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95 見面似相識

“那我就不客氣了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黎山仙子嬌笑一聲,接過仙蠱。
  她察看一番后,將仙蠱放入仙竅:“此事已經辦成,不妨分頭行動,半個月之后再見。”
  半個月之后,就是約定好的拍賣大會舉辦的日子。地點,就在秦百勝的百勝福地,仍舊坐落在緋紅蘆葦蕩中。
  二仙當場分別,各自選擇一個方向,疾飛而去。
  且不說黎山仙子得空,一邊趕路一邊利用推杯換盞蠱聯系方源。單說黎山仙子、秦百勝走后,鳳仙洞天中,會客大廳里又出現一人。
  這人長袍紅白相間,身姿挺拔,似槍似劍。劍眉入鬢,眼中蘊藏神芒,溫和的外表下,卻是自信非凡,猛龍過江的氣質。
  他嘴角微微泛出溫柔的笑意,風流倜儻卻又不失昂揚霸氣。他背負雙手,此時面對八轉的鳳仙太子,臉上心里都毫無壓抑之感,仿佛平起平坐一般。
  但從他身上并未遮掩的氣息判斷,他明明只是一位七轉蠱仙而已。就算是秦百勝,面對鳳仙太子,也是點頭哈腰不斷的。
  鳳仙太子看向此人,語氣神態也換了一換,再非之前面對黎山仙子、秦百勝的隱然倨傲,竟是真的平和平等。
  這位八轉蠱仙開口道:“鳳九歌,你真的已經決定,要代表我前去參加此次的拍賣大會?”
  紅白長袍的七轉蠱仙含笑頷首:“正是如此。”
  鳳仙太子皺起眉頭:“你是中洲成仙,仙竅世界的天地二氣來自中洲,和北原略有差別。拍賣大會盛況空前,云集北原蠱仙強者,甚至會有八轉蠱仙出席。你若是被他們發現,就糟糕了。你要知道,北原蠱仙心中都憋著一團火,意圖尋找王庭福地大案的罪魁禍首。尤其是東方長凡臨死前推算出,釀造王庭大案的罪犯并非北原中人,而是來自外面。你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,中洲蠱仙的身份被發現,恐怕影響會很糟糕。”
  鳳仙太子說這話時,并未避開廳堂里的兩位蠱仙侍女。包括幽蘭劍師在內的這二位女蠱仙,聽了之后,卻也神色不變。
  鳳九歌哈哈一笑:“太子勿憂,請看我的手段。”
  說著,他身上光芒一閃即逝,已是大變模樣。
  鳳仙太子輕咦一聲,一直清冷姿態的幽蘭劍師微瞪雙眼,另外的女蠱仙名為樂瑤,更是張開小口,望著身邊朝夕相處的女伴,又望望不遠處的鳳九歌。
  原來鳳九歌這番變化,卻是變得和幽蘭劍師一模一樣,惟妙惟肖,仿佛一個模子上刻出來的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手段?”鳳仙太子微笑起來,贊嘆道,“不僅外表上毫無破綻,而且道紋亦做偽裝,仿佛真的是劍道道紋。氣息也和北原蠱仙一般無二。”
  “這便是見面似相識。”鳳九歌說出答案。
  “原來是它,難怪難怪。”鳳仙太子恍然,旋即感慨道,“也只有盜天魔尊的手筆,才能如此玄妙,叫人驚嘆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點點頭:“見面不相識,見面似相識,見面曾相識,這一系殺招,都源自盜天魔尊。前者是凡道殺招,無足輕重。見面似相識,則是仙道殺招,核心是三只仙蠱,其中就有兩只變化道仙蠱,催用起來,自然真假難辨了。”
  “這個殺招,也是我早年的一場機緣所得,只是得到了這記殺招。此殺招也有弊端,那就是需要人演。若是演技不佳,說話語氣都能露出破綻來。”
  “至于見面曾相識殺招,就沒有這個破綻。哪怕是演技不到位,也不會讓他人感覺突兀古怪。甚至還能影響到旁人的感觀和心理。哪怕是變作一個子虛烏有的人物,也會讓人覺得似乎是曾經的熟人、好友。”
  鳳九歌侃侃而談起來。
  眾仙這才了解,為什么鳳九歌別的人物不變,偏偏變作幽蘭劍師。皆因此女平素寡言清冷,對演技要求不高,容易偽裝。
  鳳仙太子連連點頭:“九轉尊者每一位都是驚才絕世,手段超絕的人物。有了此法,我再也不擔心你會露餡了。”
  鳳九歌傲然一笑:“就算露餡了,又有誰能阻我突圍?”
  鳳仙太子想到幾天前,他和鳳九歌切磋的情形,也不由地笑起來,盛贊道:“不錯,你那記仙道殺招,威力絕倫,就算是我等八轉蠱仙也是不想硬擋的。鳳九歌你名不虛傳,的確有縱橫天下的能力。”
  鳳九歌施了一禮,發自肺腑地說道:“和師兄以及二位師妹相比,為了靈緣齋的大業,特意在北原升仙,如此潛伏數百年,更叫在下心中佩服。”
  鳳仙太子的臉上卻閃現一抹陰霾,捏起拳頭,恨聲道:“可惜,我這邊還未發動,居然有人提前動用了我們布置的手段,摘了果實。這一定是中洲十大古派的內部所為,千萬別讓我知道是誰,否則……哼。”
  原來堂堂的鳳仙太子,北原有數的五位八轉大能之一,真正的身份竟然是靈緣齋派遣的間諜!
