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49 進攻狐仙福地(上)

“但是殘陽大人的去留,事關蕩魂山、膽識蠱的歸屬啊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”鶴風揚還想爭取一下。
  “鳳九歌乃是公認的十大派第一戰力,也是這一次北原隊伍的首領。他的要求,我們無理由拒絕。門派的戰力吃緊的情況,你是清楚的。我們就算強硬拒絕,相信其余九大派也會以不需要累贅拖累等等借口,聯合施壓。”
  聽到太上大長老這么說,鶴風揚的臉色變得鐵青。
  雷坦無聲微笑,毫不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心理。
  鶴風揚氣得肺都要炸了,勉強繼續看下去,忽然他表情一僵,心中五味陳雜地道:“這……鳳九歌居然主動將我素仙蠱,借給我用?而且他已經將我素仙蠱升上七轉層次!六轉的我素仙蠱,是消耗型蠱蟲,只能用三次。但七轉的我素蠱,卻可以不斷使用,只是需要的仙元要多得多。”
  “什么?我記得鶴風揚的我素蠱,只剩下最后一次的使用機會了。沒想到鳳九歌居然將我素蠱,合煉到了七轉!難怪他索要了我素仙蠱,他是預謀的。”
  “不過他的運氣可真好。仙蠱難煉,成功可能極小,我素蠱又并非他的本命蠱,他居然煉成了。”圭壢開口。
  樹止戈則道:“靈緣齋家大業大,和天庭關系極為緊密,底蘊比咱們仙鶴門還要深厚得多。煉成七轉仙蠱,并非一件奇怪的事情。”
  “有了我素蠱,就能不受福地壓制,隨意使用凡蠱了。”桑心夫人看向鶴風揚。
  “鳳九歌好算計啊,一方面借了我素蠱,我派成功奪得狐仙福地后,方便他介入其中。另一方面又抽調了殘陽老祖出去,事實上是降低了本次我派進攻狐仙福地的實力。”太上二長老分析著。
  太上三長老虎魔上人喝光碗里的羽化酒,將酒碗一把捏碎:“可恨!九大古派針對狐仙福地,暗中阻撓我派,已經不止一次了。鶴風揚!狐仙福地一事是你一手辦理的,希望你這次能夠成功,不給其他九派留下任何機會。狠狠地打他們的臉。我要讓他們為了膽識蠱厚著臉皮來和我派合作!”
  “我明白了,三長老。”鶴風揚頷首。
  蠱仙們的商討,持續了一天一夜,定下了仙鶴門數個月來的方向和舉措。
  兩天之后,方正推開石門,進入血池。
  “方正,多少次的艱苦訓練,終于等到了現在這個時刻。今日你將為你的親族報仇,為門派立功,為蒼生造福。我們一定要成功!”空竅中,寄魂蚤顫抖著,傳出天鶴上人的聲音。
  “是的,師傅!一定會成功的!!”方源緊緊一握雙拳,神色堅定無比。
  他走到血池中央,讓滾燙的血液漫過他的大半個身體。
  隨后,他深呼吸幾口氣,開始催動鐵血蠱。血液發黑變沉,皮膚也因此轉黑。
  緊接著,方正又同時催動血刃蠱。
  嗤嗤嗤……
  從他的渾身上下,暴射出數百道鐵血飛刃,向四面八方激射。
  他的身上,形成數百道傷口,流出鐵液般的血。
  強烈的快感襲上心頭,方正咬著牙關,進行關鍵一步,催動了混血蠱……
  而與此同時,天梯山上,迎來了兩位蠱仙。
  一位少年模樣,溫潤如玉,一身綠袍,腰掛玉佩。最為引人矚目的是他的一對眉毛,碧綠修長,且眉梢一直垂到腰際。正是仙鶴門六轉蠱仙,人稱鶴羽飛仙的鶴風揚。
  而另一位,則年輕貌美,身材窈窕有致,面若挑花,眼若秋波,一身粉藍花裙,裙擺隨風飄搖。亦是仙鶴門的一位六轉蠱仙——蒼郁仙子。
  二仙緩步踏上天梯山,來到狐仙福地的落點。
  在他們的眼前是一片青翠蔥蘢的樹林,十分普通平凡。
  狐仙福地乃是另一個小世界,區別于中洲大天地。只要福地不存在漏洞,或者不敞開門扉,從外面看去,根本毫無異狀。不知曉底細的話,就算是蠱仙擦肩而過,也察覺不到這里藏著一塊福地。
  蒼郁仙子環顧一周,青山蒼翠,偶爾的鳥鳴更襯托出靜謐,沒有一個人影。
  但她卻對鶴風揚笑道:“今天來的人,還真是不少,可有不少老面孔呢。”
  她和鶴風揚并未遮掩行跡,其實待會動靜大了,也遮掩不住。因此從飛鶴山動身時,其他九大古派就得到線報。
  眼下,分別來自九大古派的九位蠱仙,早已經潛伏在天上地下,觀看著鶴風揚、蒼郁二人行動,收集著第一手的情報。
  鶴風揚一邊揮灑蠱蟲,一邊稱贊道:“久聞仙子有一道偵察殺招,名為微念,放在寶黃天中能賣出五塊仙元石,果然效果上佳。”
  “飛仙大人謬贊。不過是昔年一次機緣,偶然從輪回戰場所得。”蒼郁仙子嬌笑一聲。
  “今日一戰,還得賴以仙子出力。”鶴風揚態度十分溫和。
