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55 小九

眼看著匕首狀的仙蠱,就要刺中自己,鶴風揚心中,憤怒、驚恐、茫然、不甘等各種情緒如巖漿沸騰翻滾,大大影響著他的行動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“難道我今日就要命喪于此?”鶴風揚的心中忍不住冒出這個念頭。
  但就在這個危急時分,他腳下的荒獸九宮鶴,忽然引吭清嘯,隨后猛地一翻身。
  這樣一來,鶴風揚就被掀飛下去,而九宮鶴則擋在暗殺的蠱仙面前。
  噗嗤。
  一聲輕響,匕首狀的仙蠱,狠狠地插進九宮鶴的胸脯之中。
  “嗯?”第三位蠱仙的臉上,閃現出一抹驚訝之色。
  他原以為,干擾了鶴風揚,就能影響到九宮鶴。畢竟鶴風揚是奴道蠱仙,奴役著九宮鶴。影響了他,九宮鶴也就不足為慮。
  他動用數個情道殺招,嚴重干擾著鶴風揚,卻沒料到最后關頭,這九宮鶴竟會自動護主。
  “小九!”鶴風揚墜落下去,看到九宮鶴遭殃,立即淚流滿面,痛聲嘶吼。
  這九宮鶴他精心培育,從未用過任何奴役它的法子。
  在他年輕的時候,外出任務,慘遭追殺,命懸一線,結果意外地碰到同樣重傷的九宮鶴。
  經過一系列的巧合和意外之后,他和九宮鶴相互扶持,走出困境。
  九宮鶴瀕死,鶴風揚帶著它回到門派,傾盡家財,勉強吊住九宮鶴的一絲氣息。
  之后數十年,鶴風揚出生入死,賺取錢財,一點一滴的救治九宮鶴,將它慢慢地從死亡邊緣拉回來。
  由此人鶴之間,建立了深厚感情,比兄弟還親密。
  又后來,一次變故,五轉蠱師的鶴風揚任務失敗,身受重傷,身上的資源只夠救他一人。救仙鶴他就死,救他仙鶴就沒有繼續殘喘的生機。
  如此抉擇關頭,鶴風揚思考了三天三夜,終究決定犧牲自己,救仙鶴!
  此番舉措,引得太上三長老虎魔上人感嘆,由他出手相助,救下鶴風揚和九宮鶴。
  后來鶴風揚不負期待,成就蠱仙,就依附于虎魔上人一系。
  九宮鶴發出凄厲的哀鳴,龐大修長的身軀罩上一層灰光。在灰光中,它體型迅速縮小,竟是逆生長,從成年不斷回溯,變成青年,再變幼年。
  這是仙蠱的威能!
  匕首狀的仙蠱,竟是一只宙道仙蠱,能讓目標的身體回復到更加年輕的狀態。
  “撤吧。不要辜負了你那朋友的一番心意。”仙竅中,虎魔怒意長嘆道。
  “小九!”鶴風揚怒吼,不顧虎魔怒意的勸阻,返身撲上。
  他渾身衣擺鼓動翻飛,化為一件鶴羽大氅,他雙目瞪圓,綻放血光,修長的綠眉飛舞起來,靈動如蛇似龍。
  神秘蠱仙面露詫異之色。
  剛剛鶴風揚明明已經可以逃遁,沒想到他竟然返身殺來。
  他可是奴道蠱仙啊!
  鶴風揚舉起雙掌,狠狠一推,打出澎湃的碧綠雷光。
  神秘蠱仙冷哼一聲,舉起匕首,悍然對撞上去,同時催動情道殺招,以期影響鶴風揚的情緒。
  但鶴風揚心中充滿了憤怒,竟然影響不住。
  轟!
