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56 屠仙計方源讓利

虎魔上人的怒意接著道:“這些年來,我們十大古派處境都不好,可謂如履薄冰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我們就像堵在一個火山口上,火山口底下的巖漿遲早有一天,會噴發出來,對我們十大派造成劇烈的沖擊!”
  “三長老所言,皆是中洲大局大勢。然則大勢如此,又如何能改變呢?”太上二長老的意志嘆息道。
  虎魔上人意志又道:“鈞天劍派的例子就在眼前。狐仙福地的一幫蠱仙,有可能是外域勢力,但更有可能是本州散修的聯盟。而今日襲擊鶴風揚者,或許也是本州蠱仙勢力。但若是這樣,那就可怕了。”
  太上二長老點頭:“的確如此。襲擊鶴風揚的這股勢力,明顯是不想狐仙福地繼續掌握在方源這一方的手中。若是鶴風揚身死,我們仙鶴門就得為了維護名譽,強行對狐仙福地進攻。這雖然是十分明顯的嫁禍之舉,但我們仙鶴門卻不得不吞下這個苦果。”
  十大古派維系百萬年的尊嚴,不得冒犯。若是連自家蠱仙身死都不能復仇,那名譽掃地的結果,就是人心浮動,人人都想來冒犯仙鶴門。仙鶴門四面烽火,將再不能掌握如此廣闊的地域以及資源。屆時仙鶴門越捉襟見肘,露出疲態,便越會引來更多貪婪的豺狼之徒。
  這將是一個惡性循環。一旦落入其中,就很難脫身。
  仙鶴門的三大太上長老,都是經歷豐富,人生經驗充足的老怪,早就將這個可怕的前景估算在心。
  不僅是他們,中洲其余九大古派又怎么會沒有明白人?
  當今的中洲,實力膨脹,資源有限,就像是一個越來越大的炸藥桶。而十大古派,就坐在炸藥桶上,稍不留意,引爆開來,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。
  “虎魔,你今日借題發揮,長篇大論,必有見解。不妨直接說來。”太上大長老直接開口。
  虎魔怒意哈哈一笑,語出驚人:“我目前的決意,便是答應方源的條件,承認狐仙福地是為我派服用。同時徹查襲殺鶴風揚的蠱仙身份。一旦弄清楚這些散修的聯合,我們便和其余九派攜手,進行一場大范圍的屠仙計劃!”
  “屠仙?!”太上二長老意志聽聞,眼中發出振奮的光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的意志則閉上雙眼,緩緩地道:“虎魔,我不瞞你,你的這個建議,早在很多年前,就由戰仙宗的蠱仙石磊提出過,他們甚至還上書天庭,要求天庭出面,組織十大古派,實施這個大計。”
  “哦,那個仙猴王?不錯,我們十大古派雖然在歷史上,也有過更名變動,但追根溯源都是正統,都是旁支主干之間的輪流變動,都和天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十派聯合屠仙,茲事體大,涉及無數關鍵利益。也只有天庭出面,才能服眾,引領我們走向勝利!”虎魔怒意贊同地道。
  “但天庭方面,卻回絕了這個提議。并且言辭警告我們十大古派,不允許特意針對其余各派、以及散修蠱仙,不得隨意屠殺他們,違者必定嚴懲。”太上大長老意志道。
  “什么?”虎魔怒意驚異出聲。
  “這事情,我怎么不知道?”太上二長老也犯嘀咕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長嘆一聲,仰望蒼穹:“天庭的意思,就是天意。天意不可違,天意不可測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鶴風揚再次來到狐仙福地。
  方源正和蒼郁仙子兩人,行走在蕩魂山上,觀看著膽識蠱的長勢。
  太白云生遠遠站著,盯著蒼郁仙子。
  而那頭魅藍電影,則被八頭荒獸圍在一起,每隔一段時間,就有一頭荒獸上去攻殺,實施車輪戰法。
  “鶴兄來的有些慢吶。”方源看到鶴風揚,語氣淡淡地談笑道。
  鶴風揚先和蒼郁仙子對視一眼,見她點頭,暗示自己毫發無損,便轉向方源道:“我派已答應,承認貴方為我派附庸,附庸關系無期限,隨時可以脫離。同時建立膽識蠱貿易,具體價格是一百二十只膽識蠱一塊仙元石。這是六轉仙蠱諾言。”
  仙蠱諾言,亦是信道蠱蟲,和山盟蠱、海誓蠱效用類似。
  當即,鶴風揚催動仙蠱發下諾言。
  輪到方源,他亦接過仙蠱,檢查無誤,也消耗青提仙元,發下諾言。
  諾言宛若一團黃金,雙方相互交換,作為依憑。
  蒼郁仙子終于松了一口氣,貿易建立起來,她終于安全了。
  方源也松了一口氣,他苦心謀劃的局面終于達成。和仙鶴門死磕,是絕對不妥的。仙鶴門家大業大,真正惹毛了對方,狐仙福地肯定保不住。方源的經濟,也再難支撐一場蠱仙級別的大激戰。
  但鶴風揚接下來的一句話,卻又讓他心神一提:“我在回去的路上,遭到三位蠱仙設伏阻殺,幾乎命懸一線。對方明顯是想嫁禍貴方,如今我派正在徹查,不知道貴方是否得罪了什么勢力?”
