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7 方源師從狂蠻魔尊

砰的一聲巨響,方源仿佛一只蒼蠅被拍飛,猛地倒射回去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閃電一般劃過半空,隨即狠狠地砸在堅硬的冰面上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冰塊狂濺,巨大的力量令方源宛若炮彈,一路貫穿冰層,足足數千步的距離,這才將將止住沖勢。
  方源渾身重傷,半躺在冰堆中,饒是仙僵之軀,也動彈不得。他全身上下宛若破爛的麻袋,碧綠的尸血緩緩流淌,傷口密布,骨頭折斷,有的嵌在皮肉里,有的直接突出在體外。八只手臂,只剩下三只。一只斷掉離體的手臂,就落在距離方源不遠處的冰道上。
  這個長長的冰道,就是剛剛方源用自己的身軀,活生生地開鑿出來的。
  咳咳咳。
  方源不斷咳嗽,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,已經失去腦袋的冰瀑神猿,仍舊昂然站立著。
  “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?”
  按照常理,就算是上古荒獸,腦袋被打爆了,也要立即倒下。但這頭并鋪上神猿,不僅沒有倒下,而且還給方源一記勢大力沉的反擊。
  方源回想起剛剛的那記巨拳,按照常理,如此磅礴的力道早應該打出音爆。但偏偏整個過程,都是悄無聲息。
  這絕非一頭冰瀑神猿,能夠做到的程度。皆因它的身上,毫無一只蠱蟲跡象。
  方源試著挪動身軀,仙僵之軀抖了抖,但仍舊躺在冰面上,努力告吹。
  不過方源可以感受得到,自己的身軀正在迅速復原。
  僵尸,是以死氣代替生氣。只要不在一瞬間被消滅,死氣充盈,總會以一種詭異快絕的速度康復。
  “方源!”太白云生疾飛過來,與此同時,一道道漆黑光線從他手中迸發,落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這些漆黑光線,大有講究,是太白云生特意為方源準備的,并不是尋常的治療蠱蟲。
  尋常的治療蠱蟲,帶來生機,刺激生機,但對于方源這樣的仙僵反而不能用。
  方源要增強死氣,死氣越強,他的復原速度就越快。所以,僵尸也別稱為“活死人”。
  在太白云生的幫助下,方源恢復速度飆升。
  “很好。”方源獰笑一聲,很快恢復了行動力,從冰面上站起身來。
  砰的一聲,對面的冰瀑神猿陡然發生驚人變化,竟然忽的自爆。
  爆炸之后,一大群的天馬飛在半空中,取代了冰瀑神猿原來的位置。
  這些天馬絕非一般,并非是現在的雙翼天馬。它們體型更大,是雙翼天馬的兩三倍。在它們的背部,羽翼至少有兩對,有的甚至多達三對。
  這是上古天馬,羽翼越多,戰力越強。四翼天馬,是獸皇級數。六翼天馬則是荒獸。
  在如今的五域,上古天馬早已經絕跡。
  而此刻,這些天馬群中,絕大多數都是四翼天馬,甚至還有幾頭,背生六翼!
  天馬群呼嘯而過,和方源的力道虛影大軍撞在一起。
  廝殺展開,一時間方源的力道虛影大軍節節敗退,傷亡慘重。
  “這不是獸災!這到底是什么玩意?”太白云生疾飛,迅速接近方源,看到這一幕,他不禁瞪大雙眼。
  上古天馬群和力道虛影大軍,絞殺在一起,形成一個相當混亂的戰局。
  方源大為吃虧。
  因為,原本力道虛影松散的陣型,是針對冰瀑神猿這樣的巨型猛獸。現在換做了團結在一起的天馬群,反而因為兵力分散,被天馬群肆意切入。盡管力道虛影相互配合精妙,結成一個個的小戰陣,但終究敗多勝少,大量損耗。
  屠殺在持續進行著,也不見任何尸體。
  力道虛影是拳力凝成,也還罷了。關鍵是天馬群,并非實體身軀,殺傷之后,皆化為烏有。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”方源赤紅的雙眼,忽然亮起一絲精芒。他絞盡腦汁,在記憶中搜刮答案,終于腦海中靈光一閃,讓他想到了一個飄渺的可能。
  這個可能讓他不禁回頭,看向黑樓蘭。
  他沒有看到黑樓蘭,黑樓蘭被一團龐大的三色氣團包裹著,不見蹤影。只要她消化掉這三色氣團,成仙之后的潛力勢必將極為深厚,前景將一片光明。
  方源旋即回頭,重面天馬群。他的雙眼瞇成一條縫,笑了一笑,向后擺手,同時傳音阻止趕來的太白云生:“老白,你退一邊去,為我攝陣。”
  隨后,他狠狠一咬牙,再度沖鋒。
  他竟然一路沖殺,扎進天馬群和力道虛影混亂的戰團當中。
  立時,無數的上古天馬蜂擁而至,朝方源殺來。方源像是捅了一個馬蜂窩,他催動發甲,豎起手臂看,護住腦袋。
  看準目標后,他陡然大喝一聲,飛撲上去,將一頭受傷的四翼天馬,直接從天空中強行摁到地面上。
