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89 地老木仙僵古業

枯木山,與其說是山,更準確地說,是一株高聳入云的巨大枯木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木名地老。
  地老木生命極其悠久,這一株地老木已經有一百多萬年的歷史。從狂蠻魔尊時代,到紅蓮魔尊,再到元蓮仙尊、盜天魔尊、巨陽仙尊,再到幽魂魔尊、樂土仙尊。直至樂土仙尊隕落,它還仍舊活著。
  它枝繁葉茂的時候,濃綠的樹葉遮天蔽地,盛產無數新鮮的果實。粗壯的分支上,可以開辟出獨特的樹田。
  在它錦繡輝煌的年歲里,通常都是被北原最為強大的蠱仙,或者是最為強盛的勢力占據著。
  但是伴隨著光陰長河的不斷沖刷,那蒼青的綠意漸漸凋零,堅厚的樹壁慢慢斑駁。輝煌逸散,風流沉寂。
  曾經引得無數大能相互爭奪,頭破血流,乃至隕落的地老木,終究迎來了寂寞的晚年。干枯光溜的樹干,似乎只能在籠罩一方的樹影上,才能回味出過往的繁華盛景。
  如今的地老木,主干早已經枯萎至死,只有一小部分分支,還殘留著生命的氣息。
  從眾人爭奪的奇珍異寶,成了一個近乎瞻仰的古跡,它像是一個佝僂著的巨人,彎著腰,老老實實地坐在地上,等待著壽命的最終時限。
  方源來到這里,當然不是為了瞻仰地老枯木,而是為了居住在地老木上的仙僵而來。
  這位仙僵,生前是木道蠱仙,姓古名業。方源要加入北原僵盟,首先得要靠一位仙僵引見。
  方源早已經從黎山仙子那邊,打探了北原僵盟的大概情報。之所以選擇古業,不是因為他有什么特殊,純粹是他的位置最靠近這里罷了。
  漸漸接近地老木,方源故意放慢速度,卻不見古業出現。
  他不由地微微皺起眉頭,這古業的警惕性未免有些差。
  終是來到地老木下,方源大聲呼喊:“地老城主可在?在下沙黃拜訪。”
  聲音回蕩在地老木上下,震得枯黃的葉子紛紛飄落。從地老木的深處,射出一道人影:“怎么又有人來?!真當我古業是好欺負的不成?”
  語氣中充滿了一股憤懣和無奈。
  古業出現在方源的眼前。
  他渾身枯黃,又高又瘦,好似地老木頭,裸露的皮膚繪有木頭紋理,卻是朽木仙僵之軀。
  看到方源,古業楞了一下,臉上的怒氣消散一空,語氣遲疑道:“閣下是?”
  “在下沙黃,最近無奈轉為仙僵。想要加入北原僵盟,不知道地老城主可否為我引薦呢?”方源施施然一禮,開門見山,直接說出來意。
  “啊,原來你是要加入僵盟的新人。幸會,幸會。”古業換了臉色,連忙笑著回禮,“我還以為……算了,不說了。同是天涯淪落人,請進,請進。”
  方源緩緩飛升而起,在古業的帶領下,穿過無數粗大的枯枝爛葉,來到地老木的枝干深處。
  這里有一座城池。
  完全是在地老木的枝干上,雕綴而成的木頭城鎮,別具風貌。
  無數木頭房屋層層疊疊,高高矮矮,不僅有廣場,還有哨塔、城墻,各種大大小小的街道,宛若經脈,順著枝干延伸。
  還有各種藤梯,垂直或斜垂,從一根枝干延伸到另一根枝干上。
  可惜的是,這座木頭城池已經半毀,大量的房屋枯朽倒塌。黃褐色的藤梯也不再青翠蔥蘢,不堪負重。寒風一吹,時常便有藤梯斷裂墜毀,落在樹干上,發出砰砰的悶響。
  “這就是地老城。雖是如此,但仍舊流有風韻。遙想當年,這里風華物茂,多少風流人物聚集于此,甚至一度成為北原的中心。”方源目光逡巡,隨口感嘆道。
  “城池已死,沒多大意思。沙兄稱呼我為地老城主,呵呵,早已經名不副實了。”身旁古業苦笑一聲,“說實話,若不是這里還產一種枯萎精髓的木道資源,誰還會關注這里?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隨意附和道:“這倒也是。”
  古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:“唉,早知道這里如此枯燥,我就不從僵盟那里領了這個據守任務了。不過好在此任務時限將至,我也能脫離苦海了。兄弟,你看我凄慘的樣子,可要吸取教訓。將來不久后進了僵盟,可千萬別選擇據守地老木的任務了。”
  方源早已經察覺古業有傷在身,此刻見他這么說,也就把目光大大方方地停留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古業的臉上,一邊高高腫起,像是在臉頰上要長出一個粉紅色的桃子,另一邊則凹下去,布滿細密如網的裂痕。因此看上去,整個頭臉就有些奇形怪狀,仿佛歪瓜裂棗。
  不僅如此,他的胸膛上,還有一道長長的傷痕。
  傷痕雖然淺薄,但卻傷口寬大,泛著紫黑色的裊裊毒氣。
  “古兄不提,我也想問。古兄你這一身的傷勢,從哪里來的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“唉,兄弟啊。看你剛剛轉為仙僵,不知道仙僵的苦啊……”古業唉聲嘆氣,正打算大倒苦水之時,忽然外面一聲雷響,整個地老木劇烈顫抖,枯葉紛飛,甚至腐朽的枝干都如梁塌柱倒似的,接連砸了下來。
  古業面色一變。
  隨即,方源就聽到有人在外邊叫喊:“姓古的,快出來,本神君來這里和你做一場買賣!”
