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7 宣布叛逆

“夫君,煌兒這個樣子,已經整整三個多月了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我們該怎么辦?如果她出現了一點意外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白晴仙子看著蒲團上的鳳金煌,低聲哭泣著。
  她是堂堂的靈緣齋蠱仙,往日里風姿綽約,高貴雅致。但此刻事關自己的愛女,她失了分寸,再無往日里的悠然儀態。
  而在她的面前,鳳金煌盤坐在蒲團上,一副打磨空竅的姿態。
  她頭戴鳳冠,金眉修長入鬢,眉心一點紅痣,容貌結合了其母白晴仙子的柔美,又摻雜著其父鳳九歌的英偉,顯得端莊雍容,且又英美無儔。
  她天資脫俗,才情絕佳,蓋壓十大古派中的同齡人。若非方源破壞了她的登頂,此刻的鳳金煌已經是狐仙福地的主人。
  她的肌膚若雪,雙眼閉合,呼吸均勻綿長,仿佛在酣睡。
  在三個多月前,鳳金煌像往常一樣打坐,溫養空竅竅壁。但這場平凡普通的修行中,卻發生了意外,她從此沉眠不醒,任憑外人用什么方法,都喚不醒。
  自從發現了鳳金煌陷入古怪的狀態后,鳳九歌、白晴二人就想法設法拯救愛女,可惜收效甚微。
  他們請來靈緣齋的太上長老們,試了各種法子,卻也都束手無策。
  “夫君,你說我們的煌兒會不會一睡不醒?再睜不開眼看我們?”白晴仙子想到恐怖之處,不禁悲從中來。
  鳳九歌心中長嘆一聲,伸出手臂環抱住自己的愛妻,嘴上寬慰道:“晴兒,你無須擔心。太上大長老不是說了嗎?我們的女兒發現了夢翼仙蠱的真正用途,陷入空明無想的境界,整個魂魄都進入到了某種玄妙無端的境地中去了。她并沒有失去生命,仍舊活得好好的。我們應該相信她,說不定這對她而言會是一場奇遇。”
  鳳九歌、白晴夫婦雖然沒有喚醒鳳金煌,但嘗試并非沒有成果,他們已經探明造成鳳金煌沉睡不醒的原因,就是夢翼仙蠱!
  白晴仙子偎依在丈夫的懷中,感受到鳳九歌堅實有力的胸膛,心中稍安,她糾結道:“煌兒三歲時,夢翼仙蠱主動來投,我的心中就一直惴惴不安。這仙蠱我們從未見過,翻遍了靈緣齋的所有典籍,也沒有任何情報。之前我們試探出來的效果,是消耗魂魄,產生絢爛羽翅。現在看來,恐怕不是夢翼仙蠱真正的作用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點頭,認可地道:“你的分析很有道理。蠱師養用煉,得到不知根底的蠱蟲,往往會在不斷的運用中有新的發現,最終將蠱蟲的底細摸透。就算是知名的蠱蟲,也存在某些鮮為人知的地方。而蠱師、蠱仙們得到的寶貴的經驗,向來都是敝帚自珍,以防他人窺破自家虛實底細。煌兒將來蘇醒,我想一定會大有收獲,懂得真正運用夢翼仙蠱的方法。我這次遠去北原,家里就靠你了。煌兒蘇醒后,你就立即通知我。”
  中洲十大古派布局無數年,殫精竭慮,耗費無數人力和資源,苦心孤詣,艱難布置,這才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有所成果。
  結果方源按照前世記憶,提前摘了果實,將這些布置化為己用。
  最終,王庭福地毀滅,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。消息傳來,對于預謀已久的中洲十大古派來講,無疑是當頭棒喝,驚天的噩耗。
  作為此項計劃的領頭羊——靈緣齋,更是受到來自各方面的壓力,有來自其余九大古派的,也有靈緣齋內部的。
  “圖謀八十八角真陽樓的計劃,是從墨瑤仙子遺留的資料開始。這么多年來,一直都是我派領頭,并掌握最關鍵的手段。這一次出現了這么大的變故,我們不僅要洗清嫌疑,同時更要查明真相!作為本派第一戰力,我雖然很想留在女兒身邊,但遺憾的是其余長老都屬意我去調查。”鳳九歌嘆息道。
  “夫君此去北原,一切都要小心。見機不妙,以撤退為先。畢竟那里不是中洲,出了事情沒有自己人幫襯。不要過于信任同行的其他九派蠱仙,你當年大戰十大派,連戰連捷,無一敗績,令那么多人顏面無存。這些年,你又是公認的十派第一強者,蓋壓他們一頭。靈緣齋若是失去了你,他們興許都會松一口氣。”
  “你放心,為了你和女兒,我會小心的。”鳳九歌撫摸著白晴仙子的面頰,在她的唇邊輕輕一吻。
  唇分后,他掏出一只五轉報信青鳥蠱。
  “這是從狐仙福地的來信,叫方源的那個臭小子,答應了煌兒的挑戰。”鳳九歌道。
