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88 加入僵盟

秦百勝的確是個人物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他的戰力,媲美仙猴王石磊,但卻沒有絲毫的囂張氣焰。不僅如此,和方源交談時,他談笑風生,極具親和力,不時豪邁大笑幾聲,更讓人覺得他的胸懷坦蕩。
  方源此刻亮相,當然是用了凡道殺招見面不相識,偽裝了自己。
  必須要偽裝。
  馬鴻運、趙憐云就在秦百勝的手中,若是他們已經招供,或被搜魂,秦百勝必定知道方源八臂天尸的形態。
  不管是黑樓蘭、太白云生,還是方源的八臂天尸,都是不好明目張膽地在北原公開出現的。
  因為他們三個,都是涉及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關鍵生還人物。
  現在正值敏感時期。
  自從北原第一智道蠱仙東方長凡,在臨死之前,推算出罪魁禍首并非北原本土之人,而是外人。北原上下就隱隱有一股同仇敵愾之心。
  不知道多少勢力,多少強人都想要報復回去。尤其是北原的十幾個超級大勢力,利益最被傷及。恨不得將罪魁禍首千刀萬剮,剝皮削骨,折磨千萬年方才解恨!
  一旦方源等人現身,哪怕犯罪事實沒有暴露,北原的蠱仙們也會風起云涌,紛紛出手,想要沖方源等人的口中,獲知更多的內幕消息。
  因此方源此刻出場,冒用的假名沙黃,同時八只怪臂也化為一對尋常僵尸臂膀,原本高達兩丈的恐怖身軀,此刻也變得和常人一般,甚至還要矮小一些。嘴中的獠牙也盡數收斂,一點都沒有猙獰之氣,反而給人一種灰溜溜的,孱弱的感覺。
  當然這些偽裝,方源事先已經在信中和黎山仙子打過招呼。當初建立雪山盟約時,就考慮到這種情況,所以屬于方源和黎山仙子聯合欺瞞外人,一點都違背雪山盟約。
  但就算方源這般不起眼,成為仙僵,修為停滯,前途一片晦暗,秦百勝也毫無一絲看不起的態度,完全和方源平等對話,甚至隨著交談,語氣還越加親熱。
  秦百勝的這種態度,叫方源也暗贊不已:“此人的確是個人物,難怪能顛覆局面,將遭受北原蠱仙圍攻的艱險局面,硬生生轉變成對他如此有利的大好局面。”
  秦百勝也在想:“這頭六轉小仙僵,貌不驚人,但我旁敲側擊這么久,他居然口風絲毫不漏。我至今仍舊不知道他的來歷跟腳,他面對我秦百勝,也仍舊談笑如常,不簡單,不簡單。”
  黎山仙子則站在一旁,一直瞇著眼睛微笑著,看方源和秦百勝攀談。
  黎山仙子見他們倆談話氣氛越加火熱,終于忍不住輕笑道:“二位如此相見恨晚的樣子,居然把我撇在一旁,真好像是走散多少年的親兄弟一般呢。”
  “慚愧、慚愧。”方源連忙道。
  秦百勝聽了卻是眼前一亮:“仙子說的好,說的妙!我和沙兄弟一見如故,真的是越來越投緣,不如我們就結拜為兄弟吧。正巧有仙子你的山盟蠱在此,今后哥哥但有一碗肉吃,絕不叫弟弟你只喝湯!”
  黎山仙子吃了一驚,沒想到秦百勝要來真的。
  吃驚之后,她更是有些心慌:“莫非秦百勝比我高明,已經看出方源的偽裝不成?”
  方源啊了一聲,當即擺出一副“臉皮稍薄,較為年輕,終究招架不住”的樣子:“不敢高攀,不敢高攀。”
  “哎,賢弟說哪里的話,什么高攀不高攀的。這份緣分吶!莫非……賢弟表面如此,其實心底看不起我這個孤家寡人?”秦百勝眼眸綻放雄光,緊緊盯著方源,臉上神情似笑非笑。
  “不妙。我這見面不相識,終究只是凡道殺招,秦百勝似有察覺出一些端倪。終究是我展現的實力太過厲害,居然有蠱仙奴隸,販賣蠱仙福地。秦百勝雖是散修,卻擅長合縱連橫,又值拍賣大會,所以也想借助我,來攀上我背后的強大勢力。”
  “當然也不排除,他懷疑我就是推倒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罪犯的可能。不管是哪種可能,由此可見此人強勢難纏的一面。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迅速劃過這些念頭,表面則苦笑道:“說實話吧,我和秦兄一見如故,可惜我只是個小人物,身不由己,遠不如秦兄、黎山仙子二位逍遙隨性。結拜兄弟,不是不愿,而是不能。”
  當然不能結拜,一結拜,在山盟蠱面前發誓,就是授人以柄。
  最簡單的,秦百勝直接提出兄弟倆之間不能說假話。
  方源怎么辦?怎么拒絕?
