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44 戰斗只是修行的一部分

地底洞窟中,充斥著五彩的智慧光暈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矮小的菇林,四處生長。智慧蠱就趴在菇林最中央的菇王身上,一動不動。
  方源坐在不遠處,借助智慧之光,來不斷推演。
  良久,他吐出一口濁氣:“第二份仙蠱方,也完成了。”
  他看了下自己的青提仙元,本來就不多,只有二十幾顆。現在連續推算完成兩個八成殘方,只剩下十一顆。
  “第三道仙蠱殘方,完善了八成六,十一顆青提仙元應該足夠了。”
  方源再看腦海中的樂山樂意仙蠱,卻是熠熠生輝,毫無異樣。
  距離黑樓蘭渡劫,已經過去了不少時日。因為激戰中頻頻催動,凈魂仙蠱已經餓得虛弱,樂山樂意仙蠱也催動了許多次,卻一直狀態良好,沒有喊餓。
  方源起初也感到奇怪,后來問了仙竅中的墨瑤意志,卻是明白了緣由。
  原來,墨瑤假意需要不時的補充。
  墨瑤沒有假意蠱,是用了許多蠱蟲,將樂意轉化成了假意。
  因此喂養的過程中,第一個重點照顧的就是樂山樂意仙蠱。樂山樂意被墨瑤假意充分喂養,并非方源之前猜測的餓一頓飽一頓,因此即便方源這段時間頻繁催動,距離下一次喂養樂山樂意仙蠱還有一段時日。
  這顯然是一件好事。
  要知道,饑餓的仙蠱強行催用,會導致仙蠱的死亡。
  凈魂仙蠱已經喊餓,以至于方源目前使用萬我殺招的風險劇增。也許某次催動這個仙道殺招,凈魂仙蠱就會支撐不住而毀滅。
  推算仙蠱方,是方源目前最主要的營生手段。若樂山樂意仙蠱罷工,方源無疑就要再度陷入困局之中。
  方源再次催動樂山樂意仙蠱,開始推算第三道仙蠱殘方。
  這一次,他得到魔尊真意灌體,對推算仙蠱殘方也有不小幫助。
  皆因真意灌體,是汲取狂蠻魔尊對修行的理解,直接增長方源的底蘊,提升方源的修行境界。
  而推算蠱方,是以自身的底蘊為基礎,底蘊越強,推算效率就越高。
  雖然主要是以煉道境界為主,但考慮的因素眾多廣博,也會涉及到力道、變化道等等方面。
  兩天之后,方源推算完畢,得到三張完整的仙蠱方。
  他旋即就帶著這些仙蠱方,來到瑯琊福地,和瑯琊地靈完成交接。
  不僅將欠債還清,刨除青提仙元的損耗,還賺取十一塊仙元石的純利潤。
  一切又走上正軌。
  八天之后,方源再次將三張十成仙蠱方,交給瑯琊地靈,完成第五筆交易。
  至此,他的仙元石回復道三十六塊,青提仙元則有二十七顆。
  方源這才稍稍放松下來。
  和黑城一戰,他險些財政赤字,經濟崩潰。
  按照地球上的經濟術語,只差一點就要引發現金流的斷裂。
  “仙道殺招萬我雖然威力不俗,但每次催用都要至少消耗一顆青提仙元。使用次數一多,消耗就大了。今后須得謹慎使用,否則越打越窮,雖勝猶敗。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,暗暗警示自己。
  蠱仙修行,要考慮各個方面,并非僅僅只是戰斗的勝利。
  就好像地球上劉邦和項羽的例子。劉邦戰不過項羽,屢戰屢敗,項羽屢戰屢勝。但劉邦兼顧經濟,擁有安穩的大后方。因此盡管每次戰斗失敗,但都有重新崛起的資本,因此能屢敗屢戰。
  反觀項羽,雖然屢戰屢勝,卻經營無方,最終隨著時間推移,交手次數的增多,劉邦和他的差距越縮越小。最終劉邦一戰而勝,就是徹底的勝利。
  對于蠱仙的修行來講,也是如此道理。
  戰斗,只是修行的一部分。
  戰斗的勝敗,并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勝敗背后的收益。
  一切都要往前看,不能鼠目寸光。
  方源雖然打得黑城、雪松子滿天亂竄,但他投入的青提仙元太多,反觀黑城、雪松子消耗的仙元,比方源要少得多。
  方源打得險些經濟崩潰,黑城、雪松子卻是狀態良好。若是現在再讓方源和他們打一場,方源的戰力絕對要下降一兩個檔次。這樣交手的次數越多,孰勝孰敗,一目了然。
  黑城擁有六轉仙蠱屋黑牢,難道不可以拼命嗎?不是不可以,只是審時度勢。
  能成就蠱仙的,基本上都不會是熱血沖腦的莽夫,每一場戰斗都會算計得失。
  當然,若非有魔尊意志灌體,方源也不會消耗這么多的青提仙元。
  “青提仙元沒了,可以再煉化仙元石。但是魔尊真意,卻是難得的機緣。如果按部就班地積累,至少要數十年光陰。”方源心里盤算得分明。
  等到方源將手中的仙蠱殘方,又完善了兩道時,太白云生終于從大雪山回來。