  “飛仙大人客氣了,小女子的些微手段,怎比得上堂堂鶴羽飛仙的萬鶴齊翔。若是今日能有眼福,可就好了。”蒼郁仙子嘖嘖贊嘆道。
  鶴風揚便笑。
  談話間,他灑出的凡蠱足有近萬只,半盞茶的功夫后,終于布置妥當。
  “下面,就是靜待時機了。仙子請。”鶴風揚一揮袖,飛出一團白云。
  白云離地只有一丈高,形成蒲團模樣。
  鶴風揚一躍而上,盤坐下來。
  這是一只白云蒲團蠱,五轉級數,能輔助蠱師修行,增加真元溫養空竅的效果。效果雖然不大,但日積月累,卻是可觀。
  鶴風揚升仙之后,白云蒲團蠱對他失去了效用,只當做一個坐墊利用。
  白云蒲團很大,鶴風揚特意為蒼郁仙子留下空間。
  但蒼郁仙子瞧了一眼,卻沒有登上白云蒲團,而是屈指一彈,射出一只木道蠱蟲。
  蠱蟲鉆入地中,幾個呼吸的時間,一株桃樹生長出來,枝條糾纏一起,形成一張桃花燦爛的舒適睡床。
  蒼郁仙子嬉笑一聲,登上桃樹睡床,半躺半臥,閉眼假寐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伏虎福地中,方正已經進行到最后一步。
  他催動了敗血妖花蠱,渾身血肉都成了妖花生長的養料和土壤。無數嬉笑的藤蔓,鉆出他的皮膚,纏繞他全身上下。
  鮮艷妖冶的藍色菊花,朵朵綻放,猛烈盛開。
  強烈的痛楚從全身各處傳來,連鐵血蠱都不起效果,方正咬緊牙關,面容扭曲,拼命堅持。
  “快用冷血蠱降溫!”天鶴上人的魂魄時刻監察著方正的狀態,不一會兒,便開口提醒道。
  方正強忍非人的痛楚,成功調動真元,催起冷血蠱。
  他渾身劇烈冷顫了好幾下,終于是滾燙的鮮血溫度下降,避免了自己被煮熟的悲慘下場。
  “用血感應蠱吧。”天鶴上人發出指示。
  方正將牙咬得都流出血跡,他艱難地催動了這只五轉血道偵察蠱。
  此蠱能讓他感應到,和他具有相同血脈的存在。且血脈越親,越濃,感應的效果就佳。
  但這次不論方正如何感應,卻都感應不到任何影像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你和方源乃是親兄弟,血脈最濃最親,而且敗血妖花蠱又能增加血道蠱蟲效能,怎么這么時間,你都感應不到?”方正已經痛到無法說話,但天鶴上人卻在時刻感應著,良久不見效果,他變得緊張,不由地怪叫起來。
  “方正,堅持住!你訓練了這么久,經歷了非人的磨礪,就賭在這一次上。我派兩大蠱仙已經出動,就等著你為他們指引方向!你千萬要堅持住,不能有絲毫松懈之心。”天鶴上人語氣急促地喊道。
  方正渾身劇烈地顫抖著,他已經沒辦法答話,只能用實際行動來表達對師傅的聽從。
  “還是感應不到嗎?奇怪!太奇怪了!方正你要順著血池中的洞地蠱,將感應延伸出去。如果狐仙福地的那片洞地蠱沒有被毀,那么這個洞地蠱就勾連著狐仙福地。它對你感應方源,將大有幫助!”天鶴上人不斷提醒。
  但方正早已經順著洞地蠱,去延伸感應,可惜收效甚微。
  對他而言,他仿佛置身在一片黑暗當中,去尋找的目標,就是黑暗中的那一點光明。
  但不管方正,還是天鶴上人都不清楚,方源身上的變故。
  方源便成了仙僵!
  他渾身的血液,已經從原本的健康鮮紅,變成了碧綠冰冷的尸血。
  這無疑極大地增加了方正感應的難度。
  不管方正怎么努力,他都始終感應不到方源的存在!
  “可惡!可惡!”天鶴上人心里已經焦急得不得了,按照以往的訓練經驗,方正支持的時間有限。現在已經過去了九成時間,已經快要達到他的極限了。
  “難道,真的要動用那個底牌嗎?”天鶴上人心中天人交戰。
  為了確保此行成功,鶴風揚暗中在方正的體內,布置了一些血道蠱蟲。再配合血池中布置的蠱蟲,形成一張底牌,可以最大程度地防止意外。
  但是用了這個底牌,方正將徹底喪失神智,憑借慣性不惜生命地催動血感應蠱。方正的魂魄將會劇烈消耗,血肉迅速萎縮,死亡的幾率十分的高!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唉,匆匆三年過去,生活發生了許多重大的改變。我記得當時,我還在寫《御妖至尊》,那時候的苦悶和悲楚,那時候的讀者兄弟姐妹們,你們還在嗎?人都是在變,社會也在劇變當中,愿我們大家在變化中保持本心不變。享受生活中的每一份酸甜苦辣,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,即便死亡來臨之時也不會后悔。明天開始正常雙更,一更在14點,二更在20點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