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54 局中局致命的殺招

戰場中,激戰繼續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一大群鐵喙飛鶴,各個渾身漆黑似鐵,防御暴漲,無畏生死,向兩位神秘蠱仙狠狠壓來。
  神秘蠱仙之一,忽然張口尖嘯,嘯聲高亢嘹亮,回蕩一方。
  這是一記音道殺招!
  鐵喙飛鶴群在嘯聲中,陣型大亂,原本密實的戰陣變得稀疏,呈現出許多破綻。
  “走!”另一位神秘蠱仙見機,拉住另一人的胳膊,兩人突然化作兩團灰白的火焰,穿透鐵喙飛鶴的戰陣,向鶴風揚迅速襲來。
  對付奴道蠱仙,就不能與獸群太做激斗,擒賊先擒王才是最正確的戰術。
  鶴風揚看到強敵撲來,不僅沒有慌張,反而流露出一絲冷笑:“你們中計了。”
  他取出一只五孔玉簫蠱,湊在自己嘴邊吹奏。看似青衣少年,實則萬獸之君。衣擺無風而動,眼中爆閃神芒。
  奴道殺招——八面埋伏!
  數萬只鶴群聞聲而動,一群群暗藏隱形的飛鶴,暴露身形,將兩位神秘蠱仙重重包圍。
  鶴風揚故意留下一個兵力部署的空白,就是陷阱,等著兩位對手入甕。
  現在對手中計,他仍不罷休,簫聲高揚上去,同時身上飛出三只五弦古箏蠱。
  簫聲悠揚,箏音清促,化為又一道奴道殺招——陣如水!
  無數飛鶴向外疾飛,又有無數飛鶴向內靠攏。
  整個戰陣變化宛若精密的齒輪相互咬合,規模龐大卻又井然有序,飛鶴相互穿插,陣型宛若流水般變化。
  兩位神秘蠱仙置身其中,看著鶴群眼花繚亂的變化,頓時感覺自己就像是磨盤上的黃豆,要被碾碎壓磨!
  鶴風揚吹奏不停,穩具獸群中央,傲立荒鶴之背,冷眼看著鶴群和兩大神秘強敵糾纏成一團。
  他心中思量:“自交手以來,這兩人殺招用了無數,涉及音道、宇道、炎道、風道、光道、暗道、律道等等,乃是故意為之,不愿動用真正手段,以防暴露身份。”
  蠱師升仙,按照自身底蘊所在,以及投放何種蠱蟲炸出仙竅,細分為各派蠱仙。有炎道蠱仙、風道蠱仙、智道蠱仙等等,成就各道仙體。
  仙體是蠱師升仙時,受到三氣改造,剔除雜質,生命本質得到升華而成。
  風道仙體,有風的道痕、法理,因此使用風道蠱蟲,效果更佳。炎道仙體,是受到關于火焰大道的洗滌升華,更親近于炎道,使用炎道殺招效果脫俗。
  例如方源,雖是仙僵,但歸根究底乃是力道蠱仙,本身便是力道仙體,使用其他流派的蠱蟲、殺招,效果只是一般。
  企圖阻殺鶴風揚的兩位神秘蠱仙,并未使用出真正的手段,因此才在以二敵一的情況下,反被鶴風揚壓著打。
  “二位還想遮掩身份到什么時候?再不動用真本事,可就要喪命于此了。”鶴風揚冷笑連連,聲音響徹整片戰場。
  兩位神秘蠱仙喘息微促,鶴群攻勢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絕,讓這二仙疲于應付。
  正如鶴風揚所講,二人若是不動用真正手段,真的就被打殺。
  兩人對視一眼,點了點頭,終于下定決心。
  一位嘆道:“不愧是名門正派。鶴羽飛仙之名,某家今日見識到了。”
  另一位則道:“不過我們就算不動用真本事,也能殺得掉你。鶴風揚,你且看看周圍吧。”
  “嗯?”鶴風揚目光迅速掃視周圍。
  原本迷霧重重,哀聲連連的戰場,此刻終起變化。
  一團團的濃霧中,凝聚出一只只的暗藍魂獸。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,魂獸數量暴漲,和鶴風揚的鶴群規模齊平。
  “這難道是……魂狩戰場?”鶴風揚心中頓時一驚,脫口而出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,鶴羽飛仙,果然好見識。”神秘蠱仙笑道,聲調不斷變化,時而男聲時而女音。
  鶴風揚臉色一沉。
  這魂狩戰場殺招,赫赫惡名,十分難纏。在這戰場中死去的生靈,魂魄會被戰場抽取,形成魂獸,被殺招之主驅策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戰場殺招來頭更大,乃是歷史上十大尊者之一,殺性最重的幽魂魔尊,年輕時候所創的戰場殺招。
  這兩個神秘蠱仙,究竟什么來頭,居然掌握了失傳的戰場殺招魂狩?!
