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40 二戰黑城(下)

“找到了!”黑城忽然雙眼驟亮,獰笑一聲,他有偵察殺招,在梨園中發現了黎山仙子的身影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他立即將暗箭仙蠱催動到極限,三道暗箭破空飛出,直朝目標射去。
  梨園暴動,無數樹根宛若虬龍一般,探出、延伸、翻騰,拼命阻截這三道暗箭。
  值此關鍵時刻,黎山仙子咬緊牙關,雙眸明亮似燈。
  她心中暗喝:“地花連藏!”
  地面砰的爆炸開來,閃電般鉆出一只碩大的食人花。
  食人花張開大口,一下子將一只暗箭吞下。緊接著,整個食人花體積驟縮,不足一半大小,竟是將暗箭暫時困住。
  黑城冷哼一聲,目光驟亮,被吞下的暗箭就要射出,撐得食人花表面形成一個明顯的尖銳凸起。
  但接二連三的食人花從地底冒出。第二個食人花,將第一個食人花囫圇吞下,大小驟減。隨后第三只食人花,吞下第二只食人花。如此循環往復,十七八只的食人花之后,黑城對這只黑箭的感應,都削弱了三成下去。
  黑城心知這只黑箭短時間內,是脫困不出了,于是將注意力集中到剩下的兩只。
  黎山仙子面色蒼白,又低喝一聲:“天花黯淡。”
  漫天梨花飛舞,潔白若雪,飄飄揚揚,又化為點點光斑。
  暗箭速度奇快,但光斑數量眾多,密密麻麻,飛射過程中,就被沾染許多。
  這些光斑落在小巧的暗箭上,頓時發出灼熱的火花,暗箭身上印刻下一塊塊的白色斑點,不管是速度、威能都緩緩下降。
  黑城冷哼一聲,心知對方早有準備。他自己在明,對方在暗,自己仙蠱暗箭廣為人知,因此遭受了針對。
  不過他也不是好惹的,雖然沒有開發出以暗箭仙蠱為核心的仙道殺招。但早已經不斷嘗試,嘗試的結果是得到了幾個凡道殺招,專門用來引導暗箭的變化。
  黑城雙目一瞪,催動仙竅中一套凡蠱。兩只暗箭忽然相向而行,在半空中碰撞,相互融合,重新化為一道。
  融合之后的暗箭,漆黑深邃,無一絲光斑,重新具備了之前的速度和威能。
  黑箭閃電一般,狠狠射進梨園中的一處巨大樹干。
  在黑城的偵察視野中,黎山仙子正藏在這根樹干中。
  但下一刻,黎山仙子的聲音竟然從另一端響起:“你中計了,黑城。樹花垂淚!”
  樹干中一朵鮮花綻放,花心處流出濃郁的蜜汁,芳香四溢。
  暗箭射中的只是一塊形似黎山仙子的木傀儡,蜜汁從四面八方蔓延過來,將暗箭牢牢包裹。
  旋即,蜜汁凝固起來,宛若琥珀一般,將暗箭牢牢地封印在里面。
  “黑城,今日你必敗無疑!”黎山仙子真身傲立一處樹冠,雖然臉色蒼白,滿頭大汗,卻是雙眼明亮,氣勢十足。
  黑城的強大,有很大一部分在于暗箭仙蠱。
  此乃攻伐殺招,黎山仙子自己擁有的,只有一只山盟蠱,沒辦法正面抵御。只好費盡思量,連用三個凡道殺招暫時禁錮了暗箭。
  暗箭受挫,就等若黑城失去了最強的攻擊手段。
  “是嗎?你真的以為我會技止于此?”黑城站在夜幕之中,俯瞰底下的黎山仙子,嘴角流露出嘲諷的微笑。
  在黎山仙子的注視之下,他伸出手來,緩緩展開手掌,展露出一顆黑色珠子。
  這顆黑色圓珠,有飯碗大小,通體黑光嶄亮,宛若黑色水晶。透過半透明的圓球表面,隱約可以看見這黑珠當中,還有一頭豬形小獸,趴著呼呼大睡。
  黎山仙子看到這個圓珠,頓時眼眶瞪大,流露出一抹驚恐之色:“這是黑牢?!”
