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57 敲詐出仙蠱殘方

方源神秘一笑:“此仙就在諸位的眼皮子底下,三位跟我來便是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”
  在方源的帶領下,眾人來到魅藍電影的面前。
  此時的魅藍電影,正和鐵冠鷹在高空中激斗,嬌小的藍色身影,和荒獸鐵冠鷹的巨大身軀相互碰撞,你來我往,打得不相上下。
  黑樓蘭更加疑惑:“你說的蠱仙,難道是魅藍電影?”
  方源含笑不語。
  太白云生眼中精芒一閃:“被你這么一提醒,這頭魅藍電影果然有些異常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黎山仙子的臉上也現出戒備警惕的神色,“按照道理,魅藍電影乃天災地劫,首要攻擊的目標就是狐仙福地的主人,也就是方源你。但是它卻和這些荒獸激斗,一點都沒有攻殺過來的跡象。”
  黑樓蘭接口:“難怪我總覺得有些古怪,之前荒獸埋伏暴露出來,這頭魅藍電影似乎也被驚到,停止了怒吼,偃旗息鼓。這頭魅藍電影古怪,恐怕來歷不正!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朗笑幾聲,便道,“之前的魅藍電影,并無不妥,但被我逐出福地之后,就被一位雷道蠱仙所趁,捉了去后,煉成了某種分身殺招。而后仙鶴門來攻我福地,這位蠱仙便趁機驅使魅藍電影闖進來,目的無非就是渾水摸魚。若是仙鶴門失敗,這位蠱仙就能作為身后門派勢力的代表,搶先下手。不知道我的分析可對,萬龍塢的兇雷惡人?”
  “你怎么知道,就是我兇雷惡人?!”魅藍電影再裝不下去,舍棄鐵冠鷹,飛到方源面前。
  鐵冠鷹追至,方源一揮手,雄鷹鳴叫一聲,展翅飛去。
  “萬龍塢的兇雷惡人?”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對視一眼,她們都知道萬龍塢,和仙鶴門一樣,都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一。但兇雷惡人究竟是何方神圣,她們就不太清楚了。
  唯有太白云生眼中精芒一閃,來到狐仙福地之后,他在方源的介紹下,以及自身收集的情報,知道很多中洲蠱仙的情報。
  “兇雷惡人乃是六轉蠱仙,渡過二次天劫,曾有戰平七轉蠱仙的驕人戰績。不過早在數年前,進行閉關。近些年來,都未在中洲顯跡。”太白云生介紹道。
  “戰平七轉蠱仙?”黎山仙子目光一閃。
  黑樓蘭則心高氣傲地冷哼一聲。
  魅藍電影掃視眾人,最終仍舊將目光牢牢鎖住方源:“你們到底是什么人?我這仙道殺招,是我閉關數年,苦思如何提升戰力的成果。一年前,我得知天梯山上有一頭魅藍電影,逡巡不去,因此暗中出手,將魅藍電影擒拿。數月前,我的仙道殺招才算真正完善,這才將魅藍電影化為己用。這個秘密,我只告訴了幾個人而已。你們居然能掌握到這么詳細的情報!說,你們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
  方源冷哼,語氣不善地道:“兇雷惡人,你惡名在外,但我們可不怕你。你將魅藍電影煉做你的分身,一定耗費了不菲的代價。我心情可不太好,你要小心一些,否則我一怒之下,將你這頭魅藍電影打殺了,你又能奈我何?”
  魅藍電影頓時氣得大吼一聲,顯露出暴躁的性情:“你敢!我可是萬龍塢的蠱仙!別以為你們能猖狂下去,占據狐仙福地只是暫時的,一旦你們身份暴露,就是我們十大古派收拾你們這些散修、魔修的時候了。”
  “哦?是嗎……”方源眼中陰芒閃爍,“之前的交易,你都盡收眼里。我們已經是仙鶴門的附庸,雙發都發下了諾言,就算你整個萬龍塢想要動我,也得先賣過仙鶴門這個坎。對了,對了,剛剛仙鶴門的鶴風揚被攻擊,幕后黑手不會就是你,就是你萬龍塢吧?”
