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85 兩大盛事

“想不到,只是四百多年前的今天,夢境就已經顯現端倪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”方源捏著手中的報信青鳥蠱,心中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一時間,他再無試驗殺招的興致。
  方源前世,中洲首先掀起浩大的戰爭序幕,以一洲之地力壓其他四域,閃電般擴張。隨后四域聯手,艱難地抵抗住了中洲的進攻。
  整個戰局陷入僵持階段,正當四域聯手,企圖反攻中洲的時候,夢境在五域各個地方外顯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自從人祖衍化出第一批人族,人類就開始做夢。每一次做夢,都為夢境增添一份版圖,一份力量。
  天長日久,歷經滄桑歲月,萬千變化,人族涌現出無數英雄鬼杰,不斷地擴充夢境。
  夢境越來越龐大,終于達到質變,外顯出來。
  世人很快發現,盡管夢境環境極端復雜,兇險異常,但卻蘊含著巨大的利益。從夢境中,后人可以獲得先賢的底蘊,讓各自修行的境界得以飛速的提升。
  境界的提升,動輒數十年,上百年,數百年!
  蠱師們因為夢境,而令境界迅速提升,從而又帶動實力的暴漲,井噴似的涌現無數的人物。
  在此之前,資源大多為家族、門派把持,境界又難以提升,除非是驚才絕絕,否則一般蠱師難以出頭。
  在夢境出現之后,境界暴漲,站在先人的肩膀上,蠱師們可以很容易地讓無數的蠱蟲、殺招得以重現,在此基礎上創造出適合自身發展的新蠱、新蠱方、新殺招。
  那是一個波瀾壯闊的超級大時代。
  許多不受待見的小勢力,紛紛崛起。無數形單影只的散修,接連冒頭。
  夢境的出現,沖擊著固有的體系和格局。秩序喪失,巨大的利益,讓世人為之狂熱!
  原本四域聯合,對抗中洲的計劃,還未進行,就徹底擱置。
  各方勢力,無數蠱師蠱仙,都將目光瞄準了夢境。
  為了爭奪從各個地方外顯的夢境,五域彼此攻伐,陷入徹徹底底的亂戰當中。
  而為了更好的探索夢境,無數有識之士,或者天才鬼才,開始研發相關的蠱蟲。很快,夢道這個嶄新的流派,迅速建立起來,并飛速發展。
  八轉智道傳奇蠱仙——一言仙的“三尊說”,再次被人翻出來。
  他預言:無數年后,歷經三個大時代,會分別出現兩男一女三位尊者。第一位是幽魂魔尊,第二位是樂土仙尊,第三位是大夢仙尊。而關于遁空蠱的難題,將會在大夢仙尊手中解決。
  幽魂魔尊、樂土仙尊已經出世,人們因此更加確信三尊說的可信。
  兩者聯系起來,很快就形成一個普遍的共識——夢境就是成為大夢仙尊的契機,誰能占據整個夢境,誰就能借助前人的積累,成為史上超越諸賢者,仙王之王,尊上之尊的大夢仙尊!
  “我前世能夠崛起,成就一方霸業,除了血道機緣之外,就是借助了五域亂戰的契機。各大超級勢力對局勢的掌控力大為降低,又專注于夢境的探索,無暇顧及現實大局,才令我有自由發展的空間和時間。可惜,待我在現實中站穩腳跟,夢境這個全新的版圖,已經被各大勢力霸占瓜分。我雖然可以借助夢道凡蠱,進入夢境探索。但屬于起步階段,大大落后于他人。除非取得夢道仙蠱,才有后來追上的可能。”
  正因為這一點,方源才去伙同宋鐘等魔道蠱仙,一道攻伐狐仙福地,殺了鳳金煌。但可惜的是,卻沒有得到她的夢翼仙蠱。
  沒有仙蠱,只有一些夢道的凡蠱,導致方源后來探索夢境,一直遭受到各大勢力的驅趕打壓,根本無法擁有什么重大的收獲。
  方源前世繼承了血道傳承,一直遭受通緝和追殺。后來建立了血翼魔教之后,也為魔教殫精極慮,大大牽扯了精力和時間。一來二去,也就耽誤了探索夢境的黃金時段。
  他重生之后,也在反省自己。這個決策性的失誤,一大半是外力逼迫,另一小半則是他的決策失誤。
  所以今生,他牢記這個教訓,就算在血道上有底蘊,也沒有在拿到那個血道關鍵傳承前,冒然修行血道。
  血道蠱師人人喊打,不僅是正道通緝,就連魔道也是深為忌憚。唯有在五域亂戰時期,秩序崩壞,血道才能冒頭,別人無暇顧及,才有可能興旺發達。
