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51 進攻狐仙福地(下)

蒼郁仙子頓時心中警兆大起。
  電光襲來,速度極快,穿透長空,拉出雷霆般的轟鳴聲。
  “在場的蠱仙雖多,但之前我派算計,贏了一手,按照規矩,九大古派應該作壁上觀才是。若不是九派蠱仙,還有哪個魔道蠱仙敢冒著大不韙,來攪我仙鶴門的局?”
  一瞬間,蒼郁仙子心中念頭如電光激閃。
  同時,她手頭不慢,柔荑般的十指連連掐動,正要催動殺招對抗。
  但下一刻,鶴風揚阻止了她:“仙子且慢。”
  說著,便將蒼郁仙子拉退一旁,讓出狐仙福地的破洞入口。
  那電光對他們倆人不管不顧,順著破開的洞口,一頭扎進狐仙福地里去。
  趁著這個時機,蒼郁仙子也看清了電光的真面目:“這是地災——魅藍電影?”
  鶴風揚淺笑道:“這是針對狐仙福地的地災,方源割舍了大片狐仙福地之后,順帶著將它也拋出了福地。沒想到這頭魅藍電影,居然沒有消散,一直潛藏天梯山上。”
  “太好了。魅藍電影戰力不俗,相當于六轉中等戰力。有它打頭陣,會讓我們更加輕松。”蒼郁仙子眉頭舒展,現出笑顏。
  “方源這個小子,也有決斷,的確是個人物。居然直接舍棄了四分之一的福地。可惜他實力不行,算計再多,也是無用。”
  鶴風揚感慨一聲,和蒼郁仙子一起踏入狐仙福地當中。
  一進入狐仙福地,便有一股天地偉力,施加在他們身上,企圖禁錮住他們手中所有的凡蠱。
  但隨即,鶴風揚、蒼郁仙子的身上,同時升騰起一團橘黃色的光輝。
  這是七轉我素仙蠱遺留在二人身上的效用,能讓凡蠱不受福地的壓制,可以正常催用。
  蒼郁仙子閉上雙眼,幾個呼吸后,重新睜開來:“我們位于狐仙福地的西部,魅藍電影已經直朝福地中央的蕩魂山去了。”
  鶴風揚點點頭:“果然不出我的所料。狐仙福地中,最安全的對方,就是蕩魂山了。魅藍電影第一襲殺的對象,就是福地主人。當初的狐仙,就是猝不及防之下,被魅藍電影斬殺。它既然直朝蕩魂山而去,這就說明方源就藏身在蕩魂山中。我們跟上它。”
  “好。我早就想看看傳說中的蕩魂山,是什么模樣了。”蒼郁仙子輕笑一聲。
  “有著魅藍電影打頭陣,也可探出對方有什么埋伏。”鶴風揚說著,又催動拓宇仙蠱,使出另一仙道殺招,將身后的福地破洞重新彌合。
  “是仙道殺招關門落閂。”
  “仙鶴門真是小氣,連看都不讓人看啊。”
  “這一場,仙鶴門若敗了,關不關門,我們都會接手。仙鶴門若勝了,開不開門,我們都會退去。讓我們看看,也不會影響大局。”
  “哼,他們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真以為我們貪利而動?”
  天梯山外,來自中洲九大派的蠱仙們,也在用神念相互交流著。
  “筆翁,你覺得仙鶴門這一次成功的可能性大不大?”蠱仙張瘟九隨意地聊道。
  “可能相當的大。盡管我們暗中阻撓打壓著仙鶴門,讓他們只能擠出兩位蠱仙,前來收復狐仙福地。但畢竟是兩位蠱仙戰力,又利用了魅藍電影。掌握狐仙福地的方源,不過是個凡人小輩,怎么能擋住仙鶴門呢?”筆翁答道。
  “我可不這么看。據我們靈蝶谷探查,方源在三王福地煉出定仙游,孤家寡人來到這里。但這怎么可能?憑他一介凡人,怎么可能煉出仙蠱,又怎么知道狐仙福地的景象?在他的背后,明顯有幕后黑手。對方既然能夠虎口拔牙似的,搶走了狐仙福地。那么駐守狐仙福地的戰力,就會很可觀。說不定能抵抗住仙鶴門的攻勢呢?”彩蝶仙妃韓彩欣道。
  “仙妃說的也不無道理。”蠱仙杜藤呵呵一笑,“如果這次仙鶴門失敗,我們是當場比試一下,分出勝負,還是擇日十派協商好,再來定奪?”
