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62 放棄奪舍

飛鶴長唳,在天空中悠然飛翔,展現優美的身姿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清風徐徐,吹得飛鶴山上松濤陣陣。
  旭日高照,明媚的陽光卻照不進這間幽暗的地下密室。
  地下密室,形制簡陋,四周皆是石壁,除去中央的石床之外,空無一物。
  濕潤的水汽,使得石頭縫隙之間,長滿了青苔。
  石床上,躺著一具破敗腐爛的五轉青年蠱師,正是古月方正。
  為了感應方源的位置,配合鶴風揚攻打狐仙福地,方正遭受天鶴上人的算計,敗血妖花蠱等盡皆失控,導致他失血過多,魂魄瀕臨崩潰,而陷入昏死的狀態中。
  “你要復活方正?”鶴風揚此時,站在石床旁邊,看著眼前懸浮于空的寄魂蚤。
  寄魂蚤中儲藏著方源師傅——天鶴上人的魂魄。
  此刻,從寄魂蚤中傳出堅定的聲音:“是的,大人,我愿意放棄奪舍的機會,請您出手,救活方正罷。”
  鶴風揚將目光投向昏死的方正,輕聲道:“他的**傷勢,看似恐怖,但并不要緊,不需要我出手,門派中都有大量的手段可以醫治。關鍵麻煩的是他的魂魄。他此番強行感應,使得魂魄大損,距離徹底崩散只剩一步之遙。”
  “其實,目前的情況,正適合你奪舍啊。這具肉身,本身資質就是甲等,如今又有五轉的空竅,魂魄又虛弱至極,你若奪舍,魂魄之爭根本毫無懸念。奪舍本來就是你的計劃,不是么?”
  天鶴上人苦笑一聲。
  自從他動用手段,害了方正之后,天鶴上人的心底,就總是浮現出方正的模樣,總是回憶起和方正相處的一幕幕。
  方正的單純,對正義的執著,總讓他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。方正的復仇,又和他的經歷多么相似。
  “屬下原本的計劃,的確是想要奪舍方正。但是……此刻屬下的心中,卻充滿了不舍和愧疚。按理說,他是古月一代的血脈,但他口口聲聲喚我為師傅,他信任我,從未想過我會害他。他相信正義,就像從前的我。若是我害死他,奪舍成功,今后頂著他的軀殼活著,我又如何面對自己呢?”
  天鶴上人嘆息道。
  鶴風揚沉默了一下,忽然揚起手,輕輕地撫上方正的額頭。
  青綠色的華光溫柔如水,從鶴風揚的手掌中流淌出來,迅速蔓延方正的渾身上下。
  青綠華光所到之處,浮腫消弭,傷口結痂,大大小小的傷勢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復原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方正的身體完全康復,呼吸平穩悠長,只是仍舊昏迷不醒。
  “我將他的肉身傷勢全然治好,也維持住了他的魂魄。作為你曾經為我驅策的回報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天鶴。你不需要急著放棄奪舍的機會,我給你一段時間再考慮考慮,你好好想想。”鶴風揚開口道。
  “大人……”
  鶴風揚抽回自己的手掌:“我們掌握的奪舍手段,并不健全,來源于北原。如今,我派的殘陽老君已經隨著鳳九歌,進入北原,他身上肩負著數個門派任務。其中之一,就是收集更多資料,完善如今的奪舍手段。等到他回歸門派,天鶴,你將有更好的奪舍機會。到那時,你已經經過深思熟慮,再給我答案罷。”
  “大人……”
  不待天鶴上人說完,鶴風揚一揮長袖,身形憑空消失。
  狐仙福地,地底洞窟。
  七彩變幻的智慧之光,映照在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方源眉頭緊鎖,臉色陰晴不定。
  噗。
  忽然,他猛地張口,吐出一口碧綠的尸血。與此同時,腦海中無數的樂意,跟著崩散瓦解。
  這尚是方源蹭用智慧光暈,第一次受傷。
  方源退出智慧光暈,找到一處矮小的肉芝,當做板凳又坐了下來。
  他一邊伸手擦干嘴角的尸血,一邊強忍頭昏腦漲,查看自家的腦海。
  腦海動蕩不定,各種念頭剛剛產生,就自行碎裂崩潰。腦海的四周邊界,更是隱現裂痕,這都是剛剛方源強行思考的反噬。
  這一刻,方源只消念頭泛動,腦海中就會傳來劇烈的疼痛。
  他索性閉上雙眼,停止一切思緒,一動不動,宛若石像一般。
