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90 陰流巨城

方源望著天都神君和虱侯快要在天邊消失的身影,最終收回眼神,頗有些閃爍似的看向身邊的仙僵古業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語氣斟酌地,又且猶豫地道:“古兄……不知道這樣的,呃,發生了幾次?”
  古業臉上的悲哀之色,微微收斂,他拍了拍方源的肩膀,反而寬慰他道:“也沒有太多次。只是最近秦百勝的拍賣大會即將舉辦,一些無恥之徒為了夠資格在這等盛事上摻和一腳,就想方設法地攫取資本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出頭,古業卻也沒有怪他。本來就不抱什么希望,心中的失落和悲傷,也就和方源無關。
  這樣一來,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,古業心中卻更加認定——方源和自己的處境相當,甚至還稍微不如,是一個無奈轉為仙僵的落魄蠱仙。
  “可是這樣的吃相,未免太難看了。”方源佯裝不忿地道。
  這神情落在古業的眼中,卻是真實情緒的體現。
  “至少還有一塊遮羞布。”古業不疑有他,用嘲諷的目光,看向手中的一塊仙元石。
  這塊仙元石正是剛剛,虱侯和天都神君為了三百斤枯萎精髓,而付出的“代價”。
  他晃了晃手中的仙元石:“你看,天都神君、虱侯二人雖強,但顧忌到我們背后的僵盟,也得給一塊這樣的臉面。”
  “難道,難道僵盟的臉面,就只值一塊仙元石嗎?”方源語氣很艱難,很蒼白,透著一股虛弱和探究。
  古業便笑起來。
  他的笑容很苦澀,摻雜了許多的無奈、辛酸、悲涼。
  他看向方源,就仿佛看到曾經剛剛加入僵盟的自己。
  他又拍拍方源的肩膀:“沙老弟啊,你如今也走到了這一步,也知道仙僵的苦處弊端。咱們仙僵福地已死,不能經營,不能自產仙元。說個難聽的話,叫做半死不活,茍延殘喘。因此比那些完全活著的蠱仙們,要更加依賴外物資源。”
  “你也許很早就聽說了,是,僵盟中的確有像你我這般的許多仙僵。但是你要想靠這些人為你撐腰,為你撐臉面,你也得要付出啊。”古業的話意味深長。
  “付出?”方源裝作不明所以的樣子。
  “當然。要請一位六轉仙僵出手,需要兩塊仙元石,這還是起步價,具體多少要視戰斗的激烈程度。要請一位七轉仙僵出手,需要二十塊仙元石。同樣的,這個價格也是起步價。如果你有充足的仙元石,你可以請整個僵盟為你撐腰。但如果你沒有錢,或者不想付出代價,那么你的臉面就只是這個。”
  古業說著,將手中的那塊仙元石稍微提起來,特意晃了晃。
  仙僵福地已死,更難以經營創收,更依賴外物,如此情形,便使得仙僵們更要刻意算計,常常是多忍讓少戰斗。唯有如此,才能勉強維持生計。
  就像方源之前那樣,不能自產青提仙元,只能用仙元石替代。壓力太大了,和黑城激斗的那次,差點叫經濟崩潰,再度陷入困境。
  幸虧方源有一座狐仙福地,讓仙竅死地不再那么重要。
  更幸運的是,得到了智慧蠱的幫助。蹭用智慧之光,好處極巨。
  先是和瑯琊地靈的仙蠱方交易,將方源脫出泥潭。而后借助智慧光暈,創造出氣囊蠱,買賣膽識蠱,更使得仙鶴門妥協,大大改善了整個生存環境。
  “我若沒有這些東西,恐怕也要和古業一樣,處境悲涼不堪。”方源心中感慨,表面則作恍然狀,后撤一步,躬身抱拳道:“古兄,在下受教了。”
  古業搖搖頭:“這些道理,不用我說,過段時間你自會了解的。不用謝,不用謝。來吧,我帶你先去僵盟。”
  方源隨著古業,來到地老木的枝干深處,再度見到那座精致華美的木城。
  古業領前而飛,來到木城中央的大廣場。
  廣場破敗不堪,從碎裂的地磚,周圍敗壞的花壇,已經干涸的噴泉處,或可窺探一絲往日的繁華。
  古業、方源二人在廣場中央站定。
  “起。”古業調動真元,頓時廣場地面驟亮。
  原本厚實的地面,變得半透明,宛若一塊巨大的碧玉。
  碧玉中光華流轉著,無數只蠱蟲的身影,在里面紛飛起舞。
  與此同時,從古業的身上,又飛出一大蓬的凡蠱,以五轉宇道蠱,四轉木道蠱居多。這些蠱蟲飛在方源的頭頂上空,在半空中宛若颶風一樣迅速飛旋,在昏暗的環境里,漸漸劃出一道道的流光溢彩。
  古業催動不止,這些流光迅速增多,很快方源的頭頂上空,便是一片汪汪碧藍。
  成千上萬的凡蠱,以某種奇妙的規律,將所有的威能巧妙的組合在一起,疊加在一起,并且相互增幅,最終定型成一種威能。
