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5 目光溫柔

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屠殺終于結束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血腥氣濃郁撲鼻,枯黃的沙碩上,橫尸遍野。
  方源站立在死尸中間,喚出婦人心仙蠱。
  仙蠱緩緩上升,懸浮到半空處,散發出醬紫色的光輝。光輝籠罩死寂的戰場,幾個呼吸之后,戰場中全部的女尸忽然開始顫抖起來。
  尸體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,終于噗噗噗的響聲中,一顆顆心臟破體而出,緩緩上升,飛向半空中的婦人心。
  還未接近,這些血淋淋的心臟就在空中,被醬紫光輝同化,化為一團團墨紫色光團。
  光團宛如乳燕歸巢,悉數投入到婦人心當中。
  毒道仙蠱婦人心微微顫抖,發出刺耳的鳴叫,似乎因為進食而歡欣。
  片刻之后,戰場上的婦人心臟均成為食料,喂養了婦人心。
  方源喚回婦人心。
  這顆仙蠱的饑餓狀態緩解了許多,但仍舊沒有喂飽。
  方源微微皺起眉頭:“按照這個進度估算,要完全喂飽婦人心仙蠱,至少還需要四千多顆婦人心。我屠殺的這個商隊,已經算是實力雄厚,如此大型的規模,在西漠中也比較少見。”
  方源沉吟片刻,一飛沖天。
  于半空中,他伸出手掌,向地面一壓。
  頓時,數千顆火球憑空產生,轟在戰場上,接連的爆炸聲中,沙石翻飛,尸體燃燒,化為一片火海。
  這不是殺招,只是單純地數量疊加,使用了許多相同的炎道凡蠱。
  方源又甩出幾條棕黑油龍。
  油龍撲入火海,立即增大火勢,將戰場灼燒,銷毀痕跡。
  做完這些之后,方源這才扇動輕虛蝠翼,破空飛去。
  他一路朝東北方向疾飛,繞過幾個大型綠洲,終于找到了目標——一個小型綠洲。
  從高空俯瞰,綠洲如一顆寶石,鑲嵌在金黃色的沙漠中。
  綠洲中一座湖泊,碧藍清澈,周圍綠樹成蔭,里面生活著許多人。市集上人頭聳動,一片繁華安寧的景象。
  方源沒有遮掩行跡,他出現在無云的晴空中,分外顯眼。
  一群蠱師立即騎著沙鷗,從綠洲中飛升上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怪物?”
  “好像是僵尸!”
  這些蠱師不乏年輕人,遠遠望見方源猙獰可怖的模樣,不禁小聲嘀咕起來。
  他們幾乎都是二轉,唯有一位是三轉蠱師,乃是首領。
  這群人飛到方源面前,距離三百步后,不再接近。
  首領滿臉戒備,抱拳道:“這里是粥稀綠洲,由我們蘭家主持。綠洲上方皆是禁空區,希望閣下即刻降落!若是想要進入綠洲,我們有相關的蠱師負責接待外來蠱師。閣下只需要按照流程,滿足相關的標準,即可進入綠洲。”
  方源仍舊看著綠洲,不斷用蠱蟲偵察著。
  他在查看,這綠洲中是否有蠱仙潛藏。只有蠱仙才對他構成威脅。
  按照平常情況,這種小型綠洲,勢力并不雄厚,應當不會有蠱仙存在。若是有蠱仙,早就擴張開來,或者改造綠洲了。
  首領說完后,見方源無動于衷,不禁眉頭皺起,冷聲道:“閣下聽到沒有?綠洲上空都是禁飛的,這是西漠的常識。閣下飛到蘭家的頭頂上,完全可以視作挑釁!希望閣下即刻降落下去,否則就別怪我們……”
  砰。
  首領的話還未說完,方源就一彈小指頭,發出了一道五轉級數的攻擊。
  三轉首領根本反應不及,直接炸成血沫肉塊,四下散去。
  “啊!!”
  “家老大人!”
  其余二轉蠱師愣了愣后,發出刺耳的尖叫聲。
  這一刻,無以倫比的驚恐充斥他們的心中。平素威望甚高的家老大人,居然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,就被對方一擊打爆了。
  這一擊太快太突然,二轉蠱師們根本沒有看清楚,究竟是什么殺了首領的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死了,一下子就被殺死了!”
  “快退,這人不是我們能夠對付得了的!”
  “敵襲,敵襲!!”