  爆響聲中,神秘蠱仙倒飛出去。鶴風揚身形巨顫,吐出一口鮮血,強行振作,將幼年九宮鶴撈到手中。
  “小九!”鶴風揚懷抱九宮鶴,掉頭飛遁,再無逗留之意。
  九宮鶴已變成白鵝大小,被鶴風揚抱在懷中,輕輕鳴叫。
  留下情道蠱仙停留在遠處,這一會兒功夫,就已經追之不及。
  其余兩位神秘蠱仙,撤**狩戰場,趕了過來。
  “唉,到底是讓他給跑了!”風道蠱仙遺憾長嘆。
  “這家伙明明是奴道蠱仙,居然近身戰斗也不弱。剛剛那道碧雷殺招,有些似是而非,讓我仿佛想起什么……”情道蠱仙道。
  “哼,若非倉促之間調集不了人手,還怕拿不下他?我們再追上去的話,或許就能……”毒道蠱仙語氣不甘。
  “對方有拓宇仙蠱,魂狩戰場困不住他。我們趕緊走吧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風道蠱仙很冷靜。
  “不錯,這次埋伏狙殺,不過是臨機設想的行動。萬萬不能因小失大,暴露身份,影響主上的大計。我們撤!”情道蠱仙回過神來,輕喝道。
  他的地位,似是比其他兩位神秘蠱仙還要高些,有著一語定音的作用。
  “這便去了。”風道蠱仙長遁空中,很快身形就成了一個小黑點。
  “哼!”毒道蠱仙落于地面,直接地遁。
  情道蠱仙又停頓了一會兒,見兩人徹底離去,身形在半空中悄然消失,仿佛從未出現過。
  鶴風揚一路疾飛,回到飛鶴山,也不停留,直接進入伏虎福地。
  虎魔上人正站在一座巨大的石坑邊上,看著坑中的上萬石人勞作。
  “晚輩辦事不利,有負大人所托。”鶴風揚見到虎魔上人,躬身一禮,他身上帶傷,一臉慚愧。
  “你受傷了?且先去自行治療。”虎魔上人不問鶴風揚任何事情,只是一招手,那股怒意就從鶴風揚的仙竅中飛出來,鉆入他的腦海當中。
  只一瞬間,他就明白了鶴風揚此番經歷的一切。
  他目光閃了閃,旋即催動怒意蠱,生出又一股怒意。
  怒意飛遁長空,出了伏虎福地,只往飛鶴山巔峰飛去。到了山巔的議事堂中,留守的三股意志紛紛有感望來。
  這三股意志,分別來自太上大長老、二長老,以及三長老虎魔上人,負責監察門派,同時處理一些掌門處理不了的小事。
  而大事則整理起來,每隔一段時間,再召集諸位蠱仙進行共同的商議。
  飛來的虎魔怒意,降落到堂中,先和之前的意志合為一體,然后訴說了鶴風揚之事。
  大長老、二長老的意志聽后,紛紛陷入沉默,急速思考,與此同時,它們的身形以肉眼所見的速度,不斷縮小。
  縮小了近一半后,太上二長老的意志道:“狐仙福地之事,就由虎魔上人你親自定奪吧。”
  太上大長老意志接道:“鶴風揚被埋伏,遭受阻殺一事,比狐仙福地更為嚴重。兇手是在何處動手?”
  說著,一只蠱蟲從堂中飛出,化為一片光影地形圖。
  “這里。”虎魔上人的怒意指點了位置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意志點頭,沉聲道:“此處位置,設伏絕佳。前后不靠,是最大限度的隱蔽。看來兇手對中洲地形甚為熟知。”
  “徹查!什么時候,居然敢有人對我們十大古派的蠱仙動殺手了?”太上二長老意志怒然低喝道。
  “我所慮者,正在于此。兩位長老,以為這些蠱仙來自何處?”虎魔上人怒意道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、二長老的意志相互對視一眼,均流露出沉重之色。
  “三長老擔心,這些蠱仙其實就是中洲蠱仙?”太上大長老低語。
  虎魔怒意開始侃侃而談:“不錯。我們十大古派,掌控中洲已經多少年了?這些年來,情勢越發艱難,是因為什么?咱們中洲和其他四域不同,以元始仙尊為首,早在遠古時期就已經改革,建立門派制度。遠古時代,門派式微稀少。上古時代,家族勢力遠超門派勢力。中古時代,門派和家族兩大勢力劇烈摩擦,并駕齊驅。近古時代,家族示弱,門派昌盛。到了現在,中洲門派林立,家族幾乎不存。”
  “家族制度,只選取家族子弟為蠱師。門派制度,卻能令凡人踏上蠱修之路。我們中洲的歷史,就是兩大制度的爭斗史。經過三百多萬的抗爭、演變、積累,受益于門派制度,中洲的蠱仙的數量,遠超其余四域,越來越多,已經快要脫離我們十大派的掌控了。”
  “我們十大派加起來的蠱仙有多少?其余的中洲蠱仙數量,是我們的數倍!這些小派的蠱仙,魔道的蠱仙,散修蠱仙,要繼續修行,就需要更多的修行資源。沖突是不可避免的,因為我們十大派掌握著中洲八成的修行資源。”
  “鈞天劍派的例子,難道之前沒有過嗎?只是我們十大古派暗中打壓下去了。但這些年來,新的門派仍舊層出不窮,新的思想,新的流派屢見不鮮,凡人中不凡天才、鬼才、怪才不斷涌出,而我們十大古派卻位置有限,盡管每年都招攬天資出眾之輩,但中洲實在是太大了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虎魔上人的怒意嘆息一聲。
  兩大長老一直保持沉默。
  十大古派掌握著中洲現有的八成資源,但分攤到每個人,每個蠱仙的身上,又有多少呢?
  蠱仙修為越高,經營福地就越需要更多的資源。尤其是天災地劫也越強,每一次渡劫之后,損失重大,就要更多的投入去修復,去更上一層樓。
  十大古派的蠱仙們,是不可能將自己的資源,分給其他人的。
  過去,十大派之外雖然門派不少,但蠱仙數量不多。仙凡有別,凡人和仙人之間有著巨大的戰力鴻溝,因此可以鎮壓。
  但現在,十大派之外的蠱仙數量越來越多,雖然這些蠱仙通常戰力都不怎么樣,但龐大的基數,給十大古派造成沖擊。
  鈞天劍派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這個大型門派中原本有兩個蠱仙,是仙鶴門的附庸。現在增添了第三位蠱仙,便立即開始計劃脫離仙鶴門,企圖自立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