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79 星象福地

“就是這里了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”方源環顧左右,滿意地點點頭。
  “這里是哪里?”黑樓蘭從方源的仙竅中鉆出來。
  二人運用定仙游,從繁星洞天撤退后,就直接來到了這里。
  黑樓蘭環顧左右,發現這里疑是一處地底溶洞,或者山體中空的內部。光線稀少,一片晦暗,又有怪石嶙峋,濕氣極大,不過空間倒是頗為廣闊。
  “這里便是地淵了。”方源淡淡地回答道。
  “地淵?”黑樓蘭向方源投來詫異的目光。
  她對中洲不陌生,知道這個地淵,乃是位于整個中洲極西,是一處廣袤無比的地下世界。
  地淵分為數十層,每一層都至少有數億畝的面積。空間十分廣闊,且地下深幽,各種溶洞甬道,有的仿佛迷宮,有的積成巨大的地下湖泊,有的空曠如平原。
  地淵中,生活著成千上萬種的生物,生機盎然,別致的生態明顯區別于地表。
  “的確是個好地方,地淵中地氣濃郁,會大大縮短福地落下的時間。”
  黑樓蘭點點頭,旋即話鋒一轉:“不過,在這地淵之上,就是古魂門的大本營。古魂門是十大古派之一,宛若龐然巨獸,橫霸極西之地已經數千年。他們占據地淵,早已經將其作為禁臠之地。你要在這里落下福地,就像是在別人家的庭院里種花,不怕被發現嗎?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放心,地淵深幽無比,古魂門耗費了數千年光陰,也不過才探查清楚十八層,略微探索到第二十七層,從第二十八層到第三十六層,也只有古魂門中的蠱仙偶爾進出。只要我們種在四十層以下,哪怕動靜再大,也不怕被發現。”
  “四十層?我怎么記得,古魂門探查的地淵,只有三十六層啊?”黑樓蘭神情詫異。
  方源嘿然一笑:“那是因為他們無能,地淵深幽,超出世人想象。何止三十六層?”
  話說到這里,他不由地就想到前世。
  前世方源五轉時候,從地淵中產生無窮獸潮,反攻地面,禍亂中洲。
  古魂門首當其沖,損失慘重,可謂元氣大傷。
  獸潮沖出地淵之后,不斷驅逐中洲地表的獸群,漸漸釀成規模空前,蔓延整個中洲的恐怖獸潮。
  那幾年,中洲生靈涂炭,無數的小門派仿佛石頭掉入洪水中,撲騰幾朵浪花后,就煙消云散。
  十大古派領袖群雄,四處撲滅獸潮,忙得焦頭爛額。
  耗費數年光陰,總算清除了中洲地表的獸潮,隨后又廣邀正魔兩道的蠱師,一起深入地淵。
  方源也因此混進地淵,斬殺野獸,獲取資源,供給修行。
  一層又一層的清剿,一層接著一層深入。深入到第三十六層之后,蠱師們發現了新的通道。
  繼續往下深入,是更大的地底世界,無數獸群盤踞,荒獸、上古荒獸,各種險地密布。
  直到方源自爆,針對地淵的探索,也沒有結束。只是發現的,就有一百零七層。
  古魂門現在占據的三十六層,不過是最接近地表的一小撮罷了。
  這其中的詳情,方源自然不會和黑樓蘭明說,他只是道:“跟著我來就行。”
  黑樓蘭見方源自信十足,像是有把握的樣子,也就跟著他一起深入地淵。
  他們進入的位置,只是第八層。一路向下,二人見到不少古魂門的蠱師。這些蠱師大多成群結隊,有的在圍獵野獸,有的在采集地底苔蘚。
  越是深入,人煙就越稀少,修為則相應增加。
  從起先的二轉蠱師,到三轉,再到四轉。
  這些凡人哪有什么能力,覺察出方源、黑樓蘭的行跡?甚至在狹窄的小道中,和一些蠱師擦肩而過,這些凡人都毫無反應。
  下到三十層時,已經看不見凡人蠱師了。周圍一片晦暗,視線大為限制,不過好在方源、黑樓蘭皆是蠱仙境界,手頭上有眾多五花八門的偵查蠱。
  到了三十五層,有一位古魂門的六轉蠱仙,正在被一頭上古荒獸,四頭荒獸攆著跑,好不狼狽。
  不過這位蠱仙倒是幫助了方源一個忙,方源、黑樓蘭順利通過荒獸的營盤,來到第三十六層。
  隨后,方源按照前世的記憶,來到關鍵地點。
  布置好六座蠱陣之后,方源手指著腳下,對黑樓蘭道:“我攻擊不足,還要你出手,催動仙蠱,照著這處泥地打。”
  黑樓蘭依言而行,勉強變化成力道虛影巨人,照著泥地狠狠搗了三拳。
  泥石翻飛,卻從不飛濺到蠱陣外圍去。響聲如雷,但在蠱陣外門,卻是一絲聲音都沒有的沉寂平靜。
  泥地沒有被砸通,只是一個深坑,深達七八丈的樣子。
  “繼續,快!”方源催促一聲,首先跳下去。
  黑樓蘭深呼吸一口氣,猛地跳下,拳影翻飛。
  就這樣連續搗擊,巨坑越來越深,數百丈之后,終于砸通,形成一個漏洞。