  二轉蠱師們大聲吼叫,在空中一哄而散,向著綠洲疾飛而去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手掌輕揮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接連不斷的炸響聲中,這些二轉蠱師無一例外,爆成一塊塊血肉。就連他們的坐騎沙鷗,也沒有一只幸免。
  綠洲中響起震耳的警報聲。
  半空中發生的一切,早就被駐守的蠱師看在眼里。
  方源居高臨下,就看到凡人們一片慌亂,相互奔走,原本繁華的市集亂成一團。大量的凡人蠱師,從建筑物中冒出來,紛紛仰天而望,充滿敵意地看向自己。
  “真是眾生如蟻啊。”方源呼出一口濁氣,隨后撐起發甲,背后輕虛蝠翼一閃即逝,他整個人勢如流星,向綠洲狠狠沖去。
  “來了!給我打!!”
  “小心,對方實力很強,至少是四轉蠱師!很有可能是五轉蠱師!”
  “就算再強又能怎樣?他只是一個人而已,給我打!”
  綠洲中的蘭家蠱師們紛紛怒吼,打出煙花般的蓬勃攻勢。
  但方源沖勢不減,輕而易舉地沖破這些阻攔的火力,直接砸在綠洲最中央的家主閣中。
  轟!
  巨響震耳欲聾,巨大的沖擊力將地面震顫。家主閣也有蠱蟲防御著,但根本無濟于事,一瞬間就被徹底撞塌。土石翻飛,磚瓦四處亂濺,氣浪滾動,帶起沖天的煙塵。
  煙塵漸漸散去,方源高大的身軀,八只怪臂,展現在蘭家蠱師的眼前。
  “他,他沒有死!”
  “可惡啊,家主閣被他撞塌了!祖宗們的牌位都在里面呢!”
  “殺,殺了這個怪物!!”
  眾人群情激奮,將方源團團包圍。
  “都給我閉嘴!”忽然一位老者大喝一聲,越眾而出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!”周圍人紛紛向老者行禮。
  老族長心驚膽戰,沒有誰比他更了解家主閣的防御力量。家主閣是一個家族的中樞重地,防御深厚,就算讓十個老族長聯手,也未必能沖突進去。
  但方源直接轟撞下來,僅僅一擊,就將家主閣給轟塌了。
  一擊而塌!
  這是什么概念啊?!
  老族長強按心悸,對方源深深一禮:“我們蘭家世代保持中立,可以說是與世無爭。不知哪里得罪了閣下,我們蘭家一定做出令閣下滿意的補償。”
  這話一說出口,立即引起眾蠱師的強烈反彈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你究竟說的什么話啊?”
  “這個不人不鬼的怪物,把我們的家主閣都給撞踏了,連蘭端家老都死在他的手上。”
  “族長,我們蘭家人不是孬種,對方都騎到我們頭上來了,我們要把他大卸八塊,才能解心頭之恨吶!”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”方源冷笑三聲,他聲音沙啞刺耳,眾人聽了都不禁眉頭發皺,“竟然有個識時務的,嗯,也對,這樣的小型綠洲,夾在其他大勢力的中間。如果不識時務恐怕也做不穩族長這個位置罷。那你聽好,我限你一盞茶的時間內,收集六千顆心臟。記住這些心臟最好不要破損,必須都是婦女的心,男人的心,少女的心都沒有用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
  “居,居然要六千顆婦人的心臟?”
  “這是個魔頭,無法無天的魔頭!竟然想要指使我族,給他充當走狗,為他籌集心臟!”
  眾蠱師一片嘩然。
  老族長的臉色,也是陰晴不定。六千顆婦人心臟不是個小數目,這處綠洲周邊的確有不少凡人村莊,但這些凡人的數量肯定不夠。如此一來,要達到六千的標準,必須得犧牲蘭家的本族人。
  這樣一來,老族長屁股下的族長之位就要到頭了。沒有人會擁護這樣的一個人,充當本族的首領。
  “閣下的要求,未免太過于無理了。唉,上天有好生之德,光天化日之下,怎能行如此兇惡罪孽的事情?請恕蘭家難以合作。”老族長悲天憫人地嘆息道。
  “呵,那就沒有辦法了。雖然這樣麻煩了點,不過算了。”方源猙獰一笑,殺機彌漫。
  背后輕虛蝠翼一閃即逝,下一刻方源陡然出現在老族長的面前。
  僵尸怪爪閃電般探出,一把抓住老族長的脖子,并輕而易舉地將他提起來。
  “好,好快!”老族長臉色慘白,沒有一絲血色。他徹底的震驚了,怎么一晃眼,自己就被對方給擒拿了!?
  難道說,他不是凡人,而是蠱仙?