  “你放屁!我們十大古派同氣連枝,就算明爭暗斗,又怎么可能像你們這樣的散修魔性那般沒有底線?”魅藍電影大怒。
  方源嘿嘿不語,目光瞟向黑樓蘭。
  黑樓蘭和他同是梟雄之輩,立即默契地配合,裝作恍然大悟狀,道:“方源,你想的大有道理。狐仙福地、蕩魂山、膽識蠱,是多么重大的利益。暗殺了鶴風揚,就會讓仙鶴門來強攻我們。到時候兩敗俱傷,萬龍塢就能趁火打劫了。”
  “你放屁!放屁!老子怎么可能是這樣的小人!!”魅藍電影怒氣沖天,連連咆哮。
  黑樓蘭陰笑一聲:“但你出現的時機,真是太巧合了。鶴風揚進攻狐仙福地,里面發生的事情,外界怎么知曉?為什么鶴風揚一出了狐仙福地,就遭到暗殺了呢?肯定是你充當耳目,通過某種手段,告知了本體,再由本體操縱,鋪設了埋伏。”
  黑樓蘭充分發揮了自己的陰暗思想,一番話說得魅藍電影都楞了一下。
  但旋即,它反應過來,惱羞成怒,極力反駁:“狐仙福地乃自成天地,我除非有仙道殺招,才能溝通外界的本體。但我一用仙道殺招,如此強烈的波動,你們怎么可能不會察覺?”
  “但曾經有一刻,狐仙福地開放了門戶,這樣一來,就和外界連成了一體。你就是在那一刻,趁機溝通了本體。”黑樓蘭立即道。
  “滾蛋!放屁!老子光明正大,會是那種人?不對,不對,我差點被你繞暈了。鶴風揚被暗算埋伏,和我這頭魅藍電影通風報信有什么關系?就算對方不知道狐仙福地發生了什么,也同樣可以暗算鶴風揚。這兩者之間不存在什么關系!”魅藍電影大吼。
  黑樓蘭陰測測地道:“存在關系與否,我們可不在乎。我們會將這個情報告訴仙鶴門,你向仙鶴門好好解釋吧。”
  “告訴去吧,老子行得正坐得直,還怕這些惡語中傷?”魅藍電影強撐場面。
  這時,太白云生開口:“哦!我想到了,最近仙鶴門掌控區域里,不是出現了鈞天劍派企圖獨立一事嗎?早有傳聞,說此次鈞天劍派一事,有萬龍塢在幕后做推手。嘿嘿,我知道了。殺了鶴風揚,就能讓仙鶴門的主要精力,都用來強攻我方福地。如此一來,鈞天劍派的獨立就更加容易了。鈞天劍派再投靠萬龍塢,成為他方的附庸,那么仙鶴門的西北版圖,就要被萬龍塢名正言順地吞并了。屆時,哪怕仙鶴門攻下狐仙福地,也必定實力大損,再回過頭來處理萬龍塢的事情,不僅為時已晚,而且還有力未逮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這番話說得,不僅讓魅藍電影愣住,就連方源都為之側目。
  太白云生雖是老好人,生性仁厚,但到底是年老成精,這番話宛若補刀,刀刀見血,割在兇雷惡人的要害之處。
  魅藍電影終于沉默。
  足足十幾個呼吸后,它這才開口:“媽的,你們這群陰險小人,死的都能被你們說成活的,白的都能被你們說成黑的!說吧,要怎么樣才能放走我的這個電影分身?”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均不開口,目視方源。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,獅子大開口道:“兇雷惡人,你這個能將魅藍電影煉為分身的仙道殺招,我很感興趣。不妨教給我吧。”
  “你放屁!這可是老子辛辛苦苦閉關四年,這才好不容易參悟出來的底牌!你輕輕一句話,就要奪走老子的成果,你做夢吧你!就算毀了這頭電影分身不要,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!!”魅藍電影氣憤填膺,斷然拒絕。
  但方源有前世記憶,運籌帷幄,知曉兇雷惡人的底線。
  他呵呵而笑,慢條斯理:“兇雷惡人,你這仙道殺招成功不過草創,成功可能一定不高。魅藍電影可是六轉戰力,若這樣舍棄了,你真的不心疼嗎?這樣吧,我就退讓一步。我不要你的仙道殺招了,只要你手中的血神子殘方。”
  魅藍電影臉色陡沉:“你怎么知道我手中有血神子殘方?知道這個秘密的蠱仙,在萬龍塢也只有少數幾位!”