  “原來夢境早在四百多年前,就已經外顯了。各大超級勢力早有接觸,因此到了三百多年后,夢境四處外顯,這些勢力就立即進駐夢境,霸占擴張。他們早有準備,我前世輸給他們也不算冤枉。”
  方源前世這個時期,還是凡人,在蠱師底層摸爬滾打,被來自地球的記憶和經歷束縛。直到后來很久之后,才算打破了思想的枷鎖。
  有時候,穿越者的優勢,也是劣勢。
  這也導致了他的記憶情報,和真正發生的事實有所偏差。
  譬如繁星洞天就是這樣。
  星宿仙尊就是七星子仙僵。方源前世所知,這位星宿仙僵是在繁星洞天碎塊世界中撈取好處最多的幸運兒,但其實他就是繁星洞天的主人。
  他之所以自稱為星宿仙僵,恐怕是由于星宿仙尊的一處夢境,外顯在他的福地里面。使得七星子因而獲得了星宿仙尊的某些積累。
  “七星子的事情,是原本的事實。但鳳金煌若真的領悟出夢翼仙蠱的真正用途,卻是比前世大為提前了。難道這是我奪取了狐仙福地,所帶來的影響嗎?”方源沉思著。
  “鳳金煌領悟出夢翼仙蠱的真正用途,勢必驚動靈緣齋,靈緣齋的動向必然又影響其他九大古派。從九大古派再輻射至整個中洲。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如此一來,世人探索夢境的進度,或許因為我而大大提前了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頓時有一種緊迫之感。
  夢境是一個全新的版圖,兇險復雜,資源只有一種,卻是無以倫比的豐厚。前世的錯誤,方源不會犯第二次。
  “然而現在這種情況,夢境并未大規模外顯。外顯的夢境,可以用夢道凡蠱配合探索。沒有外顯的夢境,只有用仙級夢道仙蠱才有可能。”
  對于仙級夢道仙蠱,方源可以如數家珍。
  但就目前而言,鳳九歌、白晴仙子健在,夢翼仙蠱在鳳金煌這個凡人手中,卻是沒有人敢來打主意。
  入夢游在北原蠱仙毒娘子的手中,她沉睡在紫毒福地中,乃是運用入夢游探索夢境的第一蠱仙,后世以獨自散仙的身份,躋身成為夢境第三霸主。毒娘子是七轉蠱仙,本來的戰力比黑城還要強大,福地中的防守更是固若金湯。根本不好去打主意。
  至于其他夢道仙蠱,不是沒有被創造出來,就是還未出世,蹤跡不顯。
  方源思索片刻,調動真元,抹去報信青鳥蠱中的內容,用念頭重新填寫。
  他答應了鳳金煌的邀斗,在煉道大會上決一勝負。
  “鳳金煌有夢翼仙蠱,有信心,我的煉道境界也已經從原本的大師級,晉升到了準宗師級,怎么會怕這個后期之輩?”
  方源心中冷哼。
  為瑯琊地靈推算仙蠱方,是一次契機,讓他的煉道境界在最近成功突破。
  “煉道大會,事關不敗傳承,如此盛事,就是鳳金煌不邀斗,我也要主動前往去分一杯羹的。不過參加煉道大會,煉蠱的材料卻需要自備。我要有所收獲,從現在開始就要籌措材料了。”
  方源前世就有參加過煉道大會的經驗。
  要想奪得名次,準備的材料就要又多且好,價值得有五百塊仙元石以上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就算是有再優秀的蠱方,沒有材料也難以為繼。
  “除此之外,秦百勝聯合黎山仙子舉辦的拍賣大會,我也要參加。”根據最新消息,這場拍賣大會,將會有交換仙蠱這個環節。
  仙蠱是買不到的,通常而言,只有交換一途。
  蠱仙得到仙蠱,不一定符合自己的流派。這個時候,往往和其他蠱仙進行交換,換取符合自己流派的仙蠱,才能施展出拔群的效果。
  就像方源擁有浪跡天涯仙蠱,這是水道仙蠱,方源使用的效果,比水道蠱仙使用要差上許多。
  這是因為浪跡天涯仙蠱是水道法則,而方源為力道蠱仙,身上是力道道痕,力道水道相互干擾,反而降低了仙蠱的正常威能。
  方源前世五域亂戰時期,因為戰斗頻繁,導致此類的換蠱大會也舉辦得很多。但現在距離五域亂戰還早著呢。
  這場盛況空前的北原拍賣大會,可能是近兩百多年來,唯一的一次大規模換仙蠱的機會。方源自然要把握住。
  除此之外,他對運道傳承也十分感興趣。
  “拍賣大會、煉道大會,都需要大量的仙元石。我手頭上的仙元石,只有近兩百塊,卻是難以參與任何一場盛事。看來只有借助瑯琊地靈售賣蠱仙福地的想法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