  “這是咱們僵盟自己研發的頂級凡道殺招,名為綠晶華英道。跨越十多萬里,直接連通地老木和僵盟駐地。你要知道咱們仙僵終究是蠱仙,身上布滿道痕,尋常的手段根本無法傳送我們。”古業適時地解釋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仙僵雖然戰力低下,導致地位也低下,思維也僵化,但到底底蘊還大多殘留著。
  尤其是仙僵們處境相同,比尋常蠱仙更能拋開成見,相互合作。因此研發出頂級凡道殺招,并不奇怪。
  古業又道:“我可是照看了僵盟中的那株萬毒棗樹,長達兩年。這才有了足夠的僵盟貢獻,換取了這個綠晶華英道。哦,對了,你還不太清楚。沙老弟,你將來若要選擇外駐任務,僵盟規定首要條件,就是掌握綠晶華英道殺招。只有這樣,你才能隨時溝通僵盟。”
  他們沒有定仙游,更沒有星門,推杯換盞蠱也沒有。
  尋常蠱仙用來溝通的通天蠱、洞地蠱,他們的死竅也用不了。
  因為通天蠱、洞地蠱只是凡蠱,之所以能夠令福地、洞天相互連通,真正的原因是兩方小世界默默付出的天地偉力。而仙僵的福地洞天,已經死亡,根本無法付出天地偉力。
  架設通天蠱、洞地蠱,需要雙方蠱仙的同意。只有這樣,仙竅才會奉獻天地之力。若是偷偷架設,沒有天地偉力,根本連不通。
  若將通天蠱或者洞地蠱,架設在五域中,也會無法使用。
  “啊,原來綠晶華英道殺招這么重要啊。”聽到古業再度解釋,方源臉上恰當地浮現出幾許羨慕之色。
  古業捕捉到方源的臉色,心中頓爽,剛剛因為強買的悲憤之情,也隨之緩和了許多。
  幸福,通常都是比較而來的。
  一時間,古業看待方源,更覺得順眼了。
  一道粗大的碧光,從茂密枯黃的地老樹枝叢中,沖天而起。
  片刻后,十多萬里外的陰流城中,位于東南角的廣場上,陡然一道深綠光柱轟然落下。
  流光席卷廣場,映照得周圍一片綠色。大風卷席,廣場上的鐵吊籠路燈,不斷吱呀搖晃。
  流光迅速消散一空,原本空無一人的廣場上,出現了古業和方源。
  “走吧,不要在這里多逗留。”古業定了定神,當即邁開腳步,方源緊隨其后。
  這座名喚陰流的巨城,通體玄黑,宛若一座洪荒巨獸,靜靜地盤踞在大地上。
  時值落日西下,還有光線。
  但陰流巨城卻是從每一塊磚,每一塊瓦上,外散著濃濃陰暗,將周圍方圓千里之地,渲染成一片黑暗。
  尤其是越到中央,越接近陰流巨城,這黑暗便越是濃郁。
  方源和古業邁步其中,沿途不見一位人影。長街大道兩旁,每隔數百步,便豎有路燈。但這些路燈,均是散發著昏黃虛弱的火光,只能映照出數十步距離。路燈與路燈中間,隔著一段長長的黑暗,更顯得巨城幽暗空曠。
  偌大的陰流城,仿佛是一座空城。
  但隱隱的,仍舊會有一些嘈雜聲響,從巨城的下方傳出。
  “這里就是咱們僵盟在北原的大本營,猶如山般巨大。分有七層,底下五層是凡人蠱師居所,十分熱鬧。再上一層,則居住著和仙僵們多少有些關系的人物。最高一層,有議事堂,常年駐扎著三位七轉仙僵。”古業適時地解釋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并不意外。
  僵盟并非只有仙級成員的組織,而是涵蓋了凡人蠱師。
  只是這些蠱師,大多走的暗道,養尸、驅尸,甚至變化成僵尸。
  二人行走了片刻,未見到任何一人,來到一座大殿的門前。
  大殿兩旁,佇立著兩座高大的石像,比方源的八臂仙僵軀體還要高壯。
  方源仔細看去,雙眼微微瞇起,卻是發現著兩座石像大不簡單。
  “你也發現古怪了?這是陰六公的仙道殺招石皮棺槨,里面包裹的可不是一般僵尸,而是仙僵。”古業說到這里,語氣不由自主地低沉下去,“陰六公是咱們僵盟里的強者之一,首領離開北原時,任命了三個副城主,他就是其中之一,可以驅使仙僵為他作戰。”
  “陰六公……”方源默默將這個名字記在心頭。
  這個名字,他前世記憶中并沒有。但只憑陰六公能夠驅使仙僵作戰的手段,就很值得重視。
  “前世我崛起時,已經是三四百年后的事情了。這期間,并非沒有豪雄,只是因為各種原因,被光陰長河沖刷了去。”方源謹慎,一點沒有大意。
  “你來推門。”古業忽然側身相讓,“只要你能推開這道大門,你就有加入僵盟的資格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地伸出雙臂,搭在門扉上,輕輕一用力,就推開了一道門縫。
  立時,二十多道或犀利,或陰沉,或呆滯的目光順著門縫,朝著方源電射而來。
  方源故意面色微變,隨后深吸一口氣,猛推一把,將大門徹底推開。
  古業哈哈一笑,拍拍方源的肩膀:“能推得開這道大門,就證明你是咱們北原的人。來吧,你來的時間很巧,今天正是咱們僵盟議事的日子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