  良久,他緩緩睜開雙眼,再次查看腦海。
  腦海中的震蕩消失了,但邊界四壁處,還是殘留著傷紋。念頭產生的速度,比之前要更加緩慢一分,但卻不會自行碎裂了。
  也就是說,方源又能繼續思考了。
  這一次受傷,毫無疑問是一個寶貴的經驗,讓方源學到很多東西。
  “智道思考,也有風險,也會受傷。就和力道修行一樣,過量發力,就會導致身體肌肉拉傷,甚至肌腱崩裂。”
  “我這次思考星道難題,用了大量的樂意,借助智慧光暈帶來的無限靈感,同時推算無數可能。終于超過腦海的承受極限,因此受傷。”
  “我原本還想借助智慧蠱的威能,參透出星芽蠱的蠱方。但現在看來,我的星道底蘊過于淺薄,無限的靈光,帶來無數的可能和方向,每一個可能和方向,都需要推算。而推算的過程中,又會產生更多的選擇。”
  星芽蠱,是萬象星君的獨門蠱蟲。搭配大量的星雨蠱,少量春風蠱,以及其他種種,便可以組合成殺招——春星雨。
  春星雨的效用,能令很多植株增長。方源屢次三番,動用這個殺招,澆灌他的星屑草。
  但星芽蠱是一次性的消耗蠱蟲,目前只能從萬象星君處購買。萬象星君因此賺取利潤。
  方源原本想利用智慧光暈,逆推出星芽蠱的蠱方,但卻沒有成功,反而因此受傷。
  “星芽蠱雖然只是凡蠱,但本身就被萬象星君做過手腳,很難逆推蠱方。除非我的星道境界,提升到大師級,否則很難成功。”方源心中升騰起一股明悟。
  星道大師境界,代表著星道方面的底蘊,能夠大量減少推算中的可能和方向,幫助方源更快地得到正確答案。
  方源按照難度,再做推測:“既然逆推星芽蠱,已經需要星道大師境界。那么研究出一個全新的蠱方,用來煉制出星螢蠱,就更加困難,應該要需要星道宗師境界吧。而將都敏俊的星道傳承改造,形成全新的星道蠱蟲,可以從攻防、移動、治療全方面增幅整個星道效果,那就更難。應當至少需要星道準大宗師的境界。”
  星螢蠱,是星門蠱開啟的必要之物,多多益善。
  而都敏俊的傳承中,一星半點蠱,二星輝映蠱,三星在天蠱,四星立方蠱,五星連珠蠱,可以增強星道蠱蟲的攻擊效果。若是流傳出去的話,勢必能令星蠱大熱,對所有蠱師流派的格局都有微弱影響。
  方源原本的打算,是要逆推出星芽蠱、星螢蠱的蠱方,一是擺脫萬象星君的鉗制,二是多一個途徑,得到更多的星螢蠱用于星門。
  而提升一星半點蠱,二星輝映蠱,三星在天蠱……一系列的星蠱效用,便能發展出一整套適合方源的全新星道殺招,提升他的戰力。
  但實踐之后,方源知道他想當然了。
  即便他有智慧光暈,有無限靈感,但他的煉道境界只是大師級,星道境界只是普通級,難以令他原先的打算落實。
  “看來我要提升戰力,還得揚長避短,從自身優勢出發。”方源審視自己,他現在是血道宗師、力道宗師、飛行準宗師、煉道大師、奴道大師以及變化道大師。
  他首先排除血道。
  血道蠱仙人人喊打,皆因血道修行禍害他人,令戰力暴漲。正魔兩道都不愿看到血道蠱仙這樣的強烈威脅。
  唯有到達五域亂戰時期,各域秩序大亂,血道才會冒頭。
  方源雖然有血神子殘方,但暫時也不想推算出完整蠱方,更沒有財力煉制血神子仙蠱。
  而且他前世的血道傳承,現在還未醞釀出來,不可提前收取。
  隨后,方源又排除力道。
  力道曾經昌盛過一段時間,到了現在,已然式微。縱然有楚度這樣的驚才艷艷之輩,也難以重現力道的輝煌。
  一個流派的昌盛強大,不僅僅是依靠天才蠱師蠱仙,而且還要依賴資源。
  到了現代,用于力道的資源絕大部分都消失殆盡,或者十分稀少。
  力道前景不佳,很多蠱方都失落,前景暗淡無光。方源即便是力道仙僵,也不想走這條路。
  他之所以選擇力道,純粹是條件便利,可以成為跳板,以后隨便改變流派。后來成為力道仙僵,也是在八十八角真陽樓時,被逼無奈的選擇。
  除非方源像黑樓蘭一樣,擁有數只力道仙蠱,干脆靠這些仙蠱拔升戰力。但這種情況,對方源來講并不實際。
  血道、力道不成,飛行準大師不過是項戰斗造詣,煉道本就不擅戰斗,方源剩余的選項,就是奴道和變化道。
  但奴道要求獸群。
  尤其是蠱仙這一層次,尋常野獸都拿不出手,獸群核心已經從異獸王,獸皇,上升到了荒獸。
  方源借助智慧光暈,苦思良久。
  又過三天,他在變化道的方向上,尋找了突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