  由此,方源、黑樓蘭二人深入到了第三十七層。
  黑樓蘭滿身大汗,仰頭回望,只見頭頂上的洞口,在蠱陣的幫助下,迅速復原著。
  “這里是第三十六層,最薄弱的地段。即便如此,也有近千丈的厚度。”方源適時地解釋道。
  “你是怎么發現這里的?”黑樓蘭滿肚子疑惑。
  方源嘿嘿笑了幾聲。礙于雪山盟約,他不能撒謊,只能保留不說。
  黑樓蘭見他不答,冷哼一聲,卻也明智沒有追問下去,
  進入三十七層之后,路途就明顯的崎嶇艱險得多。畢竟這里完全是原生態,方源、黑樓蘭算是首次進入當中的外來探索者。
  等到兩人好不容易,下達到四十層時,封印萬象星君仙竅的時限也到了。
  “你倒是估算得挺準啊。”黑樓蘭將萬象星君的尸體放置在地上,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從萬象星君身上飛出數百只凡蠱,宛若一群蝗蟲,嗡嗡地飛進方源的仙竅中去了。
  沒有了最后一層壓制,萬象星君的身上,漸漸散發出明亮的星光。
  星光越來越盛,同時大地開始微微顫抖起來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無數的地氣浮現出來,仿佛地面上積了一層兩三遲的灰塵。
  星光穩定下來,刺眼的光芒堪比夏日正午的太陽。
  一股無形的吸力陡然爆發,將周圍的地氣不斷汲取。方源、黑樓蘭已經遠遠退出去,和星光保持距離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地震了,又地震了!”
  “快走啊,這一次地震幅度很強,再不走就要被活埋了。”
  身處地淵中的蠱師們抱頭鼠竄,驚惶大叫,爭先恐后地撤離地淵。
  他們并不奇怪。
  地淵結構并不穩定,時常發生地震,或者倒塌事故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古魂門雖然掌控此地,卻一直以來都沒有耗費精力重點探索開發。
  大量的石塊,從頭頂上砸下來,更危險的是那種槍尖鐘乳石,只要被砸中,三轉的防御蠱都不能抵擋。
  事實上,不僅是蠱師遭殃,生活在地淵中的生物,也是生靈涂炭,許多都被碎石砸死,或被活埋。
  方源為了落下福地,造成了至少十數萬條生命的隕落。
  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,星光緩緩停止吸收地氣,形成一道四方大門。大門完全是由星光構造,懸浮于空。門頭又有一個門匾,上書四個大字——星象福地。
  黑樓蘭吐出一口濁氣:“終于成功了,看來我們的運氣不錯。動靜雖大,卻始終沒有引起這里的野獸襲擊。”
  “走吧。”方源一馬當先,推開星門。
  黑樓蘭緊隨其后,二人終于進入星象福地。
  這里好像是深夜,天空漆黑,布滿繁星點點。
  星輝燦爛,映照福地地表,可見度很高,并不晦暗。
  整個星象福地的地貌,就是一個巨大的盆地。中間是不斷內凹的坡地,而福地的邊緣,是連綿的山脈,圍成一圈,仿佛圍墻一般。
  “好多的星屑草!”方源看到腳下,竟然生長著的都是星屑草。
  明明星屑草要種在云土中,但眼前的這些星屑草卻是直接栽種在黑色的泥地上,反而長勢比方源在狐仙福地中的那一片,還要良好。
  方源贊嘆道:“這就是星道福地的好處啊,栽種相關的植株,不僅更加容易,而且保證收成。”
  黑樓蘭的目光,則被夜空中悠然飛行的刺脊星龍魚吸引。
  就她看到的,就有三頭刺脊星龍魚。
  這些巨大的龍魚,皆有有正常鯨魚大小,卻形似鯉魚。背脊處,有骨刺長出體外,長長地延伸出去。
  它的鱗片都是汪藍色澤,一雙死魚眼大如馬車,星芒綻射。
  不過在方源、黑樓蘭的敏銳觀察下,很快就發現了一些明顯的戰斗痕跡。不遠處,大片的草地還在燃燒著火焰,黑煙升騰。三頭刺脊星龍魚的身上,皆有傷痕。視野的盡頭,那些連成一片的山脈,也呈現出不自然的缺口,仿佛被老鼠啃噬過的酪干。
  “看來這位蠱仙,曾經有過慘烈的戰斗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不錯,若非我的本體被宋紫星重創,不管是肉身,還是魂魄都有暗傷,我的本體是堂堂的萬象星君,怎么可能輕易地隕落在第八星殿中呢?”一個男童陡然閃現在方源、黑樓蘭的面前。
  他粉雕玉砌,身穿一個粉藍色的小肚兜,小胳膊小腿白嫩如藕,懸浮在半空中,小腮幫子氣鼓鼓的,氣憤填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