  黑城微微點頭:“不錯,正是我黑家的六轉仙蠱屋——黑牢。”
  聲音平淡,卻隱含傲意。
  黑城并非黑家太上大長老,但為了確保此行,他早就不惜代價,向黑家太上大長老借得此物。
  “這下糟了……”黎山仙子一顆芳心沉入谷底。黑牢乃是獸欄,里面困著上古荒獸歧牙豬,若是此刻投放過來,黎山仙子這邊必然兇多吉少。
  不管是梨園、地花連藏、天花黯淡還是樹花垂淚,都是凡道殺招。黎山仙子為了對付黑城的暗箭仙蠱,殫精竭慮,連出三道殺招,這才勉強暫時封印住了暗箭。
  但她也因此心力憔悴,頭疼欲裂。她雖然占據著梨園戰場,在和黑城夜幕對轟之下,早就落入下風,只能勉強堅持,一心盼望著黑樓蘭渡劫成功,趕來支援。
  然而,歧牙豬乃是上古荒獸,破壞梨園如同踐踏菜園一般容易。一旦梨園被破,依附于梨園的三大“花招”,也會威力大減,被暗箭掙脫出來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,我之前所做的全部努力,都白費了!”黎山仙子暗暗咬牙,就在這時,她聽到太白云生大聲示警——小心!
  小心什么?
  黎山仙子回首,就看見一支暗箭悄無聲息地射來,距離她不過一尺距離。
  “怎么會?我可是在周圍布下了……”黎山仙子大驚,卻已經晚了。
  暗箭電射,從她的額頭眉心刺進去,直接貫通她的頭顱,從腦后射出。
  “小姨媽!”黑樓蘭大叫,終于消化了三氣,恢復了行動力。但當她睜眼時,卻看到平素對她照顧有加的親人,被暗箭貫穿頭顱的凄慘場景。
  “結束了。”黑城淡漠的將圓球狀的黑牢重新收起。
  黎山仙子只是真正封印了兩道暗箭,早在雙箭合并的那一刻,黑城便偷偷射出第三道暗箭。靠著黑牢吸引住黎山仙子的心神,暗中不動聲色調動數道凡道殺招,配合暗箭,將黎山仙子周圍的防御悄然瓦解。
  但就在下一刻。
  一道光輝照射過來,黎山仙子回溯到前一瞬間,身上傷勢全無,頭顱完好無缺。
  仙蠱人如故!
  遠處,太白云生大喘一口粗氣:“好險,差點沒趕上!”
  黑城瞳孔一縮,旋即怒氣升騰。
  他不是憤怒太白云生破壞了他的戰果,而是雪松子沒有盡力而為!明明之前說好的,他負責斬殺黎山仙子,雪松子負責打殺太白云生和仙僵方源。
  結果呢?
  太白云生居然能插手他這邊的戰場!
  “雪松子……”黑城暗暗咬牙,望向遠處的另一片戰場。
  然后黑城就看到,雪松子長袍破碎,滿臉驚惶地狼狽逃竄著。他原本一頭的長發,此刻削成短發,差點要禿頭。
  他的臉上青一塊紫一顆,一片浮腫,渾身都是血跡,一只胳膊聳搭下來,顯然是骨折了。
  黑城不禁瞳孔微縮。
  雪松子的手中,當然有治療蠱。對于蠱仙而言,骨折不算什么沉重的傷勢。
  但關鍵是在于,對手的打擊竟然讓雪松子連治療骨折的時間都沒有!
  這……究竟是有多強?
  仿佛是回應他心中的問題,二十多萬的力道虛影大軍,喊殺聲震天動地。
  烏泱泱的老大一片啊,比天空中的劫云還要厚重幾分的樣子,就追著雪松子一個人打。
  這也太欺負人了!
  于是黑城這位七轉蠱仙,深深地皺起了眉頭:“怎么回事?這些力道虛影大軍怎么還沒有消滅掉,甚至還多出許多來?”
