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8 斬殺星魔蝠

井水很快又平靜下來,沒有一絲波瀾,仍舊熠熠生輝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但,方源投下的那只凡蠱,卻在井水中徹底消失了。
  方源知道他的這只凡蠱并未毀滅,因為他仍舊可以感應到它的存在。
  只是這種感應,變得極淡極弱。
  蠱蟲和蠱師之間的感應,和距離有很大關系。蠱蟲距離蠱師越遠,感應就越弱。蠱師使用蠱蟲時,心念頻動,發下十個命令,或許漏掉九個,蠱蟲只執行其中一個。
  當然,這只是絕大多數情況。
  也有少部分蠱蟲,感應距離很遠,可以間隔相當長的距離,也能隨意催用。還有一些蠱蟲更特別,距離越近反倒感應越弱,距離越遠反倒感應越清晰。
  方源原本和凡蠱之間的感應很緊密,現在驟然將變得淡薄虛弱了很多,好像兩者距離驟然拉長了。
  方源順著心底殘留的細微感應,慢慢摸準方向,緩緩抬起頭來。
  他看到的只是星殿的恢弘壁頂。
  方源催動偵察蠱蟲,在他的視野中,星殿屋頂漸漸變得半透明。方源目光穿透星殿屋頂,便看到青色蒼穹中那六個巨大的圓形星影。
  他心有所感,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個星影上。按照心底的殘留感應,他知道自己消失的那只凡蠱,就在那個星影之上!
  ……
  咻咻咻!
  星魔蝠扇動巨大的蝠翼,立即掀起磅礴颶風,同時憑空綻射出無數的箭矢。
  這些箭矢,完全是由星光組成,速度飛快,刺破空氣。又數量眾多,仿佛暴雨也似,向仙猴王石磊覆蓋過去。
  看著磅礴的攻勢,石磊卻是不屑的冷哼一聲:“不過區區的二轉星箭蠱,只是數量多些罷了。”
  凡道殺招——落灰衣。
  石磊雄軀微微一顫,頓時身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,黃白色的煙塵。
  他不閃不避,任由星箭射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不管星箭來多少,接觸到落灰衣殺招形成的煙塵上后,頓時星芒迅速黯淡,轉眼間,就消散無蹤。
  星魔蝠缺乏智慧,不能使用殺招。雖然身上寄生的野生蠱蟲規模龐大,但只能單純地憑借數量的堆疊。
  這種效果,怎么比得上人類修士苦思冥想的殺招效果?
  “這一次,且看我的雄鷹變化!”石磊大喝一聲,渾身爆發出刺眼的金色光輝。
  光輝迅速散去,石磊已經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頭荒獸鐵冠鷹。
  鐵冠鷹張開雙翼,盤旋于空,鐵刺利爪,散發逼人的悍勇氣息。身軀之龐大,一點都不輸于星魔蝠。
  遠處,萬象星君靜靜地觀戰,看到這一幕,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  仙猴王石磊嗜戰如命,每次戰斗都不要他出手。直至目前,石磊已經打殺了十一頭荒獸。每次和荒獸對戰,他都要使用一種不同的變化道殺招,變成不同的荒獸進行戰斗。
  萬象星君珍惜時間,曾經勸過石磊,建議他動用最強手段。但石磊嚴詞拒絕,說要借此良機,多多積累變化道的戰斗經驗,不浪費每一次機會,去努力積累底蘊,將來量變引發質變,才能提升自己的變化道境界。
  鐵冠鷹盤旋了一陣,忽然尖嘯一聲,向著下方的星魔蝠悍然撲去。
  星魔蝠嘎吱亂叫,兇性大起,沒有閃躲,雙翼一振,向著鐵冠鷹對撞。
  兩只巨型大鳥,在半空中猛烈相撞。星魔蝠大嘴撕咬,鐵冠鷹鳥喙猛啄,星魔蝠怪爪抓撓,鐵冠鷹的鷹爪并不輸它,還以顏色。
  雙方在一瞬間,相互對拼幾記,在彼此身上留下傷痕。旋即,又陡然退開,拉開差距。
  星魔蝠得意地嘎吱怪笑。
  石磊變化的鐵冠鷹則羽毛凋零,扇動雙翼,努力一番,這才在空中穩住身形。
  剛剛的對拼,鐵冠鷹吃了大虧,星魔蝠大占上風。
  不僅是羽毛凋零,還有腹部一道傷口,充斥星道道痕,不斷向外流淌血液,排斥鐵冠鷹本身的**傷愈能力。
  荒獸和蠱仙不同。
  蠱仙人體弱小,強大在于蠱蟲。就算是力道蠱仙將體格煉得健壯,也還是蠱蟲的積累效果。
