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48 仙鶴門蠱仙會

中洲,飛鶴山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山巔最高處,議事堂。
  蠱仙們環坐一圈,仙氣洋溢,正商議著仙鶴門中大事。
  “靈犀的病情加重了,我需要采購大量的材料,煉出緩解病情的治療蠱。但要徹底根治靈犀,我還得要大量的治療蠱方,進行研究。初步估計需要仙元石三百六十塊。”蠱仙樹止戈朗聲道。
  當即,就有蠱仙皺眉反問他:“靈犀是上古荒獸,本身就極其健壯。可它的病情已經持續了大半年,怎么到現在還沒有康復?”
  “樹止戈,你不會是故意拖延靈犀病情不治,想趁機撈取好處吧?”一位蠱仙大大咧咧地道。
  樹止戈聞言,頓時眉頭豎起,咆哮起來:“樊西流,放你娘的臭屁!這還不是你們捕獲它的時候,動用了毒道仙蠱嗎?當時我早就勸說,不要動用它,不用動用它。結果你們為了省事,毒倒了靈犀。現在有了麻煩,卻還需要老夫我來收拾!”
  “你才放屁!你知道活捉一頭靈犀有多難嗎?站著說話不腰疼!”樊西流也不甘示弱,大吼道。
  鐺。
  這時,一聲鐘響,清脆悠揚。
  蠱仙們發出的聲音,統統被鐘聲同化,因此鐘聲回蕩,越加高亢。
  樹止戈、樊西流兩人怎么開口,發出的聲音都只會變成更加響亮的鐘聲。他們索性閉嘴,眾人的目光,也紛紛投向鐘聲來源的方向。
  那是最中央的主位,坐著一位老者,便是仙鶴門權勢最盛,總攬大局的八轉太上大長老。
  仙鶴門太上大長老的聲音,低沉緩和:“現在,就樹止戈的提議,需要三百六十塊仙元石,來收購蠱蟲、蠱方,治療靈犀,進行決議。”
  “我不同意。三百六十塊仙元石太多了,我上一次的預算也不過只要求了兩百塊仙元石。難不成治療一只靈犀,比治療蠱仙還要重要?”樊西流首先反對。
  他旁邊的一位蠱仙沉吟道:“靈犀的確重要,但并非緊要關頭。當務之急,還是西北局勢。我放棄此次決議。”
  “關于鈞天劍派將會重點討論,現在只討論治療靈犀一事。”太上大長老插了一句。
  “我反對。”第三位蠱仙言簡意賅。
  “在發表個人建議之前,我想聽聽桑心夫人的建議。我派之所以耗費精力,抓捕了上古荒獸靈犀,就是為了利用靈犀血,研發出更隱秘的信道蠱蟲。不知道桑心夫人目前的進展如何?”第四位蠱仙則看向桑心夫人。
  桑心夫人乃六轉蠱仙,聞言一笑:“慚愧!目前收效甚微,皆因靈犀身上全是毒血,導致信蠱研究進展極為緩慢。”
  第四位蠱仙點滴啊頭:“這么說來,這方面的前景黯淡無光了。那么,我反對。”
  在場的八位蠱仙,有五人反對。最終樹止戈只爭取到兩百塊仙元石。
  這顯然和他要求的三百六十塊,有著不小的差距。樹止戈冷哼一聲,輕聲嘟囔了幾句,表示不滿。
  鐺。
  又一聲鐘響,不管樹止戈滿意還是不滿意,太上大長老道:“下面進行,輪回戰場的相關議事。”
  雷坦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他體格魁梧雄壯,一頭藍發沖天:“我負責輪回戰場事務,已經有三十多年。輪回戰場的重要性,相信諸位都有深刻的了解。在今年年中,我派在輪回戰場上大敗虧輸。雖然及時大力地支援過去,穩住了腳步,但目前境況仍舊糟糕。我需要一位六轉蠱仙戰力的支援,或者三頭荒獸,并且這些荒獸中至少要有一頭九宮鶴。”
  鶴風揚立即反駁:“一位蠱仙戰力?你知道仙鶴門現況嗎?穆蕭蕭重傷修養,林三昧閉關,戰力處處吃緊。你居然還好意思開口提出這樣的要求?”