  這是個關鍵的問題,九派蠱仙都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“當然是擇日協商,我們是十大古派,不是搶食物的鬣狗。”萬龍塢的蠱仙關草澤立即開口道。
  在場的蠱仙當中,關草澤是戰力墊底的存在。若是當場比試的話,對他而言最是吃虧不過。
  “這不好,這不好。”青鸞童子搖頭不止。
  “快刀斬亂麻,不過一塊福地而已,今早確定下來,免得浪費時間!”烈陽太君裝著糊涂。
  “奇怪,你們萬龍塢的兇雷惡人不是剛剛結束閉關嗎?怎么這一次狐仙福地爭奪,會派你過來?”毒伯魯蓄則是冷笑,直指蠱仙關草澤的軟肋。
  蠱仙們旋即議定,若是仙鶴門失敗,就當場比試,確定福地歸屬。若是仙鶴門勝利,也要比試一場,排序先后和仙鶴門當場,達成膽識蠱的貿易。
  膽識蠱能增加一個門派的底蘊,對蠱仙都有幫助。任何一派,都無法獨吞,其他九派聯合施壓,不想賣也得賣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”關草澤氣哼哼的,心中卻也在冷笑。
  九派蠱仙相互算計的同時,狐仙福地中,鶴風揚、蒼郁仙子也正在向蕩魂山徐徐飛去。
  “這是血池?”走到半路上,鶴風揚詫異地往地面投去目光。
  他發現了狐仙福地中,有一片巨大的血池,規模之大甚至能堪稱血湖了。
  “哼,又是一個血道余孽!”蒼郁仙子皺起眉頭,語氣鄙夷。
  “血道修行,殃及萬物生靈,關鍵是能使得戰力暴漲。因此總有無數蠱師,選擇此道!每十年天庭下發的誅魔榜中,都有許多血道蠱師的身影。血海老祖,真是害人不淺!!”鶴風揚大肆批判,手掌一壓,頓時一道道碧色雷光轟砸下去。
  轟轟轟。
  連續的爆響中,血池被炸毀,成為一片廢墟。
  毀掉血池后,二仙繼續向蕩魂山飛去。
  一路上,蒼郁仙子頻頻搖頭:“這狐仙福地經營的狀況,也太過糟糕了。幾乎可以說是一片荒蕪。我聽說曾經這里,豢養了大批的狐群,結果我們飛了這么久,連一支萬狐群都沒有遇到。”
  “狐群稀少,石人一定很多。方源畢竟是一個凡人,只想到利用膽識蠱增長石人人口。殊不知,這是舍本逐末。狐仙乃是奴道蠱仙,她的福地是奴道法則為主,最擅長的就是豢養狐群。”鶴風揚不屑地冷笑道。
  “狐仙福地落入他手,根本就是明珠暗投。今日歸入我派,狐仙福地必然會得到巨大的發展。只是不知道這樣一塊肥肉,門中誰能搶奪到嘴里。”蒼郁仙子感慨道。
  談到這個話題,鶴風揚也嘆了一口氣:“按照規矩,我們收復之后,狐仙福地會作為仙鶴門的公共福地,搶奪的只是福地一段時間的經營權。但就是這個經營權,也是肥的流油。皆因福地中央的蕩魂山。這可是一個巨大的金礦啊!”
