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84 承認自己的平凡

因為有前一次的煉制經驗,這一次方源凝練荒獸蝠翼,卻是駕輕就熟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狐仙福地時間的大半個月后,他就將這對荒獸蝠翼,移植到自己的后背。按照之前的優良傳統,方源仍舊保存了蝠翼部分的痛覺。
  這天,方源站在蕩魂山的山巔,開始試驗殺招。
  百里眼。
  他心念一動,赤紅的雙眼目光驟然大盛。環顧四周,一百里之內的任何草地、泥石,皆秋毫畢現,宛若放在面前。一百里之外,視野就變得模糊,但仍舊比之前肉眼所觀,要清晰很多。
  當達到四百里之后,視線便達到極限,所見一片模糊,只能分辨一些色彩、光影。
  “百里眼是千里眼的基礎,后者是仙道殺招,卻是需要相關的仙蠱,才能施展的。”方源滿意地點點頭,這個殺招價值六塊仙元石,的確效果十分出色。
  只是視線不能破隱,不能穿透,一旦被障礙物阻擋的視線,就看不到背后的東西。這是百里眼殺招的弊端。
  方源將優缺點記在心頭,輕輕一振背后雙翼,身體飛上天空。
  他一邊催動著百里眼殺招不停,一邊飛翔遨游,視察天上地上,體會著清晰的視野。
  獅毛甲。
  他心念一動,又催起防御殺招。
  很快,他的身上就籠罩了一層黃銅甲胄,獅口頭盔。就連背后的雙翼,都覆蓋上一層堅厚的甲片,防御大增。
  但隨之而來的,卻是速度變慢了。
  “獅毛甲和返實蝠翼,相互之間并不能完美搭配。一旦催動獅毛甲,返實蝠翼的速度就降低。若不用,速度雖然快,但防御方面卻是兼顧不了。”方源皺起眉頭。
  這個問題,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。
  能夠改良出獅毛甲這等移動殺招,平衡三道流派的道痕,已經是變化道大師境界的極限。
  還要再兼顧獅毛甲,這就太難為方源了。
  若他是變化道宗師級人物,還有可能。但要達成宗師這一層次,通常都需要大量的時間積累底蘊。這個時間不是數十年,而是上百年,數百年。
  方源目前境界最高的,是血道和力道。
  血道宗師境界,是方源前世五百年歷練,當中的兩三百年的深厚積累。從這一點就可看出,境界提升之難,積累之難。
  而力道也是宗師境界,除了一小部分是前世的積累之外,更多的機緣是在方源得到了狂蠻魔尊的真意灌輸。否則要積累到宗師境界,也得花費兩三百年的長時間積累。
  到達蠱仙這一層次,已經有實力搜尋并且把握壽蠱,或者有其他種種手段來延壽。尋常凡人,壽命為一百歲。但蠱仙只要經營有加,都是數百歲,甚至上千歲。
  悠長的壽命和時間,使得積累這個詞的意義更加重大。
  方源、黑樓蘭為什么打不過仙猴王石磊?
  因為石磊成仙之后,背靠戰仙宗,積累了近三百年!方源、黑樓蘭不過才剛剛升仙,如何比得上人家三百年的積累?
  打不過是正常的!
  那么,方源、黑樓蘭為何剛剛成仙,戰力卻已然在六轉中屬于中上等了呢?
  方源靠的是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前賢資助,黑樓蘭更多的依靠母親的遺產,以及小姨媽黎山仙子的幫助。
  換句話來講,他們倆個是借助了前賢先人的資助和積累!
  “要想實力突飛猛進,單靠自己摸索前行,無疑是漫長的,效率很低。前世我走血道,花費了兩百多年,才自我參悟出十多個凡道殺招來,創造出數百只血道新蠱。這個教訓,自然要吸取。”
  “這世界,能人輩出,天才俊杰比比皆是。漫漫歷史長河中,到處都是閃爍著的明星、巔峰。要想脫穎而出,勇猛精進,唯有利用前賢遺藏和積累,將他們的精華都吸收到自己的身上。正所謂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,采百家之眾長,方可領袖群雄,乃至凌駕眾生之上,達成無上之偉跡。”
  方源飛在空中,目光閃爍,心生感慨。
  人往往在年輕的時候,常常自命不凡,總覺得自己是舞臺的主角。等經歷了一些事情后,才會明白和接受:很多其他人的優秀,并不亞于自己。
  正所謂: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  一個人的壽命,終究是有限的,宛若一艘孤舟。而這個天地的奧秘道理,就相當于一片浩瀚無垠的汪洋。
  古往今來,能夠在某條道理上達到天地巔峰的人物,也不過只有十位。但就算是他們,也不能面面俱到,門門巔峰。因此巨陽仙尊、盜天魔尊,也要在煉蠱方面求助于長毛老祖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,也有記載,說——
  人祖踏上他的人生之路,周圍一片黑暗,腳下一片骯臟的泥濘。
  人祖便問自己蠱:“這究竟是哪里?”
