥水母,以及數千頭的深海閃電鰻魚。
  方源問詢了地靈小狐仙。太白云生走后,地靈就接替了太白云生的工作,時常關注寶黃天的動向。
  但方源雖然在寶黃天中主動求購,但響應者寥寥。
  這不是地球上的商業社會,這里經濟并不發達,不是想買什么就能買得到。
  方源又用推杯換盞蠱,傳去信箋,尋問太白云生。
  太白云生帶給他一個好消息:他已經來到海市福地,順利接觸到了某些蠱仙,并且在海市福地中看到有人售賣幽冥水母的。
  只是深海閃電鰻魚,并不常見。蠱仙需要去深海捕捉,不僅危險,而且盛產閃電鰻魚的海域,已經被東海僵盟控制。
  東海的僵盟,是五域僵盟的總部,勢力強盛,比東海本土的超級勢力還要高出一籌。
  因此東海仙僵,行事跋扈囂張,封鎖了數個大海域,將海量資源全數收斂到自己手中。
  如此一來,更保持、助長了他們的戰力,令他們對外更加霸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來信建議方源,直接加入東海僵盟,進而在僵盟內部收購深海閃電鰻魚。這樣一來不僅方便,而且僵盟內部的價格絕對比對外出售要低廉。
  方源雖然心動,但他是在北原升的仙。他的仙竅是有北原的天、地二氣凝聚成的。
  五域之間的天地氣,都各有差異。只需稍稍測試,便一目了然,根本隱藏不住來歷。
  若以北原仙僵的身份,加入東海僵盟,也不是不行。但加入北原僵盟,卻關乎方源的一項大計。
  這項大計預期收益很大,以至于方源就算不成為仙僵,原本也想冒著風險偽裝身份,混入北原僵盟。
  現在他成了仙僵,加入北原僵盟無疑更加方便。
  “加入東海僵盟雖然方便購買閃電鰻魚,但再給太白云生一段時間交際,也總能買到,頂多代價大點。盡量不催用浪跡天涯仙蠱,也能再支持一段時間。”方源不愿放棄大計,最終回絕了太白云生的建議。
  稍微在狐仙福地休整了一下,方源便再次運用定仙游,趕赴中洲。
  眾生書院位于山谷,夜幕下,亮起點點燈光,顯得靜謐祥和。
  洪易盤坐在床榻上,結束了每日溫養空竅的修行。他睜開雙眼,眼眸炯炯發亮,流露出一股期待和振奮之色。
  “今日大比,我已經擠進了前十之列,并未顯露真正實力。這是天助我也,讓我恰巧輪空,被人當做了幸運兒。明天是十強賽,他們輕敵之下,不會料到我的真正戰力。后天是決戰,只要我動用此蠱,突破對方的防御完全不再話下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洪易掏出二轉蠱蟲過得去。這是宙道蠱蟲,十分珍稀。可攻可守,能讓對手的蠱蟲回到催發之前。
  譬如,對手凝出一道火球,在過得去的威能下,蠱蟲回到發動之前,火球便乍然消失。
  不過,過得去蠱對真元的消耗極大,憑借洪易上等空竅,九成多真元,也最多只能催用一次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