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52 三轉氣囊蠱

八頭荒獸奔近,將鶴風揚、蒼郁仙子,團團包圍起來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“都是真的。”蒼郁仙子擁有極其優秀的偵察殺招,察看了一番后,她嬌美的臉蛋上又慘白一分。
  鶴風揚環顧一周,只見——
  東方站著一只冰刺神猿,體型只差蕩魂山少許,霜氣四溢,一路奔來,在沿途留下一道潔白的冰霜路徑。它渾身皮毛如一道道冰錐,布滿體表,帶給二仙一陣壓抑感受。它的雙眼,眼白是碧綠色的,瞳仁則是霜青色澤。這表明這頭冰刺神猿體內的血脈濃郁。若是眼珠子都是霜青色澤,那就是上古荒獸冰瀑神猿,戰力可媲美七轉蠱仙。
  而在西方則懸空漂浮著一頭鳳羽熔巖鱷。這頭鱷魚,體型只是尋常鱷魚的兩三倍,比不上冰刺神猿那般巨大,但氣息澎湃。每一次呼吸,都能引發炎炙的熱浪。它鱷甲深厚,呈現棕紅色,修長的鱷尾長達兩丈有余,上面沒有鱗甲,取而代之的是鳳羽,絢麗多姿,宛若火焰。
  北方傲立著一頭金砂烏騅。此馬巨大,個頭能達到冰刺神猿的胸膛。它生有六蹄,宛若金屬雕琢,肌肉賁發,身姿矯健如龍,渾身閃爍著暗金色澤。唯有六只馬蹄,烏黑深沉。
  南方則盤踞著一頭青龍藤。這藤不是野獸,而是植株。藤蔓凝結成一頭長龍模樣,根須扎在泥土中時,防御力、恢復力都極其驚人,最擅長持久戰。若是抽出根須,便能宛若一條青龍,飛翔長空。
  東南方向,有一頭泥沼蟹。它是泥沼地里的君王,山一樣的雄闊身軀,此刻撐起身體,高度能達到蕩魂山的四分之一。它的雙眼退化至無,厚實的甲殼讓鶴風揚有種面對烏龜殼的無力感覺。一共十九對螯足,尤其是第一螯足,輕輕一夾,就能斷山石,剪蛟龍,就連方源的仙僵之軀,都不敢嘗試這對螯足的威能。
  東北方,蹲坐著一頭桃太狼。此狼體型最小,宛若剛出生的小狗。它看上去極其憨厚可愛,圓滾滾的身軀,肉嘟嘟的爪子,粉嫩嫩的舌頭,黑漆漆的圓眼睛。看上去人畜無害,但鶴風揚卻是瞳孔一縮,要讓他選擇突圍方向,他會首先否決掉這一邊!
  西北方,盤旋著一只鐵冠鷹。此鷹盤旋上空,悍勇之氣逼人。它一對鷹眼緊緊鎖住鶴風揚、蒼郁仙子,鷹翅寬大厚重,根根鷹羽可當做利箭噴射,鷹爪堅硬猙獰,一把拿捏下去,可將巖石捏碎,將龍虎撕扯。
  最后西南方,一頭地魁荒獸站著。它人身蛇尾,面若蝙蝠,朝天鼻子,雙耳招風,渾身漆黑,生有肉甲。胸膛前后左右,長有五六十根肉鞭,根根長達六丈有余。肉鞭表面,還生有吸盤,一旦被纏繞上去,萬難脫身。肉鞭前端,還有菊花般的噴孔,關鍵時刻噴射出乳白色的液體,液體具有極強的腐蝕性,且藏有極多的寄生小蟲,可直接鉆入人的毛孔當中,進入身體,實施破壞。
  八頭荒獸,皆是方源從瑯琊地靈處借來的。
  準確的說,應當是方源直接借走了瑯琊地靈的七轉馭獸蠱。此仙蠱可控天下任何的野獸、異獸、萬獸王、獸皇,以及荒獸、上古荒獸。
  荒獸可戰六轉蠱仙,尤其是身上寄生的野蠱未知,更為難纏。
  八頭荒獸,包圍著鶴風揚、蒼郁仙子兩人,虎視眈眈。
  二人皆沉默不語,再沒有之前的悠然神態。
  鶴風揚又將凝重的目光,轉向蕩魂山之巔,比起八頭荒獸,真正的威脅還在于方源等人。
  皆因,荒獸幾乎不能使用殺招,但是蠱仙卻有充足的智慧,可以使用、研發殺招。
  鶴風揚一顆心沉入谷底,強自冷靜,對著方源喝道:“你們究竟是誰?”
  方源等四人,除了方源之外,其余三人皆戴著面具。黑樓蘭戴著黑熊面具,黎山仙子戴著青鳥面具,太白云生則帶著鹿首面具。三者身上都籠罩著一層光,遮掩了真面目,隔絕了鶴風揚、黎山仙子的探查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在問我們的身份之前,二位是不是應該先自報家門呢?”
  鶴風揚沉默了一下,和黎山仙子對視一眼,均察覺到彼此眼中的苦澀。
  他們原以為此行手到擒來,最壞的打算,也設想到了對方擁有一位蠱仙戰力。但絕對沒有想到,對方的勢力會如此之強!