  雷坦冷哼一聲:“若是仙鶴門被徹底趕出輪回戰場,你鶴風揚能夠負責嗎?”
  鶴風揚冷笑:“輪回戰場已經投入大量的資源,陷進去兩位蠱仙,完全可以防守,維持穩定。我方增兵,解決不了問題,因為我們在輪回戰場的競爭者是其他九派。我們支援,其他九派也會增援,甚至幅度更大!”
  樹止戈頷首:“同意。輪回戰場的局面,已趨于穩定,目前應當保守策略,穩固地盤為先。”
  其余眾人望了望周圍,依次發表自己的決議。
  最終,雷坦得到兩頭荒獸的支持,他含恨看向鶴風揚,咬牙切齒。
  鐺。
  “下面進行鈞天劍派的討論。”太上大長老道。
  圭壢聞言,不禁神情一振,坐直了身體。
  迎著眾人的目光,他開口道:“鈞天劍派附庸我仙鶴門,已經近千年歷史。受到我們的托庇,經營日久,如今擁有第三位蠱仙。他們想要擺脫附庸,脫離我派。一旦成功,我派對西北的掌控力就要大減。仙鶴門的聲譽也會受到極大的損傷。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,但我推算幾次,懷疑幕后的推手中含有萬龍塢的影子。若是鈞天劍派脫離我們后投靠了萬龍塢,那么事情將更加糟糕。我們和萬龍塢的地域接壤,鈞天劍派周圍的版圖將隨之并入萬龍塢的勢力范圍內。”
  “我們都知道此事的嚴重性。不需要你在這個方面詳說。我直接問你好了,你打算策反鈞天劍派中的某位蠱仙,究竟是哪一位?把握有多大,會不會是對方的計策?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,才能拉攏策反一位蠱仙。”太上二長老問道。
  鈞天劍派,是一個大型勢力,難以承擔三位蠱仙的修行資源。
  中洲目前的局勢,是十大古派牢牢把持整個中洲,中洲大約六成的修行資源,都被十大古派瓜分。唯有十大古派,才能供養大量的蠱仙。
  像鈞天劍派,本身就是仙鶴門的附庸,每隔一段時間都需要向上交納大量的資源。鈞天劍派中的蠱仙,缺乏資源。從這點上看,若是許以重利,的確存在被策反拉攏的可能。
  鈞天劍派三位蠱仙,若去掉一個人,就只剩下兩位,勢力大降,就掀不起風浪了。
  圭壢斟酌了一下措辭,這才道:“有句老話,叫做便宜無好貨。要知道我們拉攏的,不是凡人,而是一位蠱仙。我允諾他會有和我們一樣的待遇,畢竟這也是加入仙鶴門的標準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資源,大約價值七十五塊仙元石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圭壢繼續道:“依我個人淺見,在鈞天劍派一事上,能不動用武力,就是好的。畢竟鈞天劍派作為我派附庸的期限,確實已經到了。他們想要解除這層關系,脫離我們,算得上名正言順。我們強行干涉,師出無名。鈞天劍派又在邊境線上,或許會給萬龍塢帶來介入的借口。”
  至始至終,圭壢都沒有透露出,他想要招攬的蠱仙究竟是哪一位。
  太上二長老,卻也沒有追問。
  在座的諸位蠱仙,都是仙鶴門中的太上長老,但彼此之間也有內斗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糾紛,有利益糾紛就有江湖。
  圭壢要現在說出來,恐怕會生出不必要的波折。
  鈞天劍派一事,是仙鶴門上下都極為重視的大事。最終商議之后,圭壢的提議得到了通過。
  鐺。
  一聲鐘響,太上大長老徐徐道:“下面商議的,是回收狐仙福地一事。鶴風揚你說說看吧。”
  雷坦冷哼一聲,立即向鶴風揚投去不懷好意的目光。
  鶴風揚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,表露出自己的鄭重態度:“諸位同道,狐仙福地是六轉福地,雖然之前狐仙經營不佳,但卻有蕩魂山。眾所周知,蕩魂山的膽識蠱,會大幅度地提升門派的底蘊,即便對我們蠱仙也多有幫助。”
  他話還未說完,蠱仙雷坦就開口發難:“鶴風揚!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年多,怎么狐仙福地還沒有得手?甚至一點進展都沒有。你知不知道,其他九大派早就看我們的笑話了。”
  鶴風揚早有準備,不疾不徐地道:“但凡成大事者,總要承受周圍人的嘲笑諷刺,如果連這些都承受不來,又如何能有所成就呢?”
