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53 意外神秘蠱仙的阻擊

方源的提議,由不得鶴風揚不心動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當方源啟動埋伏,鶴風揚便陷入重重包圍。他原以為這次行動已經徹底失敗,最佳的結果,就是利用拓宇仙蠱,破空重傷突圍。
  就算逃跑的過程中,仙元消耗巨大,他也顧不得了。畢竟紅棗仙元和生命比較起來,還是后者份量更重。
  但回到仙鶴門中,鶴風揚的日子也絕不好過。
  仙鶴門對他如此期許,他充分準備了一年多,結果卻失敗了。他的對頭蠱仙雷坦,要知道這件事情,恐怕要興奮地來到他門前嘲笑諷刺!
  太上二長老會對他失望無比,鶴風揚恐怕數年都抬不起頭來,這個敗績會成為他終身的污點,只有一有機會,就會受到其他人明里暗里的嘲笑挖苦。
  如果和方源達成膽識蠱的貿易,對他鶴風揚來講,遠比突圍的結果要好上太多倍了。
  鶴風揚心中思量:“狐仙福地有四大蠱仙,八大荒獸駐守,再加上地利優勢,簡直是固若金湯!即便十大古派中的任何一個,都有能力攻打。但也只是有能力,他們未必能抽得出足夠多的蠱仙戰力來。就算能抽調出來,進攻狐仙福地,打一場蠱仙混戰,消耗的仙元等等資源將極其龐大。”
  “就算能抽調戰力,又有勇氣投資大筆軍費,但對方也是蠱仙,便可輕易摧毀蕩魂山。到那時就算是狐仙福地攻打下來,也極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啊。”
  在中洲外界,一個鈞天劍派擁有三位蠱仙,就可和十大古派之一的仙鶴門叫板。
  這是因為要對付三位蠱仙,投入的物力、人力就大到仙鶴門需要慎重考慮了。若是失敗,不僅是名譽損失,而且巨大的損失很可能引發門派動蕩,間接地引發其他問題。
  蠱仙擊敗容易,但斬殺卻難。混到這份田地,誰會沒有逃生的底牌?
  若是打殺不成,徹底得罪了蠱仙。惹惱蠱仙暗算凡人,仙鶴門家大業大,恐怕就要四處救火。
  現在方源展露出如此勢力,單憑仙鶴門一派,幾乎可以說已經絕了強行攻打的希望。除非是幾大古派聯手。但聯手的話,又涉及到方方面面,涉及到利益分配。
  若是鶴風揚答應和方源合作,建立關于膽識蠱的貿易,那么這個結果,絕不能算是徹底失敗。
  因為仙鶴門要奪得狐仙福地的主要目的,就是膽識蠱。
  能夠用最小的付出,獲得最大的利益,這才是仙鶴門各大太上長老們最關心的問題。
  在此之前,仙鶴門早就要求方源開放膽識蠱的交易。
  “若是能和對方建立貿易,我便不用重傷突圍,省下大筆的仙元,回到門派,也有一個交代。”鶴風揚心中考慮良久。
  方源察言觀色,雖說鶴風揚城府很深,面無表情,但長時間思考就說明了他的意動。
  于是,方源繼續道:“我的膽識蠱,放到寶黃天中,一百只販賣一塊仙元石。賣給你仙鶴門,一百二十只膽識蠱賣一塊仙元石。不過,作為交換,我需要你仙鶴門承認我的狐仙福地,是你門派的附庸勢力。且這個附庸,隨時可以脫離。”
  只要有這個附庸身份,其余九大古派要對付方源,就繞不過仙鶴門。這是正道的游戲規則,相當于仙鶴門是老大,狐仙福地是小弟,打小弟也得先問問老大。
  鶴風揚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方源,你這是想拿我派當做你的擋箭牌啊?你方如此勢力,完全可以獨自建立宗派了,不是嗎?”
  “任何人,都不能在天梯山上開宗立派。我可不想離開天梯山這塊風水寶地呢。”方源笑道。
  天梯山曾經直通天庭,就算是蠱仙也不敢在此山動武。仙鶴門若不是宣布方源是門派叛徒,占據清理門戶的大義,也不敢貿然攻打狐仙福地的。
  “再者說,狐仙福地成為仙鶴門的附庸,也能照顧貴派的名譽不是嗎?”方源繼續道。
  鶴風揚再次陷入沉默。
  良久,他吐出一口濁氣:“事關重大,我不能做主,還須我親自回去稟告門派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鶴兄親自去說,自然最好。不過蒼郁仙子還得留在此地,再做客一段時間了。”
  鶴風揚和蒼郁對視一眼。
  蒼郁仙子道:“風揚大人,盡管歸去,我在這里等候便是。”
  “我會快去快回。”鶴風揚向她重重地點頭,隨后深深地看向方源等人。
  他要把這些人,都印刻在內心最深處。
  “地靈,開放門戶,讓鶴兄出去。”方源關照道。
  “是,主人。”小狐仙立即脆生應答。
  天梯山上,忽然綻放出白金光輝。
  光輝中,一道朱紅門樓顯現而出。門樓高達十丈,有九彩門匾。天空中,粉紅祥云匯聚,霞光萬道形成光梯。
  鶴風揚破門而入,出來的時候,卻走的正門。
  這番動靜,立即引起潛伏左右的九大派蠱仙的關注。
  他們交流起來。
  “他出來了!”