  因此,他們之前態度傲慢,一味勸降,并未自報家門。
  “鄙人鶴風揚,仙鶴門六轉奴道蠱仙。”
  “小女子蒼郁,仙鶴門六轉水道蠱仙。”
  二仙相繼開口,態度再沒有之前的高高在上,分別自稱鄙人和小女子了。
  識時務者為俊杰也,能夠成就蠱仙的人,都是俊杰中的俊杰。如今方源強勢逼迫,鶴風揚、蒼郁二人果斷換了態度,低下了高昂的頭顱。
  雖然蠱仙擊敗容易,難以斬殺,鶴風揚手中又有拓宇仙蠱,可以破壞狐仙福地,直接離開。但他們不知道方源的底細,方源手中若是有針對他逃跑的仙蠱,那就糟糕了。
  “原來是鶴兄,蒼郁仙子。”方源語氣一直都很客氣,“在下方源,歡迎二位來我福地做客。”
  這話聽在鶴風揚、蒼郁二人耳中,卻有些刺耳,讓人感覺到嘲諷的意味。
  鶴風揚不由地一陣氣堵。
  他明明向問的是這些人的真正身份,但方源裝糊涂,答非所問,報上自己的名字。
  他的名字,現在中洲十大派誰不知道?
  方源故意回避這個話題,鶴風揚處于弱勢,也不敢強問。
  “不知二位,所為何來?”方源又問道。
  鶴風揚沉默,心中直罵娘:“我們還能為什么來?就是來奪取狐仙福地,搶奪蕩魂山的,這臭小子明知故問!”
  蒼郁仙子冷哼一聲:“閣下何必如此陰陽怪氣,冷嘲熱諷呢?閣下的勢力超乎所有人的想象,什么時候中洲已經出現了這樣的勢力?今日我們二人認栽了,畢竟是閣下運籌帷幄,技高一籌。接下來是個什么章程?若要戰,那就開戰罷。何必廢話呢?我二人奉陪到底,大不了血濺五尺,殞命于此。”
  這番話不禁讓方源多看了蒼郁仙子一眼,旋即他笑道:“仙子勇烈,在下心中佩服得緊。二位的來意,我大致能猜測得出,應該就是蕩魂山上的膽識蠱吧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鶴風揚坦言承認。事到如今,他不得不承認,自己辛苦謀劃,準備一年多的收復狐仙福地的計劃,已經徹底失敗了。
  但與此同時,他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些希望:“方源若要開戰,早就戰了。但卻說到現在,顯然是忌憚仙鶴門之勢,只要我利用得好,說不定可以從容脫身。”
  方源忽然擊掌而笑:“二位來的正是時候啊,膽識蠱我也早就想賣了。二位且看這只蠱如何?”
  說著,他手中飛出一只三轉蠱蟲。
  蠱蟲在六位蠱仙,八大荒獸,以及一位魅藍電影的注視下,緩緩飛過一段距離,落到鶴風揚的手中。
  鶴風揚不明所以,擔心方源陰謀算計,小心翼翼地接過這只凡蠱。
  這只三轉蠱蟲,形如瓢蟲。有海碗大小,瓢蟲頭部極小,肚腹卻大,占據總體積的九成九分九。
  它的肚腹圓滾滾,宛若燈泡,半透明狀,背上沒有甲殼,也沒有翅膀。
  在這半透明的肚腹中,還藏有一只蠱。
  “蠱中蠱?”蒼郁仙子輕聲喃喃。
  很明顯,這只三轉凡蠱,乃是一只存儲蠱蟲,專門用來儲藏蠱蟲。這種存儲蠱蟲也十分常見,就比如地藏花,就是同一類型。
  但這只肚腹中的蠱蟲,卻讓鶴風揚的目光,像是沾了膠水一般,死死地盯著。隨后他游移不定地道:“這里面的……難道是膽識蠱?”
  方源朗笑一聲:“正是如此!”
  “什么?”蒼郁仙子秀眸一瞪,十分驚異。
  她雖然對膽識蠱知之甚少,但也知道一點,那便是膽識蠱不能離開蕩魂山,一旦離開蕩魂山,就要消失。
  因此之前,方源不愿交易膽識蠱。因為旁人要使用膽識蠱,就得親自來到蕩魂山。而任由這么多外人進入狐仙福地,對方源的生命無疑是個巨大威脅。
  更因此,中洲十大古派都要搶奪蕩魂山。因為膽識蠱不能離開蕩魂山,掌控了蕩魂山,就能掌控膽識蠱。
  但現在事實擺在眼前,膽識蠱居然能被儲藏起來,離開蕩魂山。
  蒼郁仙子旋即認識到這只不起眼的瓢蟲形狀的蠱蟲,具有多么重大的意義,一時間她的目光也緊緊粘住。
  “這只蠱蟲,叫做什么名字?”鶴風揚抬起頭,望向方源,語氣微顫地問道。
  實際上,方源還未起好名字,此時隨意一想,便道:“氣囊蠱。”
  鶴風揚沉默。
  一瞬間,他聯想到了很多東西。
  仙鶴門高層,也不是沒有做過此類的嘗試。當時參與的蠱仙很多,但結果都失敗了。
  現在,成果就被鶴風揚拿捏在手中。
  鶴風揚手掌都在微顫。
  “一旦膽識蠱能夠離開蕩魂山,它就能販賣到各個地方去,寶黃天、海市福地、中洲、南疆、北原……這是多么龐大的收益?”
  “就連我們仙鶴門都研究不出來的東西,方源背后的勢力卻成功了。他們到底是什么來頭?也許他們早就預謀很久,千方百計地搶奪狐仙福地,為的就是販賣膽識蠱!”
  “方源他沒有進攻,難道是想和我們仙鶴門……”
  鶴風揚正思考著,方源已經開口道:“既然二位對我的膽識蠱情有獨鐘,不妨我們做做這方面的貿易如何?”
  鶴風揚怦然心動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