  古業臉色變得更加難看,雙眼噴火,咬牙切齒:“又是天都神君!”
  轟!
  又一聲雷響。
  地老木再次狠狠顫抖,枝葉凋落,宛若暴雨傾盆。大量的精美木屋崩塌,掀起陣陣煙塵。
  外面又有蠱仙大喊:“古業是吧,你快出來,我乃虱侯,你出來一見,有事與你相商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又一聲巨響,炸得地老木發出令人擔憂的呻吟之聲。
  看這架勢,大有古業不出現,對方就不罷休的趨勢。
  古業臉色難看至極,雙拳攥緊,深呼吸幾口氣,對方源勉強笑道:“沙兄弟,你先稍坐,我去去就回。”
  “不妨事,還是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古業臉上涌現出一抹感動之色,他拱手一禮,誠摯地感謝道:“那就多謝兄臺了。”
  兩人走出地老木,便見到高空中懸停著兩位六轉蠱仙。
  一位身材魁梧,皮膚古銅作色,身上電光纏繞,號為天都神君。
  另一位則披頭亂發,五大三粗,手中拿捏著一個骷髏頭的壯漢,乃是虱侯。
  見到方源,天都神君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:“沒想到古業你還請來了幫手。不過可惜啊,仍舊是一位仙僵。”
  言語間,毫不掩飾對仙僵的蔑視。
  “你!”古業大怒,正要說話。
  天都神君卻一擺手,不耐煩地道:“我不和你說廢話,本神君知道你手中還有枯萎精髓。我這朋友手頭上有仙元石一塊,買你三百斤枯萎精髓罷。”
  “一塊仙元石想買三百斤枯萎精髓,你怎么不干脆來搶?!”古業氣得跳腳,怒斥道。
  “搶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念在閣下是神君的好友,本侯得給神君一個面子啊。”一旁虱侯呵呵冷笑,態度極為囂張,仿佛吃定了古業。
  “你們兩個無恥,簡直就是強盜!”古業怒目圓瞪,肺都快被氣炸了。
  但他始終沒有動手。
  他憤怒,也萬分的無奈。
  對方是兩位六轉蠱仙,而他只是六轉仙僵,福地已死,身上的仙元石只有十幾塊。雖有一拼之力,但拼過之后呢?
  不說自己是不是能打得過對方,就算打過了,青提仙元劇減,沒有辦法靠福地補充,只能用仙元石替代。
  打這么一場仗,自己就徹底破產了。
  古業顧慮重重,不由地看向身旁的方源。
  其實,天都神君、虱侯也在關注著方源。天都神界之前敲詐古業多次,知道古業的根底,不知道方源的來歷。
  而且看起來,方源好像就是被古業請來的幫手。
  方源怎么會無緣無故,為古業出頭?
  他目光閃爍,臉現猶豫之色,聲音微弱地對古業詢問道:“古兄,這是怎么回事?對方是什么來頭,如此強買,難道僵盟不管么?”
  見方源言辭閃爍,古業頓時失去了所有的希望,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:“僵盟也可以管,但我付不起這個價啊。以前首領在的時候,還好一些,現在……唉!不說了,老弟你加入僵盟之后,就會慢慢知道了。”
  “這樣啊……”方源的臉上,恰到好處地顯示出吃驚、失望,又帶著對前途擔憂的神色。
  聽兩人這番對話,天都神君和虱侯對視一眼,均看出彼此眼底的喜色。
  “原來,這頭新冒出來的仙僵,是想加入僵盟。”
  “看來這次敲詐又成了!”
  兩人相互傳音。
  果然如他們所料,古業萬般無奈地接受了他們的開價。最終一塊仙元石,買來三百斤的枯萎精髓。
  “哈哈哈,咱們交易愉快!”
  “古業,你下次請個幫手,最起碼要請個活人來啊。”
  兩人大笑離去。
  “唉,這個破地方,我真的一刻都不想待了。”古業面現哀色,垂頭喪氣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修改了一個bug,將“紅塵魔尊”改成“紅蓮魔尊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