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1 芝林地馬

洪易早已決定,用過得去蠱對付對方的防御蠱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只要對方的防御蠱不是同時催動兩只,洪易突襲之下,輕輕一擊就能打中對手肉身,將其重創,進而擊敗。
  若對手有兩只防御蠱同時催動,洪易就不急著進攻,采取消耗持久戰術。對方同時催動兩只防御蠱,真元消耗速度一定比洪易快。
  可以說,洪易有此蠱在手,優勢極大,十有**都能獲得此次大比的第一。
  “只要得到第一,將娘的牌位遷回祖宗祠堂,便是名正言順了。嗯?”
  忽然間,洪易眉頭微皺,剎那間他感覺心頭一空,仿佛什么珍貴重要的東西,被人偷走了似的。
  “難道是多年的愿望即將實現,讓我患得患失起來了嗎?我孑然一身,除去過得去蠱,等若一無所有。又能有什么東西,值得別人奪取的呢?”
  洪易搖搖頭,苦澀地笑了一聲,將剛剛的不妥感受遺忘到了一邊。
  遠處的山谷內,方源緩緩吐出一口濁氣:“連運成功了。”
  這一次連運,他特意抓緊時間,在狐仙福地稍稍休整了一下,就立即趕了過來,因此沒有再受到任何的意外干擾。
  方源動用察運蠱,一直看著洪易的運氣。
  他的運氣是乳白色,也很特別,給人飽滿,蘊藏生機之感。運氣凝聚成一團,形成一個書生坐臥讀書的高大姿態。書生的面貌和洪易本身,有著三分相似,神采飛揚。
  但現在和方源連運之后,這個白色書生氣運立即萎縮,連原來的三成大小都沒有。
  而且原本書生錦緞一般流暢的衣袍,變得衣衫襤褸,四處補丁。仿佛是富家公子少爺,落魄成了窮人子,弟寒酸書生。面色上也不那么神采飛揚,反而臉龐削瘦,神態間充盈陰郁,仿佛懷才不遇。
  “看來連運這些目標,果然有好處。我之前和韓立連運,差點讓他噎死。這一次和洪易連運,卻沒有給他帶來死運。可見我本身的氣運,的確改善了很多。”方源暗自欣慰。
  正當他要離開這里的時候,忽然心中微微一動。他發現了兩個鬼鬼祟祟的蠱師,正偷偷地在這處山谷中潛行。
  方源之前為了連運,在眾生書院的山谷中,布置了許多蠱蟲,一方面遮掩連運時的仙蠱氣息,另一方面也偵察周圍環境,方便提前示警。
  可以說,整個山谷都在方源的監控之中。
  方源閉目感知。
  這兩個鬼祟的蠱師,實力還不小,均是五轉蠱師。
  他們在山谷的另一邊,偷偷前行,并且小聲交談著。
  “范醫掌門,你確定這處山谷地下,有芝林、地馬?”
  “袁白谷主,錯不了的,我是親眼所見!你別著急,跟著我進入山洞,待會親眼看到了,不就確信了嗎?”
  “哼,這里可是眾生書院的地盤。若是被眾生書院的院長洪玄機發現,咱們倆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。”
  “洪玄機雖強,但偵察手段欠缺,要不然早就發現這近在咫尺的大好資源。我們有心算無心,怎么可能被他發現?”
  “唉,一旦被發現,我們兩大門派頭領一起夜探眾生書院,名聲臉面就全毀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將這兩人的對話,盡收耳中。
  “芝林,地馬?”他心頭一動。
  這芝林長在地底洞窟當中,往往幅員數十里。根根靈芝碩大如樹,芝肉肥膩飽滿,可以喂養蠱蟲,可以當做煉蠱材料售賣。
  地馬則算是芝林中的土生土長的異獸,一片芝林中往往只有兩三頭,以家庭組織在一起。地馬之蹄,乃是五轉遁地蠱的主材之一。地馬之眼,可以煉制透視蠱。地馬的尾毛,可以煉出煙塵蠱。
  地馬可謂渾身是寶,難怪引起袁白谷主、范醫掌門這兩位五轉蠱師的覬覦了。
  不過對于方源來講,地馬、芝林并無多少吸引力。
  地馬是異獸,充其量相當于萬獸王。地馬一家,也不過兩三頭萬獸王而已。芝林在寶黃天中賣的人很多,是普通貨物,方源要買根本都不需要用仙元石。
  “不過對于眾生書院來講,地底下的大片芝林,卻是牽扯極大利益的重要資源。可惜他們現在,還被蒙在鼓里。”
  方源想了想,還是遠遠地跟在兩位五轉蠱師后面,順利地進入地下芝林。
  果然和他估計的一樣,這是一片普通的芝林,幅員近十里地。三頭地馬,正是一家三口,居于芝林當中。
  “好大一片芝林啊!”袁白掌門行走在芝林當中,連聲感慨。
