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60 見面曾相識

“哦?”涉及到盜天魔尊,方源心中不由地生出興趣,“難道就是傳聞中的‘見面曾相識’?”
  關于“見面曾相識”這個仙道殺招,蠱師歷史上有很多有趣的記載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盜天魔尊依靠見面曾相識,轉變各種形態、面目,曾經以六轉修為,哄騙了一位八轉蠱仙鄧左巖,使其誤以為是至交好友萬車震。結果鄧左巖引狼入室,被盜天魔尊利用機會,偷了福地中的許多重寶。
  事發之后,鄧左巖大吐三口鮮血,憤怒之下,找到萬車震,大戰三百回合,打得天崩地裂。
  萬車震相當納悶,拼命解釋都不成功。最終冒險,不做防守躲避,讓鄧左巖打了三招。
  三招之后,萬車震瀕臨死亡,終于使得鄧左巖相信他們倆之間的友誼。
  鄧左巖懊悔之下,不惜一切代價為萬車震治療傷勢。不久后,查明真相,將盜天魔尊視為必殺仇敵。
  萬車震傷重難返,鄧左巖又要面臨天災地劫,不愿拖累好友,暗中離去。
  卻不想盜天魔尊看準時機,再度偽裝成他的面目,哄騙了鄧左巖,躺在病榻上裝病,硬生生敲詐了鄧左巖無數修行資源。
  事后,盜天魔尊揚長而去。
  鄧左巖底蘊大失,在之后不久的天災地劫中喪命。萬車震聽到好友慘死,氣得吐血三升。原本就傷勢沉重的虛弱病體,終于一蹶不振件,幾天后也命喪病榻。
  這是仙道殺招“見面曾相識”最顯赫的戰績。
  它不是攻伐殺招,但卻間接害死了兩位八轉蠱仙的性命。
  歷史上,除了這一筆濃墨重彩的記錄之外,還有無數事跡,記錄著盜天魔尊曾經依靠此招,扮豬吃老虎,或者偽裝高手坑蒙拐騙,又或者變成雪人大鬧過墨人城,結果導致雪人和墨人的大戰。
  瑯琊地靈瞪了一眼方源,連連搖頭:“見面曾相識?你也真敢想!那是仙道殺招,核心便是傳說中的態度蠱,我就算給你了,你也用不了啊。不過我這個殺招,的確和見面曾相識有很大關聯,可以說是見面曾相識的前身,只是凡道殺招,不過正好夠你使用。”
  “哦?”方源雙眼精芒一閃。
  見成功地勾動方源的興趣,瑯琊地靈嘿嘿一笑,繼續道:“這個殺招,叫做見面不相識。不過你想要拿到它,就得幫我一個忙。”
  方源早知道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點點頭:“你說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便說出了他的計劃:“我的十二云閣中,本來都有一頭荒獸駐守。結果遭到不明勢力的蠱仙屢次進攻,當場戰死兩頭,事后傷重難返,也病死了一頭。現在只有九頭荒獸了。你給我奴役一頭戰力出眾的荒獸回來,我不僅按照市價,給你相應的仙元石,而且我還將這個凡道殺招‘見面不相識’給你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微喜:自己屢次和瑯琊地靈做推算仙蠱殘方的交易,又用山盟蠱徹底解除懷疑,此次借還荒獸之后,終于讓自己和瑯琊地靈的關系,向前挺進一大步。
  若是以往,瑯琊地靈絕不會拜托方源這種事情。
  方源想了想,便答應下來。
  而后,他又從瑯琊地靈手中,得到三只新的仙蠱殘方,告辭之后,回到狐仙福地。
  “師弟,你回來了,這次順利嗎?”太白云生就留守在狐仙福地中。
  如今八頭荒獸已經歸還,黑樓蘭、黎山仙子不可能停留在狐仙福地里,方源進入瑯琊福地,太白云生就是唯一留守的蠱仙戰力了。
  “嗯,此行比較順利。”方源說著,就將江山如故蠱、人如故兩蠱,交給太白云生。
  “鯊魔那邊催的很急,我這就去東海了。”太白云生接過兩蠱,也不查看,急沖沖地就要走。
  方源也不攔他,只關照幾句注意安全的話。
  總算一個人靜下來,他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路。
  “化解了仙鶴門進攻狐仙福地的重大危機,我總算能勉強站住腳步,以附庸的身份擠進正道陣營,又能販賣膽識蠱,借此打開了一絲中洲的局面。”
  以前的方源,只是凡人,連和蠱仙平等對話的資格都沒有。雖然得到狐仙福地,但就像是孩童抱著元石,走在強盜窩里。強盜們見到方源,想到的就是如何狐仙福地占為己有。
