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0 手段似小有深意越是明白越心驚

方源言之鑿鑿,黑樓蘭選擇了相信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二人隱去身形,大搖大擺地走過星輝假眼蠱的范圍,果然沒有引發蠱仙的注視。
  隨后,兩人又在途中,不斷發現類似星輝假眼蠱的偵察蠱蟲。
  這些蠱蟲,有的埋在土中,有的偽裝成樹葉,有的潛伏在溪水中,隨波逐流。
  方源一一動用手段,或隱身,或動用蠱蟲針對,在或遁地順水種種,晃過這些偵察蠱蟲。
  兩人原本想走到第八星殿的下面,這樣一來,直線距離最短,就最為接近第八星殿。碰到機會,也能迅速反應,用最短的時間沖上第八星殿,做那收拾殘局,討便宜的人。
  但走著走著,前方傳來一股血腥氣味。
  方源和黑樓蘭對視一眼,后者眼中流露出疑惑的光,傳念道:“奇怪,這段路程中的偵察蠱數量、種類,也越來越多了。”
  “走上去瞧瞧看。”方源回道。
  二人越發小心翼翼,躲避或騙過偵察蠱蟲,發現越來越多的戰斗痕跡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們終于到達血腥氣味最濃烈的源頭。
  只見一頭黑豹的尸體,躺倒在碎裂的亂石堆中。
  黑豹體型碩大,堪比大象。皮毛油光锃亮,富有野性的魅力。殘留的氣息,彰顯出黑豹的身份——這是一頭貨真價實的荒獸。
  “這是荒獸絕影豹啊。”方源低聲嘆道。
  “是誰斬殺了這頭絕影豹,卻還把荒獸的尸體遺留在這里?”黑樓蘭目光流轉,美眸中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。
  方源蹲下身子,半跪在地上,用手撫摸了一下腳旁的溝壑。
  隨后,他取出一只宙道蠱蟲,小心催使起來。
  這只蠱蟲乃是五轉,十分珍稀,水晶圓球樣子。名為回溯蠱,乃是宙道偵察蠱,能回溯一定范圍內,過去發生的事情。
  回溯蠱催動,展現出一個模糊的,沒有聲響的戰斗畫面。
  畫面中,兩個巨大身影在劇烈戰斗,旁邊還遠遠站著一個微小身影。
  回溯蠱只是五轉凡蠱,不管是石磊或者絕影豹、萬象星君,都是六轉級數,仙體獸體都有道紋道痕,因此偵察的效果十分有限。
  黑樓蘭湊過來,看了一陣。
  無聲的戰斗畫面十分模糊,并不分明。但從大致的體型,可以猜測出其中一個,就是絕影豹。
  和絕影豹激戰的,不似人形,好像是一頭虎類荒獸。
  而一直遠遠站著的,倒是人形,很有可能是位蠱仙。但他的面目一片模糊,根本看不清楚。
  不僅如此,戰斗畫面也是時斷時續,并不連貫。
  方源、黑樓蘭屏氣凝神關注,一時間除了山林間的微風,毫無任何聲響。
  催動了十幾個呼吸之后,回溯蠱噗的一聲,冒出裊裊焦煙,戰斗畫面驟然消失。
  強行回溯蠱仙級的戰斗畫面,讓這頭回溯蠱已然死亡。
  方源微微心疼了一下,將回溯蠱的焦尸,又投入自家仙竅,爭取不留下任何蛛絲馬跡。
  這種回溯蠱,哪怕他最近一直在寶黃天中收集,統共只收集了五六十只。這還是五域和平時期,要是亂戰中后期,回溯蠱廣泛運用,十分緊俏,都是自產自用,寶黃天中根本就沒有的賣。
  黑樓蘭大感興趣:“你這頭蠱蟲很妙,叫什么名字,在寶黃天買的么?”
  蠱蟲種類浩如煙海,黑樓蘭又專修力道,不是宙道,只了解一些大致情況,對于其他流派,局限于當中的經典蠱蟲。
  像回溯蠱這類的蠱蟲,屬于偏門稀罕之物,她不了解也相當正常。
  方源并不答話,而是又取出一蠱。
  此蠱卻是他自己按照記憶而煉制出來,按照歷史進程,提前了三百多年面世,名為線跡蠱。
  蠱蟲外形獨特,仿佛一條小型馬鞭,給北原孩童玩的玩具。方源用巨大猙獰的僵尸怪爪拿著,更顯得此蠱袖珍。
  方源抓著馬鞭柄部,對準眼前的空氣,輕輕一抽。
  啪的一聲,原本空無一物的眼前,忽然浮現出絲絲縷縷的痕跡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東西?”黑樓蘭美眸立即盯住了痕跡,一眨不眨。
  啪啪啪啪。
  方源連續抽動馬鞭形狀的線跡蠱,頓時空中浮現出來的絲線紋路,越來越多。
  黑樓蘭目睹一切,很快察覺,方源抽動的位置,正是之前戰斗畫面中激戰的地方,除此之外,就是那位模糊蠱仙站立的位置。
  腦海中一點靈光閃動,黑樓蘭瞳孔微微一擴,脫口而出道:“難道說,這些痕跡就是道痕不成?”