  “你沒有見到特等福地的氣象,唉,我是親眼所見了。占地千萬余畝,福地的時光流速是外界的三十八倍!生機勃勃,潛力廣大,令我都要忍不住嫉妒啊。我覺得這一次渡劫之戰,最大的贏家便是黑樓蘭!”太白云生回來,口中喋喋不休,感慨萬千。
  黑樓蘭渡劫,請太白云生修復特等福地。因此太白云生有幸進入樓蘭福地,可謂大開眼界。
  “特等福地就是如此,畢竟是十絕體成仙,如履薄冰,死中求生。相比這個,我更關心黑樓蘭這次渡劫升仙,在第三步煉出了幾只仙蠱。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“她是用飛熊之力仙蠱炸出的仙竅,這只力道仙蠱是巨陽意志給她的。飛熊之力蠱現在是她的本命蠱,她還將原來的核心我力蠱,提升到六轉層次。除了這些,她還得到一只六轉力氣蠱。”太白云生答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升仙時,憑借殘留的天地二氣,得到人如故、江山如故兩大仙蠱。
  黑樓蘭殘留的天地二氣,是不是比太白云生要多,外人無從得知。但方源知道,她有不少的小家子氣蠱,這些蠱蟲中存儲著許多天地之氣。
  方源評估黑樓蘭的家底:“這樣說來,黑樓蘭手中可以確定的仙蠱已經有四只。分別是飛熊之力、我力、力氣以及奴隸仙蠱。原本的七轉排難蠱,已經在渡劫時毀掉。但別忘了,她曾經打爆了飛熊虛像,并將飛熊虛像蠱奪走鎮壓。從此之后,我就和飛熊虛像仙蠱失去了聯系,也不知道這只仙蠱是被無相手奪去了,還是仍舊在她的手中!”
  黑樓蘭實力增長得很快,至少有四只仙蠱,如今成為蠱仙,更是一飛沖天,前途光明燦爛。
  而且,她和黎山仙子關系緊密,得到黎山仙子的幫助,直接跨越新晉蠱仙的起步期。黎山仙子不缺仙元石,大量的資源投入下去,樓蘭福地將會得到迅速的發展。
  “擁有特等福地的黑樓蘭,今后的修行速度將大大地超過我。我有上等福地,跟其他蠱仙相比,已經是快跑了,但黑樓蘭卻仿佛是插上了翅膀飛翔。咱們雖然和她們聯盟,但聯盟也是有時限。超過時限,就要小心了。黎山仙子交游廣闊,黑樓蘭更是梟雄啊。”太白云生語氣擔憂。
  身為天才的黑樓蘭的迅速成長,帶給了太白云生這個老一輩巨大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而方源更慘。
  他的修為停滯了,只要他一日沒有擺脫仙僵的身份,他的修為就難以有所寸進。
  “只要黑城一天不死,馬鴻運的事情沒有解決,我們和黑樓蘭就有合作的基礎。你此去東海,切勿小心。鯊魔非易與之輩,需要支援,就用推杯換盞蠱即可。”方源對太白云生關照道。
  太白云生在狐仙福地休整了兩天,便奔赴東海。
  他身上中了死期將至仙蠱,答應東海仙僵鯊魔一起探索玉露福地,不得不趕緊啟程。
  方源則留在狐仙福地,一面推算蠱方,賺取仙元石,一面著重處理仙蠱喂養之事。
  待他完成第六筆交易后,仙元石數量上漲到六十多塊。
  手中的婦人心、連運也出現虛弱的現象,顯然是因為饑餓所致。連同之前的凈魂仙蠱,方源有三只仙蠱需要喂養。
  凈魂仙蠱喂養,需要上萬頭的白蓮巨蠶蠱。連運仙蠱,需要上古荒獸天地沙鷗棲息地的沙土萬斤。毒道仙蠱婦人心,要用婦人的心臟去喂養。
  前兩者沒有頭緒,方源便決定先易后難。
  西漠。
  沙丘連綿,伸展著大地寬廣舒緩的脈搏。
  烈日高空懸掛,空氣炙熱,仿佛要將人蒸熟一般。
  一只大型商隊,迤邐而行。
  駝鈴聲聲,車轅作響。
  隨行的蠱師們,間或催動各種蠱蟲,有的降溫,有的鼓風,有的制造清水,有的偵察方向。
  “什么人?!”商隊首領爆喝一聲。在商隊的面前,忽然出現一只猙獰的怪物。
  這怪物高達兩丈,肌肉賁發,身材魁梧。生有八臂,青面獠牙,雙目赤紅似血。讓人一看,心底便是一緊,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。
  商隊不安地騷動起來。
  “兩個五轉,十七個四轉,四十幾位三轉……倒也算得上雄厚。”怪物開口,聲音沙啞難聽極了。
  “閣下是哪位朋友?我乃是莫家商隊首領莫言。”商隊里五轉蠱師中的一位,神色緊張,抱拳問道。
  方源猙獰一笑,八只利爪倏地張開,超級勢力莫家的名頭在他身上可不管用。
  他宛若魔神降臨,一頭扎入商隊當中,掀起腥風血雨。
  慘嚎聲、驚叫聲、哭泣聲、求饒聲糾結在一起,持續了一會兒后,漸息下去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