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43 難以對付的黑家父女

“黑城,你,你居然反過來威脅我!把我惹毛了,我讓你做的齷齪事情大白天下!!”雪松子怒吼道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黑城冷笑:“那你趕緊去做啊。實話告訴你,蘇仙兒就是你們大雪山的棋子,數十年前,故意安排了一場局讓我鉆,好刻意接近我,打入黑家高層。所謂蘇仙夜奔,不過是一場陰謀。不久之后,蘇家就被滅門,你以為是我黑家出的手?哼!是你們大雪山為了蘇仙兒而收尾,自己掃清了痕跡!”
  “什么?這,這我怎么不知道?”聽到這個驚人的消息,雪松子表示難以相信。
  “你知道什么?你不過是第七支峰的主人而已。大雪山的高層,永遠只有三位當家。我知道你不相信,但我手中有確鑿的證據。”黑城掏出一只東窗蠱,拋給雪松子。
  雪松子接過東窗蠱,投入神念察看,片刻后額頭上冷汗涔涔。
  黑城仰頭望天,長嘆一口氣,眼眸中流露出一抹蕭索之意:“當年,我雖然是公認的蠱仙種子,但卻是年少無知,落入了算計。蘇仙夜奔,呵呵,蘇仙夜奔,不過是正魔兩道相互傾軋滲透的一場精心策劃的計謀罷了。”
  “我和蘇仙兒成親,又有了樓蘭,真的以為日子就會如此幸福下去。然而有一日,一位蠱仙忽然來到我的面前,拋給我鐵一般的證據。而你所看到的,不過只是這些證據中的一部分罷了。”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怎么會這樣?”雪松子口中喃喃。
  有了這些證據,一切都顛倒過來。
  哪怕黑城用陰陽延壽法,算計了自己的愛妻,但這卻是正魔不兩立,黑城大義滅親的堂皇舉動。絕對不會引來非議,反而會人人稱贊。
  “你坑我!你竟然坑我!!”雪松子伸手指著黑城,氣憤至極。
  他原以為自己一直占據主動地位,抓住了黑城的把柄,沒想到卻反被黑城陷害了。
  雪松子傻乎乎地跟在黑城后面,捕獵黑樓蘭,又和黎山仙子等人激戰,搞得現在他自己處境堪憂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,以及中洲古派的勢力,成了雪松子心頭揮散不去的陰影。
  黑城收拾情懷,復又將目光投注在雪松子的身上:“而現在,我又得到了新的證據。還記得黑樓蘭渡劫的時候,喊了黎山仙子什么稱呼嗎?黎山仙子和蘇仙兒,極可能有血緣關系。我的手中有蘇仙兒的鮮血,也有黑樓蘭的血,今后和大雪山對質時,又有了一項確鑿的證據。”
  雪松子深呼吸幾口氣,強自鎮定下來:“好個黑城,果然不同凡響。我前前后后不過勒索了你幾十塊仙元石,就被你拖下水,跳進了坑。不錯,我必須得承認,就算你對黑樓蘭出手,千方百計地想擒拿她。也可以推脫為一個父親管教兒女,希望她迷途知返的期望。只要你不對黑樓蘭動用陰陽延壽法,我手中就不會有你真正的把柄!不過你的圖謀也到此為止了,你勢單力孤,對方可是和中洲勢力聯手的。呵呵,黑樓蘭已經成為力道絕仙,你更加難以擒拿她。”
  黑城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雪松子越說思維越是敏捷:“我的處境堪憂,你的日子也不會好過。你害了蘇仙兒,黑樓蘭復仇之心深入骨髓,中洲勢力說不定也會找你的麻煩!”
  “所以,你們倆個已經拴在了一起,只有與我方合作,你們才有勝利的希望。”一個女聲忽然插進雪松子、黑城二人的談話。
  “什么人?!”雪松子大吃一驚。
  一個曼妙的身影,漸漸浮現。這是一位女蠱仙,一身紫衫,嫵媚動人,她嬌麗的臉上帶著誘惑的淺笑。
  雪松子并非孤陋寡聞之輩,楞了一下,反應過來:“原來是姜鈺仙子。”
  他旋即就將目光投向黑城。
  北原蠱仙都知道,姜鈺仙子乃是黑城的第二十七房,同樣是暗道蠱仙,擁有仙蠱暗渡,可以隱藏靈機,干擾推算。
  黑樓蘭之所以能撐這么久,而沒有因為大力真武體而自爆,也是因為姜鈺仙子出手,動用暗渡仙蠱,為黑樓蘭遮蔽封印了十絕體的氣息,防止天地感應。
  哪知黑城見到姜鈺仙子,卻態度冷淡至極,哼了一聲:“你果然來了。”
  “許多年前,當我第一次帶著蘇仙夜奔的證據,來到你的面前時,就曾經說過一句話——當需要我出現的時候,我便會出現。”姜鈺仙子的臉上浮現出神秘的笑容,“怎么樣?我之前就說過,單靠你自己是抓不了黑樓蘭的,反而會越鬧越大。你只有和我方合作,才有希望。”
