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46 沙鷗死蛋

落日的余暉,灑在粥稀綠洲之上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往日里裊裊的炊煙,在今日卻是被濃煙、火焰所取代。
  寧靜安詳蕩然無存,房屋建筑塌毀倒塌,化為一片片的廢墟。廢墟中,街道上,湖畔,樹下,血泊接連,橫尸遍地。
  方源重新又回到家主閣,站在一堆碎瓦破磚上,他滿意地將毒道仙蠱婦人心收回仙竅。
  屠殺了大半天,終將婦人心喂飽了。
  婦人心養煉合一,再繼續喂下去,婦人心就進入煉蠱過程中。吃下的婦人心臟越多,婦人心的威力就越強。
  不過方源,暫時沒有煉蠱的想法。
  以他一人之力,屠殺凡人比屠豬狗還要容易,但凡人那么多,終于還是浪費了大半天時間。
  況且,婦人心是一次性的消耗仙蠱。威力再大,用一次就沒有了。投資前景并不大。除非方源手中有婦人心的仙蠱方。
  站在家主閣的廢墟上,方源仙竅中數百只蠱蟲一同催動起來,進行全方位的偵查。
  兩個呼吸之后,方源就找到了一處地下入口。
  他走到入口附近,大腳一踏,就將中空的地面踏毀,露出一個入口。
  這入口能供常人進出,對方源來講卻是小了。
  方源便一路強拆下去,進入地道數百步后,終于空間寬敞起來,足夠方源彎著腰行走。
  須臾,一道巨大的石門,出現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門頭上,刻有大字:“族庫重地,閑人免進”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直接轟破石門,立時數百道金色光刀,斬擊在的方源身上。同時尖銳的警報聲響起。這顯然是蘭家防御偷盜者的手段,但可惜的是,連方源發甲上的一根倒刺都沒有損毀。
  方源進入石門,看到一大堆的元石,方源粗略估計一下,有十萬多塊。
  若是方源還是凡人,這些元石將是一筆巨大的財富,可惜方源如今已經成仙,真元無限,對元石的需求已經下降到最低點。
  不過,他還是將元石都收入仙竅,純粹是順手而為。
  不一會兒,他打破第二道石門,進入其中。
  他看見一大堆的煉蠱材料,分門別類地擺放著。都是尋常材料,雖然方源也有需要,但這些材料數量不多,方源真正要煉蠱什么的,需求量一定很大。仍舊需要蠱仙這等存在進行大批的收購。
  但有總比沒有好,方源賊不走空,同樣順進仙竅當中。
  接下來的第三道、第四道、第五道石門內,都是煉蠱材料,只是種類不同,存放的要求也不同。方源將這些統統收如囊中。
  到了第六道石門,他終于發現了蠱蟲。
  大量的凡蠱,存放在這里。這是蘭家的蠱蟲秘庫,一族的底蘊所在。
  方源全都收走,以他豐富的記憶和老道的眼界,這些凡蠱都認得,皆是可有可無的貨色。
  但對于凡人蠱師來講,這些蠱蟲中不乏珍稀蠱蟲,也有五轉蠱、四轉蠱。得到其中一只,興許整個生活都能得到改善,甚至人生軌跡都會發生轉折。
  這就好像是方源在青茅山上得到酒蟲;在白骨山得到骨肉相連蠱,在商家城得到全力以赴蠱一樣。
  這樣的蠱蟲秘庫,有三座。元石庫藏,有五個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庫中庫,隱秘小庫,都沒有逃出方源的搜索。
  一些秘庫,里面已經狼藉一片,還有蠱師的尸體,打斗的痕跡。顯然在方源屠殺地面生命的時候,一些利欲熏心的蠱師知道蘭家完蛋了,便闖入這里,搶奪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。
  他們在這里發生火并,搶奪能夠帶走的寶物,還有一部分人則死于秘庫的防御蠱蟲。
  方源平靜無波,走過這些秘庫,順著一條主要地道往地下深入。
  沿途中,蠱師的尸體越來越多,除此之外還有沙鷗的尸體。
  這些沙鷗,仿佛鴕鳥和海鷗的結合體,腿腳粗壯,肌肉發達,同時雙翼寬大,可以利用氣流翱翔天空。
  沙鷗可以在沙漠中急速奔跑,也可以在載人飛行,吃的食物也只是清水和草,非常容易喂養,性情也溫和,是西漠蠱師最常用的代步之物。
 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沙鷗生育力比較低。十顆沙鷗蛋,常常只有三四顆可以成功孵育出健全的沙鷗。
