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2 九龍護棺運

繁星如鉆石,點綴夜空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江風徐徐吹來,偶爾傳來的獸吼鳥鳴,更顯得周圍越加靜謐。
  方源耐心等候,但這一夜卻沒有等到葉凡的出現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第二天,第三天,葉凡始終沒有出現。
  “難道《葉凡傳》記載有誤?”方源忍不住思考,但很快他又自己否定了這個猜想,“不,江邊的蠱師遺藏還在,葉凡并沒有取走。再等等看……”
  方源并不知道,就在千里之外,葉凡遭遇到了麻煩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葉凡喘著粗氣,心驚肉跳地看著洞口處趴著的巨大獸影。
  “該死的,怎么會這么倒霉?剛剛被家族驅逐,躲到一個山洞里借宿,結果醒來的時候洞口就被封了!”葉凡心里咒罵,緊張而又無奈。
  這山洞只有一個出口,偏偏被一頭猛獸堵住了唯一的出口。
  葉凡沒有挖地鉆洞的手段,他實力還很低微,偏偏這頭猛獸體格龐大,竟是一頭獸皇!
  “這頭獸中之皇,為什么獨身一人,身邊沒有獸群護衛?難道說,它是一頭老皇,被獸群中的新皇驅逐出去的?”葉凡一面緊張地注視著眼前的猛獸,一面心中迅速分析。
  隨著他持續觀察,他很快發現這頭獸皇外強中干。
  這頭犬形獸皇,渾身傷痕累累,體格不大,趴在地上,眼皮聳搭著有氣無力。
  它雪白的皮毛上,間或長有斑斕的花紋,好似雪地中的粉色花瓣。
  “嚶嚶嚶……”葉凡仔細傾聽,便聽出犬皇正發出輕輕的嗚咽聲,聲音分外孱弱。
  再看它干癟的,凸顯出肋骨痕跡的肚皮,葉凡終于明白過來:“這雖然是一頭獸皇,但它餓極了,似乎已經毫無戰斗力了。”
  得到這個結論,葉凡吐出一口濁氣,放松的同時,心中又不免憐憫。
  同是天涯淪落人,眼前的獸皇和他的處境是如此的相似。
  葉凡小心翼翼地靠近犬形獸皇,獸皇沒有任何反應,任由他接近。
  葉凡大氣都不敢喘,蹲在獸皇的身旁,緩緩探出手來,輕輕地搭在獸皇的額頭。
  蓬松的毛皮,讓葉凡感受到柔軟和舒適,同時還有濕漉和滾燙。
  這頭獸皇發燒了,渾身冒汗,打濕了皮毛,身體機能降至谷底。
  “獸皇啊,獸皇,你快要死了。說不定哪天,我也和你一樣。不過碰到我,也算你的運氣。誰叫我曾經是寨子中最有名的獸醫呢?”葉凡喃喃自語,心中同情心大起,開始治療這頭犬獸皇。
  他催動蠱蟲,治療獸皇的傷勢,緩解它的病情。然后,又分出寶貴的食物和水,一點點地喂給獸皇,讓它慢慢地恢復體能。
  葉凡再不急著趕路,這樣在這個山洞連續待了七天,這頭犬形獸皇終于好了起來。
  它雖然還比較虛弱,身上一只野蠱都沒有,連一頭千獸王都打不過。但好歹已經脫離了危險,不再發熱,并且能夠自由奔跑,跟在葉凡的腳邊撒歡。
  葉凡救下了它,它便把葉凡當做了最親近的人。每一次葉凡回來山洞,帶回食物和水,它便主動迎接過去,繞著葉凡的雙腿,歡快搖晃著尾巴。
  到了后來,它恢復了一些戰力,便自發跟隨葉凡狩獵,幫助葉凡獲取食物。
  一人一狗,很快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。
  當葉凡決定離開山洞,向遠方跋涉時,犬形獸皇也選擇了跟隨。
  “已經是第八天了,為什么葉凡還沒有出現?”碧龍江畔,方源已經等得心焦。
  還有五六天,就是黑樓蘭渡劫之期。
  屆時,方源要在她身邊護衛,不僅要幫助她分擔天災地劫,而且有可能還要面對七轉蠱仙黑城和六轉雪松子的聯合進攻。
  要估算一個蠱仙的戰力,要考慮的因素有很多,但主要因素只有四個——仙元、殺招、仙蠱以及蠱仙個人的戰斗造詣。
  北原之行時,剛剛晉升蠱仙的太白云生,戰力屬于六轉墊底。
  太白云生手中有仙元,也有治療仙蠱,但沒有殺招,凡蠱也不充足。最關鍵的是個人戰斗造詣很差。
  因此,被大力真武體的黑樓蘭壓著打。
  現在的方源仙元稀少,仙蠱雖多,但幾乎都等待喂養,難堪催用。但他擁有殺招冰鉆星塵、輕虛蝠翼以及發甲。正常發揮時,戰力達到六轉上等的層次。如果催動仙道殺招萬我,則戰力立即飆升到六轉巔峰。
  方源戰勝打跑的西漠蠱仙肥娘子,戰力也屬于六轉上等。擁有三種威力不俗的凡道殺招,尤其是最后落跑時的移動殺招,方源也追趕不上。
  但方源本身是仙僵之軀,和輕虛蝠翼、發甲殺招相互之間緊密搭配,關鍵更在于方源豐富狠辣的戰斗才華,因此把肥娘子打得斗志全消,只能逃跑。
  雪松子的戰力,也應當是六轉上等。
  他是蠱仙中的富翁,雖然資助馬家失敗,虧了一大筆,但仍舊還有底蘊。他的仙元一定不缺。按照黎山仙子的情報,他早年就收購了許多殺招。作為魔道出生,本來就注重戰斗力,戰斗造詣也不比尋常。
  雪松子畢竟是老牌蠱仙,若方源不動用萬我、仙蠱和他交手,孰勝孰敗還須打過一場才會知道。
  而黑城的戰力,則是七轉中等!