  “我過來議事,不是來聽講大道理的。不管怎么說,狐仙福地尚未回收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”雷坦道。
  “這一年多來,本人一直著手此事,緊鑼密鼓,一刻都不曾松懈。幾日前,我已經公開宣布方源是本門叛逆,不日討伐。這些天來,我廣布眼線,監控其余九大古派,暫時還沒有發現哪些門派中有特殊反應。這次行動的關鍵人物已經訓練妥當,只需要殘陽老祖、蒼郁仙子出手幫襯,便能奪回狐仙福地。”鶴風揚道。
  “殘陽老祖乃是七轉戰力,蒼郁仙子在六轉中亦是不俗,你好意思提出這個要求?你也是堂堂的蠱仙,對付一個凡人,卻要糾結三位蠱仙戰力。你殺雞用牛刀,這就是你準備了一年多的成果嗎?”雷坦大肆嘲笑道。
  鶴風揚眼角抽搐了幾下,強自壓下心中火氣,環顧四周,依舊冷靜地道:“確保萬無一失,我不得不這樣要求。在座的諸位,想必都清楚情勢。我派利用方正,成功蒙騙了九大古派,在名義上將狐仙福地占為己有。但自從九大派查明真相之后,早已經覬覦蕩魂山,暗中多次阻撓。這一次行動,必須成功,不能失敗,否則他們就要介入。到那時,情況就不是我派一方能夠掌控得了的。”
  聽到這里,太上大長老輕嘆一聲:“他們已經阻撓了。鶴風揚,老夫這里有一個壞消息,還有一個好消息。”
  鶴風揚心中一凜:“大長老,請講。”
  “罷了,你還是自己看吧。”大長老輕彈手指,飛出一只五轉傳信青鳥蠱。
  鶴風揚接過手中,投入神念,看了開頭,頓時臉色鐵青:“什么人?居然點名要求殘陽老祖大人前往北原去?”
  在鶴風揚的計劃中,殘陽老祖是最高戰力,他擁有攻伐仙蠱,是壓陣的重量級人物。
  但鶴風揚此行還未發動,就喪失了這員大將!
  太上二長老道:“沒有辦法回絕。真陽樓無故倒塌,使得我們十派聯合,顛覆真陽樓的大計提前夭折,多少年的努力都化為烏有,無數的投入都打了水漂。這事情太過于重大,必須組織一支隊伍,前往北原查明真相。同時,北原地區各種仙蠱紛紛出現,因此北原之行,還有一個重要目的,就是盡量捕捉這些仙蠱。若派去的蠱仙戰力低微,不僅什么好處都撈不到,甚至還會被排擠,淪為擋箭牌,處處吃虧。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明天是我爺爺逝世三周年,客人較多,需要招待。今晚剛剛回來,明天還要回老家,有許多風俗需要一一操辦。所以今明兩天都是一更,更新較遲。特此通知,造成的不便,請廣大讀者朋友們多多包涵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