  不過,這個蘭家豢養的沙鷗,數量很多,超過了同等勢力。方源大殺四方時,殺了不少的沙鷗。他猜測,蘭家手中也許掌握了某種孵育沙鷗的獨到手段。
  如果真的有,那么這將是整個蘭家中,方源唯一稍稍入眼的東西。
  方源又往下走了數千步,見到的蠱師尸體越來越多。終于在某處地段,發現了大量的蠱師尸體,以及許多沙鷗也死在這里。
  “看來進入這里的蠱師們,遭遇到了沙鷗的阻截,一場激斗后,最終全數喪命于此。他們冒著風險來到這里,很顯然有重大的利益在誘惑著他們。”方源分析著。
  歐歐歐……
  又行了數百步后,方源遭遇到一波沙鷗的攻擊。
  沙鷗有上百只,當中的沙鷗百獸王還帶著新傷,應該在不久前和蠱師們交過手。
  區區獸群,怎么是方源的對手?幾個呼吸之后,方源殺掉這些沙鷗,繼續前行。
  地道明顯往下延伸,深度讓方源都有些意外。
  解決了十幾波的沙鷗襲擊,方源走出地道,立即視野開闊,來到了一處地底大洞窟。
  這洞窟之大,仿佛一座廣場。
  洞窟中央,有一座巨大的石臺。石臺上豎著一只巨大的鳥蛋,足有房屋大小,通體沙黃色澤,粗糙黯淡。
  石臺周圍,鋪著一層厚厚的黃沙。
  黃沙細軟無比,微微溫熱,踩在腳下,如踩著棉花團一般。
  一只只的鳥蛋,就鋪在黃沙中,微微陷進去。這些鳥蛋有的大,有的小,還有破碎的蛋殼。
  “這些鳥蛋,都是沙鷗蛋。這里就是蘭家的沙鷗孵育之地了。”方源走進洞窟。
  為了保護家園和鳥蛋,大量的沙鷗暴動而起,向方源圍剿過去。
  方源無動于衷,一揮手掌,先是灑出一片風刃,將沙鷗如割麥一般割倒大半,又灑出一抹冰霜,凍住另一半。
  幸存的沙鷗,數量稀少,再不復剛剛的氣勢洶洶,轉而驚惶逃竄。
  方源也沒有興致去追殺個干凈,距離石臺越來越近,他的目光漸漸被石臺上的巨蛋吸引,流露出越加喜悅的光。
  “這個蛋,難不成就是天地沙鷗的鳥蛋?”
  方源踏上石臺,來到巨蛋面前。他伸手撫摸著粗糙的蛋殼,蛋殼上裂痕滿布,同時還有數個小洞,不斷地從裂縫間,從小洞內往外流出透明的蛋清。
  這些蛋清落在石臺上,順著石臺表面刻著的溝渠,流通到周圍的黃沙下面。
  這是上古荒獸天地沙鷗的一顆鳥蛋。
  鳥蛋中孕育的生命,早已經夭折。蛋清都往外泄露,很明顯這是一顆死蛋。
  沙鷗孵育率低下,對于相同血脈的天地沙鷗,孵育率就更低了。但畢竟是上古荒獸的生命精華,只是如此粗陋膚淺地利用蛋清,就大大提高了沙鷗鳥蛋的孵育率。
  方源沒有得到猜測中的孵育手段,但卻得到了一只上古荒禽的死蛋。
  這是個意外的驚喜。
  “果然連運之后,就有際遇了嗎?屠殺了一個中小型部族,就收獲了對自己有幫助的東西。”方源心生感慨。
  他的連運仙蠱,需要上古荒獸天地沙鷗棲息地的沙土喂養。
  這沙土名為沙鷗土,是普通泥沙受到天地沙鷗氣血感染,日積月累形成的一種特殊資源。
  方源原本要獲取沙土,就得從別人手中收購,或者尋找到天地沙鷗的巢穴,冒著巨大風險偷偷潛入,收取沙鷗土。
  但現在他有了天地沙鷗的死蛋,完全可以利用這顆蛋中的生命精華,將普通的沙土轉化為沙鷗土。
  “要喂飽連運仙蠱,需要萬斤沙鷗土。這顆死蛋中,生命精華還很充足,應該夠用。就算不夠用,也能幫助我支撐過這段困難時期。連運仙蠱也不是一定要喂飽,半飽不饑的狀態也能馬馬虎虎撐過去。畢竟接下來一段時間,沒有合適的目標,連運仙蠱很可能閑置不用。”
  懷著喜悅的心情,方源將這顆死蛋收起。
  回到狐仙福地后,他立即著手布置。他前世乃是血道宗師,如今又是力道宗師,這兩大流派都是跟生命、氣血打交道的。
  他很快就設想出一個法子,利用六百多只凡蠱,組成蠱陣,抽取死蛋中的生命精華,形成龐大的氣血。
  方源又在智慧蠱的幫助下,改良這個方法,將氣血濃縮成嫩黃色的汁液。
  普通的沙石,在這汁液中浸泡個一天一夜,就能轉變成沙鷗土。
  三天之后,方源得到充足的沙鷗土,將連運仙蠱喂飽。
  如此一來,他的手中就只剩下凈魂仙蠱的喂養問題了。
  喂養凈魂仙蠱,需要上萬頭白蓮巨蠶蠱的血肉,然而白蓮巨蠶蠱卻是十分罕見。十萬年前,近古時代,魂道榮昌,這種蠱蟲曾經風靡一時。
  可惜到了現在,就算是寶黃天中已經很少見到白蓮巨蠶蠱了。
  方源以八臂仙人的名義,在寶黃天中求購這種蠱蟲以及蠱方,一直都沒有得到他人的回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