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9 歸還八大荒獸

北原,瑯琊福地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巨大的冰刺神猿,每一次行進的腳步聲,都宛若巨鼓轟鳴。
  走到云閣之前,它停下腳步,忽然仰頭長吼,吼聲激蕩風云,遠遠傳播開去。
  方源和瑯琊地靈站在遠處,正在交談,聽到聲音后,皆投去目光。
  “這頭小猴子!”瑯琊地靈伸出左手,撫摸胡須,哈哈一笑。
  他受到的氣道封禁,已經從原來的十幾層,削減到只剩下六層。多虧了北原墨人王出力相助。
  因此瑯琊地靈的左手,已經可以自由活動。如今只剩下右手仍舊動彈不得。
  方源也含笑著,看著云閣緩緩升起,露出云土地基下的洞窟。云霧飄渺,漸漸籠罩住冰刺神猿。冰刺神猿緩緩踏入洞窟,高大如山的龐大身軀漸漸消失在方源的視野中。
  最后云閣緩緩下降,將洞窟重新封印。洞窟中的蠱蟲催動起來,冰刺神猿陷入沉眠當中。
  不遠處,其他的云閣也在上演同樣的情形。
  只是埋入云閣地基的,不是冰刺神猿,而是鳳羽熔巖鱷、金砂烏騅等等荒獸了。
  “冰刺神猿、鳳羽熔巖鱷、金砂烏騅、青龍藤、泥沼蟹、桃太郎、鐵冠鷹、地魁荒獸,你借給我的八頭荒獸,我都完好無缺地還給你了。其實隔段時間,就把它們放出來溜溜,也有好處。總是讓它們沉眠,雖然節省食料,卻影響它們的戰力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瑯琊地靈翻了個白眼:“臭小子,你話里有話,以為我聽不出來?是想以后再借我的荒獸,幫你打架吧?哼,我的這些荒獸可是我好不容易積攢下來,是瑯琊福地最主要的防御力量。你下次再借,絕不可能一下子借八頭!”
  方源不以為意地笑笑,伸出手來:“好了,我還了你的荒獸,按照協約,你該將江山如故、人如故兩大仙蠱還給我了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一聽,頓時氣勢陡落,訕訕一笑:“這個……方小子,啊不,方老弟,江山如故、人如故兩大仙蠱果然玄妙非凡,我還沒研究透徹,不妨多寬限一段時日如何啊?”
  方源臉色一板:“想都別想,拿來!”
  “方老弟,不不,方兄方兄,你不可以這么不近人情啊。你要知道我受到氣道封禁,實力發揮不出來,根本研究不出什么名堂。這場交易,我十分吃虧!”瑯琊地靈叫道。
  “做生意你情我愿,又不是我逼你的。你吃虧也是你自己的事情,現在想反悔?晚了!快拿來,你可別忘了我們都是用山盟蠱發過誓的,而且還牽扯到你的朋友墨坦桑。誰要是反悔,可得賠上性命的。”方源冷笑不止。
  “地靈啊,你還是還了仙蠱吧。”墨坦桑趕了過來,眼巴巴地望著瑯琊地靈。
  瑯琊地靈看看墨坦桑,終究受不住后者的眼神,狠狠一跺腳,萬分不舍地將江山如故、人如故兩只仙蠱,交還給方源。
  “臭小子,每次都能讓你討了便宜去。給你給你,你這個奸詐的家伙!”瑯琊地靈口中喋喋不休。
  方源不悅地冷哼一聲:“我討便宜?我討了什么便宜?你的八頭荒獸我都給你喂得飽飽的,什么慘斗都沒有發生,只相當于活動熱身了一下。我為你節省了一筆開銷,還沒找你算賬呢。”
  “算賬,算什么賬?我不也養了你的平步青云仙蠱嘛,我為了收買食料,也付出了許多仙元石。你要算賬的話,咱們就好好算算,到底是誰付出的多!”瑯琊地靈跳腳,立即還以顏色。
  荒獸喂養,當然比喂養仙蠱要簡單的多,更廉價得多。
  方源這點說不過瑯琊地靈,不過他掌握著瑯琊地靈的弱點,因此氣勢毫不低落,冷笑道:“瑯琊地靈,你還想不想再研究江山如故、人如故兩只仙蠱了啊?想不想啊?”
  瑯琊地靈臉色頓時一變,討好地笑道:“想,做夢都想啊。”
  “想就行了。”方源拍拍瑯琊地靈的腦袋,“斤斤計較有意思嘛,誰叫你不放心我,硬要扣押我的平步青云仙蠱當做保險的呢?”
  “滾!”瑯琊地靈氣得一把掃開方源的手,“臭小子沒大沒小,老夫可是你的前前前前輩!”
  “嗯?”方源一瞪眼,亮了亮手中的兩只仙蠱。
  瑯琊地靈頓時變臉,笑呵呵地拍著方源的小腿道:“方源小子,沒辦法,老夫就是看你順眼,我們可是忘年交啊!”