  “是他?煌兒自出生,唯一在方源手上栽了個大跟頭。煌兒歸來之后,憤憤不平,矢志報仇,之前讓夫君給去了一份挑戰信,一直都沒得到回應。沒想到,他現在忽然回信,是有什么目的?”白晴仙子對方源的印象很深刻。
  鳳九歌目光沉凝:“自從煌兒失敗之后,我們就詳細調查了方源這個小子。他來頭不小,背后有神秘勢力撐腰,居然敢在十大古派的眼皮子底下,火中取栗,將狐仙福地奪到手里。偏偏仙鶴門自作聰明,主動承認他是仙鶴門人,搞的我們都沒法下手。”
  “這樣一來,仙鶴門便能排除我們九派,自己一方獨自回收狐仙福地了。換做是我,恐怕也會這樣做的。”白晴仙子道。
  “中洲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多了,連北原的真陽樓都倒了,可笑的是,仙鶴門仍舊沒有得逞,狐仙福地還在這個臭小子的手中。簡直是個笑話。”鳳九歌不屑地冷笑一聲。
  “也不能這么說。最近這一年,仙鶴門先是為了捕捉上古荒獸靈犀耗費精力,而后門中多位蠱仙又陷于輪回戰場,現在轄區內的鈞天劍派又想獨立,使得仙鶴門上下應接不暇,焦頭爛額。再加上我們九大派,得悉真相之后,多次暗中施壓,間接阻撓了他們對狐仙福地用兵。因此狐仙福地,才沒有陷落。”白晴仙子道。
  鳳九歌微微搖頭:“方源背后的勢力,一直籠罩在迷霧中,還未探明。昨日仙鶴門公然宣布方源因為得到狐仙福地而起了異心,將其視為門派叛徒。顯然懷柔計策沒有起到效果。如此看來仙鶴門針對狐仙福地的大動作,就在近幾日了。嘿,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什么勢力,能夠和我們十大派叫板。”
  白晴仙子目光一閃,忽然悟到了什么,道:“我知道這個方源的用意啦。他不是仙鶴門人,似乎也察覺到了仙鶴門要對付他。因此回了信,想打通對外的交際,利用我們靈緣齋來制衡仙鶴門。”
  “但是現在仙鶴門占據著大義,方源是仙鶴門叛逆。仙鶴門可以公然進攻狐仙福地,而我們卻沒辦法摻和此事。”鳳九歌道。
  白晴仙子有些不甘心:“真的沒辦法摻和此事嗎?若是仙鶴門得到了蕩魂山,恐怕整個門派的底蘊就要上升幾個檔次了。”
  “名門正派,自然要有法度規矩。畢竟中洲那么多的其他門派都盯著呢,若是十大派首先壞了規矩,今后還怎么號令一方呢?雖然仙鶴門欺騙在先,但九派的確被一時蒙騙,誰叫仙鶴門中有個方正,正巧可以利用呢。”
  “既然仙鶴門勝出一籌,那就得承認。至少這一次,我們是沒法插手的。不過若此次仙鶴門攻打狐仙福地失敗,我們九派就有插手的機會了。畢竟這個局面,大家都心知肚明,只是礙于規矩和顏面,都在裝糊涂而已。仙鶴門若此次失敗,還想獨吞狐仙福地,我們九派是絕不會同意的。”鳳九歌分析道。
  他頓了頓,又繼續道:“前往北原之前,我打算將我素蠱,送給仙鶴門使用。”
  “啊?夫君這是何意?”白晴仙子微微吃了一驚。
  鳳九歌運籌帷幄地道:“方源這一方實力不明,究竟能不能護住狐仙福地,還在兩可之間。若他勝仙鶴門敗,那我們十大派就一齊出力,瓜分狐仙福地。若他敗仙鶴門勝,我們正可以借助我素蠱這個由頭,在蕩魂山上分割一塊好處。”
  狐仙福地,蕩魂行宮。
  “宣布我為門派叛徒,這么說來,仙鶴門攻打狐仙福地,已經近在眼前了。”方源看著手中的情報,心頭沉重。
  凈魂仙蠱還未喂飽,在這種情況下,催動仙道殺招萬我,風險很大。
  搞不好,就會徹底失去凈魂仙蠱。
  這樣一來,沒有萬我,方源就失去了最大的底牌。
  “仙鶴門提前宣布我為叛逆,卻不立即攻打。顯然是擺明車馬,想誘我背后的勢力出手,屆時好生較量一番。這的確是十大派的作風和底氣。”
  方源稍微想想就知道,仙鶴門這一次的攻勢必定極為凌厲!
  對他而言,現在最緊要的就是找到白蓮巨蠶蠱,將凈魂仙蠱喂個飽。
  同時,他還需要籌集資金,儲備足夠多的青提仙元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仙蠱,都需要仙元才能催動。
  沒有仙元,縱有再多的仙蠱,也發揮不出威能來。
  戰爭打的是什么?錢!
  放在這個世界中,蠱仙戰斗打的是什么?是仙元!是仙元石!
  “唉,這一次麻煩不小。好不容易復蘇的經濟,恐怕又要遭受沉重的打擊。接連兩場大戰,將令我淺薄的經濟徹底崩潰。”
  Ps:萬分抱歉,不好意思,我忘了上傳了。原以為中午已經將兩章都上傳了,要睡覺了,看了網頁一眼,這才發現出現了這個重大的失誤。給諸位造成的麻煩,十分過意不去,鞠躬致歉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