  雪松子看了看黑城,又看姜鈺,目光在兩人之間逡巡一番。
  黑城和姜鈺兩人對話的態度,讓他暗暗吃驚。姜鈺仙子的身份很不簡單,似乎是某個神秘勢力的代表。黑城之所以能夠識破蘇仙夜奔的騙局,還在于姜鈺仙子的提醒。
  黑城垂下眼簾,姜鈺仙子能夠潛進距離他如此近的距離,都沒有被發現,這讓黑城心中對姜鈺的忌憚又加深一層。
  姜鈺仙子雖然表面上是北原散修,是黑城的愛妾,但實際上卻一直籠罩著神秘的迷霧當中。
  黑城陷入沉思。
  他并不懼怕方源的萬我大軍,事實上心中還有些許不屑。盡管他沒有和萬我大軍正面抗衡的手段,但蠱仙作戰講究全方面的比拼。單從萬我大軍追不上黑城這一點上看,萬我大軍對黑城就沒有太大的威脅。
  之前一戰,若不是黑樓蘭一方主動撤退,等到力道虛影消散,黑城毫無疑問地就會占據上風,甚至奠定勝局。
  就算是雪松子,被萬我大軍攆得上下亂竄,心中也不擔心將來和方源再戰。
  原因就在于:萬我是仙道殺招,方源投入的仙元太多,卻無法真正殺敵。雪松子只要動用凡道殺招,就可以支撐下來。連續消耗幾次,作為仙僵的方源還能有多少仙元?一旦啞火,就是雪松子發威,收拾方源的時候了。
  黑城心中忌憚的,是方源的背景,是仙鶴門,是中洲蠱仙。
  他也沒有料到,調查定仙游后,會牽扯到這么一個龐然大物。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倒塌,已經被東方長凡算出,是中洲蠱仙在搞鬼。
  中洲蠱仙既然連巨陽仙尊的布置,都能破壞。何況對付區區一個黑城呢?
  和黑城一樣,雪松子也有相同的憂愁和擔心。
  他們都被方源的“背景”嚇著了,若是知道仙鶴門正要千方百計地對付方源,他們絕對不會這般緊張。
  “如今看來,似乎只有和你們合作,才有成功的可能。不過在合作之前,作為基本的誠意,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,你所代表的究竟是何方勢力?”黑城思考之后,對姜鈺仙子問道。
  姜鈺仙子沉吟片刻,她知道黑城是個難以對付的人,若是撒謊或者拒絕,恐怕對方就會立即拂袖而去。
  于是她決定實話實說:“告訴你們也無妨,我所代表的勢力,廣布五域,名為——影宗。”
  黑城、雪松子面面相覷。
  中洲,狐仙福地。
  “二十八顆青提仙元,半塊仙元石。”方源檢視自己手中的財富。
  經過黑樓蘭渡劫一戰,方源前段時間,好不容易積累起的資本,立即被打回原形。
  大戰之前,方源的青提仙元多達九十一顆,但萬我殺招催動了近五十次,形成近五十萬的力道虛影大軍。
  激斗中,方源又屢次催動樂山樂意仙蠱、浪跡天涯仙蠱等,消耗了十幾個青提仙元。
  因此,剩下的青提仙元不足三十顆。
  “不僅如此,我還欠黎山仙子十五塊仙元石,瑯琊地靈十五塊仙元石。黎山仙子的欠債能拖多久,就拖多久。欠瑯琊地靈的仙元石要盡快還上,時間拖得越久,利息就越高。”
  方源和瑯琊地靈的關系,還只是一般。
  瑯琊地靈借給方源仙元石的時候,雖然并未獅子大開口,但仍是按照慣例,收取一成的利息。
  也就是說,方源至少要還給瑯琊地靈十六塊半的仙元石。若超過一個月,就要再此基礎上,再添一塊半。
  兩個月,就是三塊仙元石。以此類推。
  就算沒有超過一個月,仍舊要多交付一塊半仙元石,這是所謂的保底利息。
  沒有利益可言,旁人怎會無緣無故地外借?
  本來,方源和黎山仙子等人的盟約中,有過約定。一方支援另一方,付出的代價可以得到雙倍的補償。
  這個約定,在之前方源一戰黑城時,就履行過。
  但方源這次不僅僅只是付出代價,還得到了巨大的利益。
  他的力道境界上升到宗師級,變化道境界簡直是從無到有,暴漲到大師級,飛行造詣提升到準宗師級數。
  還要再加上小家子氣蠱,免除的十五塊仙元石欠債,這些利益遠遠超過方源付出的代價。因此黎山仙子方面,不會做出補償。
  “現在回想起來,這個黑樓蘭恐怕是故意設局,企圖利用魔尊真意,讓我賣命。”現在方源回想起來,覺得是落入了黑樓蘭的算計當中。
  若非魔尊真意,方源絕不會消耗如此多的青提仙元,去形成力道虛影大軍。若是戰局不佳,方源完全可以撤退。畢竟盟約中,可也沒有死戰不退的條款。
  他和黑樓蘭等人立下的雪山盟約,還是很寬松的。
  關于這點,方源在戰斗時,就隱約有所察覺。不過這是堂堂正正的陽謀,就算方源發現了黑樓蘭的企圖,他也要一頭鉆進去,畢竟甜頭太大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