  而荒獸的強大,在于自己本體。荒獸身軀與生俱來的力量、防御等等,都是人族望塵莫及的。尤其是荒獸在成長過程中,獸體親近自然,生出越來越多的道痕。戰斗廝殺時,荒獸造成的傷口,就遺留道痕。道痕傷勢,十分難纏,不僅抵消**本身的恢復能力,而且還會阻止蠱蟲的療傷效果。
  當然,若是荒獸身上,寄生了仙蠱,那又另當別論了。
  鐵冠鷹尖嘯一聲,不管傷勢,再度撲向星魔蝠。
  兩者在半空中再次相撞,對拼幾記之后,星魔蝠找到破綻,蝠翼猛閃,狠狠地砸在鐵冠鷹的腦袋上。
  鐵冠鷹頭昏腦漲,往地面墜落下去。
  星魔蝠飛在空中,向著鐵冠鷹用力扇了三下翅膀。
  第一下,狂風卷席,數千道風刃飚射。
  第二下,星光璀璨,上萬道星箭疾飛。
  第三下,黑暗凝聚,形成一道巨大的魔影,向著鐵冠鷹俯沖而去。
  鐵冠鷹先是狠狠地摔地上,土石翻飛,摔出一個大坑。隨后剛剛抬頭,就被風刃狂斬。
  鐵冠鷹尖嘯一聲,強撐不退,硬生生捱過風刃的斬擊,身上多出數百道淺淺的傷口。
  它剛想要振翅,星箭也射來。這些星箭威力不俗,刺進鐵冠鷹的體內,造成大量的傷口,但不深。
  隨后那道漆黑魔影飛來,卻是沒有實體,直接鉆入鐵冠鷹的腦海當中。
  若是換做尋常荒獸,恐怕要照了道,但這頭鐵冠鷹卻是石磊變化。
  石磊冷哼一聲,腦海中念頭、意志此起彼伏,將闖進來的魔影分分鐘剿滅。
  他雖然是土道蠱仙,兼修變化道,但成名多年,是老資格的蠱仙,觸類旁通,廣泛涉獵,對其他流派的蠱蟲也自有一套完整的防御手段。
  “仙猴王大人……”一旁,萬象星君關切地喊道。
  鐵冠鷹口吐人言,哈哈大笑:“你不要插手,給我一邊呆著,這是屬于我的戰斗!”
  鷹眼中仿佛燃燒著熊熊的斗志之火,石磊振翅高飛,再度向星魔蝠沖去,然后再被星魔蝠打飛。
  砰的一聲巨響,雄鷹再次摔在地上。
  “好,有意思!”石磊大呼有趣,戰意越加亢奮,不顧渾身傷勢,再度沖上過去。
  他舍長取短,單論肉搏,哪里是星魔蝠的對手。對拼之下,立時落入下風。
  但石磊每敗每戰,越敗越戰,雄鷹的頭顱擁有高昂,雄鷹的雙眼永遠盯著他的對手。
  “這個瘋子……”萬象星君看得直咧嘴。
  石磊明明有落灰衣等等的防御措施,但是變化了鐵冠鷹后,在戰斗中就再沒有用過。
  這個現象,在之前的戰斗中,也發生了多次。
  萬象星君曾經疑問,石磊回答說,是故意舍棄不用,為的就是用**真實清晰地體會戰斗的樂趣,只有這樣,才能更有效率地提升他的戰斗底蘊。
  石磊嗜戰如命,是一個真正的從戰斗中體驗到快樂的猛人。
  “再來!”石磊大吼一聲,振翅飛向星魔蝠。
  雙方迅速接近,眼看就要對撞上去,但這次星魔蝠忽然一側翼,展現出精妙的飛行術,和鐵冠鷹擦肩而過。
  嗖!
  星魔蝠忽然口吐一道流星,直接打在鐵冠鷹的背上。
  鐵冠鷹吐出一口小血,身形一震,連連扇動翅膀,這才穩住身形。隨后萬象星君就聽到石磊哈哈大笑:“有趣啊,欺負老子的飛行境界,還只是大師級嗎?”
  說完,再度振翅,沖上過去。
  星魔蝠卻不硬拼,不斷后退,催動星道、風道或者暗道蠱蟲,遠程克敵。
  雙方對拼了許多次,不知不覺間,星魔蝠的身上也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。這些傷口充斥金道道痕,一時間很難治愈。
  當然,鐵冠鷹身上的傷勢,絕對比星魔蝠還要沉重一倍還多。
  但石磊的勇悍瘋狂,卻是震攝住了星魔蝠,讓這頭橫霸一方的鎮山荒獸,也心虛起來,不敢在正面對抗。
  星魔蝠智慧淺薄,此舉卻是舍棄自己的長處,用自己的短處。
  它身上盡是凡蠱,雖然對石磊造成困擾,但卻沒有直接肉搏那樣程度的危險威脅。
  鐵冠鷹仍舊不用任何防御,氣勢更盛,左閃右躲,終于接近星魔蝠。
  尖嘯一聲后,鷹爪狠狠抓下。
  星魔蝠靈活躲閃,石磊抓了一個空。
  要論飛行造詣,從小飛到大的星魔蝠,至少得是個飛行宗師。
  星魔蝠拉開距離,再度用蠱蟲遠程打擊,鐵冠鷹則千方百計地飛上去肉搏。就這樣雙方僵持了一陣,星魔蝠守久必失,終于被鐵冠鷹逮到一個破綻,犀利的鷹爪抓破蝠翼。
  蝠翼漏風,星魔蝠的飛行效果,頓時下降一個層次。在適應之前,留給鐵冠鷹更多的破綻。
  石磊趁勝追擊,在頂住星魔蝠臨死反撲之后,終于將其擊殺。
  星魔蝠墜落在地上,血液橫流。
  大地汲取著血液,正如萬象星君所言,一股無形的力量陡然發動。
  天空中,再度出現點點星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