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2 仙僵議事

要說議事堂的大門,可是來歷非凡,乃是曾經創建北原僵盟的先賢所制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這位先賢的姓名已經無從考證,但所用的手段的確巧妙絕倫。
  大門上布滿了各種道痕,甚至有人猜測,是用過消耗類的仙蠱。
  只有北原的仙僵,才能得到這扇大門的認可,能夠輕易推動。若不是北原升仙之人,仙竅世界蘊藏著其他地域的天地之氣,手剛剛搭上,估計就要被反震出去。若只是北原蠱仙,卻非仙僵,這扇大門將比山脈還要沉重,死活也推不開一絲縫隙。
  方源雖然從南疆生長,到到了北原之后,已經適應了北原的環境,同時又在北原升仙,因此這扇大門構成不了他的阻礙。
  陰流巨城歷史上無數次的擴建,但這扇大門始終特意保留下來。
  北原僵盟的成員,對這扇大門信心十足。聽到黃泉翁這么一說,看向方源的目光也都紛紛緩和下來。
  陰六公緩緩點頭:“黃泉翁說的不錯,二位請入座罷,正好參與議事。另外,給古業記上一功,他引薦了新的成員,按照規定,算作三百的貢獻。”
  方源早知道引薦新人會有好處,不過聽到這個消息之后,他立即將目光轉向身旁的古業。
  古業被看得不好意思,仿佛占了便宜似的。
  他主動拉住方源的手臂:“來,沙老弟,坐我身邊吧。”
  眾人將這番情形看在眼中,心中對方源懵懂無知的印象又加深一層。
  議事堂中,眾仙僵環繞而坐,幾乎圍成一個圓圈。
  只有通往議事堂大門的那個方向,空缺下來,形成通道。其余地方,都是座位。
  這些座位,不只是一排,而是由低往高,分成了三排。
  底下一排,只能六轉仙僵入座,人數最多。
  中間一排,是七轉仙僵的位置,只有零星幾位。
  最高一排,空無一人,應當只有八轉仙僵才能入座。
  古業熱情地拖著方源,將他拽到自己的位置上。他的位置上,并非空閑,坐著一股意志,面目模樣酷似古業本人。
  古業手一招,將這股意志收入腦海,立即用手招呼方源坐下。
  “議事也不是每一次都要出席,若是脫不開身的話,我們就用一股意志代替本體參會。沙老弟有智道蠱蟲嗎?沒有的話,我送你一只。”古業低聲問道。
  “當然有了。”方源回答道。他表現出了對僵盟的無知,但并不想讓眾仙僵認為自己是個徹底的新嫩。
  智道蠱蟲的作用,是蠱仙的常識,他當然要知道。
  方源一邊回答,一邊坐到了古業的左邊。
  古業左右兩邊的位置,都是沒有人的。
  座位那么多,在場的仙僵們都坐的相互分散。雖然有二十多位,但大部分都是意志,只有少數是本體出席。
  見方源、古業都已經坐定,陰六公咳嗽一聲:“好了,下面開始議事。首先,當然商議必要事務。”
  說著,他手指輕點桌面。
  一道光影,倏地從中央的圓形空地升騰起來,化作一座火山。
  這座火山有點奇怪,十分矮小,仿佛是葫蘆一般,不斷劇烈震動,時不時地向外噴吐熾熱的巖漿。火山上空,濃煙滾滾,幾乎形成烏云一般,遮天蔽地。
  “炎爐噴發了,想必這個消息在座的基本都知道。這是個麻煩事情,不能不處理,必須盡快鎮壓。越遲處理,就越難處理。初步商定,若是有人能夠成功鎮壓炎爐,將獲得一千的僵盟貢獻。”陰六公道。
  仙僵們開始交頭接耳,小聲交談。
  古業主動為方源介紹道:“炎爐是一處上佳的煉蠱場地,尤其擅長煉制炎道蠱蟲。在咱們僵盟的歷史上,曾經有一位煉道仙僵,就在炎爐中煉出過仙蠱。不過最近這幾百年來,咱們僵盟中再沒有出現過煉道的宗師。炎爐閑置,頂多被首領用過幾次,年久失修,噴發次數越來越頻繁了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古業又道:“炎爐炙熱無比,尤其是內部中央,簡直是火焰的海洋。以往出現這個問題,都會由炎道仙僵出手。不過這個炎道仙僵,還得有煉道的底子。要保留甚至修補炎爐中的蠱陣布置,否則強行鎮壓,壞了布置,還不如不鎮壓呢。如果任務失敗了,不僅得不到貢獻分,還會倒貼進去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了然。
  既要炎道修為,又要煉道造詣,如此一來,適合的人選就少了。難怪眾人只是議論了一小會兒,就不再開口,紛紛將目光投向堂中的某股意志。
  陰六公打破沉默,也看向這股意志,說道:“往次都是首領親自鎮壓,這些年首領去了東海。我們僵盟之中,再沒有比你火德匠師更適合的人選了。火德,你看呢?”
