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66 鉆土

三只星荒犬聯袂追來,方源和黑樓蘭一路飛退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并非他們打不過這三頭荒獸,但要激斗,卻是要費盡全力方可擊敗它們。
  而方源、黑樓蘭二人,目前身處繁星洞天這樣的陌生環境當中。他們倆和這三頭荒獸,又沒有什么深仇大恨,只有腦袋缺根筋的家伙,才會動不動的全力戰斗。
  方源、黑樓蘭都是老謀深算之人,此次來繁星洞天探險,更應該處處穩妥,保留戰力,以應付意外的發生。
  尤其是繁星洞天的天靈,一直都沒有露面。
  天靈掌控洞天方方面面,方源和黑樓蘭一進來,第一時間就會被其察覺。
  方源一馬當先,不斷扇動背后雙翼,飛得極快。他不敢在高空飛行,只在低空穿梭。
  黑樓蘭飛得比方源慢得多,落在身后,不禁深深地看了一眼方源背后的雙翼,心中暗暗比較起來:“方源此刻的速度,并不出奇,我也能達到。但他竟然如此靈活,方向轉折得如此精微,繁茂的樹冠枝丫,他都能一一繞過。”
  一直近十里路程,身后的三頭星荒犬,這才停下腳步,放棄了黑樓蘭、方源二人,不再追擊。
  二人停靠在一處大樹上,進行休整。
  方源站在樹冠上努力辨別方位,周圍座座青峰,相隔不遠,卻又彼此獨立。
  一些山峰中,長滿青松。一些山峰,只是灌木。還有山峰干脆連樹都沒有,長滿青草野花——這些都是很明顯的人為跡象,大自然是不會有如此工整的手筆的。
  方源看出名堂。
  繁星洞天的主人七星子,將這些山峰都分劃為一個個相互較為獨立的養殖栽培地區。如此一來,更能提高特定產物的產量。
  “看來,這座洞天的主人,花了不少心思在經營上面。”黑樓蘭這時也走上來,站到方源身旁,遠遠眺望四周。
  方源眉頭卻是皺起來。
  記憶中的地形和眼前的地貌,大有差異。難道前世幾百年后,繁星洞天的地貌發生了大變,才使得崩解墜落時,和此刻不一樣嗎?
  如此一來,方源的前世記憶就起不到指引的寶貴作用了。
  黑樓蘭又將目光,停到方源背后的小型蝠翼上,更興趣地道:“你的這個殺招不錯的樣子,在哪里買到的?”
  按照雪山盟約,方源不能欺騙黑樓蘭,但他可以選擇保留。
  不過返實蝠翼殺招,本來就是方源的常規手段,也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。
  他坦然答道:“這個殺招是根據之前的殺招,改良而得,適合我的仙僵之軀。你要用的話,就得在你的背上移植一對蝠翼肉翅。”
  黑樓蘭聞言,皺了皺眉頭,她追求力量,倒沒有對形象毀壞有所顧忌:“荒獸之軀,也是仙體。如同我們的蠱仙之體一樣,印刻道痕,更親近某些法則道理。你的這對肉翅,應當不是力道道痕,更接近風道。你這般隨意移植,不怕力道、風道相互干擾,反而使得力道殺招威力下降嗎?”
  方源嘿然一笑:“你知道狂蠻魔尊能變化成各種猛獸么?”
  “當然。狂蠻魔尊開創了變化道,是變化道的祖師爺。”黑樓蘭道。
  “變化道的精髓,就是以身化身,變作猛獸植株,擁有它們的力量和手段。變化道的蠱師一人,變作風道的鳥,炎道的虎,水道的魚。以自身一道,映射萬道。為什么他們就沒有各個道痕的干擾呢?”方源又問道。
  單純**變形的變化道蠱師,還不算登堂入室。
  真正的變化成功,是不僅外形變化,而且變化的獸軀還具備相應的道印道痕。
  變成荒獸的蠱仙,不僅具備荒獸本體的力量、防御和速度,而且還能增幅相應流派的蠱蟲效果。
  “那是因為,他們每一次變化,都只變成一種猛獸,身軀的道痕只有一種,不像你如今兩種道痕混雜,猶如蠱師時期兼修兩道。而且他們變化之后,還會用相應的蠱蟲沖刷身體,將殘留的道痕印記洗干凈,方才能變化做具備另一種道痕的猛獸。”黑樓蘭道。
  方源傲然一笑:“不,那只是因為他們修行的功夫不到家,手段還欠缺。狂蠻魔尊就不這樣,他吞吃太古荒獸,在體內形成荒獸圖騰,將無數道痕容納于一身,隨時可以變化形態。我在你渡劫時,得到魔尊真意灌體,已經晉升為變化大師了。”
  黑樓蘭真正吃了一驚:“這么說來,你相當于得到了狂蠻魔尊的指點,擁有平衡不同道痕的手段?”
  方源微微點頭,又微微搖頭:“我只是大師,最多只能平衡三種不同的道痕。又涉及**移植等等其他方面的制約,返實蝠翼最多可以移植三對,這就是我變化大師境界的最高體現了。”
  黑樓蘭聽了方源的這番話,不由地對返實蝠翼興趣更大:“把你的這個移動殺招賣給我吧,我出高價收購!”
  方源當然搖頭拒絕。
  他好不容易改良出來的這個殺招,是他的獨門手段,怎么可以輕易轉讓給別人?