  “這么快?難道說什么像樣的抵抗都沒有嗎?”
  “鶴風揚進去的時候,是動用的拓宇仙蠱,出來時已經能走正門。這顯然是得手的標志啊。”
  “不對勁,你看他的神色,毫無一絲真正得勝的喜色,更非自持的云淡風輕。”
  盡管他們心中疑惑,卻沒有一人直接露面問詢。
  此番是中洲十大派的暗中交鋒,直接面對卻是丟了臉面。
  鶴風揚無暇顧及他們的感受,一門心思地想快速回去飛鶴山,匯報此事。
  他一路疾飛,很快就遠離天梯山。
  鶴風揚眉頭緊鎖,心中不甘又疑惑:“方源這個勢力,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?除了方源之外,其余三位蠱仙都用面具遮臉,用蠱蟲阻擋偵察,他們不想暴露行跡,是因為什么?”
  “難道說,他們是其余九派里的蠱仙?不愿我派得到蕩魂山,討了這個便宜,因此暗中提前和方源商議好了?”
  剛剛想到這里,鶴風揚就將這個念頭否決。
  紙包不住火,秘密都是暫時的,九大派不會如此干,這有違大派的行事風格。
  “那么,他們或許是中洲小派的蠱仙聯合?”鶴風揚又想到。
  中洲門派林立,除去占據巔峰的十大古派,還有大型門派,中型門派,小型門派,微型門派。成千上萬的門派中,當然也有蠱仙。
  若真是他們的話,這些蠱仙都在中洲有著根基,防止根基被古派打壓,或被古派挑撥拆分,因此不愿暴露身份也說得通。
  “對了,方源的手中有定仙游仙蠱!這些人未必是中洲蠱仙,興許來自外域。蠱仙實力越強,就越難通過域界壁。每隔一段時間,又要落下仙竅,在成仙的地域中,重新汲取地氣來穩固福地。但對方有定仙游,卻可以解決這些麻煩!”
  鶴風揚念頭閃爍,很快就猜到了方源等人的身份。不過他證據太少,不能確定。
  “總之,狐仙福地的水很深,在探清底細之前,不能輕易動手。我這次栽了大跟頭,歸根結底,就是敵暗我明,吃了情報缺乏的虧!”
  鶴風揚總結經驗教訓,忽然停下,懸浮高空。
  “什么人?居然敢陷我于此!”鶴風揚提起十二分戒備,開口爆喝。
  “嗯,警覺性很高。”一個聲音飄渺傳來,或高或低,開頭沙啞的男音,后面又轉為清脆的女聲。顯然來人特意動用蠱蟲遮掩了原本的聲調。
  兩道身影浮現出來,一前一后,將鶴風揚夾在中間。
  隨之變化的,是整個天空。原先晴空萬里無語,光明燦爛,現在卻轉為幽暗,霧氣重重,冤魂四處飛舞。
  這是戰場殺招!
  可以營造成一個戰斗環境,增幅相應的某些蠱蟲。
  不是一般的蠱仙,能夠擁有的。
  “我乃仙鶴門蠱仙鶴風揚,二位遮掩容貌,鬼鬼祟祟,意欲何為?”鶴風揚再喝一聲。
  堵住他的兩位蠱仙,渾身罩著一層暗光,看不清容貌真相。
  “仙鶴門又如何?”前面的神秘蠱仙冷笑一聲。
  后面的蠱仙則更直接:“照殺不誤!”
  話音剛落,說話的蠱仙就猛地動手。
  五指鋪張開來,掌心處爆射出數千道灰白絲線。
  絲線向鶴風揚急速逼近,鶴風揚心頭一跳,這明顯是專門用來困人的凡道殺招。一旦被這絲線纏住,想要脫身恐不容易。
  鶴風揚連忙喚出鶴群。
  他的仙竅中,豢養了海量飛鶴,隨身攜帶,從不缺兵力。
  鶴群烏壓壓一片,鐵喙飛鶴,丹火鶴,鳳尾鶴,云煙飄渺鶴,星辰極光鶴,幻電鶴混雜在一起,卻又井然有序,組成緊密陣型。
  一頭荒獸九宮鶴飛出,長嘯一聲,將周圍的灰霧震蕩開去。
  鶴風揚踏上九宮鶴的背,長發飄揚,目光如電,積壓的火氣徹底爆發出來:“真以為我是泥捏的人物?今日就讓你們嘗嘗我鶴羽飛仙的厲害!”
  絲線飛來,鐵喙飛鶴群主動飛出,舍身擋住。
  另一位神秘蠱仙鼓起腮幫,吐出沖天火焰。這火焰慘綠慘綠,在這戰場上,更增威勢。燒得飛鶴只只墜落。
  鶴風揚不甘示弱,催起奴道殺招。
  頓時一群幻電鶴飛出,噴吐雷光,匯聚成柱,貫通戰場。又有一群丹火鶴飛出,渾身燃起火焰,傷敵不傷身。
  兩群飛鶴,宛若兩計重拳,分別沖向兩位神秘蠱仙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爆炸聲響起,雙方激烈交鋒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