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50 進攻狐仙福地(中)

天鶴上人猶豫!
  一方面他受命于鶴風揚,身負艱巨任務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理智告訴他,為了仙鶴門的大局,犧牲方正這個凡人小子,是最正確的選擇。
  但另一方面,他的感情阻止他。
  人非草木孰能無情?
  和方正的朝夕相處,看著他一步步成長,看著他有時候犯糊涂,看著他為復仇而努力刻苦地去修行,像極了曾經的自己……
  天鶴上人不忍!
  “方正,你這個臭小子,教了你多少遍了,這是最基本的煉道手法啊!”
  “對不起,師傅。”方正手掌冒煙,掌心中的蠱蟲已經成了一堆焦炭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方正,給我練習,練習,再練習。我堂堂天鶴上人的徒弟,居然連飛鶴的箭矢陣型都排布不出來,這要是傳出去,讓我的老臉往哪里擱?!”天鶴上人氣得怒吼。
  “對不起,師傅。我一定努力……呃!”方正越是緊張,越容易出錯。
  天空中兩股鶴群,在他的失誤下,直接飛撞到一起。
  一時間,飛鶴哀鳴慘叫,骨折聲不斷,像是餃子下鍋一般,往下墜落。
  看到這幅景象,方正空竅中的寄魂蚤都僵滯住了,旋即暴跳如雷,“你這個大笨蛋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師傅,我錯了,對不起。”關在禁閉室中,方正面對著墻壁,對天鶴上人道歉道。
  “傻小子,說什么對不起?打得好!”
  “啊?師傅,不是門規中禁止同門斗毆嗎?”
  “哼,張南的師傅是玄機子,當年師傅就看玄機子不爽,將他揍成了豬頭。關在這里,比你要久呢。老夫我雖然已經死了,但你作為我的徒弟,怎么可以這樣被人欺負!”天鶴上人嗤笑道。
  “師傅……”方正哽咽,雙眼泛紅,眼眶中滾動淚水。
  “白癡,哭什么哭。男兒有淚不輕彈!”天鶴上人教訓道。
  “是的,師傅。對不起,師傅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時間仿佛被拉得無限漫長。
  往昔的一幕幕,浮現在天鶴上人的心頭。一聲聲的師傅回響在他的耳畔。
  天鶴上人大吼,吼聲振聾發聵:“方正,你要加油!你忘記了方源帶給你的痛苦了嗎?忘記了初次來到仙鶴門,被周圍同門欺負得頭破血流了嗎?忘記了家族中的冤魂,忘記你的舅父舅母慘死在方源的手中了嗎?你的仇恨,你的努力,就看這一刻!你不能失敗,你不能放棄!”
  “我一定要感應到,一定能感應到。”方正聽到天鶴上人的吼聲,心氣勁兒為之一提。
  但是,在他的感應中,仍舊是漫漫無邊的黑暗。
  不管他怎么努力,如何用功,都察覺不到任何的跡象。
  “為什么啊?為什么!”方正心境動蕩,開始紊亂,記憶最深處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又一幕幕浮現心頭。
  從小到大,方源帶給方正的陰影,仿佛和感應中的黑暗同化為一體,帶給方正無限的壓抑,一切都黯淡無光。
  方正仿佛成了極微小,極微小的一點,置身在這廣袤的黑暗中。
  彷徨、無措、孤寂、無奈種種負面情緒,充斥他的心頭。
  “對不起,師傅,我……失敗了。”方正留下淚來,身體達到極限,心境也接近崩潰。
  “不!你不能失敗,絕對不允許!”天鶴上人也急了,一聲聲吶喊。
  但方正漸漸地聽不到了,他即將陷入昏迷,就好像之前的訓練一樣。
  “該死,該死的!”天鶴上人在心中咒罵,這一刻他想到自己的奪舍計劃,想到任務失敗后,鶴風揚回來時對他的懲罰。
  “方正,你這個家伙,枉費我傾盡心力地來栽培你。結果到頭來,你卻仍舊無法那個男人的陰影!既然如此,那就讓我來幫助你一把!!”
