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91 九天碎片

中洲。
  白鷺長飛,天高氣爽,正是好天氣。
  三位來自戰仙宗的七轉蠱仙,卻是齊齊聚集于這處高空。
  “按照猴王的求援信,應該就是此處地方了。”千竹仙環顧四周,開口道。
  他一身青袍,身材欣長,雙目深如古潭,波瀾不驚。
  “此處看來毫無蹊蹺,顯然信中所言的那道洞天裂縫,已經彌合了。不過真正要確定此處,還得看神母的手段。”身著白袍的命河谷主說著,看向身側一人。
  他身側站著的,是一位女蠱仙。
  容貌端莊美麗,身著金袍,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威嚴。乃是宇道蠱仙,號稱絕空神母。在這三仙中資格最老,已經有九百多年的高齡。
  絕空神母閉上雙眼,靜靜地施展某種神秘的手段,渾身氣息平靜依舊,一點外顯的波動都沒有。
  不一會兒,她睜開雙眼,吐出一口濁氣:“的確是這里,繁星洞天就落在此處。”
  其余二仙聞言,精神均是一振。
  “當年的七星子,聲名并不顯赫,居然不聲不響修行到如此境地。甚至還令仙竅洞天吞并了藍天的碎片。正是因為如此,才使得繁星洞天仍舊存活至今。了不起啊。”千竹仙語氣感慨道。
  自太古時起,蠱師世界的天空共有九天。
  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,合成太古九天。
  但九天中的七天,相繼被人祖子女破壞,到如今只剩下黑、白二天相互輪轉替換。
  七星子早年有機緣,暗中吞并了某塊藍天碎片,這才導致他的洞天仍舊存在,并未因為自身而成為死竅。
  太古九天,乃九個不同的世界。
  蠱仙仙竅也是世界,世界之間自然可以相互吞并。最著名的例子,就是寶黃天。
  當年寶黃天的主人——八轉蠱仙多寶真人,意外得獲得一塊黃天的碎片世界。于是,他將其融入自家的洞天之后,這才就形成了寶黃天。
  寶黃天成形之后,立即變得與眾不同,屹立至今。
  “洞天一旦吞并九天碎片,得到的好處真的很多。不僅會產生某些不可預知的神奇妙用,仙竅天地的偉力無窮無盡。而且災劫大大減弱,甚至消散全無。我如果能得到一塊這樣的碎片世界,說不定睡覺的時候都會笑醒。”命河谷主羨慕道。
  “得了吧,命河。你先將修為提升到八轉再說吧。只有八轉蠱仙的洞天,才有吞納九天碎塊世界的可能。”千竹仙笑道。
  命河谷主聞言,苦笑起來:“我也想升上八轉,但卻實在沒有信心渡過第二次浩劫。想想八轉蠱仙,每隔五十年就要渡一次浩劫,我就不寒而栗。至于比浩劫更恐怖的萬劫,我簡直難以想象!也許,也就只有石磊這樣的家伙,才不會害怕吧……”
  福地有福,天地卻要平衡,因此每隔一段時間,就要降下災劫。
  六轉蠱仙,每十年一地災,每百年一天劫。因此衡量蠱仙的修為,常常以天劫為標準。方源前世就是二次天劫強者。
  六轉蠱仙過了三次天劫之后,福地將擴張到另一種層次,就成為七轉蠱仙。
  七轉蠱仙,每十年一地災,每五十年一天劫,每百年一浩劫。千竹仙、命河谷主就是一次浩劫強者,絕空神母比他們倆更高一層,乃是二次浩劫修為。
  至于八轉蠱仙,地災已經沒有,但每隔十年就是一場天劫,五十年一次浩劫,百年一次萬劫。
  萬劫比天劫要恐怖許多倍,蠱仙修行中號稱“萬劫不復”,渡劫難度相當的高。
  如此一來,九天碎片就顯得更加珍貴無比了。
  皆因太古九天,本身就是蠱師大世界的一部分。災劫只會降臨福地洞天這些仙竅世界,卻從未在五域或者九天中出現過。
  洞天吞納了九天碎片之后,從某種程度上講,就是蠱師大世界的一部分。因此可以令災劫規模和威力都大大降低減弱,蠱仙死而洞天不死。比如繁星洞天,七星子已經成為仙僵了,但洞天卻仍舊健在。
  若是吞并的九天碎片大了,災劫甚至會消弭。比如寶黃天就是這樣,從未有過災劫的出現,成為蠱仙界最大的交易市場。
  “吞并九天碎片,的確好處很多。但你們可別忘了,此舉卻有一項弊端。哪怕只吞納一點九天碎片,沾染了大世界的氣息。一旦洞天落下,就再也不能收回體內了。”絕空神母提醒道。
  千竹仙點頭,附和道:“一句話,吞并了九天碎片,就意味著蠱仙將失去自由。終身只能蝸居在自己的仙竅世界中,再不能在外活動。這樣的損失可謂慘重。不過如果有一塊九天碎片擺在我的面前,我寧愿去選擇這塊碎片!”
