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5 黑樓蘭升仙(中)

“有了小家子氣蠱,就有了影響天災地劫的手段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”方源靜立一旁,觀察著。
  狂風呼嘯,大雪席卷,夾雜堅硬如鐵的冰雹,接連不斷地砸在方源的身上,方源紋絲不動,仙僵之軀不受分毫傷害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黑樓蘭不斷灑出小家子氣蠱,待這些上古氣道蠱蟲汲取天地二氣達到極限,就立即回收。在這個過程中,許多小家子氣蠱徑自爆開,汲取的天地二氣又回到天地之間。
  蠱師升仙,天地二氣劇烈波動,不管是凡蠱還是仙蠱,都會受到反噬。
  黑樓蘭盡管準備了小家子氣蠱,但充其量只能對天劫地災稍作影響,還達不到控制的程度。
  隨著時間漸漸推移,不可避免的,天地二氣越發濃郁,就要到產生天劫地災的關口。
  鬼哭神嚎的狂風中,黑樓蘭黑發飛舞,發梢和冰雪一起拍打在她的臉上。用蠱蟲生成的衣服,顯然比普通衣服更加耐用。她衣擺飄飛,遭到狂風撕扯,卻仍舊堅韌不斷。
  方源暗暗覺得古怪:“都這個時候了,怎么仍舊不見天災地劫生成?”
  他雙眼綻放奇光,催動蠱蟲謹慎觀察,漫天的風雪也無法阻擋他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提起十二分的戒備,天災地劫,種類繁多,有的雄奇浩蕩,有的詭異恐怖,真的說不準會來什么,蠱師只能拼運氣,盡量準備,見招拆招。
  嗚嗚嗚&
  風聲越加尖銳,幾乎要刺破耳膜,方源聽著一陣心煩氣躁。
  忽然,他猛地驚醒,強催偵察蠱,望進云層當中去。頓時見到,一道紫色音磬成形,此刻緩緩轉動,發出嗚嗚之音。
  原來,天災已經悄然生成!
  嗚嗚之聲越發高亢尖嘯,混合在風中,廣布方圓上百里!
  方源就算捂住耳朵,也阻擋不住這股聲音。他雖然也準備了一些音道凡蠱,但音道造詣極低,他難以有效抵御。
  他的心中越加煩躁,心臟隨著尖銳嘯音急速跳動,渾身血液開始逆流。
  另一邊,黑樓蘭悶哼一聲,口鼻溢血,情況比方源還不堪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寒芒閃爍:“這是驚心音劫,音劫灌兒,蠱師聽了,就會血液倒流,心臟越跳越快。時間一長,就會血液逆沖七竅,心臟轟然自爆。我是仙僵之軀,尸血冰冷,幾乎不流動,所以受到的影響較小。但黑樓蘭卻是大力真武體,氣血最是旺盛,恰被驚心音劫克制!必須摧毀音劫源頭的紫色音磬!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再無猶豫,催動輕虛蝠翼,一飛沖天。
  他迅速飛升,越靠近紫色音磬,他就越是心驚。距離劫云三百步時,他心臟跳動到極致的速度,甚至連渾身的筋肉肉都跟著一起跳動起來。
  忽然,方源身形一滯,大口一張,吐出一口慘綠慘綠的尸血。
  就在剛剛,他的心臟終于承受不住,徹底爆裂。
  但方源乃是仙僵,心臟已經不是他的弱點,這樣的傷勢反而激起了他的兇性。
  他哈哈怪笑,八臂齊揚,殺招猛地爆發。
  冰鉆星塵!
  八道星團迅速成形,一齊向劫云打去。
  它們鉆進劫云,接連轟中紫色音磬。音磬并不堅固,瞬間爆碎。驚心魔音頓止,方源壓力驟消。
  但下一刻,劫云滾滾,天氣匯聚,一道紫色音磬轉眼間又要形成。
  方源眼中冷芒頻閃,天災地劫怎么可能會這么容易,被一擊即潰?這番變化,并不出他所料。
  冰鉆星塵!
  他八臂聚攏一處,再次催動攻伐殺招,凝聚出一團老大的冰鉆星塵。
  深藍色的星光中,一顆顆星塵鉆石般璀璨閃耀,不斷相互亂碰瘋撞。
  方源輕喝一聲,八臂齊齊用力一推,將星團推上劫云深處。
  星團體型龐大,速度就變得緩慢,但轟碎再次形成的紫色音磬之后,仍舊有大股星團殘留在原處,發出咔咔砰砰的聲響,不斷自爆。
  天氣凝聚,不斷形成紫色音磬,又瞬間被星團磨滅。
  星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融,但驚心魔音卻是再沒有傳入方源耳中。
  方源成功壓制了天劫,卻仍舊沒有放松警惕。十絕體晉升蠱仙,怎么可能如此簡單?