  旁邊站著的墨坦桑,目睹這一切,深深的無語了。
  方源將兩只仙蠱放入自家仙竅,又取出三張仙蠱方。
  在狐仙福地的五個月來,方源已經和瑯琊地靈又完成了六筆交易。
  仙蠱方殘缺越多,推算時消耗的青提仙元就越多,前后的時間也越長。方源現在交付的三張仙蠱方,原本的完善程度只有六成,足足耗費了大半個月,這才勉強完成。
  瑯琊地靈接過仙蠱方,看了一眼,搖頭嘆道:“小子,老夫不得不說,你的確是推算蠱方的天縱之才。實在可惜了,你現在墮落成了仙僵。”
  方源順勢便問:“我也想找到擺脫仙僵的法子,你這就沒有辦法嗎?”
  “方法當然一大堆,但幾乎都是老法子,跟不上時代嘍。有的風險太高,有的可能性很小,有的材料早在很久就絕跡了,有的法子連我都不敢確信。”瑯琊地靈搖搖腦袋,“畢竟老夫是地靈,平常可不會考慮什么仙僵的問題。”
  “方兄或許可以混入北原僵盟分部。僵盟的高層,幾乎都是仙僵,他們一直在研究如何擺脫仙僵之軀,回復生命的方法。且我在早些年前,曾經聽到一些風聲,說北原僵盟內有人,在這方面得到了突破。”墨坦桑這時建議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我亦有此打算,但卻不好露面。我破壞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毀滅了王庭福地,不方便公開露面。萬一被推算出來,那就糟糕了。”
  “如今東方長凡已死,能夠推算得出方兄跟腳的蠱仙,整個北原恐怕都不會有了。”墨坦桑道。
  “也難保有些千歲老怪,或者潛藏在暗處的智道蠱仙。”方源搖搖頭,嘆息一聲。
  “咦?小子,你不也是智道蠱仙嗎?你能推算出這么多的仙蠱方,智道造詣已然極強,你可以自己用你的智道手段,防止他人推算自己啊。我記得很多智道蠱仙都這么干過。”瑯琊地靈道。
  方源心中苦笑一聲。
  他哪里是什么智道蠱仙?只不過借助了九轉智慧蠱的一些威能,濫竽充數,厚顏冒充的。
  當下,他只好這樣說:“我的智道手段,十分偏重于推算蠱方,其余方面就薄弱很多。況且,馬鴻運、趙憐云二人是兩個活生生的目擊證人,親身經歷了王庭福地的變故。恐怕我的形態相貌,已經被秦百勝拷問出來了。”
  談到了秦百勝,墨坦桑目光一閃,忍不住贊道:“此人的確是個人物。我原以為他只是戰力出眾,沒想到智謀也是高妙。他俘虜馬、趙二人,搶到運道真傳的精髓核心。原本要被北原各大蠱仙聯手剿滅的。結果北原時間的這一個多月來,他合縱連橫,主動拋棄利益,說動黎山仙子出面,利用山盟蠱,勾連左右,硬生生團結了一大批散修,甚至連耶律家都被他說動。”
  “原本一場大戰在即,結果現在被他上下折騰,居然化解了。還要在他的福地中,搞一場拍賣大會,特意拍賣運道真傳的核心仙蠱,甚至連馬、趙二人,都成了拍賣的貨品。”
  說完這番話,墨坦桑飽含深意地看了方源一眼。
  他知道方源和黎山仙子,關系匪淺。
  當初,方源向瑯琊地靈借荒獸,他就在場。瑯琊地靈一口拒絕,態度剛硬,皆因荒獸乃是瑯琊福地的最主要防御力量。若是方源懷有歹意,和之前進攻瑯琊福地的勢力是一伙的,瑯琊地靈就危險了。
  但方源出乎意料地,拿出了山盟蠱。
  用此蠱發誓,徹底打消了瑯琊地靈的顧慮。
  之后又用江山如故、人如故兩只仙蠱,引誘瑯琊地靈,一下子擊中瑯琊地靈的軟肋。要知道之前,瑯琊地靈為了研究江山如故,不惜向太白云生開出五塊仙元石的高價。
  瑯琊地靈被兩只仙蠱打動,又被方源言語刺激,一下子借出了八頭荒獸。
  “秦百勝能舍能棄,識時務,手段也厲害,可謂文武雙全,的確叫人佩服贊嘆。”方源淡淡附和了一句,旋即話題一轉,問地靈道,“你這邊可有白蓮巨蠶蠱的線索?”
  方源手中的凈魂仙蠱,還未喂養,經過這段時間,變得更加虛弱。
  而喂養凈魂仙蠱,則需要白蓮巨蠶蠱的肉。
  之前方源已經詢問過瑯琊地靈,結果地靈手中并沒有白蓮巨蠶蠱的蠱方,甚至連殘方都沒有。
  所以這次,方源只問線索,不提蠱方的事情。
  瑯琊地靈搖頭:“小子,這白蓮巨蠶蠱乃是幽魂魔尊所創。老夫本體經歷了盜天、巨陽兩大時代,終于壽終正寢。幽魂魔尊是在巨陽仙尊之后崛起的,那個時候,我這個地靈已經在福地里足不出戶了,哪里來的什么線索?”
  “不過,我這里倒是有一個變化道的奇妙殺招。這殺招來源于自當年的盜天魔尊。盜天魔尊年輕時候,就靠著這套蠱蟲,遮掩真容,躲避追殺,效果十分出色。你有這個殺招,就能變化外貌,改變氣息,偽裝身份。就算是蠱仙算出你的身份來,嘿,說不定也能當面否認,推說算錯了,蒙混過去!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將“青云直上”修改為“平步青云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