  現在的方源,成了仙僵,總算有些資格。又合縱連橫,扯起大旗,暫時唬住了仙鶴門等各派勢力。又借助膽識蠱貿易,形成利益關系。以前的孩童長大成青年了,見到強盜,開始散發元石。強盜們想搶,又忌憚青年反撲,磕壞了自己的牙口,于是接過這些元石,稍稍滿足了一些胃口。
  再加上,這些強盜本身也在相互提防,也有牽制,精力分散,青年在這個強盜窩里,還是暫時安全的。
  但方源清楚的很,今后隨著膽識蠱的買賣越做越大,利益越來越重,必會引來更加強大的打擊和搶奪。
  尤其是五域亂戰,各大勢力都不會放過任何一個,能增加自身實力的東西。
  青年雖然散發了一些元石,滿足了一些強盜的胃口。但隨著他懷中元石越來越多,必定會引起再一次的爭搶。
  所以,方源甘愿低頭,成為仙鶴門名義上的附庸。這樣一來,青年就成了小強盜,強盜之間不能隨意劫掠,就得講規矩。
  但規矩只是無形的約束,時間越久,利益越大,就越無力。
  而這個青年小強盜,也并非他展現出來的那般強勢。
  “四位蠱仙,八頭荒獸,只是我四處借力,拼湊出來的強大假象。和黑樓蘭一方的雪山盟約,有時間期限。瑯琊福地面臨強敵,自身難保,八頭荒獸也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借來的。我方雖然逼退了仙鶴門,和十大古派都建立貿易,但既然已經浮出水面,這些門派一定會千方百計的,從各個方面調查我。他們現在沒有動手,只是摸不準底細。等到摸透了我方的底細,就會再次動手。”方源心中不斷思量。
  如果打個比方,形容形勢。那么方源剛剛得到狐仙福地時,形勢如暴雨傾盆,閃電交加,極為惡劣,只有舍身忘死,方能有一線生機。
  方源北原之行后,成為仙僵,回到狐仙福地,形勢如烏云蓋天遮地,大風卷席。前途一片黯淡,唯有精心謀劃,小心翼翼,錙銖必較,抓住每一次機會,才能從泥潭困境中一步步艱難地爬出來。
  現在方源擊退了仙鶴門,又開始販賣膽識蠱,形勢宛若狂風消散,烏云變淡,且掀開一角,露出藍天。前途已見一抹光明,但烏云仍舊滾滾翻騰,稍有大意,仍會遮天蔽地,雷雨交加。就像是脫困之人,剛剛爬出泥濘,站在深潭的邊緣,算是勉強站穩了腳跟。
  若后退一步,方源就要再次掉進泥潭,想要再爬出來,就得看奮力掙扎,還得看運氣機緣。
  而向前邁步,方源則會越走越穩,真真正正踏上寬敞大道。縱有沿途的荊棘,也不至于像之前那般在生死間掙扎,茍延殘喘,一步驚一步險了。
  “接下來這段時間,就要趁著好不容易掙來的安寧之期,向前邁步。積累底蘊,提升修為,越變越強,強到讓周圍勢力越發不敢打我的主意。”
  方源細細想來,擺在他面前的,還有幾大難題。
  近在眼前的第一難題,還是仙蠱喂養。
  凈魂仙蠱首當其沖。
  瑯琊地靈、黎山仙子處都沒有白蓮巨蠶蠱的線索,盡管在寶黃天中高價收購了一些,但也只能堪堪維持住凈魂仙蠱,不讓它餓死。
  要喂飽凈魂仙蠱,需要上萬頭的白蓮巨蠶蠱。這種蠱,就算是蠱仙手中有些收藏,但量也很少。
  除非方源得到蠱方,大量煉制,方能徹底解決這個難題。
  再看其他仙蠱,喂養也存在難題。
  雖然這一次勉強挨過了難關,但下一次喂養,卻仍舊是個難題。
  六頭大蛇的骨頭已經徹底化為黑血,供給了招災仙蠱。樂山樂水仙蠱的喂養問題,其實沒有解決。只是之前墨瑤意志在上一頓喂飽了,才拖延下來的。
  浪跡天涯蠱,需要數萬頭的幽冥水母,以及數千頭的深海閃電鰻魚。前者雖然數量眾多,但只要仙元石充足,不難收購。但后者卻是市面上也較為稀少的。若非這次太白云生遇到鯊魔,又犧牲自己,以身犯險,還收購不到充足的量。
  平步青云蠱,放在瑯琊地靈手中,倒是可以暫時不考慮。連云仙蠱需要的萬斤沙鷗土,按照天地沙鷗的死蛋情況看,還可以再產三萬多斤,還能支撐三次喂養。婦人心的喂養,比較麻煩。大屠殺這種事情做多了,就會引來正道蠱仙們的攻擊。
  畢竟現在還不是五域亂戰的時期。
  五域中,還是正道壓住魔道,秩序占據上風。
  方源現在手頭上,雖然仙元石多了,但喂養仙蠱,并非仙元石多就能夠解決。
  其實喂養仙蠱,往往和蠱仙福地掛鉤,和蠱仙修行是一脈相承的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