  黑城比雪松子、黑柏的資格更老,七轉福地早已步入正軌,產出的仙元更是紅棗仙元,比青提仙元要更高一個檔次。
  他是黃金部族的蠱仙,殺招也不會缺乏。擁有仙蠱暗箭,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。根據黎山仙子的情報,數月前黑城在北原某處似乎爭搶到了一只仙蠱。但究竟是什么,黑城方面還沒有主動暴露。
  論及黑城的生平戰績,也是不俗,和一些正道蠱仙公然切磋過,也和魔道蠱仙血戰到底,斬殺過好幾位魔道蠱仙。
  黑城不缺乏仙元、殺招,個人戰斗造詣也是不俗,惟獨仙蠱數量稀少,若是有一兩只用于戰斗的蠱,戰力評估將升至七轉上等。
  方源雖然和黑城交過手,但戰斗時間極短,方源并無正面交鋒,而是以帶著黑樓蘭撤退為先。
  平心而論,方源雖然仙蠱眾多,但沒有一只仙蠱專門用來攻防。暗箭襲來,方源只能躲閃,不能硬抗。幸好凈魂仙蠱擔當萬我殺招核心蠱后,令方源有了仙道殺招。
  正因為這張底牌,方源才有了和黑城正面交鋒的一戰之力。
  方源對敵我雙方的戰力對比,心底一清二楚。黑樓蘭渡劫將至,方源壓力很大。
  “葉凡遲遲未至,我為黑樓蘭渡劫而準備的時間就越少。也許我應該放棄等待,回到狐仙福地抓緊時間戰備,盡量地提升自己的戰斗力。”
  連續等了這么多天,方源心中不免有些微微動搖。
  尤其是他想到,前兩次連運,都會出現意外,導致連運失敗。韓立的時候,是肥娘子出現,方源不得不打了一場,展現出兇狠之后,才把肥娘子驚跑。洪易的時候,是黑樓蘭被追殺,方源被迫放下手中事物,趕去救援。
  “難道這一次我企圖連運葉凡,也出現了意外?不是出在我的身上,而是出現在葉凡的身上?”
  方源的猜測,正好猜中了真相。
  運氣是不斷變化的,宛若潮水,時漲時落。
 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,方源從大同風幕下逃出生天,原本的黑棺氣運已然消散大半。
  而后,他連運韓立、洪易,都是精挑細選的強運之人,只比馬鴻運差。方源的運氣因此大為改觀。
  這一次他連運葉凡,雙方隱約的氣運之爭,已經再不是方源遇到麻煩,反而是葉凡的氣運隱隱避讓,帶給葉凡一個躲避危難的機會。
  葉凡抓住了這個機會,拖延了七天七夜,并成功收服了一頭獸皇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當他接近碧龍江邊時,方源只是心生動搖,還并未動身離去。
  “咦?葉凡身邊的這頭犬皇,不就是我在三王福地中那頭嚶鳴嗎?居然沒有死,還跟隨了葉凡?”方源認出了犬皇,心生詫異。
  這事情可在《葉凡傳》中,并無記載的。
  連運葉凡的過程,十分順利,并無意外發生。或者也可以說,葉凡的遲到已經是一場意外了。
  葉凡實力低微,至始至終都并未發現方源暗算他。再次驗證了:好運壞運都非決定因素,只要實力足夠,就能抵御厄運,抓住機遇。
  葉凡的個人氣運,也相當特別。
  他的氣運中,竟然也有一個棺槨。
  不過,這個棺槨并非方源之前的黑沉棺槨,而是青銅色澤,古樸神秘。棺槨周圍,還有九條盤旋的氣運游龍守護著。
  和方源氣運相連之后,九條氣運游龍立即縮減到四只,青銅棺槨也縮小到原來的一半大小。
  方源對這個結果,相當滿意。
  葉凡氣運縮減了一大半,但仍舊還有大量剩余。
  “韓立、洪易、葉凡都分別和我連運,四人的運氣已經均分。葉凡如此運氣,同時也是我的運氣程度。韓立的運氣、洪易的運氣也是同等濃郁了。”
  一番辛苦到此地步,方源總算解決了春秋蟬帶來的第二弊端。
  不僅再沒有之前的倒霉運勢,而且還超出尋常,勉強算是一位強運之人了。
  “可惜這人選,真的不好找。記憶中雖然還有幾位,但此時都未出生呢。”方源暗暗可惜,氣運濃烈且一直保持的目標數量稀少。這個階段,方源也只能找到這三位。
  至此,連運之事告一段落,方源看著葉凡不斷接近江邊遺藏,不由微微一笑。
  碧光閃過,他悄然消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