  方源這才自得一笑:“不錯,正是道痕。不管是蠱仙、荒獸,身上都充斥道痕,他們停留的位置,就會有道痕殘留一段時間。只是這些道痕十分微弱,就算是再敏銳的蠱仙也體察不到。除非動用我研發出來的線跡蠱,才能顯現出來。我從中觀察,就能看到道痕種類,從而推測出他們的一些情報。”
  方源再次毫不客氣地,將前世他人的創作,無恥地安在自己身上。
  “線跡蠱……”黑樓蘭口中喃喃,看向方源的目光起了微微變化。
  方源伸出手指,指向萬象星君曾經站立的地方,續道:“你看那里,道痕顯化,形成人形,又是湛藍顏色。很明顯,曾經有一位星道蠱仙,抱臂觀戰。道痕主體一直停留在那里,周圍雖有一些道痕,但都緊緊圍繞主體,可見整場戰斗中,這個星道蠱仙袖手旁觀,并未動手。你再看道痕密集程度,好像是一個六轉蠱仙。”
  黑樓蘭豎起雙耳,順著方源手指的方向看著,聽得全神貫注。
  方源又指向絕影豹死去的位置,那里殘留著黑色的暗道道痕,以及紅色的炎道道痕。
  他又道:“暗道道痕明顯是絕影豹的,紅色道痕應該就是殺死絕影豹的存在。至于到底身份如何,是人是獸,還不確定。你看這些道痕密密麻麻,相互糾纏交錯,可見當時戰斗較為激烈。暗道道痕稀疏,而紅色道痕卻較為濃密,可以判斷殺死絕影豹的存在,也是一個六轉級數。”
  黑樓蘭聽得嘴唇都微微張開。
  她旋即將目光,投注到方源手中的線跡蠱上,目光微微灼熱。
  這個線跡蠱,雖然只是五轉凡蠱,但太好用了。憑借此蠱,就能偵察出這么多有用的情報。
  關鍵是煉制它的思想,十分獨特,另辟蹊徑,繞過常規,出人意料。
  黑樓蘭雖然剛剛晉升成仙,但早已懂得情報的重要性,越發看重方源“發明”的線跡蠱。
  若是石磊、萬象星君在此,恐怕也要出一身冷汗。
  他們此時動用的,都是正統偵察、反偵察手段,線跡蠱恰巧鉆了他們反偵察的空白之處。方源的手段,畢竟來源于五域亂戰時期,是整個五域的智慧結晶,等若領先于現在蠱仙半個時代之多,當然優勢巨大!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方源又抽動幾下馬鞭,更多的道痕顯現,但同時又有許多道痕消失。
  這些道痕十分虛弱,在線跡蠱的作用下,凝聚顯現出來,壽命大大縮短。
  道痕相互交錯,越來越雜亂無章,方源終于停止抽動手中的馬鞭,嘆了一口氣道:“這線跡蠱效果也就如此,道痕顯現只能持續一段時間,需要觀察者擁有經驗。并且催動仙蠱,也會留下相應道痕。過于激烈的戰斗,手段頻出,道痕糾纏在一起,十分混亂,根本看不出來。不過好在,這場戰斗中雙方動用的手段較少,還能看得清一個大概。”
  黑樓蘭聞言,眼角微微一跳。
  單憑區區一只五轉凡蠱,就能偵察出這么多有用的情報,這還不滿意?
  她目光牢牢盯著線跡蠱,直到方源將其收入仙竅。她敏銳地發現,線跡蠱的鞭體原本完好,但用過之后卻是十分殘破。顯然點化道痕,也要付出代價。
  黑樓蘭暗暗估計,這只線跡蠱起碼還可以再用兩次。頓時,她在心中對線跡蠱的評價,又拔升一個層次。
  一共三次機會!
  區區一只五轉蠱蟲,卻能有三次機會,偵察六轉級數的存在,獲知這么多的情報。
  就在黑樓蘭差一點忍不住開口,要詢問方源關于線跡蠱賣不賣時,方源又取出一只偵察蠱蟲。
  這只一只氣道蠱蟲,方源催動起來,令其汲取氣息。
  隨后,方源將這只氣道蠱蟲放回去,又取出另外一只蠱蟲。
  他就這樣在戰場中四處亂逛,不時的動用蠱蟲。這些蠱蟲,黑樓蘭只認識一小部分,還是似是而非,不敢確信的程度。剩余的大部分,黑樓蘭干脆兩眼一抹黑,根本認不出跟腳。
  她下意識地抿緊雙唇,首次覺得方源的深不可測。
  在北原之行時,她只覺得方源老謀深算,算是生平大敵。和方源合作,她也是不得不這樣做,自己十分清楚這是與虎謀皮。
  她借力方源,成功渡過天災,晉升成仙,原本以為可壓過方源一頭了。但很快,方源又向她和黎山仙子借力,將仙鶴門的蠱仙都唬住。整個過程不戰而屈人之兵,令黑樓蘭都沒有出手的機會。既然沒有戰損,方源就沒有雙倍的補償,等若不費一兵一卒就達到了目的。
  反觀黑樓蘭自己,為了哄得方源出力,將狂蠻魔尊的寶貴真意,都讓給了方源。方源也真是狠人,直接一口吞了,連口湯都沒給黑樓蘭留下。
  后來,方源做膽識蠱生意,主動讓利給黑樓蘭、黎山仙子。雖然過程中,需要黑樓蘭的力氣仙蠱,但黑樓蘭卻始終感覺不舒服,仿佛受制于人。
  現在黑樓蘭看到方源動用的這些小手段,心頭不禁凜然。
  這些小手段,都是用的凡蠱,看似不起眼,但黑樓蘭是個識貨的人,哪里不明白這些小手段背后代表的深沉含義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