  “哼,少見多怪,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就算知道的人再少,難道我就沒有蠱蟲可以探知推算嗎?”方源擺出深不可測的姿態。
  “好,好得很。我對你們的真正身份,更加感興趣了。哼,這一次老子認栽!”魅藍電影咬牙切齒地答應下來。
  “我們通過寶黃天交易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不行,寶黃天交易就會暴露魅藍電影分身,進而讓我的仙道殺招提前暴露!”魅藍電影一口否決。
  方源冷笑:“兇雷惡人,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此番出關,就要行走天下,效仿當年的劍仙薄青,挑戰各方高手,試劍天下。第一個目標,想必就是蜂仙廖毛。”
  “你知道的真是不少!”魅藍電影語氣冰寒,心中卻是越加震動。
  對方掌握的情報,實在太詳細了,讓他感到十分的被動。
  方源便令地靈小狐仙出手,打開通天蠱,溝通寶黃天,先聯系到兇雷惡人本體。
  雙方協調之后,方源便將魅藍電影當做商貨,送了進去。
  頓時,寶光沖天,吸引無數神念籠罩。
  兇雷惡人趕緊拿出血神子的仙蠱殘方,立即引發了不知多少蠱仙的驚呼。
  “臭小子,快交易!”兇雷惡人神念大吼。
  “兇雷惡人,你這就不地道了。你掌握的血神子殘方,可有七成的完善度,你是欺我無知,居然拋出一個四成的殘方過來?”方源慢條斯理地回應道。
  兇雷惡人心中一驚:“我怎么可能有七成的血神子殘方!”
  “我反正不急。魅藍電影暴露的時間越久,知道的人就越多。”方源悠然地道。
  兇雷惡人氣得差點吐血:“小子,別以為背后有智道蠱仙撐腰,可以推算一些事情,就如此囂張!!我記住你了,你給我等著!!”
  說著,終究還是拋出了七成血神子殘方。
  “竟然出現了這么高完善度的仙蠱殘方!”
  “什么時候,天災魅藍電影都可以交易了?”
  有幸關注到這一筆交易的蠱仙們,都陷入深深的驚詫當中。
  方源這一次再沒有為難兇雷惡人,雙方迅速完成了交易。
  在黑樓蘭等人的注視下,方源將仙蠱殘方收起,心中感慨:“前世苦苦謀算而不得之物,想不到今生,就這樣到了手中。七成的血神子仙蠱殘方,再結合前世的積累,借助智慧蠱的力量,應該能真正完善血神子仙蠱方了罷。”
  又想到兇雷惡人。
  這強人性情火爆兇惡,前世成就七轉,戰力雄渾至極。五域亂戰時期,憑借仙道殺招雷神子,積蓄了類似魅藍電影在內的八頭六轉戰力,鳳九歌死后,為爭奪七轉戰力第一的寶座,和仙猴王石磊大戰三天三夜,最終惜敗。
  方源前世首先想要煉的,便是仙蠱血神子。曾經想謀奪兇雷惡人手中的仙蠱殘方,結果算計失敗,被他打成重傷而逃。
  卻不想今生,以這樣的方式,獲得了前世謀算之物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