  砰的一聲,人和馬一起重重地摔到地上,冰面破碎,砸出一個深坑。
  方源渾身皆是傷痕,多處骨折,皮開肉綻。剛剛修復好的身軀,再度破碎不堪。
  在他沖進混亂戰團,又摁倒一頭四翼天馬的過程中,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天馬圍攻。
  這些天馬,當然不會放過他。大量的天馬,匯集成一股白流,從天空俯沖而下,目標直指方源。
  方源一面拼盡全力,鎮壓住身體下不斷劇烈掙扎的四翼天馬。另一面,在他的腦海中意志滾滾如沸水,劇烈消耗。
  天空中,兩股力道虛影軍勢,相互配合,像是一道巨剪,將俯沖而下的天馬群攔腰截斷。
  與此同時,方源的仙竅中,涌現出大量的力道虛影,很快蔓延開來,在方源的頭頂結成圓陣,不計犧牲抵御住天馬群的撲殺強襲。
  方源手腳下的四翼天馬,并不乖巧,一直劇烈嘶鳴,奮力掙扎。巨大力道叫人心驚,饒是方源八臂仙僵,力道蠱仙,也幾乎按捺不住。
  時間緊迫,機不可失。方源高舉鐵拳,狠狠砸下,立時轟爆馬頭,但無頭天馬仍舊掙扎不休,好似沒有任何影響。
  方源八臂齊搗,拳影重重,盡數轟在天馬身軀上。
  地下的堅厚冰面,支撐不住,塊塊碎裂。
  尋常的四翼天馬,相當于獸皇,媲美五轉戰力。但面對方源的兇威,就算是一身強力野蠱,也要被搗成肉泥。
  這只奇怪的四翼天馬,沒有蠱蟲在身,被方源打得粉碎,卻是消散一空,沒有留下任何的皮毛、碎骨或者血液。
  但下一刻,方源瞇著的雙眼,陡然大睜。隨著四翼天馬被徹底擊碎,一股無形的意念沖進他的腦海,他的眼中流露出巨大的震動和驚喜。
  一時間,他半跪在破爛冰面上,動作停滯,宛若雕塑,任憑頭頂上攻殺如火如荼,卻是不聞不問,仿佛中了夢魘。
  “方源!”太白云生看到此幕,擔憂至極,再度飛馳過去。
  “回來,不要打擾他。這對他來說,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!”黎山仙子卻忽然傳音。
  太白云生把眼一瞇,立即憤怒地回道:“看來你知道這災劫是什么?黎山仙子!我們可是盟友,此行專門護衛黑樓蘭渡劫的。你居然一直在欺騙我們!居心何在!”
  “這不是欺騙,別忘了雪山盟約,若是欺騙了你,我早就應誓而亡了!這只是一個猜想,現在得到了證實而已。”黎山仙子連忙解釋道。
  這個關鍵的情報她只是沒有說,隱瞞下來,并不代表欺騙。
  就算是聯合,也不可能將什么秘密都共享。這點方源也不會辦到。
  太白云生呼吸一滯,一面疾飛,一面暴躁地質問道:“那你現在還不告訴我,這究竟是什么狗屁猜想!”
  黎山仙子吐出一口濁氣,語速加快:“太白云生,這片冰原的來歷你也知道。當初狂蠻魔尊大戰,打壞北原一角,使得這里成為虛無。狂蠻魔尊為了彌補,便化身太古冰凰,口吐極寒玄冰,凍住這里,結成偌大的冰原。”
  “說重點!”太白云生吼道。
  黎山仙子理解太白云生的情緒,并未責怪,繼續解釋道:“眾所周知,狂蠻魔尊乃是力道蠱尊,力道之祖,同時又開創了變化道。但凡任何一個九轉尊者,皆是大道之子,最接近天地真理。不僅言出法隨,一舉一動蘊含真意,甚至目光流轉中就有自然奧妙。他們就算身隕,自身的王牌殺招,也會刻印到天地中,形成天劫地災的一種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不由想到了無相手:“是的,這個我早知道了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繼續道:“當初狂蠻魔尊化身冰凰,口吐玄冰,凝造我們現在的冰原。你別忘了,冰凰正是變化道的殺招。因此作為冰原一手締造者,狂蠻魔尊對力道、變化道的真意,就刻印在這處天地當中。在少數蠱仙之間,一直流傳著一個猜想,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一個傳聞。只要是力道或者變化道蠱師,在冰原升仙,就會形成道痕共鳴,在天劫地災中勾動出狂蠻魔尊對力道、變化道的真意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身軀一震:“那,那這么說,豈不是?!”
  “不錯。冰瀑神猿只是假象,上古天馬也是如此,都只是力道、變化道的真意,借助地災外顯!完全擊碎這些外顯之物,蘊藏的小段真意就會勃發,主動灌體!真意是什么?是對天地、大道、法則的理解。方源剛剛擊碎天馬,便得到真意灌體。換句話說,方源正得到狂蠻魔尊的教導啊!”
  黎山仙子說出驚人話語,同時也流露出濃郁的羨慕情緒。
  得到一位九轉尊者的傳授,這是多么大的機緣!
  如果說,三氣融匯,是令蠱師感悟天地,師法自然。那么在這里渡劫,得到真意灌體,就是從師狂蠻魔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