  天鶴上人念頭閃爍,終于說服了自己。情勢也逼迫他,不得不這樣選擇。
  他掀開那張底牌
  瞬時,整個血池開始散發出明亮的光,一掃之前的昏暗。
  方正的身上,血池周圍暗藏的蠱蟲,接連催使起來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方正像是觸電一般,身軀巨顫,頭猛地往上仰,雙臂張開,雙手捏拳,指甲直接陷入肉里。
  無以倫比的痛苦,襲上他的心頭,讓他大翻白眼。
  幾乎在下一個呼吸,方正的吼叫聲戛然而止,他就失去了清醒的意識,但在蠱蟲的作用下,他仍舊在催動敗血妖花蠱,仍舊在利用血感應蠱,感應方源的存在。
  血池沸騰,咕咕作響。
  咯吱吱……敗血妖花急速生長,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。
  方正保持著仰頭張臂的姿勢,宛若雕塑,一動不動。
  原本的妖花藤蔓,和針一樣細小。但現在這些藤蔓長得粗壯,至少比手指頭還要粗。最大的一根藤蔓,從方正的喉嚨深處生長出來,宛若一條巨蟒,鉆出他的嘴巴,向上生長。
  除此之外,他的耳朵中,鼻孔中,也冒出藤蔓。
  很快,他的肌膚孔隙都鉆著藤蔓,方正徹底成了妖花的養料,皮開肉綻,面目全非,仿佛是修剪得當的花草塑像。
  “臭小子……”看到方正變成這般凄慘的模樣,天鶴上人原先的焦急緊張,都化為烏有。他感到心中空落落的,虛不著底,十分難受。
  很快,這種難受的感覺轉化為沉郁的愧疚,充斥天鶴上人的心頭。
  “臭小子,師傅我……對不起你啊!”藏在寄魂蚤中的天鶴上人的魂魄,此刻竟也流淌下點點會會的魂淚。
  “嗯?鶴風揚的布置啟用了啊。”伏虎福地深處,仙鶴門太上三長老緩緩睜開雙眼,口中喃喃。
  他想到了鶴風揚臨走前,特意拜托他做的事情。
  于是,三長老虎魔上人消耗仙元,驅使一只仙蠱,化作一道驚鴻飛出大殿。
  這仙蠱,也不是虎魔上人的,而是鶴風揚從桑心夫人手中借來,乃是六轉信道仙蠱,名為——同感。
  十來個呼吸的功夫,仙蠱就降臨道血池上空,方正的頭頂。
  “這是——仙蠱?!”天鶴上人瞪大雙眼,心中震動。
  同感仙蠱綻放出一道灰白色的光柱,光柱如煙似霧,籠罩住方正。幾息之后,原本灰白的光柱,被方正染成血紅色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哪里?”方正的殘留意識,環顧四周。
  四周是一片的黑暗,不論他往哪里走,走了多少不,四周仍舊是黑暗,深邃廣袤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道血紅色的光點,出現在方正的前方。
  “啊?那是……”方正試著走過去,隨著距離的接近,他從這道血色光點中,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,“這是哥哥,不,方源的氣息!師傅,師傅,你聽到沒有,我成功了!我終于感應到了!”
  方正激動萬分,試著開口,卻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他的嘴張的老大,幾乎變形,被粗壯的妖花藤蔓撐得。但是他的眼角處,卻流下了一滴喜悅的淚珠。
  察覺到這顆淚珠,天鶴上人的魂魄狠狠一顫,陷入到死一般的沉默當中。
  方正接近血色光點,忽然光點爆發出極強的吸力,將猝不及防的方正殘留意識,全數吸扯了進去。
  在這一瞬間,狐仙福地中的方源,輕咦一聲,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感受到了一處血池,感受到了方正的身體,感受到了繁盛妖冶的敗血妖花,感受到了空竅中的寄魂蚤,感受到了頭頂上空的信道仙蠱同感……
  “原來是這樣啊。”方源冷笑一聲,“我可愛的弟弟,你終于要死了嗎?不,用正道的話講,是為集體犧牲小我了嗎?呵呵呵。”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一旁坐著的太白云生,見方源忽然出聲,連忙問道。
  在他的另一邊,坐著黑樓蘭、黎山仙子,同樣向方源投來詢問的目光。
  “這一次真是巧了,原本想談關于膽識蠱的生意,結果仙鶴門攻打上門。”方源笑了一聲,特意垂下眼簾,揮手道,“對方利用我的親弟弟,又用了仙蠱同感,諸位且先離開蕩魂行宮,埋伏下去。詳情我師兄會為二位解答。”
  仙蠱同感,能令雙方感受到彼此的情況。
  這一刻,方正、方源通過血感應、同感仙蠱,感受到了彼此的狀況。
  當然,因為雙方的實力差距,方源能洞察方正的一切,而方正只能通過方源的雙眼,觀看事物。方正感知有限,甚至連方源的空竅、仙竅的方位都無法察覺。
 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對視一眼,均看出彼此凝重的心情。
  礙于大雪山盟約,她們倆不好逃避,只能硬著頭皮和方源并肩戰斗。
  天梯山上,盤坐在白云蒲團蠱上的鶴風揚,忽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時機成熟了!”他眼中精芒暴射,當即取出一只仙蠱。
  “拓宇仙蠱。”蒼郁仙子聽到動靜,看過來,口中輕呼一聲。
  這仙蠱仙鶴門太上二長老之物,能夠擴寬福地空間,此時被鶴風揚借來,卻是當做仙道殺招的核心來用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破門而入!
  十多顆青提仙元在一瞬間消耗,龐大的氣息升騰起來,空氣蕩起半透明的漣漪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仿佛玻璃碎掉的聲音,在鶴風揚、蒼郁仙子二人面前,空間破碎,露出狐仙福地的一角地貌。
  鶴風揚施施然收起拓宇仙蠱,和蒼郁仙子對視一眼,風度翩翩地邀請道:“仙子,請。”
  蒼郁仙子嬌笑一聲,邁開秀步,正要跨入狐仙福地。
  忽然間,一道電光向她猛烈襲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