  除非以后他不用了,才會考慮販賣簡化的版本。
  黑樓蘭被方源拒絕,微微失望,卻也不意外。易位相處的話,她也會和方源一樣選擇拒絕。
  方源現在又不缺仙元石。
  “我現在總算明白了,你為什么要捕殺星魔蝠。給你的情報是怎么說的?星魔蝠就在這里附近嗎?”黑樓蘭又問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情報上說,就在這附近。不過地形卻和情報上有所差距。我們先找找看罷。”
  他觀察良久,始終無法確定真正的位置。
  記憶中的地方,是一塊腐爛的毒氣沼澤。但這里青峰座座,各自獨立,哪里有什么腐爛沼澤?
  一個時辰后。
  兩道人影,圍繞著一頭荒獸展開進攻。
  這頭荒獸,渾身透明,仿佛璀璨的鉆石構造,形態如熊,大如猛犸,卻是一頭五域少見的鉆熊。
  和鉆熊交戰的,正是黑樓蘭、方源二人。
  “看招。”方源飛在空中,八臂輪番揮動,砸下一團團的星芒。
  鉆熊人立起來,揮舞前肢熊爪,將星光盡數拍碎。
  黑樓蘭再次變作力道虛影巨人,抬起腳,對準鉆熊肚皮猛踹。
  鉆熊咆哮一聲,鉆石身軀陡然一亮,黑樓蘭的力道虛影巨人的右腿,赫然直接崩斷。
  “這頭鉆熊身上,有克制我力道的野生蠱蟲!”黑樓蘭一驚,連忙后退。
  殺招也不是萬能的,也有弱點,會被克制。
  鉆熊卻不愿放過黑樓蘭,猛撲過去。
  方源見此,立即默契地俯沖下來,手中星團比之前砸得更疾,宛若疾風驟雨。
  一時間,鉆熊被方源炸得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“來給一記大個兒的,嘗嘗鮮。”方源四臂高舉,醞釀出老大一團冰鉆星塵,重重投下。
  轟的炸響,整個鉆熊都被冰鉆星塵籠罩。
  鉆熊在里面遭受星塵的碾磨,痛得嘶吼一聲,真正怒了。
  砰!
  下一刻,它猛地撞出星團,沖到空中。
  “這頭熊,居然能飛?”方源距離過近,猝不及防,被鉆熊高舉熊爪,狠狠拍中。
  轟。
  下一刻,方源就像炮彈一般,倒射出去。砸斷數十根參天大樹之后,這才停下身來。
  尸血淋漓,抵擋熊爪的胳膊,直接拍斷了兩條,骨折重傷了三條。
  方源咧了咧嘴,和荒獸對戰,總會出現意外。
  荒獸不像蠱仙,智慧程度不高,身上究竟寄生了多少野蠱,剛剛接觸誰都不清楚。
  就像剛才,鉆熊居然化解了黑樓蘭的力道虛影,又突然飛上去,把方源一下子打成重傷。
  只有吃了虧,方源和黑樓蘭才知道,這頭鉆熊身上寄生的蠱蟲很強,不僅有克制力道虛影的蠱蟲,還有飛行蠱蟲,能將鉆熊這么沉重的身軀帶得飛起。
  “撤!”方源對黑樓蘭喊道。
  黑樓蘭早有退意,撤掉殺招,和方源一起逃竄。
  鉆熊卻沒有追擊,而是叼起方源斷掉的兩個胳膊,放到嘴里咀嚼。
  咔嚓咔嚓……
  鉆熊牙齒堅實鋒利,將方源的仙僵胳膊都輕易咬斷。又繼續咀嚼,咬成爛肉。
  碧綠的尸血,順著鉆熊的牙縫流淌下來,一股強烈的尸臭向四周迅速擴散。
  鉆熊表情古怪地咽下尸肉,結果下一刻就張開大口,將吞下去的食物又嘔吐出來。
  太難吃了!
  鉆熊一臉便秘的樣子,嫌惡地將方源剩下來的斷臂,直接拍進石山里頭,隨后一臉悻悻地走上山峰頂端的洞窟里去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和黑樓蘭,又偷偷摸摸地回到這里。
  方源將剩下的一只斷臂撿起,辨認了一下,放到自己身上對應的傷口處。
  他催動治療蠱蟲,憑借仙僵的恢復能力,很快就將斷掉的胳膊重新嫁接起來。
  至于剩下的胳膊,已經被鉆熊咬成爛泥骨渣。方源不能再用,嘆息一聲,決定自己重新生長。
  但仙僵并非凡體,要斷肢重生,仍舊需要三四個時辰的功夫。這不是簡單的**生長,還關乎力道道痕的補充。
  黑樓蘭望著山峰最高處的洞口:“那洞里面,至少還有三十斤的鉆土。”
  鉆土其實就是鉆熊的糞便,具有極其豐富充沛的營養,是寶黃天中都高價售賣的肥沃土壤。
  不久前,方源和黑樓蘭來到這處山峰。方源將鉆熊吸引出去,黑樓蘭趁機入洞,大肆搜刮了數百斤的鉆土,至少價值三十塊仙元石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三十斤鉆土,并不值得我們再次冒險。第一次還好,第二次仇恨更深,鉆熊未必會輕易放過我們。鉆熊皮糙肉厚,打殺它,付出的代價也會很大。我的目標是星魔蝠,這個方向既然沒有,那就換另一個方向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