  他持續發出冰鉆星塵,這殺招雖是凡道殺招,但威力著實不俗,再融合了都敏俊傳承之后,可值四塊仙元石。
  冰鉆星塵不斷得到補充,紫色音磬在其中不斷生滅。
  方源抽空低頭,望了一眼下方的黑樓蘭。
  后者呼吸再次穩定,雙眼仍舊緊閉。她神色堅定,凌空盤坐起來,巋然不動。白皙嬌麗的面龐上,殘留著風干的血痕。
  但大力真武體恢復力驚人,稱得上十絕第一,黑樓蘭剛剛受的傷這個時間已經徹底痊愈。
  她手中動作不斷,一手灑下小家子氣蠱,一手則專門回收。她顯然改變了戰術策略,小家子氣蠱多灑在地面上,很少飛向空中。
  由此可以推斷,小家子氣蠱的數量并沒有多少,畢竟是上古氣道蠱蟲。就算是有蠱方在手,煉蠱的材料也十分難尋。
  黑樓蘭就算經過了長時間的充分準備,手中積留下來的數目,也是不多。
  方源剛抽回目光,就在這時,耳畔傳來嚶嚶嚶的聲音。
  聲音凄凄切切,宛若深宮怨婦哭泣,又仿佛少女思情郎的夢中囈語,壓低了聲音,輾轉悱惻,充滿纏綿溫柔,又有情仇哀怨。
  方源聽了這音,饒是仙僵之軀,也感到一陣陣的虛弱。渾身使不出力氣似的感覺,英雄氣短,陷入無邊的溫柔鄉,一身壯志雄心難以舒展。原本堅實的拳腳,仿佛陷在棉花當中,又好像大病初愈,虛不著力。
  方源暗叫一身糟糕,催動偵察蠱抬頭一望,果然見到紫色音磬不遠處,,又有一道粉色音磬生出。
  音磬不斷震動,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。
  這是靡靡音劫!
  不待方源催生殺招,轟破粉色音磬,緊接著又有魔音貫耳。
  咚咚咚!
  聲震如雷,又仿佛巨人敲鼓,每一聲都似乎敲擊在方源的腦海深處,方源腦海中,意念頓時運轉不開,被一聲聲炸雷聲音震散震碎。
  震念音劫!
  仙僵原本就思維僵化,這天劫恰好克制方源。
  方源頓感強烈的眩暈,無法思考,身軀劇烈搖晃,險些就從高空一頭栽落下去。
  危難關頭,他僅憑一絲清明,催動樂山樂水蠱。
  連續三顆青提仙元,灌進樂山樂水蠱中,磅礴的樂意噴涌而出,頃刻間蔓延方源整個腦海。
  方源剛剛穩住身形,咻!
  忽然間,耳邊傳來尖銳音嘯,急速逼近。
  方源下意識伸手去擋。下一刻,他五根手指頭直接被切斷,切下的五個指頭被風雪夾裹,立即消失在茫茫風雪當中。
  咻咻咻……
  尖銳音嘯連綿不絕,再次向方源逼近。
  方源瞳孔猛縮,凝聚目光,連續轉換三種偵察手段,終于隱約看見,風雪中夾雜著一根根透明絲線,鋒銳非凡,勾連成一張巨網,鋪天蓋地般地向方源罩下。
  這些透明絲線,并非有形之質,而是全部由聲音凝聚。
  方源看得寒毛直豎:“這是飛刃音劫!發甲!輕虛蝠翼”
  催動防御殺招,旋即又催移動殺招。
  方源連續閃爍,黑甲塊塊崩碎,離開發甲主體后,碎塊就化為蓬蓬的僵尸黑毛。
  方源左右騰挪,終于尋到一個較為疏漏的縫隙,突破了音線巨網。
  但透明音線源源不斷,仍舊朝他打來。發甲又支持了三個呼吸,終于達到極限,轟然破碎開來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連忙再催防御殺招,形成新的發甲,勉強罩住身軀。
  他左閃右躲,身形宛若鬼魅虛影,同時一團團的冰鉆星塵暴雨般射上去。
  星塵碰到音網,被盡數攔截,切碎成片片星輝。
  趁著時機,方源的手指頭迅速生長出來,爆碎的心臟也重新凝聚成形。
  嗚嗚嗚……
  沒有了星團持續補充,第一個紫色音磬終于生長出來。
  鬼哭神嚎之音再次響起,方源渾身氣血逆流,剛剛恢復好的心臟,又再次亂跳,走向自爆的末路。
  方源目光凝重。
  不管是冰鉆星塵,輕虛蝠翼還是發甲,都已經被催使到極致境地,卻難以抗衡危局!
  這還只是黑樓蘭的天劫,地災因為小家子氣蠱的壓制,還沒有徹底形成。
  方源腦海中,龐大的樂意迅速消耗,短短功夫,已經消耗了十分之一。
  “我現在打出的戰力,已經是六轉上等,結果都奈何不了這個天劫。十絕體升仙,天劫地災果然恐怖,是尋常蠱仙的數倍!嗯?”
  忽然間,方源面色一變,心中陡沉下去。
  他發現,在這劫云深處,又有四道音磬,顏色各異,緩緩成形。
  剛剛的四道音磬,就已經讓方源疲于應對。現在又生出四道來,方源唯有動用仙道殺招萬我了。
  太白云生在暗處看得咋舌不已:“看來十絕升仙的難度不是數倍,而是尋常蠱師升仙的至少十倍啊。”
  他原本以為自己渡劫,已經很難了。沒想到,黑樓蘭的難度比他更高,而且高得多!
  “糟糕了,這不是平常天劫,而是十大兇災之一的八重魔音劫,八音齊發,浩蕩八百八十里,天翻地覆,驚神滅仙!”遠處,一直隱藏形跡的黎山仙子也偵察到八只音磬,認出門道,差點忍不住出手想幫。
  “八重魔音劫……如果任憑八音齊響,必然威能超絕,此次渡劫提前失敗,再無一絲成功希望。”方源目光冷然,局勢越是困難,他的戰意卻越加昂揚。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整個過程中,他使用的凡蠱,都在接連不斷的爆炸。
  天地反噬,令他損失了大量的凡蠱。
  不過方源準備也相當充分,備用蠱蟲仍舊綽綽有余,致使殺招從未斷絕。
  就在他準備催動萬我的時候,下方的黑樓蘭陡然睜開了雙眼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