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1 穿透界壁

比方說,一位水道蠱仙,福地就是一片海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得到浪跡天涯蠱后,蠱仙就會在福地中豢養幽冥水母、深海閃電鰻魚等。這樣一來,他喂養仙蠱浪跡天涯,就能就地取材,自給自足。
  像太白云生的兩只仙蠱,都可以經營自家福地,從而得到食料。
  黑樓蘭的樓蘭福地中,土地里蘊藏著大量的重金礦藏,這些重金,就是力氣仙蠱的食料。
  但方源和他們倆的情況不一樣。
  他們倆的仙蠱,大多是升仙時,本命蠱、核心蠱提煉而成的,和自身流派相統一。
  方源的仙蠱,大多是謀奪而來。本命蠱雖然是春秋蟬,但他沒有宙道傳承,走的是力道路線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仙蠱十分雜亂,涉及宙道、宇道、水道、智道等多個流派。而且最關鍵的是,方源的福地死了。
  他的仙竅成了死竅,種什么死什么,再不能像尋常福地那樣經營發展,也就不能為喂養仙蠱提供方便,更不能自產仙元。這樣又導致仙元石的負擔更重。
  方源手中的仙元,不僅要承擔交易,還要有一部分煉化成青提仙元,還要負責喂養仙蠱。和黑城激戰一場后,方源的經濟就差點崩潰,主要原因就是這個。
  因此擺在方源面前的第二難題,就是仙竅福地。
  仙竅福地已死,他的修為就停滯。
  福地涉及到方方面面,帶給方源極大的拖累。哪天方源真正擺脫仙僵之軀,他才能正式展開蠱仙的修行。
  但擺脫仙僵身份,回復人身,方源就蹭不了智慧之光了,這又是一個難題。
  至于最后一個主要難題,就是戰力。
  如今凈魂仙蠱餓的虛弱,不堪使用。方源的底牌——仙道殺招萬我,也就暫時不能動用了。
  方源的戰力也隨之下降。
  不管是面對今后的中洲十大古派,還是北原蠱仙的追捕,謀奪東方長凡的智道傳承,幫助瑯琊地靈活捉荒獸,謀取關于落魄谷的盜天傳承,對付姜鈺仙子奪取暗渡仙蠱等等,都需要高強的戰力。
  “影響蠱仙戰力的方面,主要有四個。蠱仙本身的戰斗造詣、仙蠱、殺招以及仙元。現在有膽識蠱的生意,仙元暫時不缺。蠱仙戰斗造詣也屬于日積月累的底蘊,短時間之內,無法拔升。仙蠱方面,血神子殘方雖然足夠,能夠推算出完整的血神子仙蠱方,但我現在的財富距離煉制仙蠱的標準還很遠。”
  方源思考了一下,就算能夠煉制血神子,他也不想這么做。
  血道早就被打上魔道的標簽,就算是十大古派研究血道,也都是偷偷摸摸的進行,不敢昭然若揭。況且天庭還有誅魔榜,方源還不想這么早就登上大名。
  況且方源手中的仙蠱,幾乎都要養不活了。喂養負擔太重,再添加新的仙蠱,方源自己都缺乏信心。
  于是,擺在方源面前,能夠迅速拔升戰力的,就只有殺招這個方面。
  而殺招,又包含仙道殺招、凡道殺招。
  “現在我可算擁有了充足的仙元石,手頭上比之前寬裕很多,不僅可以購買更多更好的凡道殺招,而且還能不斷試驗、推演,重現前世的某些強大殺招。”
  思考好了,方源便雷厲風行,立即著手。、
  中洲。
  以鳳九歌為首的一群蠱仙,站在一幕巨大的光壁前。
  光壁寬廣無比,連接天和地。白光凝實,宛若墻壁。當中又有金芒閃爍,氣象恢弘,堂皇磅礴。
  此正是中洲胎膜,名為圣賢界壁。
  蠱師世界五大地域:中洲、南疆、東海、西漠、北原,皆籠罩一層胎膜,形成天地極限,相互隔絕。
  “老算子,你這次推算的結果如何?”殘陽老君問向隊伍中的一位青年蠱仙。
  青年蠱仙緩緩睜開雙眼,一對眼睛中盡是云霧升騰,變化萬千。
  良久,云霧散去,還原成正常的黑瞳眼白。
  青年蠱仙帶著微微欣喜的語氣道:“可以了,這處界壁較為薄弱,是我們這些天來搜尋到的第三弱點。但比第一、第二弱點,穩定得多。我建議咱們就以此為突破口,打穿界壁,闖進北原!”
  “哈哈哈,好,咱們尋了近千處地點,終于找到了一個理想的薄弱地點了。”天聾老人大笑一聲。
  凌梅仙子吐出一口濁氣,感慨道:“尋找了這么多天,總算得到良好結果,不容易啊。”
  “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,下面就開始吧。”鳳九歌言簡意賅地道,“誰先來?”