  “什么?居然在中洲,竟然有蠱仙膽敢襲殺十大派的蠱仙?”方源并不遮掩詫異之情。
  他明明記得,這樣的情況,還要在五域亂戰持續了一段時間后,才會發生。
  那時,五域遍地烽火,民不聊生,各方混戰不休。
  天庭的威儀也不管用,十大派蠱仙屢屢被暗算襲殺,有來自其余四域的報復,也有中洲散修蠱仙在混水摸魚。
  情況越來越混亂,方源甚至能帶領一干魔道蠱仙,進攻天梯山的狐仙福地,最終將鳳金煌殺死。
  不知為何,方源在第一時間,就想起一年多前,在寶黃天中暗算他的那個神秘勢力。
  但他連這個勢力叫什么都不知道,就算知道,也不會隨意地對鶴風揚暴露這些情報。
  于是他搖搖頭:“我占據狐仙福地足不出戶,怎么去得罪其他勢力?我無意開罪鶴兄,但想想看的話,仙鶴門的確比我方要樹大招風得多,或許是有什么勢力本就要對付貴方,想借助我方來轉移視線呢?”
  鶴風揚沒有得到情報,心中有些失望,卻也不能強逼方源。
  仙鶴門有自家顧忌,方源盡管只是仙僵,但背后勢力,足夠雙方平等對話。
  鶴風揚、蒼郁仙子沒有多留,方源打開狐仙福地的大門,送他們倆出去。
  方源站在門內,與他們倆辭別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的其余九大派蠱仙,立即察覺到,狐仙福地一事出現了變故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怎么有一頭仙僵?”
  “鶴風揚、蒼郁仙子意氣風發而來,出來的時候卻有些神色不佳,看來是出現了問題!”
  “難道他們沒有攻打下來?這不太可能吧。”
  蠱仙們一頭霧水,紛紛猜測。
  十大古派同出一源,皆是中洲霸主,這些年來少不了明爭暗斗。狐仙福地之爭,先是明爭,用各派弟子較量,決定歸屬,結果被方源所趁。現在是暗斗,不能當面跳出來發問,以免壞了面皮。
  蠱仙們不知道狐仙福地究竟發生了什么,都逡巡不去。
  方源關閉門戶,黑樓蘭、黎山仙子二人帶著笑顏,上前恭賀。
  “方源,你叫我刮目相看。這一次你和仙鶴門合作,可謂不戰而屈人之兵,實乃大勝。”黎山仙子交口稱贊不已。
  這是蠱仙向來最為欣賞的勝利。
  沒有戰斗,沒有巨大的投資,卻帶來豐厚的利潤。
  “前輩說的不妥。”方源朗聲一笑,“不是我和仙鶴門合作,而是我們和仙鶴門合作。須知要煉成氣囊蠱,還得需要黑樓蘭的力氣仙蠱催發的力氣。關于膽識蠱的收益,你方四成,我方六成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聞言,眼中笑意不禁更濃。只要不傻,都能看出膽識蠱貿易的廣闊前景。
  她當然明白,方源此舉是想徹底穩固兩方聯盟,將她們倆個綁在蕩魂山。今后狐仙福地遭受進攻,她們將是必到的防守力量。
  但重利當前,由不得黎山仙子不心動。
  黑樓蘭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,道:“沒有想到方源你有這一手,居然能夠設想出氣囊蠱。要煉三轉氣囊蠱,卻需要六轉力氣蠱的參與。這蠱方算是相當奇特。”
  這其中,當然有智慧蠱的功勞。
  方源自從得到智慧蠱后,就一直設想,能否在無限靈感的幫助下,開采出膽識蠱。
  這一次成功,也是他意外地從太白云生口中,得知黑樓蘭掌握了力氣仙蠱。
  唯有用仙級的力量,才能包裹膽識蠱,令其無損地離開蕩魂山表面。
  方源轉了話題:“要催生膽識蠱,還得需要大量的魂魄。這一點,就麻煩二位了。”
  “北原好戰,戰亂頻繁,獸群、部族遷徙流動,魂魄是少不了的,很容易就能收集。我們這便回去著手處理。”黑樓蘭雷厲風行。
  她升仙成功,對資源需求更大,尤其是仙元石短缺,總不能一直依賴黎山仙子。
  依靠別人,不是黑樓蘭的風格。
  黎山仙子也贊同地點點頭:“不錯,蕩魂山對魂魄沒有太多要求。我們還可以向北原僵盟等勢力收購,比親自動手收集,自然要貴一點,但價格仍舊可以承受,還可以省下許多麻煩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擺手,“二位且慢,不要著急,先隨我一同,再去勢壓一位蠱仙。此仙就在狐仙福地當中。”
  “哦?是誰?”太白云生疑問。
  “居然還有其他蠱仙躲在福地里?難道是仙鶴門別有用心,故意留下的埋伏?”黑樓蘭和黎山仙子對視一眼,也大感詫異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