  “竟是這樣。賢弟你有難言之隱,哥哥當然理解。不僅理解,甚至還可以幫助賢弟。”秦百勝拍著胸脯道,言語間,仍舊是不放過打探方源跟腳的用心。
  方源抱拳謝了他,轉過頭來,對黎山仙子道:“仙子,這次我出來,還有一個使命,就是要借仙子的山盟蠱一用。”
  “這樣……”黎山仙子看了秦百勝一眼,遲疑了一下,猶豫地道,“沙黃你有所不知,我們此次正要前往鳳仙太子那邊,邀請他參加此次拍賣大會。我們時間很緊,不曉得鳳仙太子會不會生氣。因為我們是最后一個拜訪他的。”
  秦百勝卻道:“鳳仙太子貴為正道楷模,怎么會如此小肚雞腸?反正我們飛往那邊還有一段時間,借給沙黃賢弟,也無不可。”
  “無妨,我這邊也不急著用。”方源抱拳道,“既如此,仙子和秦兄這就趕緊去吧,咱們就此拜別。”
  “沙黃老弟不妨一起同去?能拜見到鳳仙太子,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。”秦百勝邀請道。
  方源哪里敢去八轉蠱仙當面?尤其是這鳳仙太子手中,早有偵察仙蠱,至少是七轉。
  見面不相識盡管出自盜天魔尊,但終究只是凡道殺招,在偵察仙蠱面前,是不夠看的。
  方源婉拒了秦百勝的邀請,看著他們倆飛走,身影消失在天際,目光這才冷然。
  他這次算是領教了秦百勝的難纏。
  和蠻橫的石磊相比,此人心思玲瓏,內里不知轉過多少心思,表面上去是豪邁大氣,極具真情,仿佛發自本心。
  這份表演功力,已經和方源不相上下。
  若非方源是重生的老怪,還可能看不出秦百勝的真面目。
  “此人身為散修,卻能做到合縱連橫,影響北原整個的蠱仙界,手段堪稱翻云覆雨,也算是真有本事。可惜前世運氣不好,正值血獠出世,路上偶遇,發生大戰,結果栽在了那個變態手中。”方源回憶了一會兒,轉過身子,向另一個方向飛去。
  剛飛了不久,就遇到一群青駝鳥。
  這種鳥背部隆起,宛若駝背,渾身羽毛泛青,體型如成人般龐大壯碩。常常結群而行,是空中的霸主。
  這群情駝鳥規模不小,是支萬獸群。
  方源不管不顧,徑直地往前飛。
  青鴕鳥群發現了方源這個“獵物”,很是興奮,先是尖聲高叫,快速逼近,但距離近了之后,感受到方源身上的仙僵氣息,立即驚惶潰散。
  萬物生靈都有趨吉避兇的生存本能,哪怕是野獸飛禽,也有眼力勁兒,不會傻乎乎地找死。
  換做方源今生第一次踏入北原時,遠遠看到青鴕鳥群,必定就開始挖坑,將自己趕忙埋進去躲避。
  現在他連沒有動手,就直接驅散了這群青鴕鳥。
  “盡管我成了仙僵,比較起前世的摸爬滾打,我的修為還是大大超越了同期。前世這個時候,青茅山已經被白凝冰自爆而毀,尋常的家族因為血脈而團結,極為排外。我還沒有成為獨來獨往的魔道蠱師,而是加入商隊中,常常戰斗在最前線,如此混口飯吃。”
  前世方源輾轉南疆、西漠、東海,同期三百多年后,方源才在中洲成為五轉蠱師。
  現在才過了數十年而已,方源已經超凡升仙,盡管是仙僵,戰力也達到了六轉中的上等。
  一來,是重生的優勢本就極為巨大。二來,方源本身歷經兇險,風險越大,收益也愈大。
  “但是隨著時間流逝,我重生帶來的影響,將越來越大。眼前的拍賣大會,就不是前世出現過的。但愿我這次加入北原僵盟,出現的意外能少一點兒,行動順利一點。”
  有了見面不相識,方源決定嘗試一下加入僵盟。
  計劃永遠比不上變化。
  他原本計劃,是先奪取暗渡仙蠱的。但先是雪松子和黑城坑瀣一氣,打草驚蛇,而后姜鈺仙子一直行蹤神秘,就算是黎山仙子也查探不出。
  還有一個計劃,是最好斬殺了馬鴻運、趙憐云。但現在他們被秦百勝俘虜,被幾乎所有的北原蠱仙盯著,方源怎么動得了殺手?
  這兩個計劃實施成功之后,第三個計劃,才是加入僵盟。但現在局勢演變如此,方源掌控部族,也只得冒險加入僵盟,哪怕冒著風險。
  一邊飛行,方源又一邊將加入僵盟的計劃,重新思考了一遍。
  飛行的路途中,遭遇了多支鳥群。均被方源的仙僵氣息驅散,唯有一次,遇到了一只荒獸飛蛇。方源不愿拖累行程,主動避讓開來。
  北原雖然面積廣大,有八萬多億畝,是地球總面積的十倍還多。但方源出現的位置,距離其目的地本來就不遠。飛了大半天之后,便見到地平線上冒出一座山。
  正是枯木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