  “這是一塊無窮的寶地,為什么不出現我的山谷中呢?唉!”范醫谷主深情地撫摸著靈芝肥嫩的樹干,語氣嫉妒。
  方源繞過他們倆個,來到芝林的最中央。
  這里長著一株最大的靈芝,有兩丈多高,直接頂著洞壁。靈芝肉葉像是一柄巨傘,覆蓋老大的一個圓。
  這是靈芝王。
  方源低著頭,來到靈芝王的跟前。
  靈芝王的身邊,有三頭地馬護衛,同時還有噬金蟻群盤踞。蟻群中多有金道野蠱,靈芝王的身上還有野生的木道蠱蟲。
  但這些都是凡物,方源毫不掩飾自己的仙僵氣息,徑直來到這里,不受絲毫阻擋。
  方源掏出一只怪爪,窺準位置,狠狠地抓破靈芝王的樹干。
  靈芝王劇烈顫抖,帶動頭頂洞壁碎石墜落。地馬一家被方源的仙僵之氣所攝,不敢靠近這里,只能在遠處不斷嗚咽凄鳴。
  方源掏了一會兒,抽回自己的僵尸怪爪。
  只見怪爪中,拿捏著一顆心臟。
  這心臟真是靈芝王的心,嫩嘟嘟,熱燙燙,表面是乳白色,由純粹的靈芝肉形成,散發著一絲肉香。
  “只要將這靈芝王心栽種下去,不久之后,便能形成一小片芝林了。”方源也算順手牽羊。
  狐仙福地的土質,不適合栽種大規模的芝林。但存活這一小片,也并非難事。當然,也牽涉不到多少利益。
  方源純粹是出于玩樂之心而已。
  至于這一大片芝林,還有地馬,方源也看不上。他要遷移進狐仙福地,也會非常麻煩,需要的時候,直接在寶黃天收購最方便。
  失去了心臟,靈芝王也不會死,只是芝林不在蔓延生長,至少得休整十多年。
  “什么聲音?”遠處,袁白和范醫迅速對視一眼。方源取走靈芝王心,造成的動靜不小,而且還伴有地馬的哀鳴。
  但是當袁白和范醫二人,趕到靈芝王前時,方源已經消失無蹤,離開了這里。
  留下的地馬一家,將憤怒的情緒盡數發泄到袁白、范醫二人身上。
  劇烈的激斗聲音,很快驚動了眾生書院。
  洪玄機率領一眾蠱師,趕到這里,又驚又喜。
  袁白、范醫二人則在心中大嘆倒霉。
  一番打斗之后,洪玄機驅逐了袁白、范醫二人。對狂喜中的書院長老們下令:“芝林事關重大,從即日起,停止本門大比,同時召集外出任務的弟子、長老。接下來必將是艱難時期,袁白、范醫等人一定會糾集更多門派向我們施壓。我們一定要守住這處芝林,這是我們眾生書院崛起的基石!”
  “是,院長大人!”眾蠱師轟然應命。
  而另一邊,熟睡中的洪易還被蒙在鼓里,并不知道他期盼的門派大比,已遭受變故而取消。
  他心中關于遷回其母牌位的夢想,實現之期又要往后大大推遲了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水浪滔滔,濕潤的風撲打在方源的臉上,但如此輕微的力量,沒有帶給方源任何的感觸。
  這里已經不是中洲,而是南疆。
  眼前的這道大江,就是南疆第二江河——碧龍江。
  南疆有三大江河,第一是赤龍江,第二是碧龍江,第三是黃龍江。
  赤龍江水猩紅如血,碧龍江上綠波蕩漾,黃龍江則是方源今生曾經漂流過的,黃褐沉沉,泥沙最多。
  方源手中把玩著靈芝王心,取走這顆心后,他沒有直接動用定仙游離開。而是轉移出去后,來到山谷的一個角落。催動定仙游前,又留下許多蠱蟲。
  這些蠱蟲將在他離開之后,接連自爆,消弭掉定仙游遺留下來的氣息。真正做到神不知鬼不覺。
  現在,他在等一個人。
  這個人也是他的目標之一,擁有很大氣運,奇遇連連,從卑微走向傳奇。五域亂戰時的七轉蠱仙,和韓立、洪易一個層次的風云人物。
  但和后來屢次加入家族的韓立,或者加入門派的洪易不同,這個人從始至終都是散修。身邊有幾位親朋好友,但從來都未加入某個勢力。
  到了方源自爆前夕,曾有謠言紛起,說中洲天庭準備吸納他。
  至于這個消息的真假,方源也無從查明。
  不過方源既然已經重生,這都并不重要了。
  “記憶中,這個人被小人排擠,家族驅逐之后,流浪到這里。在這江邊,得到了一位四轉蠱師的遺藏,正好足夠他用。以此遺藏,他維持生計,抵御野外危險。進而一步步頑強成長,之后抓住大機緣,竟然得到玄黃母氣蠱,又得天師傳承,賭石成功十有**,橫掃南疆各大賭石場……”
  方源回憶著。
  他之所以知道這處地方,是來源于《葉凡傳》。每一份重大人物的傳記,向來都是圖文并茂。
  葉凡就是方源這一次的目標人物。
  而這里,就是葉凡的起步之地,他于今夜收獲了第一份奇遇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