  魂獸一出,立即和鶴群廝殺在一塊。
  戰局陡然變化。
  鶴風揚連忙指揮鶴群,換了陣型,抵御魂獸進攻。兩位神秘蠱仙,壓力驟減,沖出鶴群包圍。
  魂獸群規模和鶴群相當,但卻戰不過鶴群,往往犧牲了十頭魂獸,才能殺掉一只飛鶴。
  但鶴風揚心中卻是越加警覺,魂獸被撕扯成碎片,這些碎片又能在魂狩戰場中,重新凝絕成新的魂獸。
  而一頭飛鶴死去后,魂魄就會被戰場抽取,形成魂獸,成為對方的兵力。鶴風揚修為再高,也不可能做到毫無戰損。一有戰損,此消彼長之下,就是魂獸占優。
  時間拖得越長,鶴風揚的優勢就越弱,最終鶴群就會被魂獸群徹底消滅。
  “鶴風揚,好教你知,剛剛我二人故意示弱,無非是拖延時間罷了。如今魂狩戰場終于形成氣候,你的奴道優勢已經蕩然無存。”
  “鶴羽飛仙,你今日就隕落于此吧。”
  兩位神秘蠱仙聯袂而至。
  風道殺招——風卷龍鞭!
  風鞭在手,長達百丈,遙遙一抽,沿途攪碎無數飛鶴。
  毒道殺招——蜂羅刺!
  數以千百計的針刺,宛若暴雨傾盆,蓋壓下來。毒性之猛烈,但凡被刺中的飛鶴,無一不立死當場,頃刻間骨消肉解。
  兩位神秘蠱仙終于使出真正手段,原來一位是風道蠱仙,一位是毒道蠱仙。
  鶴群大片大片地被消滅,大量的魂魄被戰場抽取,形成一批又一批的魂獸。
  “不好,對方有備而來,早已謀算妥當,此地不可久留。”鶴風揚見此,立即想到撤退。
  只有傻子,才會在魂狩戰場中,跟著敵人死磕。
  “這魂狩戰場迷霧重重,很容易迷失方向,極難脫離。但我此刻手中,卻有拓宇仙蠱,脫離這里,應該不難。”
  鶴風揚念及于此,便用神念溝通仙竅中的一股意志。
  這意志形成一個魁梧男子,鶴風揚之前出得飛鶴山時,就藏身于他的仙竅中,并且一直通過蠱蟲,觀察外界情形。
  鶴風揚一路上的經歷,從離開飛鶴山,進入狐仙福地,再到被方源等人圍攻,鶴風揚離開狐仙福地,又陷入魂狩戰場,被兩大神秘蠱仙圍攻。這股意志都一清二楚。
  鶴風揚對其請求道:“虎魔大人,還請你再用一次仙道殺招,破開戰場,離開這里。”
  這股意志正是仙鶴門,太上三長老,虎魔上人的怒意。
  他盤坐在半空中,面無表情地睜開雙眼:“你須知每用一次破門而入,就得耗去我本體的兩顆紅棗仙元。”
  鶴風揚連忙道:“晚輩知曉,這一次回去,一定相應補償。”
  虎魔怒意點點頭,不再說話,手掌一抓,抓起身邊的兩顆紅棗仙元,拋給面前的拓宇仙蠱,同時周圍大量的凡蠱,也升騰而起。
  醞釀片刻,鶴風揚手掌一展,從仙竅中挪出拓宇仙蠱。
  仙蠱籠罩著一層黃光,鶴風揚照著左近一打。
  黃光脫手而出,立即打壞魂狩戰場,破開一個空洞。
  鶴風揚心中一喜,收起拓宇仙蠱,腳下九宮鶴清嘯一聲,雙翅一振,載著他飛出魂狩戰場。
  戰場外,仍舊是萬里晴空,湛藍無云。
  “糟糕!他竟然有拓宇仙蠱,讓他給跑了!”
  “鶴風揚,有種的你別跑,讓我們大戰三百回合!”
  身后傳來兩位神秘蠱仙的叫喊聲,頗有些氣急敗壞的意味。
  鶴風揚朗笑一聲,心中充滿了得意之情:“就算是有魂狩戰場,也困不住我。不管你們是誰,今日阻殺埋伏我的仇,我記下來了。別以為你們遮掩了容貌,我就查不出你們來。你們倆個動用了真正手段,屆時我回到門派,大力排查,就不相信查不出你們的身份!嗯?不對!”
  忽然間,鶴風揚察覺到不妥,臉色驟變。
  他自己向來謹慎鎮定,忍耐克己,怎么一脫離魂狩戰場,心情卻飛揚起來,仿佛打了勝仗一般?
  他此次收服狐仙福地失利,有負虎魔上人的栽培和期許,應該心情沉重才是。
  “糟糕!”一股強烈的警兆在他心頭升起,鶴風揚駭然回首,只見一位身材矮小如童子的蠱仙,渾身籠罩一層暗光,手持匕首狀的蠱蟲,悄然飛揚在他的身后,距他已經不足一尺之地。
  第三位蠱仙!
  竟然有第三位蠱仙埋伏著。
  這才是真正的殺招,局中之局!趁著鶴風揚脫離魂狩戰場,心神松懈的那一刻,實施致命的暗殺!
  鶴風揚驚怒交加,瞪大通紅的雙眼,怒氣沸騰,一時間沒有后退,反而心中有一股和來者拼個你死我活的沖動。
  “快躲!對方是情道蠱仙,可以影響你的情緒,干擾你的判斷!”仙竅中,虎魔怒意急得大吼。
  “呵呵呵,來不及了。”第三位蠱仙揚起匕首,輕輕地刺向鶴風揚。
  匕首狀的蠱蟲,陡然爆發出強烈的仙蠱氣息。
  鶴風揚睚眥欲裂,驚駭欲絕。
  對方掌握著殺伐仙蠱?!
  他手中只有一只拓宇仙蠱,不能帶給他幫助。而他掌握的凡道防御殺招,絕防不住此等攻伐仙蠱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