  “是啊。”命河谷主大為贊同地道,“災劫太難渡過,有時候我甚至想成為仙僵算了。至少他們的死地也無災劫降臨。”
  “好了,辦正事要緊。我們故意磨蹭了這些時日,想來那只猴王也該受到教訓了。”絕空神母重新緩緩地閉上雙眼。
  命河谷主陷入沉默。
  千竹仙輕笑一聲:“嘿,等救下石磊,我倒要好好看看他能否再高傲得起來?”
  絕空神母這一次,再不能平靜氣息。她的金袍無風自動,仙蠱氣息蓬勃而出。
  “開。”陡然間,她睜開雙眼,目光奇銳無比,直接在眼前的虛空中打出一個洞口。
  洞口有常人大小,透過這個洞口,三位蠱仙可以直接看到繁星洞天中的景象。
  三仙沒有說話,千竹仙首當其沖,鉆了進去。隨后命河谷主,最后才是絕空神母。
  但是下一刻,三位蠱仙又再次出現在高空原處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千竹仙、命河谷主均顯現出詫異的神色。
  絕空神母臉色一肅,之前的輕松神色一掃而空,口中喃喃:“進非進,出非出,空間輪轉,交相替代……這就是吞并了藍天碎片之后,繁星洞天擁有的奇妙威能么?”
  “是了。石磊在求援信中,也提到了這一點。”命河谷主回憶道。
  “不過也不奇怪,能夠困住這只猴子的,又豈會簡單?”千竹仙道。
  絕空神母冷哼一聲:“頂多也是麻煩一點罷了。”
  與此同時,北原,僵盟分部的老巢,陰流巨城中。
  這里堆積中濃郁的陰暗,即便是晴空,也不能將光明照射在這里。
  方源推開大門,飽受二十多道目光的審視。
  他臉上故意閃現過一抹畏縮的神色,隨后滿臉肅穆,向前大踏步地走進議事堂。
  他行了一禮,大聲地道:“在下沙黃,見過諸位同道。”
  “同道……這個詞用的好。我們僵盟成員,本來就是處境相同,要同舟與共的。”議事堂的正中央主位上,坐著的一位仙僵,接口笑道。
  他是一位胖子,身高兩丈,和方源的八臂仙僵一般高度,但比之方源還要肥碩三倍。他的渾身皮膚如古銅,肚子如酒缸,大而渾圓。不止肚子,他的臉,胳膊,手指頭,甚至渾身上下都有一股圓潤之意。
  方源看到他,心底立即閃過一段信息:“肉銅僵體,陰六公……”
  方源來到僵盟,自然向黎山仙子,打探了一些相關的情報。
  身側的仙僵古業,卻真的以為方源是個新人,行禮問候道:“古業拜見陰六公、夜叉龍帥、黃泉翁三位大人。”
  方源也連忙道:“拜見陰六公、夜叉龍帥、黃泉翁三位大人。”
  說完,將飽含感激的目光,投向古業。
  古業對他笑了笑。
  陰六公端坐中央主位,左邊是夜叉龍帥,坐得筆挺,面目丑惡,獠牙慘白猙獰,右邊則是黃泉翁,老態龍鐘,駝背垂首。
  盡管死氣盎然,但七轉氣息仍舊掩蓋不了。
  這三位仙僵,都是貨真價實的七轉修為,常年駐守在陰流巨城當中。
  “沙黃……是你的本名嗎?”夜叉龍帥開口道,他聲音宛若金鐵交擊,一旦開口就仿佛有一股殺伐之氣撲面而來,讓人感覺到仿佛置身在慘烈的沙場中央。
  這和他早年的經歷有關。
  夜叉龍帥是一位散修,多次參加王庭之爭,靠著王庭福地中的某些機緣,方有了積累,成就了蠱仙。
  換句話說,他的戰斗經驗極其豐富,從未有人敢輕視他。
  他一開口,話語中就顯示出強勢的個性,讓人感覺咄咄逼人。
  “當然不是。”方源苦笑一聲,“沙黃是當我成為仙僵之后的第二天,新取的名字。它預示著一個開始,也意味著要我暫時忘記過去的輝煌。我曾經對天起誓,只有當我重新恢復肉身,擺脫仙僵身份之后,我才會啟用我曾經的名字。”
  這話一說,議事堂的眾仙,紛紛涌現出復雜的神色。
  有鄙夷,有冷笑,有不語,有哀嘆,更多的卻是理解。
  方源現在的表現,現在的心態,都是他們曾經經歷過的。只是這么多年過去了,當初的豪情壯志早已經不存,滿懷的希望也幾乎流空。他們仍舊是仙僵,仍舊沒有理想中的變化。
  “好了,既然沙黃已經開門,就是北原的蠱仙。咱們僵盟,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。他已經證明了自己。要知道當年,就連藥皇都沒有推開這扇門過。咳,咳咳咳……”黃泉翁開口,說完后連連咳嗽幾聲,更顯其疲憊衰老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