  一個令人驚悚的念頭,在老族長的心中升騰起來,他連忙叫道:“萬,萬事好商量……手下留情,手下……呃。”
  嘎嘣一聲,老族長的頸椎直接被方源捏得粉碎。
  老族長頭歪在一邊,瞪著雙眼,死不瞑目。
  他不是不想動用蠱蟲反擊,但方源仙竅中有不少的凡蠱,有著封印、壓制的作用。
  “他,他殺了老族長!”
  “不——!族長大人!你不能死!”
  “給族長大人報仇!!”
  眾蠱師反應過來,紛紛怒吼咆哮,宛若奔騰的潮水,涌向方源,一時間各展其能,打出繽紛燦爛的攻勢狂瀾。
  方源沒有躲避,而是駐足原地,巋然不動,任由滔滔不絕的攻擊打在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眾人的攻勢,持續了百息,這才稀疏下來。
  蠱師真元有限,如此強度的爆發,持續不了多長時間。
  “死了嗎?”
  “肯定已經被打成碎末渣滓了。”
  “唉,可憐老族長,我們沒有搶回老族長的遺體……”
  然而當硝煙散去,眾蠱師的眼睛紛紛瞪圓,他們看到方源仍舊傲立原地。
  哪怕周圍一片狼藉,他身上的漆黑鎧甲仍舊如初,就算是打斷掉的倒刺,也在迅速復原著。
  幾息之后,方源的發甲恢復如初,甚至連一絲煙痕都沒有。
  發甲乃是凡道殺招,由數百只蠱蟲組合催動,五轉蠱蟲就有大幾十只。又在仙僵之軀的基礎上,防御程度不是這些蠱師能夠打破的。
  圍攻方源的這些人中,唯一的四轉蠱師老族長已經死了,剩下的三轉蠱師,連十位都不到,其余的皆是二轉蠱師,一轉蠱師。
  他們的攻勢十分雜亂,很多都內耗掉了,對方源根本造成不了威脅。
  “這就是你們的攻擊?撓撓癢都不夠啊。”方源呵呵一笑,他的笑聲并不高揚,但偏偏清晰的響徹眾人耳畔。
  一股無邊的寒意,從圍攻蠱師們的心中升騰起來,并迅速彌漫。
  在這炙熱的天氣下,他們卻如墜冰窟!
  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眾人渾身顫抖,無邊的恐懼充斥心田。
  “怪物,這是一個怪物!”有人尖聲大叫,已經崩潰。
  “逃,快逃!!”斗志降到最低點,一人逃竄旋即引發大面積的崩潰。
  方源沒有絲毫意外,老族長死了,再沒有主心骨。同時,他故意硬抗攻勢的戰術效果,就是要將這些凡人的斗志擊垮。
  刷。
  方源無聲獰笑,立即追上一位女蠱師。
  女蠱師身形陡滯,呆呆地看著胸口處冒出了一只怪爪。隨后怪爪收回,帶著女蠱師的心臟。
  “蘭馨家老也死了,快跑!”周圍的蠱師看到這一幕,驚得魂飛魄散,逃得更快了。
  方源信手一揮,大量的火球漫天揮灑,轟轟轟,炸得房屋崩塌,火焰四起。又一手揮動,無數的風刃嗖嗖飛舞,沿途切割屠宰,倒下一片片的碎尸。
  “不,求求你,求求你,不要殺我。”一位凡人女子,面容姣麗,身姿窈窕,保養得很好,應該是蠱師的妻妾。
  砰。
  方源手指一彈,凡人女子的頭顱像西瓜一樣爆開,無頭尸體栽倒于地。
  方源邁過這具尸體,垂下的手掌微微一張,女尸的心臟就破體而出,被方源一把抓住。
  婦人心發出愉悅的鳴叫聲,它停在方源的肩頭,散發出醬紫色的光輝。
  不管是方源手中的心臟,還是周圍尸體里的心臟,只要符合標準的,都被紫光同化,轉而被婦人心吸收。
  方源安步當車,走到哪里,屠殺到哪里。沿途一片哀嚎慘淡,血流成河。
  凈魂仙蠱已經饑餓,使用萬我具備風險,且浪費仙元。
  冰鉆星塵也不能使用,因為星團中不斷爆炸,會將脆弱的凡人軀殼碾磨成抹,連心臟也不例外。
  方源只是用凡蠱,不用任何殺招,純粹是數量的簡單堆積。
  但就是這樣,殺傷效率也不低。
  西漠和其他四域地形不同,方源選擇這里自有用意。這里有廣袤的沙漠,綠洲如島,就算是凡人逃出綠洲,也逃不出多遠。沙漠一望無垠,方源想追殺也極為方便。
  “這一次,就讓你吃個飽吧,小東西。”方源于血泊中踏步而行,瞥向肩頭的婦人心仙蠱,目光溫柔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