  自己蠱就道:“這里是平凡深淵最底層的平凡泥潭。”
  平凡深淵人祖是知道的,他的大兒子太日陽莽,就曾經被困在深淵過。
  人祖不由振奮地道:“這既然是平凡深淵的底部,那豈不是說我已經脫離了生死門,重新回到了世間?豈不是說我已經重生了?”
  “也可以這么說。”自己蠱道。
  “但這怎么可能?我還沒有通過落魄谷,沒有闖過逆流河呢。”人祖難以置信地道。
  自己蠱:“人啊,你要知道,你說的那條是宿命蠱走過的路。而你已經走上了新路,這是一條全新的路,是由你開辟的。這條路走向哪里,全按照你的心意。我早就說過,路就在你的腳下,只要你想走。”
  人祖恍然大悟:“原來是這樣啊。”
  旋即又疑惑:“那我怎么走到了這里來呢?”
  自己蠱道:“人,生來就平凡。雖然是萬物之靈,但沒有猛虎的爪牙,不如草葉可以汲取大地的營養,沒有**的變化。你來到平凡的泥潭,又有什么奇怪的呢?不只是你,你仔細看看腳下的泥濘,你就會發現有很多的腳印痕跡。”
  人祖低頭,非常趨近地面之后,這才看清楚,果然如自己蠱所言,平凡泥潭上布滿了各種痕跡。有野獸的爪印,也有草木扎根的根基,有水液流動的痕跡,也有石頭滾過的痕跡。
  “怎么會有這么多的痕跡?”人祖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自己蠱便答:“這里是平凡深淵,萬物生靈會因為各種原因,進入這里。萬物都是平凡的。不過絕大多數的存在,一生都陷入平凡深淵里去了。只有少部分的存在,通過自己的努力和跋涉,走出了平凡深淵。”
  “我可不想陷在這里一生。這里什么都沒有,臭氣熏天,我也要走出去。”人祖皺眉道。
  自己蠱哈哈大笑:“你覺得平凡是深淵,那它就是深淵。但若覺得平凡是天堂,所以它就是天堂。你既然不想留在這里,那就走吧,用你的雙腳一步步走出平凡泥潭,成為不平凡。”
  人祖走出一步。
  忽然身體一歪,他的前腳深深地陷進泥潭當中了。
  泥潭里可不好走,深一步淺一步。表面上看起來都差不多的路面,有的比較凝實,有的比較松軟。
  人祖走了幾步之后,忽然眼前一亮,想到了竅門。
  他專往印有痕跡爪印的地方走,這些地方既然能夠留下痕跡,正說明土質比較凝實。
  于是人祖走路,變得十分順利,和之前相比,簡直是健步如飛。
  他有感而發道:“原來在平凡的泥潭中,踏著前者的腳步走,速度比一個人摸索要更快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試驗了返實蝠翼和獅毛甲后,方源從高空降下,隨意地落在一處草原緩坡上。
  見面不相識。
  方源催動這個新得來的凡道殺招。
  組合殺招的蠱蟲,基本上都是由狐仙地靈從寶黃天中收購來的。少部分則是自家的毛民所煉。
  在殺招的作用下,方源蝠翼收起,八只粗壯的手臂也只剩下一對。口中的獠牙大為收斂,赤紅的眼珠子也變成了微紅。
  最終,方源高達兩丈的身軀,也縮小成正常人的形態,面目大變。
  只是仙僵之軀,仍舊是仙僵之軀,并未遮掩住。
  盡管如此,方源也不禁交口稱贊起來:“好厲害!這只是凡道殺招而已,卻將我這仙體進行如此大的改變。不愧是盜天魔尊的手筆。”
  方源可以想見,若他此時還是個凡人,完全可以變化任何模樣,甚至是由男變女,都惟妙惟肖。
  而他現在是仙體,身上充滿了力道道痕。作為凡道殺招,也能改變這么多,很不容易。
  關鍵這種改變,不是幻象,而是真的**的變化,甚至還涉及到氣息的微妙變化。
  總而言之,就算是方源此刻站在太白云生的面前,短時間內,他也認不出這位仙僵,就是自己的師弟。
  “主人,你樣子變好看了呢。哦,這封信是剛剛來的。”就在這時,地靈小狐仙閃現過來,手中高舉一只信蠱,遞給方源。
  “哦?報信青鳥蠱……靈緣齋方面終于有回應了?”方源目光一閃,取來信蠱,探入心神。
  不一會兒功夫,他抽回心神,臉上閃過一抹思索的神色:“鳳金煌居然要我參加煉道大會,比拼煉道?我記得她早年,對煉道根本就沒有興趣,這方面的底蘊堪比一張白紙。她怎么有這么強烈的自信,要和我賭斗煉蠱?難道說,她已經發現了夢翼仙蠱的真正作用了?”
  方源心中一沉。
  “夢翼,夢道……”方源目光如煙云,想起了前世的種種。
  前世他為什么要伙同一干魔道蠱仙,千方百計地進攻狐仙福地呢?就是為了斬殺鳳金煌,奪得夢翼仙蠱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