  靈緣齋下的好大一盤棋。
  為了布置鳳仙太子,靈緣齋無疑舍棄了中洲方面的許多利益。若是靈緣齋在中洲多一位八轉蠱仙鎮守,必定在和其他九派的角逐中,能夠獲取到更多的利益。
  但靈緣齋主導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傾覆計劃,為了完成這個計劃,不惜將鳳仙太子排布到北原中來。
  方源前世,或許鳳仙太子為中洲蠱仙摧毀八十八角真陽樓,暗中做出了許多貢獻,提供了無數幫助。但方源今生,鳳仙太子還未展現作用,原本的計劃就已經廢掉了。
  作為此案的罪魁禍首,仙僵方源此刻已經來到了瑯琊福地。
  他借來了山盟仙蠱。
  當然借仙蠱,也不是白借的。
  方源為此支付給黎山仙子三塊仙元石。
  三塊已經是極優惠的友情價,若是換做旁人,哪怕十塊仙元石,黎山仙子也不會隨便去借。
  借仙蠱,也是冒風險的。
  眼前就有一個例子,北原僵盟的首領焚天魔女,借給袁家一只仙蠱。焚天魔女外出東海,袁家一直扣著這只仙蠱,僵盟每年都索要一次,卻是有借難還。
  用山盟蠱,和瑯琊地靈達成了協約之后,瑯琊地靈一聲呼嘯,便云土從冒出十幾個棺槨出來。
  這些棺槨,洋溢仙氣,潔白如云,表面云濤生滅不斷,赫然是某種仙道殺招所凝。
  掀開棺槨,便露出里面沉睡著的蠱仙。
  每一個棺槨中,都有一位蠱仙俘虜。一共十三個棺槨,就有十三個蠱仙!
  即便方源有心理準備,看到這個數量,也是嚇了一跳。
  “竟然有這么多的俘虜?”方源睜大雙眼,臉上神色表現得有些夸張。
  瑯琊地靈便得意地笑起來,他最喜歡看到方源吃驚的樣子,當即搖頭晃腦地道:“我是什么人吶?也不想想看!這些蠱仙也真是不要命了,居然敢冒犯我的福地。賣掉他們,也算是他們罪有應得。”
  方源深深地看了瑯琊地靈一眼。
  瑯琊福地中,貌似頂多只有十二只荒獸。抵御三波神秘勢力的攻勢,荒獸陣容卻是顯得單薄了。但瑯琊福地真正的手段,恐怕是地靈珍藏的仙蠱。
  “我有一種預感,這瑯琊福地中的仙蠱數量,肯定比我手頭上的還多。并且現在看來,其中某只或某些仙蠱,或者地靈掌握的某個仙道殺招,還有活捉蠱仙的奇效。”方源心道。
  這樣的俘虜數量,明顯不正常。
  大部分來犯的蠱仙都已經俘虜,只有少部分戰死。
  方源一一掀開棺槨查看。
  他看到一些熟面孔,比如花海三仙、紅玉散人、鬼王。其余的生面孔,則經過瑯琊地靈的介紹得知,有金道蠱仙鐵甲子,奴道蠱仙雪熊大仙,木道蠱仙慕點蒼,北原散修中著名的逍遙四圣,還有一位七轉蠱仙吳浩,號稱奔雷手,戰力位居七轉中等。
  方源大開眼界,不管前世今生,他還是首次看到這么多,這么重量級的俘虜陣容!
  仿佛蠱仙成了不值錢的大白菜,擺放在賣菜的地攤上一樣。
  方源心中驚喜漸漸退散,浮現出擔憂和凝重。
  能夠集齊如此陣容,三番兩次地進攻瑯琊福地,這個隱居幕后的神秘勢力,叫方源心中暗凜。
  “我這往外一賣,恐怕立即就會成為那個神秘勢力的眼中釘,肉中刺了。”方源手撫棺槨,長嘆一聲。
  不過重利當前,就算神秘勢力再強,方源也決定這樣干。
  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怕事,不敢去冒險的人。
  他是魔道中人,生性好冒險。
  若是他不選擇冒險,那就說明冒險帶來的利益,并不令他心動。
  方源問向瑯琊地靈:“你對他們嚴加拷問,施展了許多手段,難道就沒有一點收獲嗎?”
  瑯琊地靈攤開雙手:“沒有。這些蠱仙都是因為各種關系,被召集鼓動起來的。的確有三位關鍵人物,負責串聯他們,組織進攻,提供瑯琊福地的情報。但這三位蠱仙,都已經戰死,哪怕我故意留手,都阻止不了他們的消亡。他們死亡之后,情況有些古怪,魂魄徹底泯滅,我連一點魂魄的碎片都沒有搜刮出來。”
  說到最后,瑯琊地靈漸漸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方源也跟著皺眉,看向棺槨中沉睡的蠱仙俘虜們,沉吟不語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