  然后,他就看到力道虛影大軍分出一半,朝他這邊殺來。
  黑城冷哼一聲,心念調動,數套凡道殺招接連催起。
  千魔橫行!暗火!黑風破!
  “殺啊!”萬我大軍沖來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魔頭慘叫哀鳴,暗火視若罔聞,黑風嗚咽低落。
  一直云淡風輕,運籌帷幄的黑城,此刻臉色也不禁變了:“這個威力……是仙道殺招!這頭不起眼的仙僵,居然才是最高戰力?”
  萬我大軍滾滾壓來,毫不客氣地沖入黑城的夜幕戰場。
  占據一方天空的漆黑戰場,很快就被沖的七零八落,就像是乞丐裝掛在天上,衣衫襤褸。
  黑城眼角抽搐了幾下,只得撤退!
  他英俊瀟灑,就算后撤也顯得卓爾不群,他雙手翻飛如蝶,打出一道道凡道殺招。
  但是這根本就阻止不了萬我大軍的前行。
  就像是滔滔洪流,不管是多么優秀的凡道殺招,在此洪流面前都是脆弱的礁石,或者卑微的魚鱉,都被沖刷卷席,吞沒消滅!
  黑城瞇起雙眼,臉色徹底陰沉下來。
  他在此刻徹底明白了雪松子的感受,面對萬我大軍,他堂堂的七轉蠱仙,成名的北原強者,居然感覺到一股無奈和無力。
  大軍已經形成一股碾壓平推之勢,簡直難以抵擋!
  “這個仙道殺招……就算是我動用暗牢,放出歧牙豬,恐怕也不是對手!”黑城被大軍攆得飛退。
  這個情況下,黑城要翻盤,就得用暗箭襲殺方源本體。但兩道暗箭,已經被黎山仙子暫時困住,剩余一道根本拿擁有浪跡天涯仙蠱的方源毫無辦法。
  “這個瘋子,他究竟用了多少仙元!?”黑城心中詛咒,目光緊緊盯住地面上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再度吸納了一股魔尊意志,察覺到黑城的危險目光,于是他回頭望了一眼,不屑地對黑城一笑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地面上一股大軍撲上去,向黑城殺去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!”黑城臉上終于現出一絲緊張之色。被兩股大軍夾擊,只能在空中躲閃撤退。打出的無數凡道殺招,也只是稍微阻止了大軍的腳步。
  于是,戰局就變成了——兩大蠱仙被方源一人攆著追殺。
  “師弟,干得好!”太白云生振奮地雙拳握緊。
  黎山仙子站在樹冠上,看著這一幕,神情都微微僵滯。她也沒料到,場面會變成這個樣子。
  這邊,方源本體終于撲滅了地災,得到所有的真意灌體,力道境界仍舊是宗師級,沒有突破到上一層次。但是變化道的境界,反而因此提升,達到了變化大師級數。另外飛行造詣,也有大幅度的提升,突破了大師級,成就準宗師級。
  但方源還不滿意,他對黑樓蘭嚷嚷道:“快,你不是有小家子氣蠱嗎,把收集的地氣都放出來吧,說不定還能溝引出更多的地災來!”
  眾人聞言,一時盡皆無語。
  黑樓蘭立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,三氣灌體,生命本質升華,令她超凡脫俗,成就了蠱仙。她的身體得到了全面的凈化,因此眼窩的重傷也徹底復原。
  “我還要留著這些小家子氣蠱,用來煉制仙蠱呢。時間有限,咱們先撤!”黑樓蘭駁回了方源的提議,吼出聲來。
  方源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,但當事人不答應,他也沒有辦法。
  眾人集合一處,全都鉆入方源的仙竅。
  方源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狼藉不堪的冰原戰場,最后催動定仙游。
  三息之后,他消失當場,回到了大雪山福地。
  “我們就這樣讓他們離開了?”雪松子也和黑城匯合在一處。
  黑城揚起眉頭,寒聲道:“就算我有瞬不轉,你能突破這些力道虛影大軍的防守?”
  雪松子看著戰場上遺留下來的萬我大軍,一時被噎得說不出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