  這股赤紅的意志,沉吟一番道:“我修為還低,鎮壓火爐十分勉強。不過既然大家都有此想法,我也不會推脫。只是一千的貢獻分,著實有點稀少了。”
  陰六公點點頭:“一千貢獻分只是初定,既然如此,那就提到一千兩百分吧。你可愿接下?”
  “在下愿意。”火德意志答道。
  “好,下面進入第二項事務。”陰六公并不啰嗦,直接轉過話題,“地溝中出現了一頭夜叉章魚,不斷作亂,嚴重干擾了我們對黑油的采集。前段時間,陰玄醫師、雷雨樓主二人就是被這頭上古荒獸打傷的。若是能夠趕走此獸,獎勵一千貢獻分。若是能直接殺死此獸,直接獎勵兩千貢獻分。”
  方源聞言,心中砰然一動。
  他要取走的寶藏,就在地溝深處,由一群夜叉章魚把守著。
  這份寶藏,就是他此次加入北原僵盟的主要目的。
  圓形空地上,原本火山噴發的影像驟然一變,變成一頭章魚巨怪,正在地溝中不斷肆虐。巨大的觸角輪番舞動,掀起一股股黑油的巨大波瀾浪潮。
  看著這番影像,議事堂中比之前更加安靜。
  要對付一頭上古荒獸,并不容易。
  且不說上古荒獸,媲美七轉蠱仙戰力。就說仙僵本身,就比不上正常蠱仙,需要顧慮更多。激戰一場,風險更大。若是討不了便宜,很可能血本無歸。即便是戰勝了,也要看戰斗前后的收益狀態。
  打贏了戰斗,卻在經營方面大敗虧輸,那還不如不打。
  在場的仙僵們,無疑都是精明的。
  見無人響應,陰六公將頭轉向身邊不遠處的夜叉龍帥:“龍帥,這夜叉章魚和你經營相符,不如你接了這項事務如何?”
  但夜叉龍帥微微搖頭,卻是當場拒絕了:“不瞞諸位,我已接到秦百勝的邀請,準備參加拍賣大會。大會中有一兩件我苦苦追求,而多年不得的事物。值此關鍵時刻,卻不能冒險了。不過我這邊愿意額外支出六百貢獻分,加到這項任務上。”
  這話一說,當場不少六轉仙僵的目光,都亮了亮。
  斬殺這頭夜叉章魚,對六轉仙僵來講,并不容易。但若擊退它,只要幾位六轉仙僵聯手,卻不困難。
  但這個任務,之前獎勵一千貢獻分,分攤到各自頭上,就有些稀薄了。如今夜叉龍帥自掏腰包,又添上六百貢獻分,這就讓某些人心動。
  和上古荒獸開戰,有風險不假。但只要利益足夠,風險也就不成妨礙了。
  立時,有三股人馬表示,可以接受這個任務。前兩股人馬,都是數位六轉仙僵的聯手。而后一股人馬,則是一位七轉仙僵。
  相互商討爭論了一番之后,這個任務被七轉仙僵取走。
  見這個棘手的任務,終于有人接手了,陰六公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氣:“下面是最后一項必要任務,這個任務涉及到赤煞神舟。”
  “赤煞神舟?”方源目光一閃,他迅速聯想到前世五域亂戰時,那艘輝煌龐大,在戰場上橫沖直撞的空中飛舟。
  旁邊的古業立即小聲地解釋道:“你剛剛加入僵盟,不知道也很正常。赤煞神舟是歷史上有名的仙蠱屋,威力極大。之前一位北原散修,意外得到了赤煞神舟的全套配方,但苦于沒有能力煉制思想,便只好四處兜售。首領一力主張收購此舟配方,花費巨大代價,已經陸續收購了大半配方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想:這位北原僵盟的首領,倒是野心十足。
  仙蠱屋,比一般的仙道殺招還要全面。是一個超級勢力的標志。
  基本上,每一個超級勢力都擁有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北原僵盟的首領想要得到一座仙蠱屋,無疑就是想將北原僵盟,也提升到超級勢力這一層次。
  “現在出了一些麻煩。”陰六公聲音低沉,“那位出售神舟配方的蠱仙,單方面撕毀協議,不想在和我們做交易。要將赤煞神舟的整個配方,以及核心仙蠱的仙蠱方,都放置到拍賣大會上賣個好價錢。對于此事,我們僵盟該怎么處理?”
  眾仙僵再度交頭接耳起來。
  “又是拍賣大會!這些天來,我被屢次敲詐,就是因為拍賣大會。”一位仙僵怨氣十足,卻并非古業。
  “這個蠱仙膽子不小,只是一介散修,居然連我們僵盟的協定都撕毀。”
  “殺了他,必須要殺掉他,否則消息傳出去,咱們僵盟的臉面就沒有了!”
  “僵盟雖然弱于超級勢力,但也不是一個散修能夠欺負的。”
  眾仙僵低吼吶喊,大多數都主張戰斗。
  方源暗暗點頭,仙僵雖然顧忌眾多,但涉及到巨大利益,仍舊是敢殺敢拼的。不過他卻不看好僵盟。因為前世,掌握赤煞神舟的勢力,卻并非他們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