  “最可怕的,是這個金礦永不枯竭。”蒼郁仙子深有同感地點頭道。
  二人一路交談,一直都沒遇到阻擊。福地的衰敗景象,更令二人自信增長。
  他們飛行速度越來越快,來到蕩魂山前,已經閑扯到“若狐仙福地由自己經營,自己該怎么做”的話題上。
  蕩魂山上空,魅藍電影在不斷的尖叫,時而俯沖,向蕩魂山沖撞。
  但它雖是地災成形,但也是生命,蕩魂山震蕩它的魂靈,是它的禁地。
  “方源,你出來吧。你應該知道,蕩魂山能夠擋住魅藍電影,是因為它的身上沒有蠱蟲。就算你將蕩魂山的威能開至極限,也無法阻擋住兩位蠱仙。”鶴風揚朗聲喝道,聲音響徹天地。
  “方源,識時務者為俊杰。想必地靈就站在你的身旁吧,那么你現在應該也知道了,狐仙福地壓制不了我們身上的凡蠱。更何況我們身上還帶著一只仙蠱!”蒼郁仙子緊接著開口,對方源施壓。
  于是,方源走出來,站在蕩魂山巔。
  鶴風揚心頭一緊,但旋即又放松下來。來的是一頭六轉仙僵,仙僵具有重大弊端,仙元不能自產,福地每隔一段時間直接崩解,因此戰力往往低于正常蠱仙。
  “仙鶴門終于忍不住了嗎?想要我的福地,就不怕我摧毀了蕩魂山嗎?”方源開口道。
  “你是……方源?”鶴風揚眼睛瞇了瞇,有些難以置信。這才一年多,方源怎么就成了仙僵了!?
  鶴風揚猶疑間,身旁的蒼郁仙子開口笑道:“我們這一次當然是有備而來,怎么可能讓你毀掉蕩魂山?如果你認為能靠蕩魂山威脅我們,那你就大錯特錯了。哦,對了,我們甚至可以將蕩魂山的威能減弱到近乎于無的地步。到那時,我們都不需要出手,單憑這頭魅藍電影,都能將你打殺。”
  方源看了看頭頂上空的魅藍電影,這頭人形閃電咆哮連連,不斷俯沖下來,又不斷地被蕩魂山的威能給逼回去。
  方源長長地嘆出一口氣。
  蒼郁仙子頓覺有戲,加緊勸道:“只要你讓出福地之主的位置,我們仙鶴門可以既往不咎,甚至可以接納你為我們的門派弟子!”
  “可是我記得,當初仙鶴門許諾的條件,是給我長老之位吧?”方源反問道。
  鶴風揚冷笑一聲:“此一時彼一時,方源你也是個聰明人,不會看不清當下的形勢吧?”
  方源聽了這話,口中挪揄道:“哦?當下的形勢……這樣啊,讓我好好看看。”
  他話音剛落,身上仙蠱的氣息勃發而出。
  “這,這是?!”蒼郁仙子花容一變。
  “仙蠱,好多仙蠱!”鶴風揚雖然辨認不出究竟是什么仙蠱,但氣息的確是仙蠱無疑,他的雙眼暴射出炙熱貪婪的光。
  但下一刻,三道身影出現在方源的身旁。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、黎山仙子!
  兩位六轉,一位七轉!
  不僅如此,他們各自的身上,亦都散發出強烈的仙蠱氣息,毫不遮掩。
  蒼郁仙子這一次臉色大變。
  鶴風揚的目光,也從炙熱貪婪,轉變成難以掩蓋的震驚!
  方源一方的勢力之強,超出他的想象。
  再然后,一道、兩道、三道……六道、七道、八道獸影,向著蕩魂山,從八個方向奔襲而來。
  冰刺神猿、鳳羽熔巖鱷、金砂烏騅、青龍藤……八只荒獸,組成包圍圈。
  “這是一個陷阱!”鶴風揚低聲吼道,渾身微微地顫抖著。
  蒼郁仙子頓覺勢單力孤,臉色煞白一片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就連半空中的魅藍電影,也停下了怒吼。
  蕩魂山上又響起方源平緩的聲音:“哦,如今的形勢我看明白了,不知道二位看明白沒有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