  傲雪仙子和凌梅仙子對視一眼,一起站了出來,齊聲道:“這一次,就由我天妒樓打頭陣罷。”
  說著,雙雙出力,一齊催動仙道殺招無雙偃月斬。
  這殺招核心,是一只七轉偃月仙蠱,另有兩只六轉仙蠱輔助。形成的仙道殺招,消耗仙元極多,且時刻牽扯精神,單憑一位蠱仙發揮不出威能,非得兩位蠱仙一齊催動方可。
  仙道殺招催動起來,頓時形成一輪青色的彎月。
  彎月體型不大,只有水缸大小,但凝如實質,熠熠生輝,仿佛一件美輪美奐的藝術品。唯有偶爾泄露出來的恐怖氣息,才讓人知曉它絕非外表看起來那般無害。
  周圍的蠱仙們,紛紛遠離傲雪、凌梅兩位仙子。
  兩仙子醞釀足夠,一齊嬌喝一聲,放出青色彎月。
  彎月飛馳而去,速度極快,月光溫柔,整個過程悄無聲息。
  青色彎月斬在圣賢界壁之上,頓時斬出一道七十六步遠的路途。
  “不愧是天妒樓的招牌殺招之一,直接斬出七十六步遠的路,了不起啊。”蠱仙陳振翅贊嘆道。
  鳳九歌一馬當先,眾蠱仙隨后,一起進入圣賢界壁。
  一踏進圣賢界壁之中,很多人的面色都微微一變,他們的身軀驟然變得沉重,念頭也運轉遲緩,身體中的仙竅也開始漸漸震蕩起來。
  “快,加緊速度。”鳳九歌催促道,眾人走了七十四步,再走不下去。
  就是這一會功夫,圣賢界壁已經迅速恢復,原本七十六步深的路途,已經削減了兩步。
  殘陽老君主動站了出來:“接下來,便讓老夫來露一手。”
  他取出一只仙蠱,仙蠱形如一段燃燒一大半的蠟燭,頂端燃燒著微弱燭光。
  殘陽老君湊近燭光,用嘴輕輕一吹。
  燭光搖曳,順著殘陽老君吹出的氣流方向,揮灑出無數瑩瑩光點。
  光點打在白金色的圣賢界壁上,界壁宛若積雪消融,迅速化開,形成一個六十三步遠的通道。
  眾人連忙前進,天聾老人站出來,也催動一只仙蠱,打通六十七步的道路。
  就這樣,一眾蠱仙輪番出力,不是催動仙蠱,就是動用仙道殺招,打出通道,深入圣賢界壁內部。
  他們越是深入,身上的壓力就越重,甚至轉化成一股向后拖拽的巨力,仿佛這個世界不愿他們離開中洲。
  腦海中的念頭,也越發遲緩,這讓蠱仙催發仙道殺招,變得奇難無比。作為智道蠱仙的老算子不得不動用各種手段,甚至是仙道殺招,加持其他蠱仙的腦海。但就是這樣,傲雪、凌梅兩位仙子的無雙偃月斬,也使用不出來了。
  最關鍵的,還是他們體內的仙竅。
  越是深入,仙竅的震動幅度就越大,福地中大地開裂,山石滾落,無數生靈遭殃慘死。
  這些來自十大古派的蠱仙,各個戰力出眾,是響當當的強人。走了數百步后,大多臉色發白,一些修為薄弱者,更是身軀都開始微微晃動。
  上千步后,大多數蠱仙都已經渾身大汗,有些面色蒼白,傲雪、凌梅兩位仙子已經相互攙扶著走了。
  唯有鳳九歌一人,仍舊昂首走在前端,神色如常。每一次出手,皆是仙道殺招,打出超出百步的通道。
  大約走了三千多步,前方白金之光已見稀薄,并且隱隱透露出一抹青色。
  “老算子你算的不錯,這里的確是圣賢界壁的薄弱之處,咱們只走了三千多步而已。”當即有人贊嘆道。
  “過了圣賢界壁,就是北原的甘草界壁。咱們再加把勁,一舉突破它!”殘陽老君氣喘吁吁地鼓舞士氣道。
  青年蠱仙老算子則有些擔憂:“我能力有限,只能算到圣賢界壁。但愿這處甘草界壁,不會太厚。”
  半刻鐘后,眾蠱仙脫離了圣賢界壁,正式進入甘草界壁。
  這界壁,又和圣賢界壁大相徑庭。蠱仙們深入其中,就感到一股無形的龐巨推力,正不斷地排斥他們這群人。
  仙竅福地的震動幅度更大,損失叫許多蠱仙都心疼無比。
  “這一次北原之行,希望能收服一兩只仙蠱才好,否則可就虧大了。”天聾老人道。
  “唉,我年輕的時候,也穿過界壁,到過北原。整個過程,只要了一盞茶的功夫,輕松得很。”蠱仙洪赤明大為感慨道。
  他穿透界壁時,還只是四轉蠱師。修為越高,穿透界壁就越加困難。
  半天之后,這群人不得不停下腳步。
  他們置身在甘草界壁,到處都是青綠的濃霧,濃霧中一片片瘋長的草葉,如蛇海,如發絲,不斷纏繞,不斷絞繞,阻擋著他們的前行。
  領頭的鳳九歌汗流浹背,嘴唇蒼白:“不行了,這處甘草界壁十分堅固,我們要換一個方向,哪怕多走點路。”
  眾人皆連連點頭,大為認同鳳九歌的決斷。
  老算子開始推算,這個期間,界壁不斷恢復,眾仙跟著后退。
  “走這邊。”終于,老算子算出一個方向。
  眾仙轉折,歷經一天一夜,終于苦盡甘來,打通甘草界壁,來到北原。
  “先修整三天,再談其他。”鳳九歌有氣無力地道。
  整個隊伍中,只有他一人還能勉強站著,其余人都是東倒西歪,更有甚者像是一灘爛泥,直接躺在地上,不想動彈一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